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丽彩稿的背后

漫画家小畑健回顾成长历程(四)

Broadcast|izumi7月23日 6时30分

时至今日,已跻身业界屈指可数顶尖漫画家之列的小畑健,在绘制原稿时仍会进行各种试错。长年秉持勇往直前的进取心态,可谓小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最大秘诀。第 4 回的采访重点着眼于老师在数码作画以及彩页绘制上的各种细节,从中探查小畑在此方面的求索精神。

小畑健在《JUMP SQ.》上连载的《Platinum End》(台译:《白金终局》),引入了数码作画,但对他本人而言,并没感到作画的实操层面发生了本质改变,顶多感觉修修改改起来比之前更容易些,然后就是街道背景部分采用了照片加工手段。

平心而论小畑对于数码工具尚未掌握到得心应手,因此但凡时间、精力允许,他宁可全手工描绘实打实的“模拟画面”。当然,不可否认数码作画有其先进的一面,比方上色处理时表现渐变效果,若是手涂,两种色彩交汇处总免不了出现细小的晕色杂斑,此时便可应用数码处理将其消除干净。之所以想到使用数码作画,究其原因还是小畑自身的审美洁癖使然,因为难以容忍色斑的存在,就想用数码技术将之改到完美。

放眼业界,不少漫画家还在模拟与数码作画之间做着非此即彼的取舍。而在小畑看来,如今数码作画的表现力已到了超乎其想象的程度,很多数码技法的运用,他根本看不透其中的门道,因而驾驭起来别别扭扭,不得要领。尽管如此,只要漫画表现上有所需要,小畑仍会去用。他认为,借用某种作画工具的真正动力,源于创作冲动,而他自己对手绘的执著来得更为强烈一些。小畑能用铅笔、圆珠笔描绘出令人赞叹的效果,主要靠熟能生巧。而他喜欢有年头的旧车、旧摩托,同样是出于驾轻就熟的亲切感。

聊到接手《白金终局》的感受,小畑坦言,故事开篇,只因作品中出现了太多自己感兴趣想挑战的事物,脑袋一热,便将满腔热情倾注于表面的构图之上。画着画着,他才逐渐找准了原作的核心,把握住了总体节奏流向,有了脚踏实地之感。其实无论与人合作各类题材的作品,小畑在初始阶段总爱做各式各样的尝试,通常在漫画推进到 5~7 卷后才会渐入佳境。之前访谈里谈到过的《爆漫王》,当小畑意识到台词才是引领作品的灵魂时,画面表现也随之愈发夸张变形。因此小畑评价《白金终局》的总体平衡感拿捏得可以。

当被问及绘制过众多类型的作品之后,心中有没有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时,小畑回答,虽说自己偏爱写实路线,但也并非想画与照片一模一样的漫画。在他的头脑中始终存在“画不惊人死不休”的想法,可又对“何为惊人之画”没有十分明确的概念,且不管怎么画,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因此小畑转念一想,要是有朝一日画出了连他自己都挑不出毛病的画来,就该是理想中的“完美画作”了吧。

那么单行本彩页、扉页的创作是否源自小畑的灵感储备?答案是否定的,据当事人介绍,每次他都是想到啥画啥。以《白金终局》为例,最早的单行本封面就简简单单画了人物,久而久之,小畑“加油添醋”的顽疾开始发作,逐步扩充画面细节,到最后发展到使劲往封面里强行塞各种小零小碎。

小畑心中也清楚,每部作品所要体现的核心理念各不相同,画面要素并不是越多越全就越适合,可临到落笔,便会压抑不住 “我想怎么怎么画”的情绪,因此总在“想画”与“该画”的矛盾中左右摇摆。刚开始酝酿《白金终局》的封面时,小畑本不想画主人公,而是想设计成只有天使的纯白画面,他也知道这是任性。可真的大笔一挥,回过头来思前想后他还是会告诫自己,此路不通。

一直以来,“白描”是小畑试图表现的绘画形式,可另一方面,他又生怕过于极端的尝试会对漫画作品本身造成不利影响,并且,每次保守的担忧总能压制住不安分。“想画白描”,可以看做是小畑率性展示纯粹真我的意愿,也是他从事漫画创作的原动力,然而考虑到读者的接受度,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打了退堂鼓。对此小畑不得不承认,漫画创作在贯彻初心这方面的确颇令画家感到为难纠结,权衡之下,最终还是会偏向读者优先。

接下来,小畑分享了有关彩页上色的心得。初步考虑好整体色系搭配的大方向,正式开涂之时,小畑相当注重画面的“现场感”。例如,作为此次原画展主视觉图之一的《棋魂》,草图阶段他就已经想好要涂成大体偏绿的色调,小光全身上下则是偏黄的打扮。而待到这一配色构想尘埃落定,草稿的构图也就自然而然同步进展到位了。

谈及上色习惯,小畑的画彩页必定从人物脸部涂起。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小畑认定人脸上色绝对难以蒙混过关,这一步骤一旦涂失手了,他也就没了再向前推进的欲望,因此只有事先搞定了这一块,才能放心继续往下涂,要不然脸画了一半搁着,总会因牵挂此事而分心。再有就是,为了在万一涂坏的时候能够挽回,小畑在刚下笔涂时总会从相对浅的颜色试起。

前文提到的“现场感”,是指在定好大格局后,其余细部边涂边临时决定。但说实在,这种走一步看一步的即兴操作并不轻松,小畑调侃,自己每次都是在如履薄冰的内心焦虑中涂完画稿。之所以会如此紧张,除去不赶紧涂,一旦马克笔颜料干了,再往上加另一层色彩便立刻回显现色斑的因素之外,还因为只要画作没有彻底完成,当见到局部的空白与涂到一半的地方,小畑心里总感觉没着没落的。因此小畑“怕”画彩页的根本原因多半在于此。

小畑大师居然会“畏惧”彩页上色,这点恐怕是很多人没料想到的。对此画家本人分析,从小他便因为出色的线稿作画受到老师的表扬,并同时被指上色功夫不咋地。对于这块短板,就连小畑也会边涂边为自己差强人意的表现而越来越感到泄气。回想起来,当初可能是因为更为憧憬简洁清爽的黑白世界吧。

小畑记得职业漫画家刚出道那会儿,自己还被初代的责编当面提醒“涂彩页时再用点心!”,直至今日,他仍旧会时不时涂砸画稿。就拿这次画展的主视觉图来讲,其中一张《棋魂》的背景里画到了五重塔。因为当初想画成对焦没对准的模糊感,就约略凭感觉涂了一下。结果第一次出来的五重塔看上去似是而非,无奈之下,他只得剪一张纸覆盖在上头,再重新照着资料小心翼翼地重画了一遍,因此从画稿背面看,还是能看到修正前的样子。

还有《死亡笔记》琉克的手。初稿时是左手下垂的姿势,可是把这张画与其他几张图并排放在一起后才发觉,太过缺乏动感,于是就改成了向上举起的动作。等画展布置完毕后,小畑又觉得,作为背景部分占据两边红色的死神咋看咋不大顺眼。当场涂的时候没有察觉,事后想想还是应该涂成青色或灰色等更具安定感的色彩。但从作品基调与主视觉图的功能考量,比起自身的偏好,涂成红颜色不失为正确的选择。

那一张彩页要涂到什么份上,小畑才肯收手呢?回答是,要看截稿的最后期限,还有就是累到他自己再也涂不下去的时候。换而言之,只要还有一丝余力,小畑就不想停下手来。事实上,从前小畑就曾经有过在感到满意之前画个没完的体验,并称那一过程带给自己无比的快乐,至今回味无穷,因而企盼着哪天再能有机会涂到尽兴为止。

眼下,小畑绘制彩页时主要使用 Copic 马克笔,除此之外,他还很中意当年用过的丙烯亚克力。丙烯画材即便厚涂时,仍能呈现水彩的透明质感,这点非常契合小畑的个人口味。选用马克笔作画无非是为了节省上色的时间,因此只要作画时间充裕,丙烯真的是超棒的画材。


【参考资料】

封面: 小畑健30周年纪念画展

© izumi / Anitama

文章标签小畑健漫画家
漫画家小畑健回顾成长历程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