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之路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二)

China Animator|lll2017年2月11日 6时25分

——大学毕业后去日本年纪算大了吗?日语是在国内有基础还是到了日本再学的?

黄:到日本时刚满23岁,按平均来算是中等偏老吧,由于大四基本专注在毕业创作上,所以日语基础一下打回解放前,几乎等于在语言学校重新学过,在语言学校半工半读学了一年半,2013年年底才结束。

——毕业之后是怎么开始正式参加工作?第一次参与原画的作品是什么?

黄:我是拿了大学毕业证过了三天就来的日本。开始的三个月,脑子不太好使,为了补好日语基础,几乎就是上午图书馆,下午语言学校,晚上还是图书馆,回家搜集关于日本动画业界的情报。因为在日本一个人也不认识,只能通过网络以及自己国内的人脉请教可能知道日本动画信息的人,吃了三个月白果后终于机缘巧合地经过梁博雅前辈(国人原画师,Anitama曾对她做过专访)和小涂(国人原画师涂泳策)的介绍和带路找到了糖果盒动画工作室(Anitama曾对糖果盒工作室做过专访)。从那时开始,就是周一到周五上午语言学校,下午晚上打工,周五晚到周日直接留宿在当时还在市郊的糖果盒工作室研修。

我是属于一根筋的类型,不属于天才,也没有特别技巧,至少和60%的人类能力相近,当然在大学四年没有浪费时间,所以也不算白痴,定好了目标,努力+苦力+运气,撞墙、扑街、爬起来继续走。那一段时间几乎没有休息日的概念,我想至少80%在日留学生最初都经历过这种生活,这种生活也许并非本意,也有被现实逼着走的原因,但努力走下去总比停在那里患得患失要有用。

我对日本动画制作的大部分基础知识都是在糖果盒研修时学习的,在大学时老师甚至没有跟我们说明过律表和定位尺是什么,连在纸素材上画动画都没试过,因此我也很珍惜在那里作为日本新起点的时光。

进入糖果盒时刚好赶上了日本动画未来项目里Trigger的《小魔女学园》动画中割工作,我算是一边学一边上手,最后貌似被评价为:线还可以,没力。

在这之后也是机缘巧合,老大(糖果盒动画社长朱晓)让我尝试了帮忙了一下《名侦探柯南》的原画,这算是第一次,但上名字的时候上错了。研修期间公司也给了我很多机会去尝试国内以及日本的原画等工作,我就是在这一年多的周末研修时间里逐渐了解日本动画的制作流程的。

理论上新人进入业界,首先要做一两年的中割动画,但是我只做了6个月关于动画经中割历不足的一点,个人的理解是,做动画中割能有效的锻炼个人的线画能力以及能够在前辈的律表里学习规律,但我个人并非动画零基础,也对动画表演有一定的认知,因此我当时的判断是既然有机会尝试做原画,那就抓住这个机会,融合我大学四年学到的东西,好好努力便是。很多事情都是靠结果来评判,跳过动画中割阶段,不是绝对正解,有利有弊,因人而异。不过有一点个人认为,多数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没法任何行业呆得长久。

最初来日本时是希望读研究生,在语言学校期间也去过不同的大学院见学,但大多属于艺术实验类动画,经过几个月心路历程,我还是觉得我喜欢做的是自小看大的商业类型的动画,这样的话直接进入业界工作就是最好的锻炼。和父母沟通过后,他们也一如既往地很支持我,没有勉强让我去读研究生文凭,所以我就放弃研究生这条路,转而专注如何正式进入日本动画业界。

期间我投过I.G的应聘,但是失败了。在这之后,一是已在糖果盒研修了一年多,二是公司答应能给我机会参加《火影忍者》的工作,所以在2013年底,决定在糖果盒从研修转为契约社员正式开始在业界工作。

这之后的两年内大范围蜻蜓点水式的参加了各个公司各种作品的原画工作,包括了当初拒绝了我的I.G。能记得出来自己在当时水平发挥还算可以的大概也就只有《银之匙》、《棺姬嘉依卡》、《纯洁的玛丽亚》、《黑子的篮球》,国内的项目有《血之审判》《崩坏学园2》的pv还有其他零散的短片宣传片片分镜,唯一时间跨度两年都有在做的就是《火影忍者》的原画。其他的零零散散更多的是在做厚积薄发的积累。

在这之后,我转职到clock dance工作了约四个月,这同样是一家由中国人创立的动画公司,我在那里继续二维工作的同时学习日本3d动画的制作流程。

在那里我算是第一次长时间和日本人相处,最大的感触还是相对固定的工作时间以及入行以来工作效率最高的四个月,因为我的屏幕正对着公司大门,哈哈哈哈哈。至少在工作效率上我感觉到了自己巨大的潜能,说实话,背对大门其实也挺不错的,就是心理压力大点而已,我这种极度欠缺注意力和自制力懒癌病患就该军事化管理!往死里弄!

最后在16年春节后进入火影组工作。

——听说你的偶像是西尾铁也和山下宏幸,你特别喜欢这两人的哪方面?另外在做动画方面受谁的影响比较多?

黄:更确切来说,应该是岸本齐史先生在《火影忍者》动画化之后,受到西尾铁也先生的画风影响,而我在看火影之前,画风基本上就是龙珠里面的坚强肌肉男子们,由于那个时候画女孩子会害羞所以就偏科只画肌肉佬了(笑)。而在看了火影动画进而追起漫画之后,我的画风几乎不知不觉不分青红皂白,不可逆转地完全往火影的方向靠了,也没有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完全着迷了,顺利完成了从筋肉男子到忍者拖鞋男的画风转变。我个人属于口味比较单一的类型,所以从画风上来讲日本动画里面我只喜欢西尾铁也和今敏的。除此之外我更喜欢欧美那一边的风格。

因此应该说这十二年来是西尾和岸本对我的角色造型方法以及角色动态有了很深的影响。特别喜欢西尾铁也的线条相对不复杂但却能描绘出偏写实的质感,多亏了一直在看和临摹火影动画和漫画,我在考广美的创作默写时,把从岸本那里临摹习得的鱼眼广角透视,以及角色悦动感全都用上了,最后也得到了不错的分数。

而动画上在我脑子里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松本宪生和山下宏幸。即便初中时对作画一无所知,也能明显从火影动画的30、72、133话看出松本负责的部分特别的,燃、高质量、打动人心。

我对山下的第一印象是在动画363话里佐助对奇拉比的七刀流。漫画里面只用了一格去表现的场景,我自己也脑补了无数遍,所以在第一次看到山下那段作画时真的被深深震撼。山下的作画有并不完全靠动作上的连贯去组织动态画面,一帧帧去看的时候就能发现其中有些动作未必连得起来,但当连续播放的时候,前后帧的剪影组合可以让观众有新的观感,用说谎的方式去创造视觉体验这是最吸引我的点之一。

震撼黄成希的山下宏幸作画。

而我真正知道画这场戏的人叫山下宏幸是在来了日本进入糖果盒之后。毋庸置疑日本动画里高手林立,不过当时就是对山下的作画特别喜欢,于是暗自先定一个小目标,努力和山下发生交集,产生关系,去到他身边学东西。直到目标实现为止,花了整整三年。在这三年里,山下也从作画监督,到演出,一直进化到《BORUTO》剧场版的监督。中途不知道还有还什么方法可以让他注意到有我这个人,自己也一度很迷茫感觉遥遥无期,幸好的是迷茫归迷茫,努力还是得继续努力,最后还是再运气推我一把,把这个目标搞定了。(《火影忍者》696+697两集,山下宏幸负责分镜演出,黄成希负责除了山下之外最多的原画量。)

所以在原动画方面,受影响最大的还是松本和山下。不过现在山下对我来说也不是单纯憧憬的人,因为能够在他旁边,所以这一年他的性格以及为人处事的方式都活生生地展现在我面前,可以学习的东西也不局限在工作上,精神上也得到莫大满足。

下期说说如何进入火影班,同时谈谈武术和动画的关系。

封面: 黄成希习作

© lll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原画师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