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交流最重要的是认可对方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监督牛岛新一郎×原作住野夜访谈

Broadcast|HB1月18日 6时30分

左:住野夜的本体 右:牛岛新一郎

住野夜:高中时代开始创作,2015年通过出版《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成为小说家。

牛岛新一郎:动画监督。《一拳超人》、《ALL OUT!》副监督。《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是牛岛首次担任长编动画的监督。


住野本次参与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以下简称胰脏)剧本到分镜检查的工作,作为原作者来说已经算是深度参与动画的制作了。由于自己多次提出要求和修正意见,所以住野感觉自己给staff们的印象应该是一个牢骚、意见很多的原作者。牛岛倒是很理解住野,在牛岛看来作品就如同住野的孩子,对作品上心实属正常。本次的制作过程中,牛岛也感觉到了住野对作品的爱,特别是住野对登场角色们的言行一一作了详细的指示。

《胰脏》的故事围绕在性格迥异的男女之间展开,那么住野与牛岛的学生时代又是怎么度过的呢?牛岛在学生时代虽然也称不上是一个不良,但也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在高中时全校就只有牛岛一个人染发,不过染发这件事牛岛倒是也没有多么深刻的想法。只是当时的牛岛不想与他人做相同的事情,二是有一种“想做只有当下能做的事”的心态在影响着牛岛。

而住野的学生时代基本就是在图书馆和离学校很近的书店中,与时雨泽惠一、有川浩、乙一等作家“约会”。当然住野并没有到《胰脏》男主角的自闭程度。不过住野学生时代同样也有着“人很恐怖”的想法,这种感情也成为了住野创作至今为止的五部小说中各种角色的源泉。

可以说至今为止的小说中的登场人物们,都继承了住野的阴暗一面。比如,在《また、同じ夢を見ていた》中,主人公由于自己明白读书的乐趣,所以就自认为自己比身边的人聪明,这种想法也是继承自住野小孩时的想法。之所以把自己的负面想法放到角色身上,是因为住野想通过小说中的登场人物,向自己,以及与相似的人传达“这样继续下去是不行的”的观点。不过实际上住野也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只是因为小说都是以“人应该要想着去改变”为主题,所以小说中的角色才会继承着住野自己想要改变的缺点。


话题转向两人高中时代的梦想。牛岛在高一时由于看了电影的制作花絮,了解了制作电影的魅力。到了高二时牛岛又通过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95版),感受到了动画的魅力。高中毕业后,牛岛还跟自己的家庭教师聊到自己想学做动画的想法,没想到老师居然说“:学电影要是能去好莱坞不就好了”。从此以后牛岛就没有跟身边朋友聊过自己的目标,一个人默默地以动画行业为目标磨练画技。

住野与牛岛相似,也是一个人在家里默默写小说,就连父母进到自己房间也会惹得住野尴尬生气。在高中时代住野就立志要成为小说家,正因为现在成为了小说家,因此现在住野才敢说当初效率低下的每一天都不是白费的。如果能与高中时代的自己交流,住野很想说“就算是讨厌的事情也好,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无用功”。

住野和牛岛都是一个人孤独地追梦,但《胰脏》本质上还是一部人与人沟通中喜怒哀乐的作品。在住野的作品中,认可交流对象是共通的主题。《胰脏》中的主人公和樱良是完全不同的人,同样也可以做到互相认可。住野的另一部小说《内「」心「」的「」秘「」密》的标题,也蕴含了“大家各不相同”的含义。

《内「」心「」的「」秘「」密》小说封面

在住野看来与人交流时最重要的就是认可他人,在这个世界上与自己不同的人有太多,就算遇到不能喜欢上的人,但能认可这个人也就够了。不过住野也坦言到,自己也不能一直做到这点。

而牛岛则不善与人交流,所以认为能读懂空气配合周边的人生活就好。画画才是牛岛最快乐的时光,所以牛岛也不太懂到底沟通之中什么重要,只知道顺着别人的话继续说这一种交流方法。

不过住野从其他staff那里听到的版本则不太一样,在很多staff看来,能像牛岛一样会聊天的动画监督基本没有。所以听到牛岛这么评价自己,住野还挺吃惊的。牛岛则表示虽然看起来自己很会交际,但自己只是为了融入到现场的气氛之中,而尽自己最大努力打开自己工作的开关。在自己读书时,也存在着班级社交上的等级制度。大家在与对方接触时,都要考虑对于自己来说与对方交谈是否有益。现在回头看,牛岛感觉这只是在活用学生时代与人交流的经验罢了。


现在年轻人交流手段已经比住野和牛岛年轻时变化了不少,住野个人感觉现在的网络社交环境并不怎么好。现如今年轻人说话只是稍微过激一点,就会受到年长大人教育。还有只是发表了反对某位粉丝多的用户的发言,这个人的粉丝们也会感觉受到了攻击。要是发言者和接受者的反应越来越过激的话,可能以后大家会变得对发言这个行为本身都感到害怕,这种现象很让住野担心。

虽说正因为网络社会变大,让很多人朝着好的方向转变,住野也将自己能成为小说家归功于现在的时代,但正因为网络社会太过宽广,谁都会对其有所忌惮。牛岛认为,网络给了不善交流、内向的人发表自己看法的窗口,这一点很好。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更容易将自己头脑里模糊的概念用语言表达出来,并朝着说出来的目标踏出第一步,当然这样的环境也有恐怖的一面。

《胰脏》的男主角根据时代来说应该使用智能手机,但住野认为以主角的内向性格来看,没必要拿一个智能手机。还有作品中还有很多年以后的情节,所以住野也不想在作品中出现时代标签特别明显的东西。或许换一个人来写《胰脏》,主人公可能还会使用line。


现如今像《胰脏》主人公这样对身边的人没有兴趣,切断与周围人联系的年轻人还不少,住野就非常关注这一类人。之所以《胰脏》的主人公能成为主人公,也是因为住野想写一个坐在教室的角落,不怎么说话的角色的故事。同时也包含这上文提到的,显眼的孩子与沉默寡言的孩子能在无法相互喜欢的情况,却能相互承认的期待。

当然承认别人的方式也是多样的,住野在工作中,也会有不把对方当做“人”的情况,倒不是觉得自己多了不起,或者看不起别人,而是不想带入情感,导致自己心软。住野用新人作家给新人赏投稿作品举例,一个新人作家就算再努力,也不会让作品的评价变得更好,作品本身才是评价的唯一基准,然而这绝对不是看不起人,住野也是以这样的态度来看待《胰脏》的剧本。

牛岛倒是很感谢住野的认真、严厉。牛岛个人对于自己是否理解了主人公和樱良的感情没有什么自信,所以都是与住野和其他staff一边商讨一边构建故事。

关于制作上,因为一开始牛岛是打算想将读后感准确地还原到动画里,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后感这种东西千差万别,未必会与住野的创作意图相同,所以最终变成了不过度依靠读后感,而尽可能地根据住野想法制作动画,然后再在此基础之上发挥动画的特点,做出一部能表现至今未止其他版本《胰脏》所没有表现出的优点的动画。

关于这一点,住野也明白《胰脏》是因为各位粉丝的喜爱,才成长到今天的样子。这些粉丝之中,也有特别忠实于原作的人。住野希望大家即使无法接受动画里的主人和樱良,也能认可动画。

牛岛也抱着动画被粉丝们评价为“和自己所想不一样”的心理准备,花费了很多时间思考该如何表现出作品特点。住野还回忆起,某一次剧本会议上光是决定一个很小的细节就花了三个小时。牛岛通过与他人的交流,也发现大家对《胰脏》的看法各不相同,但是大家被《胰脏》所感动的地方是相同的。那么只要这一点大家一样,动画做出来应该就能与大家心中的读后感相同。

在制作过程中,住野也对原作进行了修改,比如,樱良与主人公的手是否握在一起的问题上,最初是有手握在一起的描写,但考虑到樱良并不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肯定明白自己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于是就变成了手没有握在一起。从结果来看,特别是前半段两人相处非常的自然。

《胰脏》是一部狂热粉丝很多的作品,牛岛认为《胰脏》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狂热粉丝,是因为作品留白多。不管是伏线还是樱良的情感。以及主人公的行动都有未完成的部分,作品就结束了。就像《eva》一样,这种谜题很多的作品自然就会吸引读者。因此动画版也活用了小说的留白,也有地方没有收尾。

住野自己写书的时候倒是没有故意留白的想法,只是登场人物们的情感与行动叠加在一起后自然形成的这种感觉。樱良是个爱逞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弱点的女孩子。其实对死亡应该更有恐怖心,不过却想隐瞒这种情绪。那么在作品之中为了隐藏樱良的情感,自然就会有留白出现。

最后住野说到《胰脏》作为自己的处女作,并不仅仅是被爱着,同时也被批评声所包围,同时也增加了很多只看过真人版的观众。这些现象偶尔会让住野怀疑, 作品成为如今这个样子是自己所期望的吗?借由18年出版的新书《青くて痛くて脆い》,住野得以有时间重新审视《胰脏》。在复杂的情感之中,住野再次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爱这个故事的人。过去虽然也有过“能通过这本书成为小说家很幸福”的心态,但如今住野也通过这本书尝尽了各种悲喜滋味,因此住野感觉,现如今对《胰脏》的爱显然是从自己的人生体验之中产生的。


参考资料:

https://www.cinra.net/interview/201809-suminoushijima

封面: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 HB / Anitama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专题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