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复活大师,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10月8日 21时00分

虽然十一长假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但是这期新声要带你回到放假前,回顾一下 9 月 30 日的一则新闻。

更名为 KIOXIA 的东芝存储公司在 9 月 30 日举办发表会,公开了一系列新闻。其中,引人注目的,是用 AI 创作“手冢治虫的新作漫画”的“TEZUKA2020 计划”。

KIOXIA 以“如果手冢治虫还在世,会在漫画中描绘出什么样的未来?”这个想法为起点,将手冢先生留下来的作品数据化,利用自己的告诉大容量存储器和 AI 技术加以分析,试图在 2020 年 2 月公开“时隔 30 年的手冢治虫新作漫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NPMvLGSs8A

就在 9 月底,NHK 才刚刚播出用 AI 让歌手美空云雀“复活”的特别节目。推特大 V 深爪有感而发:看到用 AI 让美空云雀和手冢治虫这些已故的名人复活的项目,他就觉得,AI 可能会成为现代的灵媒。

https://twitter.com/fukazume_taro/status/1178818691623866368

用 AI 再现手冢治虫,能逼真到什么地步呢?以模仿手冢治虫笔触著称的漫画家田中圭一便在手冢女儿留美子的推文下评论称: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能模仿到 AI 在复现漫画的半中央溜出研究所跑去电影院的程度。

https://twitter.com/keiichisennsei/status/1178816831491997696

漫画家磨伸映一郎看到新闻,也非常兴奋:AI 会突然闹腾“巧克力!没有巧克力我画不出来!”“吃不到浅草的柿种我就没法画!”“没有眼镜!”吗……

https://twitter.com/eiitirou/status/1178899078026952705

在评论中,网友们纷纷回忆起了手冢先生生前的种种光辉事迹,并且替开发 AI 的工程师们担忧了起来。

以至于,漫画编辑円伎堂提出了建议:为了压住这个手冢治虫 AI,得赶紧先开发一个会把吃剩的苹果扔到墙上、能徒手在墙上开一个洞的编辑 AI 才行。

https://twitter.com/amida_atsumu/status/1178999871698685953

就在田中圭一操心别人的时候,已经有人替他担忧了起来。

漫画家大童澄瞳便说:画手冢治虫作品的 AI 做出来了?那田中圭一就要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位被 AI 抢走工作的漫画家了。

https://twitter.com/dennou319/status/1178992668711407618

在田中自己的推文下,也有网友评论说,以后可能就不再需要田中圭一老师了。

而手冢留美子回复:“本来也不需要他啊?”

https://twitter.com/keiichisennsei/status/1178843319268327425

玩笑归玩笑,想来没有多少人真的认为,AI 可以连大师的脾性都模仿得分毫不差。实际上,就连 AI 能不能真的画出“时隔 30 年的手冢治虫新作漫画”,许多人心里都打了问号。

曾经执笔 AI 科幻小说的轻小说作家笹本佑一指出,除了手冢作品之外,还给这个手冢治虫 AI “喂食”了什么也是个问题。不仅仅是手冢治虫,现代作家的作品都是从丰富的知识积累中诞生出的。所以,不光是手冢治虫生前所看到过、听到过的事物,还必须让 AI 学习“如果他还在世的话,会看到的、会听到的事物”。

比如说,不管让手冢治虫 AI 读多少遍《缎带骑士》,如果想让 AI 画出《缎带骑士》的新作,也还得同时让 AI 学习大量宝冢歌剧、少女漫画、民间传说。学了这些,也还是不够,因为为了构筑西洋风格世界的舞台,还必须学习历史、服饰、社会的知识。

另外,这只是笹本的个人意见,但是商业作品中,个人主观和大众性二者缺一不可。个人主观是作者想要写的东西、想要表达的东西,而大众性则是为了把这个东西表达出来而把作品写得多么好懂、有趣、内容充实。要如何赋予 AI 创作动力和个人主观,也非常令人感兴趣。

https://twitter.com/sasamotoU1

漫画研究者池川佳宏则表示,比构思和叙事能力更关键的,或许还是 AI 手冢治虫具备多少“基于知性的高尚的炎上力”。它能在“知性”“高尚”“炎上力”这些要素上多大程度接近手冢本人。

池川思考为什么各大出版社的编辑会不断委托手冢治虫创作作品,得出的结论,就是手冢“基于知性的高尚的炎上力”出类拔萃,所以在“漫画杂志”这个媒体中承担了其他作家担负不起的重要使命。

https://twitter.com/saikifumiyoshi

动画脚本家森田繁同样认为,用 AI 制作手冢治虫新作,作为技术试验很有意思。但是,不管让 AI 学习多少过去作品的大纲和描线,可能也没有多大意义。

手冢治虫看到 2019 年当下的种种事物,会有什么所思所感,会为什么感到忧虑?他对现在畅销的其他漫画家会怀有什么样的嫉妒心,想要怎样与其对抗?尤其是后者特别重要。而 AI 能够再现到这一步吗?

在质疑的同时,森田也表达了对新技术的期待:随着人工智能商业的发达,或许到了 20 年后、30 年后,也会有宫崎骏和富野由悠季的新作发表。他也不是一点都不想看这些新作,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他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https://twitter.com/siglic

封面: TEZUKA2020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手冢治虫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