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君主带给人更多感动

监督加藤诚谈《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魔眼收集列车 Grace note 》

Broadcast|izumi9月11日 6时30分

在《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魔眼收集列车 Grace note》第 1、2 话先行上映当天,监督加藤诚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其身落座观影的原作者三田诚与“TYPE-MOON”的奈须蘑菇两位老师,不免令监督感觉有些紧张局促,但荧幕上闪现的一幕幕热血演绎又让他为之兴奋雀跃。尤其对于自身包办分镜、演出的第 1 话,监督更是自豪地认定,是自己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工作成果。

《二世事件簿》,主要讲述韦伯·维尔维特成为埃尔梅罗二世的来龙去脉。这一过程被正史影像化,无疑令知晓“二世”存在的读者们感到欣喜。

片中个性张扬、 古灵精怪、外貌可人的二世义妹莱妮丝,不仅在观众中引起话题,而且在制作现场同样受宠有加,被大伙“短发妮丝”“萝莉妮丝”地叫着玩。据加藤介绍,莱妮丝的表情及动作,在分镜阶段就有特别的讲究。著名动画师松本昌子老师,为了让角色在画面表现上不输给声优水濑祈的演技,额外发力开了小灶,让监督很是感激。

说到“童贞”的桥段,监督对那处的设计颇为得意,说是在后期编辑时,把负责具体作业的工作人员全都给逗笑了。顺便透露,其实此处原本是想让韦伯好好说完“还未脱贞(捨ててない)”的,然而做到半当中时,加藤突然觉得应该对其人进行更为严厉的嘲讽,于是便很不厚道地剪在了“捨ててな……”这边,硬是没让人家把话讲完。

当加藤站在观众角度,重新审视自己所做的第 1 话时,方才深刻意识到镜头背后强烈的自我主张,也算是对自身风格的再认识。凡是由监督本人负责分镜的回目,运镜大都带有明显的主观性,在关键戏份的处理上尤是如此。就拿角色使出必杀技来讲,监督描绘出招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要让观众以角色的视角共同“体验”出招的过程。

说白了,就是要让观众与人物“双剑合璧”,成为镜头的参与者。由于这一思维已转化为监督一种内在的自觉,所以在关键节点上便会频繁运用主观镜头。并且,一旦使用主观镜头,当事人的表情就无法得见,于是观众就会不自觉地在心中盼望了解角色当下一刻的表情,而这正是演出的目的之一,在调动观众的同时,还给人留出更为宝贵的想象空间,可谓一箭双雕的影像表现趣旨所在。

第 1 话片尾,如同 VR 般的观感映入二世眼帘的格蕾很是乖巧可爱。而那一话 C part 的设计,就是要用最后的镜头向人说明,韦伯成为了埃尔梅罗二世,因而全话内容皆是根据这一镜头进行反推,这也是为何二世的真容,在开篇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真正理由。

又如,作为二世正式登场的第 2 话,在记叙二世事件簿破案原委的同时,还引出了门下弟子格蕾,旨在介绍这一对师徒搭档。该话事件得以破解的镜头,与加藤监督出道作《樱子小姐的脚下埋着尸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此监督也承认,无论是揭晓谜底的方式,还是角色的用色考虑,确实非常接近《樱子》一剧,并自嘲不愧出自同一监督之手。

通过执导《樱子》,加藤积累了推理剧氛围营造方面的经验。具体来说,就是在片中安排对角色的心态描写,以及解谜部分的解说提示。为此,监督会对那些描述起来有难度的作品,有意识地穿插一些易于观众理解的画面。

而为了与前两话的气氛形成反差,第 3 话的画风突然一变,改走漫画路线。这话总算轮到韦伯与弗拉特联手唱主角,表面讲的是由魔术师引发的事件,实质上更多是在体现两人之间的你来我往。而当两者的内在设定发生改变时,更是有趣。此外,活泼开朗的弗拉特一出场,也为剧情平添一抹学园剧的亮色,也实现了监督想在推理世界观作品中尝试学园小插曲的夙愿。

第 4、5 话是全系列中第一次的前后篇。第 5 话后半更是花了血本描绘打戏,那一段的分镜是监督直接拜托,担任角色设计兼总作画监督中井准绘制的。中井不辱使命,提交上来的分镜既确保了内容交代的流畅,又让每一个动作展现得酷炫有型。事后,监督明知失礼却故意问中井:“那话全部的原画应该都是作监您本人亲自把关的吧?”

再有,第 5 话中,格蕾首次放出了“于尽头闪耀之枪”的大招。加藤坦言,此处是向他的师傅青木英监督执导的《Fate/Zero》中,Saber 的“约定的胜利之剑”致敬,相信《Fate》系列粉们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乐在其中。

说起第 6 话,加藤拉来了老师青木英画分镜,因而监督笑称,这话一言以蔽之,主要是用来让人领教青木大侠是何等变态的,于是大家可以看到剧中少不了为方便舔屏女主们美腿、而格外用心设计的 layout。按照监督的说法,倘若这话还是没能撩拨动各位观众的心绪,只能说是主创们的失败。

从第 7 话起,终于进入了“魔眼收集列车”的篇章。监督想向不熟悉原作的那部分观众展示列车中发生的各类离奇现象,而对于已经阅读过原作的粉丝们,则要让他们感受动画改编中的加戏成分。此外,还想让各位关注二世与格蕾的成长。

格蕾在全片中所占戏份的质与量有目共睹。格蕾平日里给人温顺柔弱的印象,其实不然,她只是因为刚从乡下进城而不知所措罢了。由此可见,格蕾不擅交际的踌躇与其尚未长大成人直接相关。而社交能力的提升,只能在与周围人事打交道的过程中一点点慢慢培养,这与一个人本身实力的强弱无关。格蕾属于“为了成全某人而不断变强”的类型,因而加藤为更好展现人物的这一特性一直在各种动脑筋。

另一方面,监督总是三句话不忘夸二世的帅气,然而片中留给二世耍酷的造型也真说不上几处,因而加藤解释,其实他所看重的,主要是主人公为人处世之道。每当看到有人落难,二世就会默默上前出手相助,等帮助他人解决完困难以后,才又回到自己本该行进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比方第 2 话与玛丽道别时的一番对话,就是加藤所指的二世帅气的一面。倾听玛丽诉说的二世稍稍面带善解人意的温柔表情,那可是在“TYPE-MOON”作品中登场魔术师中难得一见的。监督趁不失时机地展现人物富于人情味的细节,并认定,不经意流露的体察他人疾苦的帅气是非常动人的。

二世虽贵为“君主”,却从不摆架子,平等地善待周围人,这正是人物身上的闪光点,也是“埃尔梅罗二世”受到广大读者支持认可的一大原因。二世作为魔术师的水平算不上一流,也不具备特殊出众的才华,但他始终向着既定的目标脚踏实地努力前行的身影,感染着包括监督在内的每一位读者,因而相较小说,动画版的二世,或多或少影射出监督内心的热血情怀。


参考资料:
  • 19年9月号《NewType》

封面: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魔眼收集列车 Grace note》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