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的教诲

宫地昌幸监督专访(一)

Interview|酱牛腱2016年5月1日 8时30分

宫地昌幸简介

1976年出生,在宫崎骏的发掘下进入动画业界,担任《千与千寻之神隐》的监督助手。之后离开吉卜力,主要担任TV动画的演出、分镜工作。监督作品有《亡念之扎姆德》和动画电影《伏-铁炮娘捕物帐》。


——非常感谢宫地监督接受Anitama的访谈,今天还请您多多关照。

宫地 也请你们多多关照。

——我们希望能通过这次访谈,听您重点聊聊关于演出方面的话题。

宫地 没有问题,当然我也只能谈我个人的想法和一些主观意见。

——好的。那么先请您介绍一下您学生时代的成长经历,立志进入动画业界的契机,以及您受到影响的作品等等。

宫地 我从小就非常喜欢漫画,之后则喜欢上电影,基本就是这两大块对我的将来产生影响。我幼年时恰逢少年jump漫画的黄金时代,正值鸟山明老师的《七龙珠》、荒木飞吕彦老师的《JOJO的奇妙冒险》等作品最为流行的时期。那之后,我上中学的时候,则迎来了“大友克洋冲击”。

——您是指漫画方面的冲击?

宫地 漫画和动画,两方面都遭到了冲击。先是大友监督冲击,然后是“王立宇宙军冲击”,那是一个手绘细节度极高的动画的黄金时代。我运气不错,能够出生在这个不错的年代(监督1976年生人)。幼儿园和小学时去影院观看初代《敢达》的电影版也是我人生最初的电影体验。我之后也看了很多动画电影,吉卜力的作品都有看,押井守监督的作品也很喜欢。然后那个时期的真人电影也非常兴盛,好莱坞的安培林作品,斯皮尔伯格导演等人非常活跃,这些真人电影我也很喜欢。

然后我当时有自己画漫画,投稿参加新人赏。而高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个拍摄真人电影的社团,我加入后感受到了拍摄真人电影的乐趣。当时整个社团的成员联合起来拍自主制作电影,参加日本的自主电影大奖赛“PIA电影节”,有点大家一起努力进甲子园的意思。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对于创作产生了兴趣,之后进入日本大学艺术学部学习。在大学里主要是学习关于电视剧制作等内容,学着学着发现得找工作了,那时候我有幸加入的,就是宫崎骏监督开办的培养演出家的培训班“东小金井村塾”。

这个培训班系《幽灵公主》完成后,宫崎监督有意培养一些年轻演出家,于是根据他的意图而开办的。当然了,巨匠的这种决定基本都是一拍脑袋随便下的,而我就把这次巨匠拍脑袋视为一次就职机会,前往应聘后成功合格,然后就进了动画业界。反过来说,一般而言在日本,进动画业界的人都是先在动画专业学校接受动画教育,学习动画制作的技术。然后包括毕业作品在内,他们毕业前都参与过至少一部动画的制作。这样有一定动画经验的新人当时在动画业界是绝大多数,而我则是在完全没有动画制作经验的情况下进入业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属于比较老式的演出家。

(日本的老式演出家基本都是在没有动画教育经历的情况下开始做动画,因为之前日本就没有动画行业。所以他们来自于各行各业,漫画家、演员专业,电影专业等等)

从这个意义上讲,富野监督和押井监督也都属于老式的演出家。日本的电影业界自从“助监督”制度随着摄影所的日落西山而逐渐废除之后,原本希望拍摄真人电影的新人们没有办法只能流到电视剧领域、广告业界、另外就是流到动画业界。而就是这些人开始制作一些内容更为厚重的,面向成人的动画作品,这两位监督可以说都是走的这条路线。而我也是属于这种老式演出家,并非走得是“喜欢动画所以进动画业界”这样的直线,更多地是喜欢电影式的动画。

(日本电影兴盛时期,监督、演员、主要职员都是摄影所的职员。当时有志成为监督的年轻人所能走的一条主要道路,就是受雇于摄影所担任助监督。助监督工作主要是日程管理等杂务,接近现在动画中的制作进行。在工作中学习监督业务,增强能力,在摄影所内寻求升职,以期有朝一日担任监督。然而随着日本电影的衰落,制作公司缩减规模,不再雇佣演职员,而是按片签约。电影界的新人们也失去了依靠助监督制度实现监督之梦的方法。心怀电影导演之梦的富野押井等人只能满腔愤懑来到动画业界。)

——日本大学的艺术学部动画人才辈出,不知是否存在动画教育的传统?

宫地 从我在学的那个时代来说,虽然有教授一些动画的理论知识。但是你要说画画的话,肯定还是代代木动画学院或是东京设计师学院这里的学生能力更强,能够更快地派上用场。我们学习的更多是理念上的内容而非具体操作。和我一个专业的大学学长,担任《幽灵公主》作画监督的安藤雅司。他的惊人画技更多也是靠自学,而不是学校里教的,学校课程里基本没有关于动画师的具体技术教学。而我也是进到宫崎监督的培训班后,才学习到关于动画制作的细节内容。

——原来如此,您能给我么具体介绍一下当时培训班的学习内容么?

宫地 当时参加培训班的都是学生,所以也并没有想一上来直接做动画,而是首先考虑制作动画的创意。比如说我们拿来一部漫画原作,一群人围着讨论这部原作要怎么做才能拍成动画电影。当时我为了显摆自己能力强,一上来就直接把分镜画好带去了,但是实际上应该要大家把分镜怎么画给讨论完结后才可以下笔。讨论的内容主要包括主人公怎么设计,电影第一个镜头怎么做等等,培训班会花整整一天来讨论这些问题,提出各种意见。

为什么要先讨论后下笔呢?因为一旦画起来后,画着会越画越爽越开心,画着画着就听不进更改意见了,作品的印象将会被画给“固定化”。所以我们要在印象固定之前,集思广益讨论出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同样在收集创意方面也是一样,比如说我们找资料时,哪怕找到了不错的资料,也不会马上投入使用,而是整整一天泡在图书馆里,翻阅各种书籍和写真集,找到多种有趣的内容后,积累起来进行甄选。这些不急着操作而是先进行积累的过程,日后对于丰富动画的内容会有很大的帮助。

——学生们画完分镜后,是不是交给宫崎监督进行修正?

宫地 是的,作业是要交给他来批的。培训班最后的内容就是挑几部儿童文学作品作为课题,我们画成分镜后交给宫崎监督进行批阅。当然了,他修完后这分镜基本就变成宫崎监督自己的东西了(笑)。

——完全被他的风格所盖过。

宫地 确实变成了他的风格。但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识到何谓“压倒性的才能”,拿到手一看,“什么情况?!画得也太厉害了好不好”。刚才提到过,我交出去的分镜都加入了经过众人多番讨论后的创意,我觉得我这个分镜已经很有趣了,结果被他一修返回来一看,这境界完全就不一样。这个体验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珍贵。另外宫崎监督本人也是超一流的动画师,他的分镜有他强大的画力作为支撑,这分镜画出来的说服力也不是一个级别的。除了这些以外,他教给我们最多的就是作为监督,作为演出,在现场应该如何调整心态,需要注意哪些问题的一些心得。

——您是说一些管理团队方面的内容。

宫地 是的。他教的这些心得中最让我有所感触的就是,监督作为作品的主创,他肯定是以他自己的创意与印象去制作作品。然而在集体作业之中,主创经常容易陷入被害妄想。因为下面的演职人员都会来问你各种问题,“这个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一旦被连续逼问,主创很容易觉得这些人都在针对自己。当然了,这就是带项目带团队时的必经之路。所以说如果下面的人对你说“这块能不能别搞这么麻烦”“这样我们做不了”的时候,身为主创,不能抱有一种“你们都要害朕”的被害妄想。主创需要明确一点,既然你是主创,你的工作就是把你的创意转变为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讲,主创必须记住自己是加害者而不是被害者,只有你去害人,没有别人害你。一旦人受困于被害者意识,基本上不会有啥好事,容易出各种问题。

所以说,容易受到被害者意识困扰的人,器量不够大的人,这样的人实际上原本就不适合当动画演出家,这一点是宫崎监督教给我的,而这一点在我今后的演出工作中帮了我很大的忙。来给我提意见的人基本都挺大大咧咧的,“这里为啥要这么拍?应该这么拍才对啊!”“我跟您说这里肯定这么拍更有趣!”就像这样,他们会不自觉地变得很有攻击性。这个时候我不能觉得他们是在批判我,我需要倾听他们的意见,把他们的创意吸收后为自己所用,用来让作品更加有趣。所以说倾向于被害者意识的人不适合当演出家这一点,现在也已经从宫崎监督的教诲中浸透进了我个人的行为方式。也就是说不要走进视野狭窄的死胡同。

而另外一点则是关于演出的心态,不能忘记自己是在其他制作人员的帮助下制作作品,这种类似于领导论的内容,我也从宫崎监督那里学习了很多。另外还有就是,演出也是人,监督也是人,肯定也会有挫折,有失败的时候。这时宫崎监督教我们的就是“大家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必要太纠结太烦恼。在这种心态下我才能及时调整心态再度进行挑战。这不认输的觉悟,同样也是宫崎监督所教给我们的。

——非常感谢。那么接下来想从您的角度,为我们介绍一下监督和演出的工作内容,比如分镜是啥,layout是啥这些基础性的东西。

宫地 这个说基础,其实挺难的。因为这些职位内容会根据片场不同而发生变化。尤其是日本TV动画的制作人员名单其实挺没准的。有些人做了一半逃走了,但最后也能留在名单上。而不管负责镜头的多少,登上去都是一样的一个名字。哪怕是独一人的监督,也有分干活干很多的监督,和“咦不是吧你咋就干这么点儿啊”的监督。举个简单的例子,宫崎骏监督。他在名单上就是监督对吧,但实际工作上呢,原案也是他,原作也是他,脚本是他,演出是他,人设原案还是他。他的作品中这些职位实际上等于就是他一个人在做。按皮克斯的职位名单的话,连照明这类工作内容归根结底都是宫崎监督自己在担任。所以换到TV动画的制作名单的话,宫崎监督一人会出现在五六个职位中。而TV动画考虑到日程,自然实际上不会让一个人担任那么多职位,TV动画的制作周期更短,所以这些职位会分配给更多的人分别进行。

——也就是所谓的分业制。

宫地 是的。所以说,我觉得监督和普通演出的最大区别就是。首先监督和脚本以及分镜作业必须要紧密相关,直说了吧,我就觉得脚本分镜就应该基本全让监督自己来写来画。当然了,也有像杉井仪三郎监督这样,把分镜分配给多人制作,之后由监督进行检查的做法。但这些其他的做法我并没有学习过,我作为师出宫崎监督门下的弟子,我认为脚本和分镜的控制权肯定是要捏在监督个人手中才更好。毕竟你看,全都交给别人这种行为,往好了说叫“信任部下”,难听点说就叫 “撒手不管”,看起来意思差别很大,但其实完全就是同样的做法,我个人是不赞成的。分镜应该由监督一个人画,这个是重点。

(未完待续)

封面: 吉卜力位于东小金井,宫崎骏的培训班以之命名

© 酱牛腱 / Anitama

宫地昌幸监督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