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幕后默默付出

作画监督的工作现场(下)

Broadcast|年糕2017年8月17日 6时30分

由日本视频制作公司PUNCH制作的系列节目《动画制作现场》已正式在网络连载,这个节目致力于向观众展现出那些支撑起动画业界,在动画制作现场担当各种职位的动画人。节目中请到高森奈津美与樱咲千依两位声优以及湘南工科大学的教师渡部英雄先生作为解说嘉宾。接着上一周作画监督的内容,本篇将介绍木下勇喜先生对动画业界以及工作上的各种看法。(视频链接


木下勇喜,日本原画师,作画监督。
20岁进入动画业界,如今在业界已经有46年。
现Studio Graffit社长,同时担任日本工学院八王子校漫画·动画系讲师。
这所学校以发掘动画新人为目标,随后带进Studio Graffit社内进行培养。
【主要参与作品】
1969年 初代《虎面人》(作画)
1976年 《大空魔龙GAIKING》(作画監督)
2007年 《火影忍者 疾风传》(分镜、演出、作画监督、原画)
2016年 《田中君总是如此懒惰》(作画监督)
2017年 《地狱少女 宵伽》(作画监督)

46年间业界的变化

在日本动画初期的时候,制作流程中是没有layout这一流程的,背景与原画直接根据分镜来制作。直到1974年高畑勋先生的作品《阿尔卑斯少女》中,宫崎骏先生担当全部镜头的layout(当时表记为画面构成),从而建立起layout的雏形。随后layout这一流程逐渐在业界普及,专门为其设立职位。木下先生提到,与他刚进入业界时不同,如今动画制作中layout以及原画都需要由作画监督进行检查,因而整体质量也得到提升。就木下自己而言,他觉得这几十年业界是在不断进步。

制作现场

目前动画制作中,除了作画流程外,其他部分已经能完全实现数码化。所以数码化制作的来临,让木下先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该退休了。虽然对数码这块没有过深的了解,但是木下先生还是能感受到数码化带来的便利。如今能通过电脑上的剪辑软件来对动画进行编集,省下时间又避免麻烦。在早期摄影还没数码化时,演出需要花上3到4天的时间对需要摄影的素材进行检查,并且对于背景的具体位置等写下详细指示。(应该是“撮出し”这一流程)而现在只需要将这些指示备注全部写在律表上交给摄影去完成,减轻了演出的工作量。虽然业界不断在向前进步,但制作人员不一定就能追赶上业界的速度。和木下先生差不多年纪,目前仍然坚持在业界第一线的人已经不多了。

对于业界新人的看法

木下认为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绘画的方式也因他们而在不断更新,比如现在动画的线条相较之前来说更加细腻。现在作画时木下会用更尖的铅笔,这样画出的线条就能更加细致。但相对的,精细度的提升也增加作画难度,所以木下觉得之后业界对新人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虽然目前自动中割的技术还未完全成型,但是对于木下先生而言是不少的冲击。假使以后业界使用自动中割软件,那么动画(動画)这一职位可能就要消失不在,那么负责动画的人又该何去何从。

第一个视频为原摄,第二个视频为自动中割后的效果。作者推特@sMdls

现在,动画的工作是将原画的线重新描一遍,并且还要负责一些中割工作。但是动画并不是在做中割时,只考虑需在原画中插入多少张中间张就足够了,这样的话是无法继续成长的。而第二原画的工作是以草原为基础将线条细化,但是现在能够真正达到二原水平的人并不多。对于二原而言,在工作时需要思考原画赋予角色怎样的运动方式。但并非所有人都会去思考,而其中一些人依然会成为原画。成为原画后只能参考分镜,对于尚未掌握运动规律的原画,往往就会直接照搬分镜。但是作为原画的话,还需要有更多自己的想法,如何在满足分镜指示下构想出更好的的运动形式。动画与二原的不足直接导致作画监督更为辛苦。作为作画监督的木下有时甚至希望能由自己亲自负责原画,但是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对于工作只好也进行一些妥协。因而木下也对未来的新人表示担忧,如果100个人中能够培育出1个优秀人才的话就已经足够了。

第二原画是给第一原画,即草原清线的工作。而中割是在二原清线后,补全第二原画张与张之间张数的工作。在中割中,能第一次看到角色真正动起来的样子。

木下认为,对于新人而言,进入业界是最简单的一步。某种程度上,只要会画画就能进业界,之后就可以考虑做动画或者二原的工作。刚进入业界的新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就很容易迷失方向。无论是在做原画还是动画的时候,往往很多人会在不顺心的时候把作画纸扔掉,继续默默重画。为了走出这样的困境,就要向水平高的人讨教经验,业界中大部分人还是会对新人进行指导。不明白的地方就多问几次,这样才能提升自我能力。在业界耐心待上3到4年,利用好时间尽情地画画来提升自我实力。在这段时间中也要尝试做原画工作,结识不同的演出家。然后学习这些演出家的方法,也许以后自己也能走上演出的道路。现在有些新人,到动画工作室一周后就想离职,或者在还没开始正式工作前就不切实际地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当上动画监督。答案自然很明显,在动画业界只有努力并为之付出的人,才能有一技之长,最终实现自己的目标。

作为动画人的自知

木下先生一直认为自己作为动画人,只是在幕后付出的人。如果有想要出名之类的想法,可能就无法长期坚持这份工作。所以在这40多年的工作中,木下先生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踏踏实实地工作。大部分人可能就是一时兴起就进入业界,对于他们木下认为还是不要继续干比较好。木下是对感兴趣的事物马上就投入进去的性格,而因为20岁的突然决定,结果让他在业界工作40几年也实属不易。作为一位老前辈,同时也是一名教师,木下有不少感悟。每个年轻人必定会有因为自己不熟练而出错的经历;而相对的,每个人都会有发光的时候。所以木下告诫年轻人,模仿前辈们出色的地方,同时坚持不断学习。日本动画并非依靠一个人就能支撑起来,木下相信之后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动画制作的行列中。如今在年轻一代的影响下,日本动画也在世界闻名,这点让木下先生感到不可思议。

嘉宾渡部先生提到自己所尊敬的一位动画人羽根章悦先生(曾参与作品《小飞龙》《魔神Z》)和木下先生有想法类似。以“手艺人”自称的羽根先生以及作为“幕后人”的木下先生,也许正是这种自谦的态度让他们在动画之路上留下漫长的足迹。

作画监督的部分到此告一段路,下周则将带读者探访3DCG的制作现场。


【参考资料】
  • 《アニメの現場》第二话

封面: 《アニメの現場》

© 年糕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监督
作画监督的工作现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