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映反正就是山贼一样的企业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十二)

SFX|煌言2018年12月3日 6时10分

【本周的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第十二回 解旧番:《初代假面骑士》第1话解说讲坛(后篇)

1971年2月7日星期日,《假面骑士》第1话《怪奇蜘蛛男》正式开机。预定第1话的摄影日程从2月7日至2月13日,为期整整一周。对于赶工主义的东映,以及制作现场无法像动画那样多话并行制作的一般电视剧来说,制作周期与放送周期相等已经算是偏慢的了。

剧情上一开头,主人公本乡猛在赛车训练途中被谜之骑手盯上,这个场面的摄影日期在2月9日星期二。10个修卡的女性战斗员穿黑衣丝袜,分成前后各5个骑手对本乡夹击堵截,为了把本乡捕获带去修卡据点变成改造人。第1话的监督竹本弘一、领班助监督塚田正熙以下,第二监督助手叫梅田味伸,从这天开始参加现场,东映生田摄影所的内田有作所长把他也是从《柔道一直线》的现场叫来。

早上6点钟各制作职员就集合了,演员方面则包括饰演本乡猛的藤冈弘和饰演立花藤兵卫的小林昭二,再加藤冈的替身演员,合起来3人。也就是上图从右数第2张,那实际不是藤冈饰演的本乡,是来自室町竞速俱乐部的,专门演高难度车技戏的替身演员。10个修卡女性战斗员骑手的演员则在10点钟集合,2月上旬这种寒冬时节,让一群演员穿着黑丝袜出场,那还是很冷的啊。

另外当天路面上还结着冰的,拍摄机车戏非常危险,不过显然要是放在如今放送,大友的关注重点会彻底跑偏。然而这些女性战斗员也有替身演员,机车场面其实都是男的在穿丝袜扮女装,只有下图这时给近景镜头才是真的女人在穿着丝袜。而且是东映自己派出的女演员,恐怕也是全片中唯一的一次,有不出自大野剑友会或室町竞速俱乐部的替身演员出演修卡战斗员。

从第1话最开始起一连串的机车疾驰的场面,竹本监督的演出就充满着动作戏的疾速感。他的作风之一本来就是镜头数量特别多,众多连续的、不同机位的、不同时机的、细致的短镜头融合起来。在开头的这段车技戏中,他还反复采用天地倒转或左右颠倒的,极具魄力的摄影视角。不过分镜阶段对镜头分割得很细,也就意味着摄影起来要更繁琐和费时,所以2月9日当天没能按预定摄制完成,还留下了未摄影的镜头。


至于2月7日开机日当天,假面骑士史上拍摄的第一个场景,是主人公本乡猛躺在手术台上被改造,也就是说假面骑士诞生的瞬间也是《假面骑士》诞生的瞬间。对于《假面骑士》第1话开机第一天摄影的第一个场景,其实长年以来都有个定论,说第1话最初的摄影场景是假面骑士与蜘蛛男的最终决战,取景地在小河内堤坝。

这个结论是从当时的摄影日程预定表上得出的,写着摄影初日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去外景地小河内堤坝。但是史实却偏差了,很简单因为恰恰连这个,也没能按照最初的预定日程表来实行。《假面骑士》的导向监督竹本弘一,生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辟过谣,但是效果不大。加上他早在1993年就逝世了,连民用互联网都还没出来的时代,没有上蹿下跳的情报大号在微博上发新闻。

但是我们还讲过第1话的领班助监督塚田正熙,后来在《假面骑士》的最终章2话担任本篇监督的人。他使用的第1话的台本上,手书记载了各场景明确的摄影日期,为后人留下了白纸黑字的确切史料。答案就是假面骑士系列史上制作现场最初的场景,是下图本乡猛在手术台上被改造,改造人假面骑士诞生的一瞬间。

上图最右侧是当日临开机前拍下的照片,主演藤冈弘正在最后确认台本,那个背对镜头戴着帽子正在张开手下指示的人,就是竹本弘一监督。为什么没能按照预定日程开机第一天去外景地呢,因为假面骑士的面具制造推迟了,在2月7日开机日那天成品根本没赶出来。原因在第十回其实提起过,造出了绿色的面具不料却被渡边亮德大喝一声,绿色的超级英雄是什么鬼!

于是再拿去改,也就注定赶不上开机日了。就在临开机前的2月5日,才又重新更改竹本组的摄影预定日程表,把第一个摄影场景变更成还没有假面的改造场景。其实事后诸葛亮一看,原本应该也是个简单的事情,手术台上假面骑士的衣装看着还是鲜亮崭新的,最后的打架场景时则已经有些颜料脱落的痕迹了。

上图就是2月5日作成的最终预定摄影日程表,“SET”的意思是在摄影所的摄影棚内搭建布景,“LOC”的意思是在外出的取景地。从左数第4列写的是“S#”,S的意思是场景scene,#的意思是序号。这一列出现的数字对应着上回放过图的,脚本决定稿中的实际场景序号。开机第一天2月7日当日摄影的改造手术场面,所用的修卡据点里手术台的布景,搭建于东映生田摄影所的1号摄影棚,设计者是来自越几斯造形的美术监督三上陆男。


经过改造场面后,本乡和绿川博士逃出修卡据点两人乘着机车途中,蜘蛛男躲在树丛后用手势指挥示意修卡战斗员,布下陷阱把他们阻截住了。这里在脚本的准备稿上,本来蜘蛛男是有台词的。但是制作笔记上写有一句提出,不要台词,因为本剧不是《秘钥猎人》,于是决定稿中删掉了。《秘钥猎人》这个片名我们提过好几遍,指竹本当时正在参加监督轮班阵容的东映间谍动作片,属于晚上9点钟放送的非儿童片。

被阻截后,这时戴有面具的假面骑士就第一次登场了。全剧的方针是假面骑士每话都必须要登场至少2次,而且必须要正好安排在前半和后半各至少一次,意思就是放送当时,广告时间在两次之间。因为这种剧不像《奥特曼》之类,本来看点就是怪兽场面,而不单纯在动作片。

这是尽量获取收视率的对策,如果假面骑士和修卡的敌人只在末尾几分钟有打架场面,那小朋友也容易还剩几分钟时才把电视机调到这个台了。我们已经都说过《假面骑士》从企划阶段,就有参考摔角题材的东映动画作品《虎面人》,再加精神前番组是超人气电视剧《柔道一直线》。所以《假面骑士》这样的处理,也就是相当于这类体育竞技的片子中,擂台上的所谓第一回合第二回合等等。

蜘蛛男这个最初登场的修卡敌方改造人,饰演者也就是现在俗称的所谓皮套演员,是出自大野剑友会的冈田胜。大野剑友会我们也提过多次了,冈田后来则是1972年成为《假面骑士》第二任杀阵师的人,也是如今大野剑友会的会长。当时冈田这还是第一次,演这种穿上服装戴上面具装扮成架空生物的动作戏。剧中修卡的旁白解说首次出现时,那个转动地球仪的名场景,下图这只手也是冈田的手。

片中蜘蛛男最初的正式登场时刻,就是第1话标题《怪奇蜘蛛男》的字幕在屏幕上出现后紧接着的镜头,上图的最左侧。你可以看到这时蜘蛛男的面具上,六角形的复眼那个位置,用来确保演员视野的小孔很少,几乎没有。后来再出现蜘蛛男的近景镜头时,就可以看到小孔数量明显变多了,是冈田自己动手凿的,左右两边各开了13个孔。


女主角绿川琉璃子去见父亲,这里场面的取景地在横浜港的仓库,然后剧情在昏暗的仓库内一连串怒涛式地展开。第一是本乡发觉改造人的身体意味着什么后,本能反应大感忧愁;第二是绿川博士被蜘蛛男干净利落地暗杀致死;第三是琉璃子质问本乡,气氛紧张。

上面这整个期间,照明技师太田耕治对辩解中的本乡的处理,是说着台词时就是不露出嘴部,只对上半张脸照明用眼睛表现表情。对质问中的琉璃子的照明,却是不分上下而分左右地,正好露出半张脸,搞得像阿修罗男爵。(你说这个谁懂啊!)他们窝里斗起来,蜘蛛男便又干净利落地把琉璃子劫走了。这里出现了极其著名的场景,蜘蛛男在走廊上前进的动作,仿佛是跳帧式跃动跑,截图还不方便表现出来。

我们已经解说过多次《假面骑士》的制作职员,摄影班和照明班都是出身于大映的人,新设立镜头制片厂作为根据地,然后参加东映生田摄影所的现场。那就明显和东映向来惯用的作风不同,本来东映东京摄影所传统的方式,理所当然是进入镜头范围内的人和物全部打上灯光。可是太田却这样分明暗界线,搞得气氛很诡异,所以当时现场是一时很不适应的。

不过因为预算制作费不宽裕,所以太田这样的照明方案才被接受了。胶卷时代,尤其是六七十年代彩色胶卷普及使用还时间不长的时代,摄影现场使用照明的亮度是有必要特别大的。因为胶卷的感光度低,摄影现场实际的亮度远大于影像上所看到的亮度。所以室外倒还好,室内照明用的电费从来就不是小数目,虽然是电灯费不过你可以想象为空调费了,因此太田的主张省钱得多。

蜘蛛男劫走琉璃子时跑动的场面也是,本来像这样摄制一个移动的场景,按照东映的一般操作,是要摄影机也架在一条轨道上。摄影时摄影机放在小车上,小车通过轨道跟着人物一起动。但是大映的一般操作是摄影机不动,人物动时摄影机跟着摇拍就行了。所以竹本监督指示摄影技师山本修右要移动摄影机时,山本第一反应是蛤,表示不能接受,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同样是因为钱不多,生田摄影所这地方很简陋还没这条件,摄影机用的轨道和小车也都准备不来,竹本监督的要求也就不能实现。内田有作就用激将法跟竹本玩套路,说没有器材就拍不出来了吗,你这三流监督。竹本监督说那就只好这样了,摄影机从不同角度分割摄影很多细小的短镜头,事后再剪辑阶段组合在一起。于是这区区一个蜘蛛男向前跑动不满2秒钟的场面,镜头数量就超过10个了两位数了。

改造人蜘蛛男那种非人类的行走方式,就通过竹本监督的演出在画面上活灵活现了。改造人这种生物如果真的存在,那普通来说走路方式当然与一般人不同吧,竹本监督成功回答了这种挑战。正是大映风的摄影班照明班等摄影部与东映风的演出部的碰撞,才诞生了这种画面上诡异的氛围和动作,正应了《假面骑士》初期的怪奇路线需求,以及第1话标题所示的《“怪奇”蜘蛛男》。

这个场景的画面表现,是饰演蜘蛛男的冈田胜抱着饰演琉璃子的真树千惠子,在2楼走廊那里跑动最后跳下去,落在前来接应的货车顶上。当然跳下去的画面是要经过剪辑形成障眼法摄影的,但是在那种地方抱着人跑动而且做出要跳的姿势,都是有危险的事。女主角的演员那是金贵身体可不能有闪失,所以当时现场在一旁的比如助监督塚田正熙啊、杀阵的高桥一俊啊,都精神高度紧张地盯住真树千惠子要确保她的平安。

准备开始摄影时高桥对冈田的指示就一句,喂冈田,要在那里跑,去吧。于是冈田装备好戏服上楼了,接下来就没人管他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真树身上,叫着好好真树这边来,塚田还直接牵着真树的手来引路。没人看冈田了,可他戴着蜘蛛男的面具视野范围又很恶劣,其实也不好走很危险,这事让冈田过很多年还说高桥前辈重色轻友。


本乡跨上机车去追劫走琉璃子的蜘蛛男,这时假面骑士第二次登场了,不过变身场景的兼用卡才是第一次登场。变身场景这里的背景音乐,往往初看的人意识不到,熟悉《假面骑士》的人却又忘了,再复习时才惊觉这音乐不熟没听过。

这里也是截图表现不出来的,第1话的变身场景,其实使用了全剧仅此一次的背景音乐,出自竹本监督参加的那个当红电视剧《秘钥猎人》。恰好《秘钥猎人》和《假面骑士》的作曲家一样,都是《虎面人》的作曲家菊池俊辅,也是后来《哆啦A梦》和《龙珠》等系列的作曲家。

变身场景因为是兼用卡,所以不由第1话的竹本监督负责,而是拍摄了OP影像的总合监督折田至的演出。变身场面是在第1话正片全部摄制完成后,最后才摄影的,因为难点最大、也很费时间、而且很重要会重复使用。对应着上面放过的摄影预定日程表图片中,右边最后一行写的个“回转背景”。

回转背景是什么玩意儿呢,就是影像上本乡猛是在骑着机车疾驰过程中,腰带靠风能变身成假面骑士的对吧。这就是摆出特定姿势并高喊口号“变身!”这一形式之前,《假面骑士》原本最初始的设定。那么要实现这种场面的演出,当然没法真的让他骑在车上高速行驶时摄影啦,这时需要用到的东西就是回转背景。

人或物不能动,那就让人造背景动,这正是几十年前圆谷英二在东宝战时电影中就开始采用的,经典而如今又最为基本的特殊摄影技法之一。让主演藤冈骑着车,静止着在背景前只摆出姿势,背景动起来看上去就像是车在高速行驶了。折田监督指示做出的背景是个圆柱体,上面有绘画的树木树枝,用来表现好像机车真的在野外疾驰,道理相当于奥特曼等东宝系特摄影视中所用的幕壁大道具。

上面的图右侧2张照片,就是在圆柱体的背景绘画面前静止摆拍的剧照。圆柱体直径约5米,高度约3米,制作者是来自越几斯造形的美术助手八木功,放置于东映生田摄影所的2号摄影棚。然后摄影时让这圆柱体高速旋转起来,内部没有电动或机械装置,靠人力转的。这东西当时现场称为“回转背景”,日本的民间大友有称回转塔或回转筒的。

进入变身完成的状态,影像上假面骑士的面目已经出现后,如上图还加以光学作画,在假面骑士身上从上到下作出向后的发亮笔直的线。道理相当于奥特曼等东宝系特摄影视中,用光学作画技术表现光线光束的效果。这里折田监督的演出是加重视觉上的效果,形象表现出了假面骑士在机车上高速行驶时,那种沐浴在风能中的状态,完美忠实于设定且活用特殊摄影技术的演出。


蜘蛛男叫出战斗员应付追上来的假面骑士,又是个短短2秒钟的战斗员集合场景,竹本监督却刻意用了5个不同的镜头连起来。早期的修卡战斗员都还没像如今一般印象中,都戴黑色面罩只露眼睛的那种邪教模样,而是修卡成员的面部每一个都露脸,于是都要经过细致的化妆。战斗员分红衣战斗员和黑衣战斗员,红衣的相当于是类似小队长的意思。

接下来就是在小河内堤坝取景的一连串最终对决场景了,这段的杀阵师是大野剑友会的会长大野幸太郎亲自上。本来按照脚本决定稿中的描写,这段场面发生在海边,不过太远了竹本监督还是改成个总之有水的地方就得了。战斗员手持兵器包围假面骑士,又来回旋转缩小包围圈的著名场面,即是大野的亲自杀阵。放在第1话作为修卡战斗员有组织团队作战的首次展现,在当时对观众相当有冲击力。

竹本监督则采用俯视的摄影角度,并且以延时摄影的手法来实现这一幕的演出,使得修卡战斗员的动作看上去极为迅速诡异,造就了这一表现怪奇恐怖的修卡形象的名场景。这里又是截图形式不方便表现的,后面当假面骑士解决了战斗员与蜘蛛男单挑时,蜘蛛男爬墙的场面照样用这种多个短镜头的延时摄影,给观众视觉上形成了真的仿佛蜘蛛似的飞檐走壁动作。

在小河内堤坝的外景地摄影时,平山制片人也跑去参观了,看到大野幸太郎在现场于正式摄影前亲自杀阵的情景。只见大野在指示扮演修卡战斗员的大野剑友会成员们,被假面骑士干掉后滚落悬崖,可是那悬崖边有一片坚硬且锋利的岩石。平山一看就慌了,说大野桑这可不行吧,在这地方这么搞要受伤的。不料被大野吼了,说制片人就不要多余地插嘴了!我说行就是行,相信我放心跳吧,是安全的。既然到了现场就都交给我!由我来负责,有闪失我会切腹的!

平山当场就给吓怂了,心想这简直是个古武士,哎妈活的剑豪。后来大野也来道歉说吼了人不好意思,杀阵师和演杂兵的也都是赌上性命的工作,一步走错也有可能致命。所以杂兵对杀阵师因为有信赖才能做到,因此杀阵师也绝对不能背叛这种信赖,必须让他们有足够的紧张感去慎重对待而不受伤。那时我要是听了就轻易应允说,哦有石头啊好吧那不搞了,这种建立起的信赖就容易崩塌了。

修卡战斗员和怪人领便当时的影像,一般印象的确是中了必杀技之后爆炸之类的,而早期的《假面骑士》采用尸体会变成泡沫,然后一点点消失不见的演出。这同样体现一种修卡令人毛骨悚然,摸不着底的怪奇感,另一个原因是早期还没条件用火药。当时还没能找来这样的技术人员,这属于特殊摄影技术中,特殊美术领域里的特殊效果这一项。但是变成泡沫逐渐消失的影像,也不是就容易能随随便便搞出来的,依然不缺出色地使用特殊摄影技术的演出。

摄制了演员装成尸体倒下后,需要美术班的作业来装扮成泡沫,然后摄影班采用多重曝光,逐渐把画面切换到只有泡沫的状态。并且这个泡沫是只有一小团手掌大小的,在影像上与整个人大小的尸体重叠,道理与奥特曼等东宝系特摄影视里,宇宙人巨大化过程的影像也差不多。最后再加一重逆回转摄影,泡沫其实在摄影现场是一点点冒出来,而画面上则形成泡泡是在一点点逐渐消失。

第1话的摄影日程原本预定从2月7日至2月13日,但实际到2月17日所有场面才最终杀青。上回刚讲过第1话采用了特例的一话单独摄影,后面制作顺第2本和第3本,就恢复成日本电视剧正常的两话一起摄影了。而这两话在2月25日也杀青了,足可见第1话单独的摄影,制作现场耗费时间偏久。

去掉OP和ED以及下集预告之类,我们知道正片一回的时长大约就是20分钟出头,而第1话摄制完成后,竹本监督最初提交的胶卷量超过60分钟。剪辑技师叫菅野顺吉,经过他初步剪辑后平山制片人来第一次看片时,也还有45分钟左右的长度。晚年的平山感叹现在有导演剪辑版这种东西了真好,可以出《假面骑士》第1话的导演剪辑版。这真是个对老龄死忠宅很有诱惑力的想象,只是第1话那些成为废片的胶卷,现在当然是早已被处分掉了。


【本周的东映史拾遗杂谈】

假面骑士就是五毛的片子

《假面骑士》在1971年2月7日正式开机之前,东映的平山亨制片人就在2月初还刚刚跟人吵了一架。对方是制作局每日放送电视台(MBS)的那个编成局次长广濑隆一,就是当初让假面骑士之所以是“骑士”的人。

吵架原因为的预算制作费,对于这事,MBS的编成局影视部部长庄野至,大半年前亲自拜访东映时可是夸下过海口承诺的。这我们之前在连载的第二回也讲过,他跟东映电视事业部的渡边亮德部长当面说了,要花多少钱都没关系总之要最高的企划!当然这语气现在人一看也知道,摆明了就是客套当不得真的。

等到制作许可正式下达了该拨款了,平山也去找MBS的财务部长了,果然这时候得到的答复却是,庄野桑说过什么话那才不关我的事儿。平山肯定心里不爽啦,可广濑的一句话又把他彻底激怒了。广濑说平山君,我听说东映反正就是山贼一样的企业啊。拿到的钱不老老实实用在影像上,而是压低实际制作费把差额私吞进自己口袋里,你们可别干这勾当哦。

平山第一反应一脸黑人问号表示蛤,下一瞬间就正面怼回去了。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这话的,说到底问题反正就是你选择相信这种诽谤中伤,还是选择相信我们东映电视事业部。我们是受了每日桑的委托而把企划进展到今天的,对着还将要一起战斗的同志称呼山贼,这是几个意思?我们不会愿意与不相信我们的人一起共事。

本来电视台和制片方的地位就不对等,虽然东映是在电影行业叱咤风云的巨头企业,但是单就电视事业部来说,电视台是他们的客户。再加上平山只是个普通制片人,而对方是电视台编成局的二把手,就算是平山的顶头上司渡边亮德部长,也得一直保持客客气气的。

所以这也是广濑敢把这种话轻易脱口而出的背后深层原因,一般而言听了这种话的当事人再怎么不爽也是会忍气吞声的,不料平山居然正面硬扛上来了。因此场面不但一度十分尴尬,而且异常紧张,最后靠着庄野冲上来充当一个和事佬。

确实东映奉行拜金主义,这是古今远近闻名的体质,但是仅就电视这个当时年月还不长的领域来说,东映电视事业部其实一直在赤字。我们连载的前身也讲过好几次这种例子,于是每当赤字了他们这些前线的制片人也会被大骂训话,东映的大川博总裁或是常务董事兼企划制作本部长的冈田茂当面怒吼,冈田是在《假面骑士》开始放送的1971年接任第二任东映总裁的人。遇上这种情形最后都是靠渡边部长替他们挡着扛下来,所以在外面还被泼脏水让平山爆发了。

广濑说,那你倒是作成个详细的预算表出来给我看。平山继续回怼,有没有预算表出来你对结果也应该是心里有数的,现在的要点明明是信赖。一起共事的同志,没有基本的信任肯定做不出好作品来,这点道理哪用得着我教你对吧。像这样有人当着广濑的面跟他嘴炮对轰,还是空前的事件,当时站旁边劝架的庄野部长也是吓得一脸铁青。

如果广濑是最看重面子的常见大佬,那他平山就完蛋了,这事过了好多年平山想起来都后怕。不过广濑向历史证明了他不是这样的人,能靠着自己本事爬到这种职位的人,清醒下来自有他该具备的素质。这件事之后平山在电视业界就出名了,后来广濑倒也没有拉下老脸明确道歉,但是专程请平山吃了一顿饭。

再加上就在1971年广濑从次长升任局长了,从二把手正式变一把手了。这件事就变成了,MBS这种级别的准核心电视台的编成局长,请一个制片方的普通制片人吃饭。这可是亘古未有的事例,一时间平山在电视业界也成了个传说。


MBS的财务部长给《假面骑士》开出的预算制作费,最后是平均每回400万日元,他表示这个档的赤字本来就一直很严重了。我们之前也讲过,这个档就是因为收视率长年透心凉,所以MBS才迫不得已找上东映的。收视率凉凉,那意味着赞助商愿意出的钱也越来越凉,在那个收视率基本上属于所有电视节目唯一商业指标的时代,积累赤字也就毫不奇怪了。

今天的人是知道《假面骑士》后来收视率爆了,当时不知道,管财务的更没心理预期。那么当时面值的每回400万日元,这预算制作费又是多是少呢,老实说确实算多的。当时一般电视剧的制作成本,隔壁讲奥特曼的专题连载说过,我们在这边再讲一遍。

这种每回时长跟电视动画一样的电视剧,一般预算制作费在每回150万日元到200万日元左右,这是地处东京在关东地区的核心电视台开的价码。而地处大阪在关西地区的准核心电视台就要少多了,MBS就是这样的电视台。一般基准顶多就在京核心电视台的一半程度,甚至三分之一也不奇怪。所以100万日元在平时,都够地处关西的电视台制作一回时长1小时的节目了,然而给新番组《假面骑士》拨下了每回400万日元的预算制作费,绝对不抠门。

当然跟动真格的特摄比起来肯定是差远了,奥特系列那边每回的预算制作费多少呢,大约540万日元。可就算这也远远不够,实际制作费至少每回850万日元往上走,破千万不足为奇。所以圆谷制片厂自古以来,就没哪一作直接收支不赤字的,因为奥特系列对特殊摄影技术的需求量,的确与假面骑士系列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

每回400万日元的预算制作费对于《假面骑士》,叫作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制作现场的实际体感一直是很紧张不宽裕。平山当年初次就任制片人的出道作《恶魔君》都每回花了500万日元,当然了那个对特殊摄影技术的需求也高些,而且当时也超支了赤字了,不过那个是黑白片啊。所以至少也得有500万日元这个金额,《假面骑士》的现场才能叫作宽裕一点。

这有一条重要理由是也说过多次的,这回新作当时是新开辟生田摄影所。因为租用别人的地盘,于是产生了额外固定费用,没受到一般东映作品在东映自己的摄影所制作的恩惠条件。这些恩惠条件也就包括设备方面,条件简陋因此什么属于长期投资的大型设备都缺,早期光靠以制作费名义拨下来的预算不够应付这些。于是当时制作现场也就只好各种抠门省钱,现在你看《假面骑士》就算考虑到时代因素也是相当简陋的,说白了五毛的片子这种形容就是适合给它用的。

封面: 《假面骑士》

© 煌言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