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映御三家 大人的事情(十五)

朝日电视台为什么是朝日电视台(后篇)

Business|阿迪个人专栏2018年1月8日 6时10分

第十五章 电视台篇 朝日电视台为什么是朝日电视台(后篇)


上回我们说到日本教育电视台的三个大股东,开始抢日本教育电视台的经营权。旺文社拉拢日本经济新闻社,跟东映开撕。东映虽然控股量最多,但东映的大川博总裁被孤立了,只好去寻找新队友。这个新队友就是朝日新闻社,关键字朝日终于登场了,跟看三国演义看到司马懿出场时似的。

为什么会想到找朝日新闻社搬援兵呢,其实在日本教育电视台设立当初,朝日新闻社就有关系。只是朝日新闻社的影响力远不如主要的三个,持股量约是东映的五分之一。资本关系比较轻微,但朝日集团提供的业务合作多。

当时朝日新闻社的集团旗下就有个电视台,九州朝日放送电视台。现在也还叫这个名字,普通的地方县域电视台,放送对象地域是福冈县。也就是说虽然日本教育电视台大得多,属于地处东京都的核心电视台,放送对象地域是整个关东地区,但从与朝日新闻社的资本关系视角看来,九州朝日放送电视台还是日本教育电视台的前辈。我们知道日本全土大体分四个大岛嘛,主体是本州岛,什么东京啦京都啦大阪啦名古屋啦,这些最容易举出来的名地全在本州岛上。然后最北边那个是北海道,最南边的就是九州岛了,另外还有夹在本州岛和九州岛之间的,一个小日本中的小日本,叫作四国岛。明明这电视台都叫了九州朝日放送了,放送对象地域却只有福冈县,只是九州岛上的其中一个县,也亏得是他创立得早可以随便起名。

朝日新闻社首先提供的业务合作,是在日本教育电视台开播当初,就让九州朝日放送电视台与日本教育电视台组成联播关系了。我们前两回已经解释过放送网的最基本概念,所以后来组成的朝日电视系列放送网,的雏形中,除了身为核心电视台的日本教育电视台之外,九州朝日放送电视台是最早的加盟电视台,没有之一。

此外东映还与朝日新闻社设立了另一个合资企业,叫作朝日电视新闻社。这个企业干什么呢,性质不属于电视台,也不属于新闻社,属于节目制片厂。这个朝日电视新闻社就专门负责制作报道类节目,不过制作的节目有个前提,就是由日本教育电视台来播。节目的内容就不用管了,日本教育电视台也管不着,而是由朝日新闻社来主导。等于是成了这样,朝日新闻社布了个大局。本来自己是搞新闻报道的报社,但是现在有电视这个新东西出来了肿么办,跟原本在影像方面有足够势力的电影业界巨头企业东映合作,搭这么个顺风车。于是这就有个制片厂,专门制作朝日新闻社的报道节目了,又有个电视台,专门放送朝日新闻社的报道节目了,而且还是在东京的核心电视台。

上回也已经隐隐约约点出过了,这回再明确说一下,我们在回看电视放送产业的早期历史时,有必要心里先对一件事有数。就是电视放送这个东西原本的性质,初始动机和作用,是新闻报道。这个前提可以牵扯到很多事,什么组成放送网啊,背后资本有大报社啊,田中角荣都来插手电视台的事啊,Anitama隔壁连载的系列专题《日本动画产业商业运作的基本》的第三部分《电视放送事业篇》中所讲明的制度和历史变迁,基本上都是建立在“电视放送建设当初的首要宗旨是新闻报道”这条前提下,再一步步成型的。也因为存在这个前提,所以电视上播什么娱乐节目啊、影视剧啊,这些都属于相对次要的。因此整个产业在新兴期时,才会没有立刻引起电影业界的足够重视。

现在东映面临被旺文社和日本经济新闻社群殴的境地,首选反应是拉来朝日新闻社结成联盟,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这当然不是超级英雄打坏蛋的片,也没有什么友情啊伙伴啊,但也更不是什么深夜档黑暗系深刻冻鳗,只是普通的真实的历史和交易。东映要得到援军,也就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是将所持的日本教育电视台股份的一半,转让给了朝日新闻社。这一步后局面就成这样了,一方是旺文社和日本经济新闻社,一方是东映和朝日新闻社,拉开战线干仗。

这时需要一个和事老出来打破僵局,正好了,东映的主要融资银行是现在的三井住友银行,其实朝日新闻社和旺文社的主要银行也同样是,所以这任务归他了。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原本的日本教育电视台的三大主要股东的人,都给从核心位置上踢出去。一九六五年,住友银行的退休干部山内直元就任日本教育电视台的总裁,朝日新闻社出身的横田武夫就任副总裁。东映、旺文社、日本经济新闻社,哪边的人都不是,这下你们满意了吧,这事总算是平息了。


平是平了,好了,你看看现在成一幅什么模样了。第一,朝日新闻社对日本教育电视台的持股比率,从东映手中捞一笔后大幅增加了。第二,朝日新闻社的人,也打入日本教育电视台的经营管理高层了,话语权整体暴涨。而且山内本来就已经是个放上来当象征的老头子了,不久后在一九七〇年就逝世了。横田升任日本教育电视台的总裁,这下子总裁都是朝日新闻社的人了。另外东映的大川博总裁这边,一九七一年也逝世了。

在横田任期内,日本教育电视台于一九七三年十一月,拿到了综合电视台的放送许可证。谢天谢地,终于摆脱教育性电视台的限制路线了。教育节目的最低量规定终于没有了,变着法将各种玩意硬说是教育节目的小手段也不需要了。东映也爽了,不过这样一来,日本教育电视台这个企业名也不需要了,改!

一九七七年四月,日本教育电视台的企业名称,正式变更为全国朝日放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NET也成历史了,变更为ANB。至此,朝日新闻社把一个本来跟自己关系不算特别大的日本教育电视台,一步步变成了自家孩子,朝日电视台这个称呼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使用的。还有那个专门制作报道类节目的朝日电视新闻社,也改了,改叫朝日电视映像,就是今天还存在的朝日电视映像。

远的不说,就还是先只说我们名义主题的东映御三家。你看战队,《秘密战队五连者》的制作方名单,明明一直还好好地写着日本教育电视台,写着NET。播完了,过下一周《JAKQ电击队》上来,突然就变朝日电视台了,为什么,一九七七年四月开播的。不过这只是电视台称呼变成朝日电视台了,正式的公司名叫全国朝日放送啊。这就是后话了,二〇〇三年十月又改了一次,企业正式名称也改成了今天用的,朝日电视股份有限公司,符号简称EX。


改名的事说完了,不过名也终究还是虚的,朝日新闻社虽然愿意要虚的,当然也更愿意要实的。实的,朝日新闻社也已经得到了,因为现在朝日新闻社是朝日电视台的第一大股东了啊。不过这意味着什么,原本占着坑的那些个,他得撤啊,然后朝日新闻社才会得到手啊。

首先是日本经济新闻社的资本撤退。日本的民营电视台,在东京的五个核心电视台中,其实还有一个与朝日电视台一样,开播当初原本属于专门播教育类节目的电视台。就是今天的东京电视台,一九八一年之前叫东京十二频道。日本教育电视台当年这么玩,吃瘪了,所以东京十二频道一样一样的。作为教育类电视台,势必营业能力弱,再说直观点收视率始终上不去。

东京十二频道比日本教育电视台还惨,五年间赤字五十二亿日元。肿么办,企业跟人一样的,活不下去只好把自己卖咯,而且还没心理障碍,卖的对象就是日本经济新闻社。日本教育电视台在一九七三年十一月转型成综合电视台,那同时,东京十二频道也跟着被迫对现实低头了,也转型成综合电视台。

所以日本教育电视台与东京十二频道,除了当初都是教育性电视台外,也有相反的一点。日本教育电视台是这样的,设立时有日本经济新闻社作为主要出资方之一,但后来朝日新闻社资本影响力逐渐加强了。东京十二频道则是,本来初期与朝日新闻社还有点业务合作的,后来被日本经济新闻社包养了。

然后一九七四年二月,朝日新闻社与日本经济新闻社,开始对他们桌上的鱼肉进行总清算,哦不是资本的整理。日本经济新闻社将所持的日本教育电视台的股份,折半分别转让给朝日新闻社和旺文社。你看看,没东映的份。从此日本经济新闻社解消与日本教育电视台的资本关系,而收下了卖身的东京十二频道,加强与东京十二频道的资本关系。以后朝日新闻社就专心料理日本教育电视台了,日本经济新闻社就专心料理东京十二频道了。

这件事后,朝日新闻社所持的日本教育电视台的股份,也终于超过三成,达成了足以确立支配权的状况。这也成为后来一九七七年,日本教育电视台之所以能够变更企业商号为全国朝日放送,加进朝日两字的要因之一。


还剩一个赖着不走的旺文社,当年挑事的老冤家,撤出要到一九九六年的事情了。当时旺文社的经营陷入深刻的低谷,被逼得开始动念头,缺钱啦,要不咱把所持的朝日电视台的股份卖掉吧。既然要卖,首先的候选对象自然是同公司的大股东,朝日新闻社和东映。

但是旺文社大概当时也是快被逼疯了,要价甚高,总额四百一十七亿日元。你来抢劫的么,结果是朝日新闻社跟他谈不拢,东映跟他也谈不拢。顺带一提当时朝日电视台还不是上市公司,离上市只剩四年了。

内部解决不了,那这不就又给外部机会了嘛。这时盯上这块股份的是软银,是日本最大的,经营电话和网络等通信事业的运营商,相当于我朝的电信移动联通。不过一下子拿出四百一十七亿日元,这种规模的资金对于软银也是有压力的,于是继续从外部找,从海外拉来了新闻集团作帮手。新闻集团可就更是大佬了,什么你说你没觉得新闻集团耳熟,那它当时的子公司就熟了,二十世纪福克斯。

软银当时名声不好,因为反反复复进行着各种公司的收购行为。而且它还经常这样搞,对外放话,啊我要搞事啦,有大新闻啦,把记者一窝蜂钓过来。在华丽的场所召开大型的记者会见,今天我又收购谁谁谁了,为此明天我打算又有什么事业计划,嘴炮吹一大波。为了什么效果呢,股票市值总额一时虚高。过后呢,次次雷声大,回回雨点小,扯个借口就完了,逗你玩的。

同时期,软银就正在从事收购一些美帝电视台的工作,对于日本的电视台自然也要伸手。软银和新闻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于一九九六年六月从旺文社手中接过大量的朝日电视台的股份,持股比率一下子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一点四。本来按法律规定,洋人对日本企业的持股比率是不得超过两成的。这个空子怎么钻,也已经考虑过了,所以合资公司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名义上不是直接从旺文社手上买,是新设的合资公司买的,这个是合资公司所以超过多少没问题,只看你旺文社有多少能给得出来。

这件事,旺文社事先居然没有对朝日电视台知会一声,就如此跟扔垃圾似的抛售人家的股份。事后不仅朝日电视台,朝日新闻社也是相当震惊,整个日本媒体界都一片哗然了。对于朝日新闻社来说,这件事除了是敌对、恶意收购行为以外,什么都不是,定性很清楚很明显。朝日电视台可不是小电视台啊,而是在东京的核心电视台,持有日本全土为对象范围的全国性地上波放送网,所以这件事连日本的政界和财界都惊动了。

当初自己出头对事态预估不足,如今该自己怂回去,面对政界财界集体非议这样的状况,赶快缩手躲起来了。然后新闻集团么,也就是洋人罢了,对于日本的情况没有了解到那个地步,被软银拉来背锅的,也给吓得不轻。

朝日电视台的老对手富士电视台,可是看戏不嫌事大,不亦乐乎。最后再做个调停人,卖你个人情,搭了个桥,原本说是卖给软银和新闻集团的这些股份,全部转让给了朝日新闻社。自此,朝日新闻社才真是坐稳了朝日电视台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同时至今,第二大股东也是东映。当初设立时的三方大股东,只有东映与朝日电视台的紧密关系保持到了现在。如今东映也依然在朝日电视台有四个专属节目档,朝日电视台再怎么折腾,能做的顶多也就是换一换放送时间段。哪怕就是完全主导了节目内容,取消整个档也是做不来的,只要东映确实有需要。这就是与正常的电视台和制片厂的关系性质比起来,朝日电视台和东映关系的特殊之处。

封面: 《秘密战队五连者》

© 阿迪 / Anitama

东映御三家大人的事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