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才是最好的捷径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9月13日 21时00分

虽然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但还是提一下吧。Bilibili 在昨日正式宣布战略投资动画制作工作室 feel.、ZEXCS 和 Assez Finaud Fabric 的母公司 Fun-Media。

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bilibili-expands-animation-offering-with-investment-in-funmedia-20180912-00328


漫画家菅原县说,他还是新人的时候,曾经带着原稿去出版社,曾经听到编辑感叹:“就算有 100 个人带原稿来,给出修改意见之后,还肯来第二次的只有 10 个人,会来第三次就更只有一两个人了。”菅原听了,决定:不管自己的作品被贬低到什么地步,自己都要跑 10 回出版社。他付诸行动,半年后,就得到了出版社安排的工作。

https://twitter.com/sugawaraken/status/1038414521381974016

菅原总结自己的经验:做别人都嫌麻烦不愿做的事,有时反而会是捷径。


漫画家甲斐谷忍说,杂志总编也是形形色色,既有觉得“说实话,我的杂志不需要登在中间后面的漫画”的人,也有“不管什么人怎么说,我的杂志里登的漫画就是全都好看”的人。顺带一提,说出后面那句话的那位总编,现在是集英社的社长。

https://twitter.com/mangakap/status/1039746934150443010

很多漫画杂志会根据人气投票安排作品的刊登顺序,“登在中间后面”的漫画,也就是人气投票里排名靠后的作品。


轻小说作家榊一郎看到 关于轻小说封面的争议,回想起自己曾经想要给母校图书馆捐赠自己的作品,却遭到图书馆管理员回绝:“这封面太过挑逗,不能放在图书馆里。”看样子,把女性的体型画得太明白,似乎是不行的。

不过,后来榊老师那部作品似乎被剥去了画着封面的封套,还是陈列在了他的母校图书馆里。

轻小说作家 SOW 却认为,图书馆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曾经就读的初中图书馆里,连《机动战士高达 闪光的哈萨维》的封套都被剥掉了。难道 MS 的轮廓画得太明白也有罪吗?

https://twitter.com/ichiro_sakaki/status/1039811933967286272

可能管理员觉得巨大机器人和穿很少布的女孩子都会让血气方刚的男性心跳加速,所以都应该被禁止吧。


漫画研究者伊藤刚则发出一个疑问:编辑经常要求漫画家或者轻小说插画家“只要黄就能畅销,请往黄里画”,会不会其实只是一种先入为主,其实画得黄了,反而可能会赶走那些受不了色情、觉得“我在这本书里想看不是色情”的读者?

他举了一个可能不太妥当的例子:手冢治虫早年那些没有特意追求色情画出来的作品,有的反而要比进入 80 年代后他有意识地追求色情的作品更加冶艳诱人。

伊藤最近也曾经听有漫画家说,因为电子书和 Amazon 的增长,单行本的封面能否在书店平台上抓住顾客眼球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重要,出版社也不再对单行本的封面和装帧提那么多烦人的要求了。这一说法也让他有些感兴趣。可能不同领域的作品,情况也会不一样。

同时,伊藤还关注到了“往黄里画”导致的千篇一律。虽然包含了个人口味要素,不好说得太绝,但是他怀疑,“胸部大=黄”这种现象,也只是“因为有这么一种风气”,所以大家都这么画而已。其实现实中的男性,绝对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巨乳对吧。所以创作者指责外界的批评声是在压抑创作的多样性,但对多样性的压抑,会不会其实反而来自行业内部?

伊藤理解画巨乳有喜欢巨乳的受众,他也不想对此横加指责。但他想说的是“总之只要把胸部往大里画男人就会觉得黄”这种想法,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审美。实际上,真正喜欢巨乳的人,或许要比人们想象得要更少。

https://twitter.com/GoITO

伊藤老师说得太对了,你看像本男性读者就不喜欢巨乳。

所以在最后,我要引用一位网友的呼声,希望各大出版社可以采纳:

对于“轻小说的封面全是半裸的美少女”这个问题,我也觉得“都看不出来谁是主角了,所以先把主角男孩子放在封面的正中间”“用主人公男孩子的半裸或者危急关头面露痛苦的场景做封面”。#这样一来青少年啥啥啥的也能放心了#

https://twitter.com/oitadyna/status/1038698894228566018

封面: 《行星与共》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