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避免“痴汉冤罪”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5月17日 21时00分

日本静冈县裾野警察署委托民间机构清扫,然而受聘的 10 名保洁员里,竟有多达 8 人使用的是伪名。

作家风野春树看到这则新闻,不由感慨:动画《东京残响》里有一段情节,主角们伪装成外卖员,潜入警察局安装炸弹。当时风野还想:堂堂警察局,警备怎么可能如此懈怠。没想到,现实竟然比动画还要荒唐。

https://twitter.com/hkazano/status/864689594574307328


近日,日本连续发生数起被举报性骚扰女性的男性为了逃亡慌不择路导致死亡的事件。每逢此类案件发生,推特上都会流传谣言,称举报男性的女性在事件发生后逃走。虽然事实如何无从知晓,但是日本一直存在“痴汉冤罪”这个问题。这种谣言的出现,也反映了日本男性对“痴汉冤罪”的恐惧。

不过日本的法制和社会问题不是 Anitama 关心的范畴。倒是漫画家冈本伦看到推特上的讨论,回想起了自己年轻时,也曾经遭到变态性骚扰。当时他在电车上,感到屁股碰到了什么东西,还以为是别人的包,回头一看,却发现一个小个子大叔正对着他的屁股大摸特摸,吓了一跳。但是冈本转念一想,这人要是摸摸自己的屁股就能爽,那就随他摸好了,于是任由那大叔揉了一站地,就下车了。

https://twitter.com/okamotolynn/status/864502326802894848

看来冈本老师在华语圈的那个不怎么好听的谐音别名,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而对于那些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栽赃成痴汉还被媒体大肆报道从此跌入人生低谷的男性同胞们,轻小说家十文字青给出了非常有价值的建议:只要你成为小说家辞掉工作蹲在家里一天到晚除了小说什么都不想除了小说什么都不干,就绝对不会被误认为痴汉,也不会遇到交通事故,又安全又开心真是太棒了。如果你住在乡下,那就不会花许多钱,还不用跟人见面,多么美好,强力推荐大家也来体验这种人生。

https://twitter.com/jyumonji_ao/status/864692539021967361


演出家山崎理听说,有一家中国企业看了《薄樱鬼》,就通过某大手代理店提出委托,希望由日本将中国的某社交游戏改编成动画,结果代理店从预算里抽走了一半。虽然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但是山崎听到这话,不由心想:直接去找动画公司委托不就好了嘛(›´-`‹ )

但是,代理店的这种做法,等到中国客户的负责人和动画制作人开会的时候,立刻就会暴露了。中国客户既然出了那么多钱,当然会要求日本做出对得起预算的成品;这和日本这边的感觉就产生了偏差。两边一追究,自然就会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顺带一提,这话说的并不是山崎担任监督的中国游戏改编动画《星娘》。

https://twitter.com/LeeYamakun/status/864671956112613376


可能有些读者并不知道,“JUMP”这个品牌除了漫画之外,还发行轻小说,甚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有小说杂志《JUMP NOVEL》。然而,在少年漫画的世界里叱咤风云的 JUMP,为什么在轻小说领域却很少有建树呢?

在 1993 年通过 JUMP 的小说奖出道的小说家雾崎辽树看到《周刊少年JUMP》发行部数跌破 200 万部的新闻,不由感叹,杂志卖成这样,那 JUMP NOVEL 的原创小说也就没可能畅销了。当他在 JUMP 写小说的时候,《周刊少年 JUMP》官方公布的发行数最高是 650 万部,就算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也有 500 万部。只要小说在 JUMP 上漫画化,哪怕只吸引到 1% 的读者,也能卖出 5 万本;要是能吸引来 2~3%,那就突破 10 万本了。

这不仅仅是作家个人的利益,对当时存在的《JUMP NOVEL》杂志还有小说书系自身,也都是一大宣传。因为有“得奖作品在《JUMP》上漫画化”这个好处,所以当时 JUMP 小说奖知名度得以提高,也应该广泛地募集到了有才的作者。如果能够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当时本有可能改写少年小说(轻小说)的势力图的。

然而实际上如何呢?第一回小说奖之后,至少在漫画化这方面,企划毫无进展。原因或许在于创立小说书系的编辑的工作调动,还有征集到的获奖作品自身就不适合改编成漫画。从 1990 年创刊到 90 年代后半,JUMP 小说书系做的,只有在《JUMP NOVEL》上连载了几部小说,外加一年在杂志上发一两次短篇而已。整个书系并没有任何大动作。

到了 1997~1998 年,当初约定好的漫画化终于开始有所进展。然而当时的责任编辑问题很多,对小说和推理的基础一窍不通,为了方便漫画化,选上的作品都是连小说都称不上,只有“有趣的角色和场景”的信笔乱写出来的东西。那种“小说”根本不可能被十多岁的读者们接受。既然小说没有做出成绩,那漫画化也就泡汤了。

当时雾崎自己已经知道,漫画化的目的是提升作家和熟悉的知名度,所以对此非常看重,一边思考怎样适合改编成漫画,一边努力写出有骨气的作品。然而毕竟编辑就是那个水平,也不给作家指明方向,只是随便让作家写些照搬自己前作的东西,指望如果有所成就,就去自吹“在我的指导下得以漫画化”云云。

雾崎放弃之后,并没有小说被漫画化。小说书系没有受到读者瞩目,杂志也因为销量低迷被废刊。或许受此影响,小说奖的评价也一落千丈。到了后期,评委们连受奖作品都选不出来,当初的小说奖最终遭到废除。后来又设立了新的小说奖,然而雾崎已经转去其他出版社写作,并不清楚详情,不过似乎小说书系至今仍然跌跌撞撞找不准方向。

https://twitter.com/kirisaki_ryoki/status/864393136075821057

封面: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轻小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