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还在的时候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月11日 21时00分

刚刚过去的周六 2 月 9 日,是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去世 30 周年纪念日。由于今年是日本现任平成天皇治下的最后一年,回首象征昭和时代落幕的手冢离世,更令许多亲历了那个年代的日本人感叹时光飞逝。

漫画家一本木蛮回忆说,30 年前的那一天,她不管给哪个漫画家朋友打电话都打不通,但是自己只要一放下话筒,立刻就会响起电话铃声,是别的漫画家打给她的。对漫画家们来说,那一天的消息就是如此惊人。

https://twitter.com/bang_ipp/status/1094039824405737472


撰稿人木川明彦分享了手冢先生的一幅画作:当时,“奥特”系列开山作《奥特 Q》和手冢 Production 的动画《W3》在同一档期播出,导致《W3》收视率暴跌。画中,奥特怪兽从电视中一涌而出,痛殴手冢角色。手冢先生自己愤恨懊恼,可是左下角,他年幼的儿子手冢真却在拍手叫好。

木川说,画中怪兽的选择和细节描绘,令狂热的怪兽爱好者都要拜服。

https://twitter.com/skull_bear/status/1094075673927282688

手冢先生的女儿手冢留美子说,据说当时,手冢家的儿女不看父亲的动画,却在看同一时段的其他节目。母亲因此训斥他们,手冢先生却反而斥责妻子“让孩子看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他自己的内心,会是什么感受呢……

https://twitter.com/musicrobita/status/1094225264953839616

漫画原作者七月镜一说,手冢先生曾在随笔中记述,他得知《W3》的同一时段要播出《奥特 Q》时,大受冲击,心想:“每个星期每个星期都在电视上播《哥斯拉》。这怎么可能会不受小孩子喜爱。大事不妙啊!”

后来,据说圆谷英二曾经邀请手冢先生:“我想把《辉夜公主》改编成特摄电影,手冢先生要来一起做吗?”手冢先生却回答:“嗯……比起这个,还是请您拍《哥斯拉》的新作吧。”

虽然有种种恩恩怨怨,但手冢先生却也是深深喜爱怪兽的,这幅画作的细节中也流露出他的怪兽爱。

https://twitter.com/JULY_MIRROR/status/1094408518059274241


漫画家ますむらひろし的责编曾经也是手冢先生的责编,所以ますむら得以耳闻目见不少手冢先生的光辉事迹。

ますむら和另一位漫画家中村昭子结婚时,那位责编担任司仪,告诉他:“我管手冢要了贺电。”ますむら听了大吃一惊:手冢先生过的是“截稿日生活”,哪里有空闲给后生小子写贺电。他本以为只是只言片语的客套话,可是等到婚礼当天一听,贺词并不短,而且是发自内心地祝福这对漫画家夫妻的未来。他深深地被手冢先生的认真诚恳吸引了。

接 5 份就是极限的工作,手冢先生会同时接下 7 份,其中必然有 2 份要鸽掉。对编辑们来说,这就是地狱。他的责编们被称作“手冢番”(手冢看守),留宿在手冢 Production 里,家也回不了,女朋友也跟人跑了,到最后还要被编辑部骂“你丫给我把原稿弄来”。ますむら的责编曾经向他炫耀,自己用拳头在手冢 Pro 的墙上开了几个洞。

ますむら在《漫画少年》杂志上月刊连载《梦世界物语》的时候,有一次,责编忽然对他说:“你开心吧,下期是双色印刷,后天给我交 4 页稿子上来。”

ますむら感到费解:“你说什么呢,截稿日还早吧,我故事也还没想出来呢。”

责编回答:“我看手冢要鸽了,赶不上了,得想法子弄 4 页来把天窗补上。”

《梦世界物语》就这样遭到了手冢先生的“牵连”。

这“牵连”愈演愈烈,到后面甚至还会把彩页强赛给ますむら,时间越来越紧,而且还都是等到快到极限的时候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ますむら虽然因而增加了彩页次数,却一点都不觉得感激。

这位责编当年明明吃了手冢先生这么多的苦,等自己当上了新杂志的总编,却又时隔多年找手冢先生来给创刊号画漫画。他说着“又要鸽了”,果不其然,眼见又要天窗。总编亲自跑到手冢 Pro 去催稿,只见年轻的新责编裹在睡袋里躺倒在地板上。年轻责编睁开眼,那交杂着疲倦和愤怒、人格已经开始崩坏的眼神,让人至今难忘。

https://twitter.com/masumurahiroshi

封面: 《深夜!天才傻鹏》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