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住院了,那就在医院里拍戏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十六)

SFX|煌言个人专栏1月7日 6时10分

【本周的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第十六回 假面骑士住院了,那就在医院里拍戏


这是接触过东映超级英雄,但即使没去看过初代《假面骑士》正片的人,一般也能有所耳闻的一个有名事件。就是《假面骑士》的主演藤冈弘,当年在摄影中出车祸,导致受伤断腿长期住院,同时也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变故。由于《假面骑士》本身后来成就的地位,这件事放在整个东映集团史上也是个大事。这回就要讲这段历史中,各关系者不同视角的全貌和细节了。

出事的瞬间就在上图的场面,藤冈弘饰演的主角本乡猛骑着机车迎着镜头而来,下一步是即将顺着这条道右转。原本预定是一个摇拍的连贯镜头,前半段是本乡骑着机车迎面而来,后半段转弯之后是本乡在画面中背对镜头远去。不过你现在再去看正片,当然影像是到拐弯的瞬间为止就剪掉了,因为事故就发生在紧接着右转后。

这段场景出自第10话的结尾处,从约23分22秒开始,长度约4秒钟。转弯后下一帧立刻切换成以前拍过的镜头,借用过去的骑机车行驶的场面。无奈的是,这场面正好是用来搭配一段旁白台词的:“本乡猛哪天才能(从一个改造人)恢复成普通的人呢?”也就是说事故是第10话的摄影中发生的,第10话与第9话当然是一起摄影,属于制作现场的第6区块,先来看这一区块的情况:

之前制作顺第7、8本是连续剧情的前后篇,第9、10话虽然不是这种程度,不过也是有明确先后顺序的2话,不是纯粹相互独立的单元剧。脚本家山崎久和监督山田稔,都是新参加的在《假面骑士》初次登场的人名,但是他们都是从60年代到80年代东映超级英雄的名人。

山崎久是个马甲,正体是东映的田口胜彦监督。田口也是东映的平山亨制片人的一班亲军中的人物,也在1966年的《恶魔君》正式出道。然后1967年参加《奥特舰长》和《铁甲人》,1968年参加《河童三平 妖怪大作战》,1969年参加《柔道一直线》这么一路走过来的监督。正式参加《假面骑士》的监督轮班阵容是在半年后,这时还先打个前哨战只是写脚本,披了个马甲。

监督山田稔,就是东京映像企划的首任总裁亲自出阵了。前几回交代过,《假面骑士》正好碰上了事儿,东映东京摄影所的员工有组织有计划的罢工运动。因此只好另择制作场地,在紧急新设立的东映生田摄影所制作。直接的东映职工当时参加摄影现场的很少,生田摄影所实质集中了4方的势力,才形成完整的剧组。4个里其中一个就是东京映像企划,是为制作《假面骑士》专门新设的公司,收容监督和助监督这些演出部的人,成员多是东映出身但当时已经不是东映正规合同工的人。

山田稔监督参加平山制片人作品的履历,跟上面的田口胜彦也是一样的,这些作品名的各自故事都可见于本连载的前身《东映儿童片年代记》。山田是《假面骑士》的3大核心监督之一,其他2个我们都讲过,竹本弘一和折田至。竹本是导向监督,他是最初第1话的监督。折田被任命为总合监督,他是初期轮班阵容的监督中,唯一的东映正规合同工。山田就是最多演出了,论担任监督的回数他是第一。

事实上山田在整个昭和假面骑士系列都是这样,顺便一说后来在整个昭和超级战队系列,演出本数最多的还是他。再加上当时还就任东京映像企划的总裁,虽然经营上是挂名的,但意味着实务上成为《假面骑士》的主要监督之一早已定了。结果山田监督第一次正式上阵时,就出了主演车祸这么一档子事,纠结得他过一辈子也忘不掉,是一生的噩梦。这不是在用什么修辞手法,是在叙述后来山田临终前的史实,在病床上拉着平山的手时的表现和遗言。


这天是1971年3月30日星期二,《假面骑士》还没开始放送,预定的开播日在4月3日。前一区块制作顺第7、8本是折田组,在3月26日杀青,然后3月27日休息一天。3月28日山田组开机,3月30日是第9、10话这一区块摄影的第3天。早晨8点山田组从东映生田摄影所出发,取景地在车程约20分钟之外的鹤川。午饭前的日程安排是摄影4个场景,其中2个第9话的、2个第10话的。

前面的摄影都很顺利,来到预定中最后一个场景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了,就是本乡猛骑着机车从这缓坡道下来右转,拍完就能吃午饭了。首先是惯例的测验试演,也很顺利,好了接下来是正式演。确保了路上没人没车,摄影机调试到位,演员准备就绪。好了山田监督要开始下令了,灾难到来的前一刻一丁点儿预兆也没出现过。

山田监督:“预备——,开始!”这一声意味着摄影机启动,卷轴开始输送着胶卷。山田监督:“打板!”这一声意味着最末级监督助手在镜头前打一下场记板,当时现场这一区块负责打板的,就是几十年后在东映超级英雄的世界名驰天下的长石多可男。听到这句号令和打板声,然后演员才能正式开始演戏。发动机的声音传来了,藤冈弘飒爽地迎着镜头而来,好了马上就要转弯了!1秒钟后,山田监督:“卡脱卡脱卡脱!危险!!!”

已经发生了。这个事故本质是怎么回事呢,不是光摔倒了然后摔断腿了,换个地方摔都不会摔成这样。你再回去看上面的截图,路两旁是有电线杆子的对不对,柱子都有铁丝支撑着。藤冈在高速往前运动,而左脚却正好挂在铁丝上了,于是相当于从脚踝那里硬生生扯断。当时事故刚发生的现场,肉眼可以看到藤冈的脚逆向着了,当场都能知道那明显就是骨折了。当然马上送医院,下午的摄影日程预定也全部中止取消了。

平山不在现场,就是通过山田监督、制作进行大里俊博、助监督塚田正熙和长石多可男这些人,描述得知当时的状况的。然后山田都要抑郁了,大家安慰他,也不是监督让藤冈受伤的,也没有要求常理上高危的演技。藤冈也说是我自己的不注意,但是山田说所谓监督啊,终究是现场的最高责任者,是亲口下达了开始号令的人,心里痛啊。平山是有过相似经历的人,理解他的心境,所以给山田做工作的任务也就自然落在平山肩上了。

我们知道平山在1965年调职成为企划者之前,原本的职业生涯规划道路就是演出家,在东映京都摄影所的时代剧电影现场干了11年,从监督助手到助监督再到终于成为监督。他的正式监督出道作是1963年秋天上映的《钱形平次 捕物控》,有一段戏是钱形平次在一堆木材之中追捕犯人,犯人从木材缝隙间穿过后弄倒木材阻止钱形的追捕,钱形则一边躲避一边继续追。

这段戏当时重拍了5次还没过,因为木材一旦倒下是不规则不可控无法计算的,总是达不到一种令人满意的连续画面。在第5次时差点就顺利通过了,但是在就快完的最后一刻,主演里见浩太郎面对一块似倒非倒的木头,本能地迟疑了一瞬间。平山监督觉得没完美,果然还是再来一次吧,结果最后这一次,一块木头真的砸在里见脸上了。

赶紧喊停,只见里见低头捂着脸,制作职员一干人等冲上前去,能看到他的指缝间有血滴出来。那就当然马上叫救护车了,后来诊断还好没直击眼球,在眼睛下方缝了好多针。摄影当然也长期中断了,后来到里见完全康复为止,平山也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是个看脸的世界,脸对演员更是生命,可你居然把人家搞得破了相了。


一个失去了主演的电视剧可怎么办,这是摆在眼前最迫切的问题。不过还有一点我得点明一下,今人是有上帝视角所以对情况有所把握的,答案是后来设定个假面骑士2号并且换个主演出场了。而实际上,当时他们所要急迫考虑的问题指的并不是这个,不但不是这个,而且甚至还意识不到就要考虑这个问题。

因为今人是知道后来藤冈过了大半年才回到摄影现场,可当时只知道是骨折了送医院了,情况有多严重这帮人还心里没数。做的打算只是,先暂停摄影等一周好了,一周不行就等两周,再怎么样坐着轮椅出来总还是可以的吧?直到医生宣布你们真是图样图森破。所谓摆在眼前最迫切的问题,不是指这个电视剧将来怎么办、下个季度怎么办、下一话怎么办,而首先应该是,现在这一话怎么办。因为放送日程早已定好了,时间拖不起,可是这一区块的2本藤冈完成摄影了的只有一部分。

首先把监督山田稔、助监督塚田正熙、场记员藤波真理等等这些人集合起来,全面整理这2话的脚本。搞清晰已经拍了哪些场景,还没拍哪些场景,其中需要藤冈本人出演的场景是个什么情况,然后才能开始考虑各自具体的对策。他们爆肝一晚上连夜整理好了,就在脚本的封面上写好场景序号一览,已经摄影完毕的就画个圈,其中是有藤冈出演的就画两重圈。

平山当年在东映京都摄影所那么久,在影视的制作前线也是参加过130部以上电影的老司机了。别说是演员受伤住院,演员号称被诱拐了的事件都有,然后剧组再去把演员诱拐回来。莫说是演员出问题了,摄影师逃亡的都有,摄影好的胶片失踪的也有。什么样的修罗场都经历过了,这回平山准备了5招对策。


首先第一招,使用声优给主角本乡猛配音是免不了的了。因为当时摄影和录音都是分开的,现在藤冈拍到中途不得不退场了,那意味着不管他已经出演还是没有演的场景,主角本乡猛他都没法来亲自配音了。那么谁来接这个盘呢,阿部征司制片人确定个人。修卡大首领的声优纳谷悟朗,他弟弟纳谷六朗也是声优,觉得他的声音和藤冈的很像。

那好就他了,虽然事后录音技师太田克己表示,不知道原来大首领的弟弟成了假面骑士。然而两个多月后实际放送时,小朋友们立刻就听出来,怎么声音突然变了!吓得发抖,还写信来问,这回轮到平山和阿部吓到了。哎呀妈太厉害了,我算是涨姿势了,以后谁敢轻视小朋友我跟谁急!其实现在你随便去听,应该也能听出来声音不一样,我听着就很明显。

第二招,复制过去摄影的一些场景,在可以混过去的部分拼接上去当兼用卡。变身场面那是当然的,骑机车的画面那也是典型的,还有没指明地点也不用对话的走路或奔跑之类的镜头。第三招,藤冈还没拍的场景,使用替身演员。只给替身演员远景,或者背对镜头的影像,再或者只要有轮廓就行,这么全都混过去。

这也是遇上这类事时的惯用套路了,不过啊老实说,在当时也还不是就那么地习以为常。只是平山当年在时代剧的现场混得多,所以还比较习惯,东映生田摄影所的那个内田有作所长也是。而像山田监督这样的人往下,剧组就多是一般混现代剧的了,对这种玩法还是满脸不安。比如藤冈的那个发型比较特殊,不是能轻易见的。那就专门去定制假发好了,就这么点如今看来的通常操作,在他们也是恍然大悟。

第四招,这就是有效利用《假面骑士》的特性了,本来脚本上该是藤冈出演的场景,干脆就改成以假面骑士的模样出镜。这和《奥特曼》还是不一样的,当初奥特曼和早田队员是不同的个体,这点一开始就连观众也知道的,而假面骑士和本乡猛就是同一个人,这点习惯后现场都要差点忘了。后来突然回过神来,不就是同一个人嘛,那好吧就让假面骑士早早登场,反正小朋友爱看的也就是变身后的假面骑士出来。

阿部制片人、山田监督、折田总合监督、内田所长、还有那3个主要的助监督,塚田正熙、长石多可男、梅田味伸,就围在一起对着脚本叽叽喳喳讨论。一个一个具体场景都商议确认一遍肿么办,用替身演员上啊还是用假面骑士的模样上啊。必要时直接改变剧情的细部构成流向,那也是没得说的。

最出名的是第9话结尾,有个本乡猛去扫墓的场景藤冈出事前还没拍,只能换成假面骑士直接去扫墓了。这时扮演假面骑士的是大野剑友会的中村文弥,他之前演过放映顺第4话和第5话的修卡改造人,后来第二季度起就担当起假面骑士2号的演员了。摄影技师筱原征夫抱怨,带着面具的状态,没有表情表现不出情感。这个是没辙,就只能靠照明技师太田耕治的手腕来弥补一点了。

第五招,以上所有办法都万策尽之后,实在还是混不过去的,最小限度需要近景甚至特写镜头的,这种怎么办。平山提出直接去医院好了,去医院时带上蓝色的幕布,用来挂在医院墙上藤冈的背后。让藤冈就那样坐在病床上,摆出动作摄影好之后,到时候要使用蓝幕合成技术进行抠像合成。这也是从过去时代剧的前线经历中得出的灵感,那是1964年的电视剧《那之后的武藏》,“八手三郎”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世界上就在这个电视剧。

60年代是日本的电影产业正在急速走向萎缩的时期,平山他们这样的人在东映京都摄影所的工作也就减少了,干活少拿钱就要少了。他的大舅子松村昌治也是在东映京都摄影所混的人,是平山当监督助手练级时的师兄,后来才结的亲。松村就拉着平山一起去电视行业赚外快,他担任年番《那之后的武藏》全话的监督,让平山写几本脚本。平山身为东映的正规合同工,为遮遮掩掩才披了个马甲叫八手三郎,这是他第一次署上这个后来用了几十年的笔名。

这个剧的主演是大腕月形龙之介,当年跟圆谷英二和伊福部昭3人一起喝酒的货,这时也年过花甲了。10年前骨折受过伤,有后遗症导致强烈的神经疼痛,走不了路也不能长时间站着了。好在他儿子月形哲之介也是演员,于是这个剧很大部分,都是他儿子在给亲爹当替身演员。近景和特写镜头就让月形龙之介只露上半身,坐在轮椅上就那么演了,事后再用蓝幕合成技术来善后。

月形当年能这样,那这回就照葫芦画瓢,让藤冈也这样好了。平山是这么想象的,山田监督也带着人去医院了,藤冈也同意了说那就让我这样演吧。然而医生要负责,跳出来就是一声吼,开你妹的玩笑啊!骨折和那种后遗症的神经疼痛能是一回事吗,要绝对的静养,还摄影啊你们良心被修卡吃了吧!再说了,那种疼痛下,根本施展不了演技。就这样把剧组轰出去了,最后只能还是靠第二招的扩大版,疯狂借用旧镜头自欺欺人了。


如今再看这2话的内容,由于突发事故的出现,确实违和的地方能够看出来很多。大体是说堂堂修卡改造人,居然被一只家养的狗吼了几声,便乱了阵脚还掉了宝物。顺便发了个糖,琉璃子给本乡系上护身符,然而这本乡已经是声优纳谷六朗配音的本乡了。不过要点是这一区块开始,摄影现场能使用火药了,这条由于后世被事故吸引注意力而重视度不够。

过去描写修卡改造人被假面骑士的必杀技发便当时,由于初期的怪奇这一路线,往往用一种诡异的画面来表现。比如泡沫啦丝线啦血水啦,并且伴随着逆回转摄影的手法,是导向监督竹本弘一带头的处理。不过山田监督觉得这一连串影像太占时间,而且魄力也不够,他自己的演出是怪人死的时候会爆炸。那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中了骑士踢会爆炸的演出呢,其实之前摄影现场就没有使用火药。本来这也是个危险的事,现场也没人懂火药的操作。

这是东宝系那种动真格的特摄影视中的一项必备技术,属于特殊技术(“特摄”)中的,特殊美术这一领域的,特殊效果这一项。山田为了实现这种演出,就把大平特殊效果找来了,爆炸相关的任务外包给他们。大平特殊效果就是60年代起,在圆谷英二特技监督的各种东宝大作特摄电影以及到奥特系列,长年专管火药相关技术的分承包制片厂,连创建者本身也是圆谷组出身。

从此以后《假面骑士》就开始采用修卡改造人死亡时爆炸的演出了,注意,这一点影响深远。以后不光是《假面骑士》,发展成假面骑士系列,再到整个东映超级英雄,都已经以这种演出为当然的手法了。何况山田本人,还是假面骑士和超级战队两系列,在昭和时代演出本数最多的监督。另外第10话还有轮船爆炸沉没的场面,在东宝系以及奥特系列等圆谷系动真格的特摄影视里,能算是常见,对于《假面骑士》却也是笔罕见的大投入了。

第9、10话的难题勉勉强强打发后,接下来马不停蹄地就该思考,之前已经写好的第11话的脚本怎么处理了,因为里面所有本乡猛的场景肯定都拍不了了。电视剧最短是一季度,一季度有13话,所以还需要跨越的修罗场至少还有3本。然而制作前线的各位,即使这之后也还无法考虑下个季度怎么办,而首先会被迫考虑的是,真的有下个季度吗?都已经是没有主演的节目成这副状况了,这片还有需要和条件存续吗?就算东映的立场会想继续,制作局每日放送电视台(MBS)又有什么理由让这种境况的电视剧硬是存续下来?

封面: 《假面骑士》

© 煌言 / Anitama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