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过制作进行的作曲家

藤泽庆昌谈动画配乐(上)

Broadcast|怠心客11月29日 6时30分

动画与音乐密不可分,动画作品能够获得全世界的支持,也离不开音乐的力量。如今,日本动画歌曲和 J-POP 一样广为传颂,配乐的质量也丝毫不逊色于真人作品。现在的动画音乐,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Keyboard Magazine》2019 年秋季刊制作了“动画与音乐的关系”专题,请到众多动画音乐、动画歌曲相关人士,倾听当事人的证言,追溯大师们的足迹,分析名曲的乐谱,解答动画与音乐形成现在这种关系的过程和手法。

藤泽庆昌并没有受过正式的音乐教育,通过自学掌握配器编写等技术,作为流行歌曲的作编曲家开始音乐活动。2013 年,他以动画《LoveLive!》的配乐一举成名,之后又陆续在《宝石之国》和《No Game, No Life: Zero》等动画中创作出众多名曲,成为了当今动画界不可或缺的配乐作家。

Anitama 去年年初已经分前后篇分享过一则 藤泽庆昌的访谈 ,两则访谈内容虽有重叠之处,但一是动画媒体,一是音乐杂志,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可以 对照阅读

从大学毕业后的藤泽,觉得如果进入动画公司,或许可以做音乐的工作,于是就进入 Bones,成为了一名制作进行。可是进入公司之后,他发现,自己不适合管人,更适合自己动手做东西,于是很快就辞职了。在那之后,他一边给剧团写音乐剧,一边向各家作家事务所投简历,最终进入了流行音乐界大名鼎鼎的 SUPA LOVE。

在 TV 动画《绚烂舞踏祭》第 9 集《心跳!全是泳装的大浴场》片尾字幕里,我们可以看到制作进行藤泽庆昌的名字。

藤泽从 4 岁到高二之前一直在学习双排电子琴,进入高中后,他开始用收录机、吉他和双排电子琴录下自己创作的乐曲。但当时的他,与其说是想要作曲,不如说是觉得录音本身好玩,作曲只不过是一种娱乐罢了。进入大学之后,他也沉迷于玩乐队,并没有自己从零开始创作乐曲的经验,也没写过歌。因此,他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编曲,在给作家事务所投简历时,报的也是编曲。可是入所之后,却接到了作曲的工作。

成为作曲家的藤泽,第一份靠自己的乐曲赚到钱的工作,是给搞笑艺人松岛尚美的乐队 KILLERS 写了一首《軽いノイローゼ》(轻度神经衰弱,收录在该乐队 2006 年发售的出道单曲中)。但他在那之前也创作过乐曲,却并没有被发表出来,可能是因为水平不够吧。而即使是在《軽いノイローゼ》发表之后,他也好一段时间没有接到作曲的工作。直到现在,他也很少有自己作曲的歌曲被采用,而是以编曲为主。

藤泽一边参加竞标争取作曲工作,一边靠 copy 写伴奏赚钱。当时,有一个 Hello! Project 成员翻唱老歌的电视节目,伴奏就是 SUPA LOVE 的年轻人们集体 copy 出来的。那节目的制作人很严格,反复打回去让他们重写。藤泽就是用这种好像修行一样的工作开始音乐生涯的。

而第一次参与配乐,是 2010 年的电影《赛罗·奥特曼 THE MOVIE 超决战!贝利亚银河帝国》。当时,作曲家川井宪次的工作室无法正常运转,就紧急招标找人来替自己编曲。另一位编曲家原文雄本就参加过奥特曼系列作品,所以已经定下来了。而藤泽参加竞标获选,有幸而成为了本作配乐的第二编曲家。

事到如今,藤泽也可以说出口了:他当时根本没有写过管弦乐,只是给流行歌曲写过弦乐,是抱着有些虚张声势的心态报了名,想着能写弦乐就可以应付过来了吧。而实际上手之后,他才发现这工作有多难。川井写了乐曲动机和简单的编曲,他一边和圆谷的制片人交流,一边展开编曲。制片人似乎一直都以为他有写管弦乐的经历,直到最后混缩的时候,才问他:“藤泽老师您其实没写过对吧?”藤泽也老实交代了。

因为原文雄有配乐的经历,所以藤泽又是向原请教,又是临阵磨枪读管弦乐的书、听古典音乐思考不同乐器的差异所在。铜管乐器里,小号和长号在流行歌曲里也用得到,他还比较熟悉,但圆号又是什么呢?他就不知道了。他仔细倾听,感觉圆号的音色低沉发闷,就自己也试着这么用。

但最让藤泽头疼的还是木管乐器,直到现在,他都觉得木管乐器很难用。他不知道怎样用大管和单簧管才有效果,一直都要摸索。双簧管如果用两根又会不一样。

由于当时日程非常地紧,他也没有工夫思考这些问题,就硬着头皮完成了工作。不过,如果没有这次经历,他大概现在也不会做配乐了。所以,《赛罗·奥特曼》剧场版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契机,他一方面庆幸自己能够参与这部作品,一边也留下了苦涩的回忆,心情非常复杂。只是,他还记得,自己去看试映的时候,有的乐曲和画面非常协调,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觉得“啊,配乐真有意思。”只是因为太过辛苦,他短时间内不想再干第二次了。

短时间内不想再干的这个第二次,来得比他想象中更快。就在第二年,他就和同事务所的前山田健一、板垣祐介合作,为 TV 动画《电波女与青春男》担当音乐,作为配乐作曲家出道了。

藤泽回忆说,《电波女与青春男》是监督找上了前山田,但因为日程紧张,一个人应付不来,就决定由类型不同的三位作曲家创作。因为藤泽有过一次经验,所以“像配乐”的曲子就全都塞给了他,作中管弦乐系的乐曲都是由他负责的。

而藤泽经历了《赛罗·奥特曼》剧场版之后,也有心研究在流行歌曲中不曾遇到过的乐器的魅力,学习了管弦乐。只是《电波女与青春男》作品风格比较流行,所以他并没有用圆号,而是使用了双小号、长号和萨克斯这种偏向流行乐的编制。先前学的东西并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况且,这还是他第一次对着音乐需求表作曲,非常困惑。

《赛罗·奥特曼》剧场版因为是电影,所以剧本会指示“从这里到这里配这首乐曲”,藤泽也会看到画面,对着眼前的动作创作音乐,答案就在眼前,他一边解读一边创作。但如果是照着音乐需求表写音乐,就必须自己想象着剧情进展作曲。直到现在,藤泽都觉得对需求表作曲更难,必须一直自己想着要怎样展开乐曲、怎样让乐曲结束。


《电波女与青春男》结束之后,藤泽庆昌有两年没有再参与配乐工作,进入了“第 1 次暗黑时代”。

他原本对音乐生涯没有明确的愿景,只是喜欢音乐,就漠然地进入了音乐界。而做完《电波女与青春男》,他终于明白,自己想做的音乐,是配乐。

虽然藤泽参与了许多歌曲,但他心里总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适合歌曲,妻子也明明白白地对他说:“你不适合干这行”。他自己也明白,和那些精英作曲家们写出的 J-POP 相比,他写出的乐曲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他和当时所在的事务所 SUPA LOVE 商量,表示自己想写配乐,可配乐的工作不会那么轻易地来。藤泽心想,既然如此,不如用更能更舒展拳脚的方式工作,便离开 SUPA LOVE,移籍到了 Five Eighth。

因为当时藤泽有给 Lantis 写歌,Five Eighth 的经纪人听了他的意向,就拿着他过去的乐曲去 Lantis 上门推销。刚巧,Lantis 当时在做《LoveLive!》的动画。这部作品原本想要请某位资深作曲家,但因为京极尚彦是首次担任监督,声优整体上也比较年轻,他们希望配乐也能有新鲜感。经过种种思量,他们最终选中了藤泽。

在负责配乐之前,藤泽已经多次接到过了《LoveLive!》的歌曲竞标,所以他本以为音乐要走偶像路线。但第一次和动画制作组开会时,对方明确告诉他:“这是体育精神动画。”拿到的音乐需求单也和以前截然不同,音响监督长崎行男在需求单的最上面写了四个大字:“电影音乐”。藤泽一看,当即寒毛直竖。再加上,他又是第一次单独负责一部作品的配乐,这也让他感到焦虑,陷入了和《赛罗·奥特曼》时一样的心境,感到不妙。他一边心想,自己比从前积累了更多经验,总能应付过去吧;可是与此同时,他又觉得,自己可能应付不来了。

“电影音乐”和“体育精神”两个关键字要如何结合?藤泽想到的是 80 年代的电视剧《校园☆战争》及其电影版《校园战争·HERO》。而到了动画 2 期的时候,他听到长崎音监嘀咕:《东京物语》片头的感觉很有雪的味道,非常不错。他自己一看《东京物语》,也恍然大悟。他和长崎间有着“黎明期的日本电影音乐”这样一个共同认知,他觉得,如果能充分消化这些老音乐,再做出现代的感觉来,或许就可以做得很漂亮。另外,藤泽还解读说,“体育精神”这个印象来自于“易懂”。因为如果引用太难懂,那观众理解的速度就要慢下来了。

《LoveLive!》的配乐中,《花陽の決意》一曲很受观众喜爱。这首乐曲写起来没有太花功夫。京极监督向他说明这首乐曲时,带着格外的热量;而说明中的“夕阳”二字,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了《乱世佳人》。另外,他还觉得这首曲子似乎应该写得壮阔一点,最后就成了我们听到的那首音乐。

几乎在《LoveLive!》的同时,藤泽还为森见登美彦原作动画《有顶天家族》创作了配乐。这部作品的风味和前者又大不相同。监督吉原正行和音响监督明田川仁对藤泽说:“虽然作品舞台在京都,但希望你避免使用三味线和尺八之类的日本传统乐器。”给他参考的乐曲里,还有 Electronica 风格的音乐。藤泽刚听到时,还非常惊讶;但仔细一想,虽然岚山那边还有“京都范儿”的氛围,但四条和站前就是正常的都市了。他就理解做,对方的需求是说,如果音乐也做出那种混搭的感觉,或许会很有意思。

在开过会之后,藤泽脑海里很快浮现了“东西屋”(ちんどん屋)。“东西屋”是日本的一种街头宣传业,人们穿着花里胡哨的和服,吹着萨克斯,在现代的商店街上缓步行走。这种不和不洋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别扭。他回忆起心中记忆犹新的别扭感,写出了《有顶天家族》的主题曲。

《有顶天家族》的音乐虽然没有用传统乐器,却也有日本风味的东西。藤泽说,比如说《樱花》这首童谣,可能有的人听着就觉得阴沉沉的非常瘆人。他希望自己漂亮地给这部作品的音乐也加入了那些日本童谣的诡异感。在音色方面,他有意使用自己平时不会使用的声音。这部作品日后配了个英文标题,叫“The Eccentric Family”,藤泽觉得翻译得没毛病。作品里有狸猫矢二郎变成伪睿山电车这种剧情,所以他也留心写出“不真实的现实感”。他希望自己漂亮地融合了有机和无机的感觉。

采访者井手朋子表示,《有顶天家族》的音乐让她联想到了《星际牛仔》。藤泽闻言非常高兴,称那部作品改变了他的人生。高二的时候,他在夜里打开电视,那一瞬间响起了《Tank!》。这首乐曲帅到炸,让当时只听金属乐的他大为新奇。他弹的双层电子琴本来就很适合爵士乐和 Fusion,而且他父亲也喜欢那一类音乐,所以他自己偶尔也会听一听,但是《Tank!》让他产生了自己再去深一步挖掘这类音乐的念头。所以,他自己的作品时不时会流露出《星际牛仔》的影响。

封面: 《LoveLive!》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