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的去处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6年2月15日 21时00分

动画制作需要不同工种的配合,所以一名Staff可能会对很多人的工作产生影响,这一点在最先着手工作的分镜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只是这种影响,有时候可能会来自外行人想象不到的方向。

动画师中野彰子就在推特上对分镜家们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他们把字写得至少能让人看懂。原来,中野刚开始带新人动画师的时候,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请问分镜上的这个字要怎么读』。而从那之后,她被人问的最多的也是这一类的问题。可见字迹潦草难以辨识,似乎在分镜界还是个比较普遍的问题。

为分镜的笔迹犯愁的还不止作画部门。GA文库编辑サト也说,因为看不清分镜上的字,所以根据分镜制作的配音台本上也常会出现错字。这位编辑还在推特上举了实际出现过的两个例子。如果说把『セイント・ウォー(Saint War)』误作『セイント・フォー(Saint Four)』勉强还算情有可原,但能把『だろ』误作『ジャン』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https://twitter.com/GA_SATO

至于分镜家们自己,其实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比如说川崎逸朗便曾经说过,他因为自己字写得太烂,早在十多年前就改用电脑打印分镜上的文字内容了。希望其他不擅书法的分镜家们也能学习川崎大监督,积极拥抱新技术。


在竞争激烈的漫画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争取到在杂志上连载的机会。然而漫画家田中圭一却指出了一条捷径:像他这种『在业界勉强有些知名度』的搞笑漫画家,与其为了在杂志上连载而拼了老命地画分镜,还不如每天在推特上发布一篇新作,这样更容易出单行本。

田中说,有了一定知名度(比如说之前曾经出过一次单行本)的漫画家,只要坚持每天在推特发布新作,很快就能吸引到几万名粉丝。每天更新听起来似乎很艰辛,其实一星期发表七篇四格漫画,和周刊连载相比工作量并没有很大差别,同时创作的自由度却要比在印数几万本的杂志上连载高多了。

田中更指出,面临漫画单行本销量不如以往的局势,出版社会更倾向于可以长期连载并改编成影视剧、动画片的剧情漫画。今后的短篇搞笑漫画如果想要卖出10万部,借助社交网络的传播效应可能会成为唯一的方法。

实际上,在作者的个人推特或者博客上连载并且获得成功的漫画,目前已经有了不少先例。如本季动画化的《大叔和棉花糖》,还有国内知名度也很高的《中国嫁日记》,都是其中的典范。虽然网络连载拿不到稿费,但和就算争取到机会也不知何时就会被腰斩的杂志连载相比,也有着自己的优势。究竟要怎样选择连载的平台,还要创作者自己权衡利弊。

https://twitter.com/keiichisennsei


漫画界一边通过互联网给资历较浅的作者带来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另一边也向退役的漫画家递出了橄榄枝。《月光旅程》、《机动战士高达 雷霆宙域》作者太田垣康男成立的公司Studio Door,正在招募退役漫画家担任作画监督,以企业的形式来创作漫画。

太田垣老师在一年半前成立了Studio Door,旨在将漫画创作从原先的个人经营转移到公司事业。如今,Studio Door已经聚集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10名社员,在人物作画、机甲作画、3DCG等岗位上各司其职。

然而,这些作画人员资历尚浅,目前虽然在太田垣老师的指挥下进行作画,但为了进一步实现漫画制作的专业细分,太田垣老师希望自己能够把精力集中在原案、脚本、分镜、机设、总监督等脑力劳动上,将作画监督交给其他有经验者来负责。

如果能够确保多名作画监督,Studio Door还可以分成多个小组,同时进行多部漫画的连载,实现和动画制作一样的形态。这也是太田垣所致力实现的理想。

与此同时,已经48岁的太田垣老师,看到和自己同世代的漫画家中,有不少人都已经脱离一线沦为二线甚至失去工作机会。漫画业界一直以来都一味优待能够跟上时代步伐的年轻作家,等到这些作家年老才衰、还落了一身伤病,就弃之如敝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然而太田垣老师却认为,这些过气漫画家虽然或许已经写不出有趣的故事,却有着几十年间积累下来的经验技术,而这,是可以世代相传的业界的财富。为此,太田垣老师专门招募这些退役漫画家来担任作画监督,一方面是想要救济失去容身之所的老同行,另一方面也想通过这种方法,为把漫画家用过就扔的漫画业界带来回收再利用的文化。

虽然Studio Door还是一家年轻的小公司,但太田垣老师仍然废止了传统的临时工待遇的漫画助手制度,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正式签约、享受社会保障的社员。这也是他试图改变漫画制作的现场的努力的一环。这种尝试能否成功,值得我们关注。

https://twitter.com/ohtagakiyasuo

封面: 《机动战士高达 雷霆宙域》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