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光是能让观众体验对唱的瞬间,做这部作品就值了

《天气之子》专题之配乐野田洋次郎、歌手三浦透子谈音乐

Broadcast|怠心客10月31日 7时03分

在《你的名字。》上映一年后,RADWIMPS 的主唱野田洋次郎突然在 LINE 上收到了新海诚的一条消息:“我想知道洋次郎你读了这个有什么想法。如果可能的话,想听带歌词的。”一同发来的,还有一部新的剧本,也就是后来的《天气之子》。

在那之前,新海从来没有和野田提过“我在写新作,请你们来负责音乐”。甚至在发剧本给野田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委托 RADWIMPS 制作音乐的意思,只是想要征求一下野田用音乐表达出的对剧本的意见而已。然而,在听过野田用 3 个月时间写出的《愛にできることはまだあるかい》(为了爱,我还能做些什么)和《大丈夫》(没关系)样曲之后,新海确信:“这部电影应该做。”

于是,继《你的名字。》之后,RADWIMPS 再度和新海诚携手,为新作《天气之子》创作起了音乐。

前作《你的名字。》,是 RADWIMPS 首次担任配乐。这给他们带来了许多新鲜的体验。乐队音乐的精妙之处,在于怎样用有限的几种乐器构筑出有趣的声音;而电影音乐,一首乐曲不要说可以用上十几二十种乐器,甚至还能请动交响乐团来录音。这是就算搞 10 年乐队也很难实现的。

另外,乐队音乐总是要顾及能否在演唱会上重现,而制作配乐时便不需要考虑这一点,发挥空间更大。况且,配乐还能带来“幕后者的快感”,用音乐改变作品的氛围,用屏幕上看不到的部分抓住观众的内心……这都是平常难以体会的乐趣。

在《天气之子》里,RADWIMPS 制作了 5 首带人声演唱的歌曲,比《你的名字。》还要多出一首。在最初的 PV 里使用的《愛にできることはまだあるかい》,副歌的歌词和曲名相同,过耳难忘。在野田看来,作中主人公帆高和阳菜带着很高的纯度,诚切地与重要的东西对峙,这种态度,是新海想要描绘的世界的核心。他们“这还不是结束,还有什么可以做”的感情,和 RADWIMPS 自己对做音乐“还能再做,还有想要传达的东西”的情感满溢而出,便形成了这样的歌词。

在近期的巡演里,RADWIMPS 也演唱了《愛にできることはまだあるかい》。当唱到这首歌的时候,观众的反应就会特别强烈,野田能够感受到,观众生怕错过了一字一句,集中了注意力在聆听。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了的东西,能够给观众带来如此强烈的冲击,令他深受感动。

另一首被用在预告片中的歌曲《グランドエスケープ》(大逃亡)则唱道:“我不是不害怕,只是不停下。”在听到这句歌词时,新海感受到了自己和野田之间奇妙的同步感。他正是想要把帆高描写成歌词中这种“不回头的少年”。

其实,乐曲中原本是没有这一部分的。是野田在和新海交流的过程中,产生了“再上一层台阶吧”的想法。这一幕原本是很柔和地解决的,但野田想要做出全力突破冲到另一个宇宙的感觉,才成了现在的编曲。他把编曲版发给新海时,说:“我感觉自己穿透了一层大气层。”而新海听后,也心想:“啊,我也正是这种心情。”他把这种心情,也反映到了动态分镜里。看到动态分镜时,野田确信:“好,这首歌没问题了。”

新加编曲的部分,是三浦透子和野田洋次郎一起演唱的。新海表示,光是能让观众在影院里体验这个瞬间,他做《天气之子》就值了。

野田还透露,《グランドエスケープ》最初的曲名,是《夏♯マイナー》(升夏小调),就像吉他和弦的“G♯m”“GM7”一样,很炫酷。可是,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得到其他成员和制作组的理解,大家都只称呼它“夏”,就连新海都是如此。不得已,野田只好另想一个名字。因为天气之子的歌曲全都是日语歌词,他就想要一个片假名标题、格局又大的曲名,便为这首歌命名为《グランドエスケープ》了。


野田认为,很少有电影导演像新海这样重视音乐。如此注重“音”,体现了他想要给观众带来“体验”。这和精心描绘细节的画面一样,让他感受到了新海强烈的信念:想让观众享受到平常生活中体会不到的压倒性的感观。

新海则表示,就像人们所说的一样,电影是“影院体验”,“体验”才是电影的本质。要看一部电影,人们不会像看电视那样单方面地接受,而必须主动去买票、坐车去电影院才行。这种体验感觉和去游乐园坐过山车是一样的。而要给观众带来这样的体验,光有画面、光有故事、光有声音,都是不够的。必须把这些加到一起才行。也就是说,为了提升在电影院观赏电影这一行为的体验,音乐是必不可少的。

新海称赞,RADWIMPS 的乐曲,虽然只有音乐,却也足以成为一种体验。光是听一首乐曲,就能产生彷佛看了一部电影一般的感触。比如说,在弦乐响起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受到“啊,现在恋心萌生了”,可以让人产生到从生到死的感触。这是超越了听音乐这种行为的体验。在制作《天气之子》这一年半里,他越发喜欢 RADWIMPS 了。

野田则说,从他第一次和新海合作起到现在,新海一点都没变,始终都无比直率地、纯粹地、顽固地、有时候甚至笨拙地面对着作品,所以才值得信赖。他感到新海和自己有非常同步的地方,确信这一次可以实现更高水平的交流,孕育出什么东西。他下定决心竭尽所能,把自己接收新海的故事后心中产生的一切都交付出来。这一次合作,就是这样的工作。


在《天气之子》里,除了野田洋次郎之外,还有一位女演员三浦透子也参加了歌曲演唱。这是因为,野田有意想要让新作的音乐和《你的名字。》有所差别;再加上《你的名字。》的音乐有被野田的声音盖过去的地方,他想希望新作的细节能有所提升。

野田听了各种各样的音乐作品,其中包括三浦过去曾经发售的翻唱专辑《かくしてわたしは、透明からはじめることにした》(就这样,我决定从透明开始),便将三浦列入了候补名单。而三浦收到联络,很快就发去了样带。双方开始了长达一年的试音。三浦收到完成的乐曲,听过之后演唱,发给野田,野田又发来乐曲……

除此之外,就像演戏时要阅读台本加以理解一样,三浦还收到了新海配音的动态分镜,用作演唱的参考。虽然不是正式成片,但是动态分镜又有画面,又能看懂剧情,作为演唱的提示已经非常充分了。她思考歌词的含义、会出现在故事的什么地方、配上什么样的画面、自己该怎么理解歌曲,并展开想象。她觉得,不管是唱歌,还是自己的本行表演,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尽了自己的全力,仅此而已。

直到一年之后正式录音时,三浦才第一次见到了野田和新海。虽然打招呼说是“初次见面”,却完全没有“初次见面”的感觉,非常奇妙。

录音时,野田也并没有给三浦具体的要求,只让她“就这么唱”。三浦原本不是歌手,而是演戏的人,便带着和平时一样的心态,走进了录音室。野田自己在音乐之外也会演戏,和三浦一样,会涉足与平时不一样的领域。或许这也是让三浦感到放松的原因之一。做和平时不一样的事,虽然会很难,但也正因如此才能表现出最自然的自己。

三浦的歌声得到了野田和新海的盛赞。野田说她“明明是透明无色的,却无比地强有力;明明没有强加于人,却能让人听进去”“拥有压倒性的奇妙力量,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都能放晴”。新海则曾对野田说过:“要让透子的歌声发光的瞬间,成为这部电影发光的瞬间。”

在《天气之子》的预告片公开之后,网络上对三浦更是不乏称赞之词。三浦对这些夸奖当然十分高兴,她说,被别人用语言表现自己的声音,是非常难得的经历,或许今后的人生再不会有第二次。不过,平时的她,并不像歌声这么纯洁,倒是更偏向现实主义者,有自信破坏大家对她的想象。所以,或许自己还是少说话为好。


参考资料:

封面: 《天气之子》

© 怠心客 / Anitama

文章标签天气之子音乐
《天气之子》的幕后故事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