读不懂教科书的孩子们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月13日 21时00分

漫画编辑荻野谦太郎说,就算是打造出许多畅销作品的编辑,也会有很多销量不好的作品。不如说,不管是怎样的名编辑,成功率也不可能上两位数。而在那些没卖出去的作家看来,就算是名编辑,他们的主观里也会变成“垃圾编辑”。正因为出版界里卖出去的才是少数,所以会充斥着作家抱怨的声音,也就无法避免了。

https://twitter.com/gouranga_/status/962628875028058113


小说家、脚本家桧木田正史向某家大型电子书籍出版社的人学习经验,其中有一条,他觉得很有意思,就是“事先宣传几乎毫无意义”。

在实体书籍的世界,出版社和作家都非常重视事先宣传,好让更多读者去书店预约书籍。书店的预约数上来了,作品的印数才能提高,作家拿到的版税也就更多。不光是书籍,CD、游戏等实体媒体也是如此。许多作品会有“店铺预约特典”“早期购入特典”,也是为了鼓励顾客尽早购买。

然而,电子书的读者却和实体读者不同。如果他们觉得一部作品有意思,会立刻去点链接打开电子书店网站。所以能让他们看到宣传后能直接买到手,才是最重要的。这和初版的数字几乎决定一切的实体书恰好相反。

当然,桧木田不认为自己听到的就是“唯一的正确结论”,但是那些每天和数字作战的销售人员的意见,对他来说确实非常惊人。他所管理的脚本制作公司今后打算不断推出电子书籍,所以也有必要全面重新审视公司的战略。

https://twitter.com/hinokida_m


日本国立信息学研究所的新井纪子教授调查了 4 万名日本人的阅读理解能力,结果发现,大多数的日本初高中生,甚至理解不了初中教材的文章。她对这一调查结果感到担忧,认为面对 AI 技术的迅速发展,那些阅读能力和 AI 没有区别的年轻人的出路会越来越窄,并就此撰写了一本著作,题为《AI vs. 读不懂教科书的孩子们》。作品一经出版,迅速走红。

著名记者江川绍子也采访了新井教授,请她介绍自己的研究结果。许多人读到这篇采访,都长吁短叹“一代不如一代”“国将不国”。

轻小说作家笹本佑一读到采访,却没有急着占据智商的制高点。他坦诚,自己也答错了采访中列出的一个问题。而从作家的角度来看,国民的阅读理解能力,就是他们顾客的理解能力,决定了他们应该使用的表达手法,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笹本分享了来自 2ch 的一段“写出正确文章的注意点”。他认为,这是一篇应当登入教科书的名篇。文章列举了许多常见的表达和语法问题:

  • 我非常重视主语和谓语一致很重要。
  • 在有合适的日语表达的 case,不要使用外来语。
  • 避免古风之表述,乃作者之义务也。
  • 不可使用夸张法,这对你来说还早了一百万年。
  • 避免让人笑掉大牙的陈腐表达。
  • 比喻用得过多,会让人读得心底冒火、头顶生烟。
  • 经常查词典,不要写措别字。
  • 若能避免误用惯用语,在撰文方面便无人能处其右。
  • 在使用文章中使用的用语时注意不要使用冗余的表述。
  • 不要重复同样的内容,或者是把前面已经讲过的内容再讲一遍。
  • 不可不避免不使用多重否定。
  • 被动语态不应被使用。
  • 慎重地对文章进行再设计,推敲还有别的说法没有。
  • 正确的使用字词,不要写成草率得表述。
  • 有更短的用词时,绝对不可使用会成为冗长的说法的遣词。
  • 像是过于口语化的说法啦、方言啦啥的,就避免一下呗?
  • 避免省略虚词文章。
  • 避免“之类”的误用之类的。
  • 明确每一句话的结尾在
  • 在 Meiling List 等场所发表文章时,注意英语的拼写错误。

我捂着被射成筛子(陈腐表达)的小心脏尽力翻译了,肯定有不到位的地方,大家将就着看吧。

http://guidenanashi.jugem.jp/?eid=141

笹本说,虽然会有人会对这篇文章的内容吐槽暴露教养,但是这也是提高理解能力的技术。“能说日语”“能读日语”,和“能正确地说日语”“能正确地读懂日语”,是两回事。

漫画家みなもと太郎曾有云:“决定一名漫画家的水平的,在于他能在格与格之间画出多少内容。若是以画得好不好来决定,我这种人怎么可能靠漫画盖起房来。”

笹本一直认为,这句话对作家也同样适用,一名作家的能力,就在于他能在行与行之间写出多少内容。但是,读者能不能读懂那些写在行间的内容,却又是一个问题了。理解能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除非是天赋异禀,人都只能大量地去看、大量地去读、从种种感受中获得理解能力。

那么,读者的理解能力各不相同,有“资深”读者,也有“新手”读者。作家要怎样对应读者之间千差万别的理解能力呢?只能是字斟句酌,让读者光是读写出来的东西就能享受,但是如果细看,还能读懂种种没写出来的更深的内容。

但是,如果读者连已经写出来的内容都读不懂,那作家可就头疼了。

笹本说,他是作为商业作家选择了写戏卖文,认为所谓“文艺”,就是用“文”章献“艺”,取悦读者。如果说出“这届读者不行”“客人水平不够”,那就是自己输了。所以,他能亲身感受到语文教育的重要性。

为了提高未来的读者的理解能力,现在的作者应该做什么才好?笹本陷入了思考。

https://twitter.com/sasamotoU1

封面: 《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