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搅内心的暴力脚本

樋口真嗣谈冈田麿里

Broadcast|怠心客2018年4月12日 6时30分

《Febri》杂志第 47 期制作了冈田麿里特辑,刊登了对冈田本人的长篇访谈,以及对西村纯二、堀川宪司、樋口真嗣、和场明子四人的采访,从不同侧面还原冈田的人物像。

在樋口真嗣首次担当总监督的 TV 动画《Hisone 和 Masotan》里,冈田担任了共同原作和系列构成。为什么会是冈田麿里?樋口眼中的冈田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和创作者?在接下来的访谈里,我们会得到答案。

樋口真嗣最初结识冈田麿里,是当他策划把某部小说改编成真人电影时,委托了冈田来执笔剧本。

樋口很喜欢冈田脚本里的那种“暴力感”。这种“暴力感”说的不是拳打脚踢,而是在角色们的想法发生冲突时,放出的那种好像剥掉指甲、撕开伤疤一样的惊人台词。那种深深刺进观众内心、在其中翻搅一样的感觉,深深地吸引了樋口。

樋口认为,脚本的工作,就是给角色设置陷阱。而冈田的陷阱设置技术非常巧妙,角色感情的运转强而有力。

但是,第一次见到冈田时,她的形象和樋口从脚本中获得的印象截然不同,令樋口吃了一惊。冈田对他自谦“像我这样的人……”云云,樋口听了,心想:这人难道是一个谦虚的人吗?可是从她写出来的东西来看,她的真心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真相是,冈田和樋口一样,比较怕生。最开始,她都不敢看着樋口的眼睛说话。然而两人谈着谈着,冈田的兴致上来了,就稍微直视起樋口了。等到冈田开始对他大放毒舌的时候,樋口感到,两人间的距离已经拉近了。

那部真人电影的企划最后胎死腹中。可是不愿就此别过的两人,开始讨论接下来再一起做部什么。这时,冈田对樋口提议:“来做部动画吧。”

樋口最初感到犹疑。他过去也曾经在 GAINAX 和庵野秀明等人一起做过《新世纪福音战士》。但是在动画制作现场这种到处都是比他强的人的地方,让他来担任监督的位置,却让他感到惶恐。可是,比樋口小十岁的冈田像是大姐姐一样向他保证“有我罩着,没问题”,为他提供了推力。

就这样,两人开始策划《Hisone 和 Masotan》。最初,两人都想着让对方把自己想做的东西说出来,自己去配合对方。于是,在一段时间里,两人彼此相让个不停。冈田比起自己想做、自己想看的东西,更注重樋口的意见。可是樋口想看的是自己的想法被冈田过滤之后出来的东西,在心底大叫“不用管我的想法啦!”。

经历过这样一段试错之后,冈田写出来的脚本妙不可言。樋口在就要去开会的时候才收到她交上来的作品,就坐在电车上阅读。结果其中有段故事,让他看得心如刀绞、泫然欲泣,心里大骂:“这小妮子!竟然害我一五十来岁的老头儿在电车上掉下眼泪来!”在抹眼泪的同时,他也赞叹不已:“就是这个!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冈田麿里的真本事!”

最令樋口惊讶的是,就在执笔《Hisone 和 Masotan》脚本的同时,她还在做自己执导的作品《用约定之花装点离别的清晨》,而且那还是一部原创长篇电影。冈田还精力十足地坚持去片场检查交上来的原画,令樋口非常佩服。

另外,樋口还发现,冈田还会画画。在《Hisone 和 Masotan》开会的时候,冈田对人设原案青木俊直说着“把头发画成这种感觉怎么样?”,拿起铅笔三下五去二就画了出来。要说意外可能有些失礼,但是画得还挺好的。

如今,在樋口的心里,冈田和他的关系已经完全对等了。客观地看,冈田对比她年龄大的樋口说话也毫不留情,这可能是挺不寻常的,但是樋口倒也不以为意。他还听长井龙雪说,冈田对和自己年龄相若的人态度还要更强硬。这让樋口庆幸自己早生了十年。

(注:但是根据同一期杂志堀川宪司的访谈,堀川称冈田对年轻人很友善、很能理解人,但是对他们这些老一辈就非常不留情面。所以可能只是樋口和冈田的交情还没有到能让冈田更不客气的程度。)

和冈田在一起,樋口有时候会忘记两人性别不同。但是,他觉得,冈田的脚本,不是女性,是写不出来的。而他想要的,也正是这一点。

冈田笔下的男性非常有魅力,就连男人看了都会为之心动。樋口认为,这一定是她从男性的双眼看不到的视角,发现、汲取了男性的优点。樋口对此心生艳羡。

说到对冈田的今后的希望,樋口说,如果她要拍自己的第二部执导作品也好,但他还是希望冈田能多和他们这些监督合作。毕竟监督这活,干过一次就会食髓知味。所以樋口感到有点担心:冈田会不会就此一头扎进监督之路,回不来了啊。

封面: 《Hisone 和 Masotan》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讨论HISONE和MASOTAN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