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多村英梨专访(二)

Anitama声优专访

Meeting Room|神秘嘉宾2016年3月25日 8时30分

朝着从小向往的声优职业

——在作为声优出道之前,喜多村小姐的工作是一名儿童演员吧。

喜多村 的确是这样的,但是并不是说当时非常想上电视节目哦。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写作文的时候都会写“我将来想要当声优、动画师或是动画歌手”,总之就是跟动画相关的工作。只不过当时还比较无知,感觉比起当声优或动画歌手,动画师只要根据自己的努力就有可能实现呢(笑)

——当时果然还是最想当声优吧?

喜多村 是的。但是那时网络还没有普及,对声优事务所什么的一窍不通。以为成为儿童演员的话就能向成为声优的目标迈近一步,所以看了传单之后就进了儿童剧团。在入团的时候说“因为想成为声优,所以想学习演技”,结果被当时剧团的经纪人笑到“那你不应该来这地方啊”(笑)

——虽然都是演员,但是圈子却不一样呢。

喜多村 虽然这样,但我想总有一天说不定就会接到和声优相关的工作吧,所以无论是平常练习、试镜还有工作,我都会尽全力去做。在那之后,我就会经常对来到现场的经纪人询问“什么时候才能接到动画声优的试镜啊”,就是因为这样,碰巧当时的经纪人正好与现在大泽事务所的经纪人认识,我也借机得到了个试音机会,是一部两季度的动画。

——那就是《最终流放》吗?

喜多村 对的。虽然当时还不是声优,但是这角色正好跟我年龄相仿,就叫我去试音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觉得这只是需要喋喋不休地说话的工作而已呢(笑)

——然后就在试音中获得了“塔琪安娜”这个角色呢,那么第一次站在麦克风面前的感觉如何呢?

喜多村 因为之前的工作都是跟影视拍摄相关的,所以并不知道在不使用四肢的情况下该如何表达出感情,体会到了声优跟运用全身来进行表演的演员的不同,配音现场真是个既有趣又可怕的地方啊。就那么站着的状态下看着不是自己的脸在动,并且需要配合画面里的动作在已经决定好的地方用台词将感情流露,就像自己被关在一个非常狭窄的箱子一般,真的很可怕。当时紧张到连翻录音台本都在颤抖,甚至担心自己的心跳声是不是也被录了进去。

——因为有过演戏的经验所以才会感到害怕吧。

喜多村 但也正因为有过这种失败的经验,才有了奇怪的自尊心。虽说当时还小,但在演戏的这个圈子已经不算外行了,所以想要让周围的人认为我决不是以玩票的态度来现场。知道我这些事的(斎藤)千和酱还对我说:“你当初真是个固执的小女孩”(笑)。

——虽然害怕,但有自己已经实现梦想,作为声优出道了的实感吗?

喜多村 动画正式播出之后,在片尾看到了角色跟自己的名字并排之时,为自己完成了声优这项工作而感动了。在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列在海报和光碟的外盒上时也是这样。感觉自己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作为商品横空出世了呢。当时就在想,既然我已经留下我作为一名声优的轨迹了!那么我也能算是一名声优了吧(笑)。

——原来如此(笑)。那么请问在配音时,有觉得哪些地方运用到儿童演员时的经验吗?

喜多村 大概是读懂台本的方法吧。虽然这个是原本就能感受到的了,但声优并不只是用好听的声音流利地把台词念完就能完事这么简单的,还必须根据台本里所写的文字将角色所处的背景、各种事件的场景,把监督跟STAFF们的意图给读懂,在自己的脑海中重新构筑该如何演绎这个角色。我觉得这个过程无论是对声优还是对演员来说,都是非常重要。


(待续)

封面: 喜多村英梨

© 神秘嘉宾 / Anitama

声优喜多村英梨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