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人如何才能养活自己?

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座谈(上)

Broadcast|HB2018年8月20日 6时30分

动画业界待遇低和工作强度大早已不是秘密,近日kai-you上刊登了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三位年轻演出家的座谈会内容。三人就动画人的收入、海外资本对动画业的影响、日本动画的未来等多方面提出了各自的看法,一起来听听三位业界新锐对当前日本动画业的看法。

小岛庆祐:原画、作画监督、演出、分镜

1991年出生,新潟县人。18岁来到东京,曾在GAINAX就职,现所属于2016年成立的动画公司REVOROOT。高中时代因为在niconico上投稿自己制作的动画《エアーマンが倒せない》而出名。

参加作品:《楚楚可怜超能少女组》、《悠悠式》、《一拳超人》、《ACCA13区监察课》等

荒井和人:原画、分镜、演出

1991年出生,东京都人。网名バリキオス,东京工业大学毕业。曾在GAINAX就职,现为自由原画师、演出家。

参加作品:《战姬绝唱SYMPHOGEAR GX》、《灵能百分百》、《Re:CREATORS》、《FLCL Progressive》等

中圆一登:演出

1988出生,东京都人。东京造型大学毕业,曾做过贞本义行的助手,中途以制作进行身份进入MADHOUSE,现在已转为自由演出。

参加作品:《花舞少女》、《小魔女学园》、《DARLING in the FRANXX》等


演出的职责

座谈开始,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表示今天也在工作(星期六),小岛还表示最近(座谈会时)就没怎么睡觉。虽然三人坐在一起看起来关系还不错,可是三人并没有一起参与过动画制作。因为动画业界小,到动画公司后总会找到自己在专门学校或者大学的同期熟人,还有由于推特等社交媒体大家的联系也在增强,所以动画业界大体上大家的关系都很不错。

三人都是演出家,所以采访者也依照惯例询问三人演出的具体工作职责。中圆演出工作分为画分镜和处理演出(ED表记上的分镜和演出)。画分镜好理解,荒井对处理演出的具体工作就做了解释,处理演出其中了包括对口型、让前后镜头人物动作的衔接正确、检查原画分层有没有问题等等。因为动画参与制作的人数多,所以必然会产生问题,这时就需要演出去处理。

荒井解说了演出的具体工作,中圆继续从工作流程上解释演出的工作。演出通过演出会议从监督那里得到具体指示,得到监督的要求之后需要委托原画师画layout,为此演出会与原画师们召开作画会议。大部分人的都认为分镜决定了角色行为、镜头的链接顺序,但中圆提醒大家,演出处理也是保障分镜内容能完全反映到动画上的关键工作。


如何才能养活自己

作画人员收入低已经不是个秘密,中圆也承认确实工资低,但随着技术进步也是可以做到依靠工作填饱肚子。小岛入行的第三年在《织田信奈的野望》中第一次当上了作画监督,之后小岛就能在作为单部动画主要轮转的几位作监之一参与动画制作。在此之后,小岛就有了稳定的收入,也就终于可以养活自己。

中圆入行时,为了能养活自己选择了有稳定收入的制作进行。荒井入行时一个月收入有六万日元,不过由于一开始是住在家里,生活上倒也还行。从动画成为原画后除了根据原画卡数的基本计件收入外,还会拿到拘束料。荒井在成为原画后,就因为拿到了半拘束料,生活立马也有了保障。

所谓拘束料就是,制作方为了让原画师不做其他工作,优先负责自己的作品,而每个月给原画师一笔除了计件收入以外的钱。其他一切工作不做的完全拘束一个月大概有十万到三十万,允许接其他工作的半拘束一个月大概在五万到十五万之间。可以说,原画想要生活有保障点,拘束料非常重要。

当然也不是原画师就有拘束料拿,给拘束料是因为制作方认可原画师的能力,而且工作结束后,拘束料也就不会再给了。拘束料是根据动画制作时间给,小岛以一部十二集的动画举例,十二集的动画大概制作时间为了一年,如果原画从一开始就参与制作,那么他就能拿到十二个月的拘束料。

根据中圆的观察,现在拿半拘束的原画正在变多,应该是因为人才的互相争夺越来越严重所致。荒井也发现,现在有同时拿着不止一家公司拘束料的原画师,当一个原画师同时拿着三四份半拘束料,被人吐槽“拘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小岛没有拿过半拘束料,对半拘束的存在持怀疑态度。小岛认为,拿全拘束料全身心投入到一部动画的制作上是更加健康的模式。不过如果拿多家公司的半拘束,还能出色的完成工作,小岛也不会说什么。单纯从赚钱的角度说,半拘束加计件是收入最高的形式,因为完全拘束参加不了其他作品,也就少了很多收入。

荒井把话题转到更惨的动画身上,原画能通过拿拘束料保证生活,但动画大部分是拿不到拘束料的,收入低又不稳定,这种现状遭到他人的批评同样也是理所应当。小岛提到,很多公司还要求动画不能打工做兼职。当然从实际情况考虑,动画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画中割上,其实也抽不出时间去打工。

小岛认为症结在动画的收入根本不够生活,那么动画作为工作就根本不成立,而在此基础上居然还有公司说出“禁止打工”、“要有工作责任感”之类很伤人的话。所以动画画出来的动画张达不到画面最终要求,在荒井看来很正常,这也就是现在动画业被人说畸形的原因。不改善动画和原画的收入问题,中圆认为,动画业会渐渐出现人才短缺的危机。不过,小岛发现最近给动画拘束料的公司在增加,而且其中也有待遇好的公司。


外资拯救业界?

由于网飞、亚马逊等海外公司开始注入资金到日本动画业,很多人都在说动画人收入得到改善,那么制作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呢?中圆的结论是,至少在制作现场没有飞跃性的增长,原画的单价大概涨了10%到20%。虽然海外投资的动画整体的预算很多,但多出来的钱并不没有到作画手上,而是到了编集和音响手上。

之所以钱会到编集和音响上,小岛是这样解释的,因为给Netflix这样根据用户喜好推送作品的平台制作动画需要提供其他配音版本,在音响和编集上的制作费当然要比普通TV动画高。

中圆进一步解释,由于动画公司一般是没有自己的编集室,编集就只能发到编集工作室。然而编集的价格并不是计件,而是按照工作时长计算,需要制作其他配音版本当然就会延长编集工作时间,自然也就增加了成本。加之,编集工作室也不是动画行业的公司,相较于动画业的价格标准来说要高不少。

既然外资注入后作画人员的收入还是低,那么为什么大家却不通过劳动交涉要求加薪呢?荒井认为,因为大家都是自由原画,所以将大家集合起来太困难,而且也没有对交涉特别有兴趣的动画人。除了难以聚集外,小岛认为过大的工作量也有影响,大家的工作太忙,也没有劲折腾其他事情,所以不交涉就直接辞职的人也不在少数。


参考资料:環境は改善されないが新しい才能は増え続ける? アニメーター本音座談会

封面: 《白箱》

© HB / Anitama

文章标签业界
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座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