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将孤独死去的我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4月4日 21时00分

小说家河野裕一声长叹:改稿不会有尽头,只会有不得不放弃的时候来临。

https://twitter.com/konoyutaka/status/1113328173251325952


音乐人安部コウセイ说,他小时候特别喜欢《北斗之拳》,就磨着父亲、漫画家安部慎一给他画拳志郎。而父亲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是漫画家,自尊心不允许他画别人作品中的角色,于是就画了个一点都不像拳志郎的寻常大叔,交给儿子,说:“给你,拳志郎。”

直到多年后的现在,儿子想起这件事,都会一肚子火。

https://twitter.com/kouseiabe/status/1113492831954296832


评论家、轻小说作家前岛贤觉得,或许有必要留下时代的证言:2004 年《Fate/stay night》发售之初,许多玩家都因为“○○王是男人”,所以把他排除在 Saber 真实身份的候补之外。

https://twitter.com/MAEZIMAS/status/1112300279402098688


日本雅虎新闻在 4 月 1 日转载了一篇关于孤独死的文章。曾经出版书籍《孤独死大国 预备军 1000 万人时代的真相》的撰稿人菅野久美子指出,如今,日本平均每天有约 82 人,每个小时就有超过 3 个人孤独死去。

而孤独死并不只是老人的问题。根据菅野的估算,当今的三四十岁的日本人当中,有约 1000 万人——包括她自己在内——都过着与他人隔绝关系的生活。这一代人正是离孤独死最近的一代。如今只不过是“大量孤独死时代”的序章而已。

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255831

而早在读到这篇文章之前,应该已经有不少人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终将在孤独中结束人生,比如说推特上的不少创作者,比如说我,或许还有正在读新声的某些读者。

漫画家苺野しずく说,以前的漫画家就算独居,也会有助手和责编登门,可以免于孤独死去。然而如今,助手也居家办公了,交稿也是通过网络了,责编也不会三天两头来看你,真是门庭冷落车马稀。

https://twitter.com/studio15heart/status/1113180516189036544

网络小说家蝉川夏哉想起自己曾经在推特上看到,有人为了孤独死去,而通过搜索凶宅的“大島てる”服务,专门寻找“已经有人孤独死在里面的房产”。这篇文章引发的网络讨论,更让他感受到,这样的时代真的已经来临了。

https://twitter.com/osaka_seventeen/status/1113675011900891138

插画家中村博文知道自己有朝一日必将孤独死去,害怕在租借的房子里腐烂给房东添麻烦,于是用自己总财产的八成——110 万日元——买了一座旧小屋,用剩下的二成搬家,迁居到了富士山下。他说,如果自己的坟墓是在富士山,那么人们就算路途遥远,也还是会愿意来吊唁他的。

https://twitter.com/dozinchi/status/1113313135329284096

封面: いらすとや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