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的不是作画,而是……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8年10月29日 21时00分

上周末,东京东池袋中央公园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池袋万圣 Cosplay 节”。每年都会出席这一活动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今年化装成松本零士名作漫画《银河铁道 999》女主角梅德尔,登上开幕式舞台。

根据 oricon 新闻,小池都知事的“完全化装”精妙到“在主持人介绍之前,观众完全没有发觉(她是小池都知事)”。

另外,小池都知事还在开幕式上发言称,她这是第三次参加池袋万圣 Cosplay 节,第一年化装的是《魔法使莎莉》,第二年是《缎带骑士》,都是手冢治虫老师的作品。

但实际上,《魔法使莎莉》的作者是横山光辉。

https://www.oricon.co.jp/news/2122280/

人都有生老病死,66 岁的小池都知事,外表必然会留下时光的痕迹,不应该对此过度苛责。但非要说她“完全化装“观众完全没有发现”,就未免有些奉承的味道了。

新闻一出,网上多有揶揄之声:“虽然水平很高,但我还是能认出来的啊,能认出来。这 cosplay 的是‘cosplay 成梅德尔的特朗普’对吧。”“这原来是小池百合子啊,我之前光看到照片,真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女装成梅德尔的普通大叔呢。”


昨晚,日本电视台“金曜ロードSHOW!”节目重播宫崎骏动画电影《幽灵公主》。虽然这已是该电影第 10 次在电视播出,却仍然获得了 12.8% 的高收视率。

影像研究家叶精二回忆说,1997 年,他去采访宫崎骏的时候,由于《幽灵公主》完整版试映会延期,所以对方指示他读了分镜再去采访。叶精二按照要求做了,却被宫老怒斥了一番:“你连电影都没看就来采访我,有毛病!要是看分镜就能懂电影,在电影院给观众一人发一本分镜让他们读两个小时不就行了嘛!”

https://twitter.com/seijikanoh/status/1055826835777306624


演出家叶摘田绪不定期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在推特上讲解动画的制作流程,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好评。

上周末,叶摘田介绍了“作画崩坏”。近年来,动画观众经常用到“作画崩坏”这个词。到底为什么会出现作画崩坏呢?

8 月,叶摘田在连载里讲解了动画现场检查原画的流程。首先,原画人会根据分镜制作构图并交上去,构图素材会被先后交给演出和作画监督,由作画监督修正后回到原画手上。

而在这一期连载里,有一个新角色登场了。

我是山贼作画。我的工作是

画一个非常潦草的人头,当做构图交上去。

作画监督就会替我画成漂亮的画,交回到我手上。

我再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当成原画交上去,这就是我的工作。

与此同时,收到这样的构图的演出和作画监督会非常头疼。但是为了让动画能按时完成,他们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只好完全修正了。

而作画监督好不容易修得原画能看了,结果却是上面的人在拉片检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的原画,误以为是山贼自己画的,所以山贼在业内的风评反而提高了。因为做判断的人和实际生产线上的人并没有关系,所以就会这么轻易发生误解。

上面的人误以为山贼画得又快又好,就又继续委托山贼。

山贼又交了新的货上来,然而到了这时候,日程已经愈发恶化,以至于作画监督已经没有时间修他的图了。结果,山贼画的图就会原封不动地出现在画面上。

叶摘田总结说,虽然人们说是“作画崩坏”,但实际上崩坏的并不是作画,而是生产线出现了构造上的崩坏。他想要给这种现象起一个别的名字。

https://twitter.com/hatsumidashiyo/status/1056195374430343168

作画大野勉也说,之前,有一个原画人的构图和原画草图质量实在太差,他告诉制作公司的人说,今后不要再给这个人派活。可是制作公司还是用了那个原画人。

他去问制作进行,得知是实在找不到别的原画人,而那个质量太差的原画人“笔速快”,所以就又委托了他。

这种现象,在多家公司都有发生过。

大野之所以要求制作公司不再用那个原画人,是因为:

  • 他自己已经受够这个人了。
  • 这个人会给别的作画监督也造成负担。
  • 最终可能会成为作画崩坏的原因之一。
  • 为了这个人今后的人生,也希望告诉他这个事实,给他敲一记警钟。

大野之前也曾经在推特上提到过,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人,连最低限度的透视、头身比、人体比例、自然的姿势都画不好,却还自称原画人。他也不是想让这些人不要做原画了,只是希望他们能先掌握最低限度的能力,再进入现场。

https://twitter.com/hinono_ni_ton/status/1056378926161846272

封面: 《深夜!天才傻鹏》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