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14岁的少年心事

周末补片之二《意外的幸运签》

Fun|2132016年4月10日 8时25分

一个充满罪孽的游魂“我”,却抽中幸运签,从天使普拉普拉手中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进入14岁少年小林真的体内,以完成一次赎罪之旅。初三学生小林真接连目睹心仪的女生寻香与中年大叔做援交,母亲与老师一起走出幽会旅馆之后,终于承受不住选择吃安眠药自杀。“我”以小林的身份苏醒后,一边愤而揭穿身边人的种种伪装,一边又在释然中学会与生活和解,但是重生时间只有半年,眼看deadline将至,“我”还能完成这次赎罪修行么?

由日本小说作家、直木奖获得者森绘都所著同名小说改编的动画《意外的幸运签》,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动画版的海报

在日本的畅销文学中,青春期时段的“少年心事”是一个十分常见的题材,而动机也不外乎“我的痛苦他人视而不见”,无论痛苦是源于自身还是外界施压。原作的一大看点,大概就是把这种致郁的情感放置在现实与幻想交织的情景之下,世界观的设定虽然是虚构的,但每个人物所面对的困境却是充满真实的代入感。

森绘都作为一名女性作家,此前的作品譬如《宇宙的孤儿》、《月亮船》等,频频在儿童文学领域获奖,自然对少年心事的揣摩十分擅长。这部《意外的幸运签》小说出版于1998年,在1999年的时候曾经被改编成广播剧,分成10话播出,给主角小林真配音的是多贺基史。但这个广播剧的影响力比较小,之后2000年被改编成真人电影版,由中原俊指导,森田芳光担任编剧,主演则是J家组合KAT-TUN成员的田中圣。顺便说下,这部作品也是田中圣第一次出演电影,当时他才15岁。2010年,原惠一再度将其搬上荧幕,只不过这次用的是动画的手法来表现。虽然这部2010年才上映的动画与原作小说发表已相隔十年,但时间并没有冲淡情感的温度,观众仍然能从14岁这段看似平淡但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时光中,找到思考的维度。

“重生”只是故事开始的由头,主角不止“我”一个人。叙述的重点避开了生与死这个巨大的话题,视角被投射向每一个具体的个体。同窗寻香为了买得起昂贵的首饰,不惜成为援交女;神经质的唱子看到小林当众被欺辱,还是出于懦弱转过了头;还有同是全班倒数的早乙女,会因为不想考试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消磨时间。看似各有各的不幸和不快的这些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不“Colorful”。

片中围绕着colorful主题。

仅从原本的片名“Colorful”就可以看出,关于颜色的阐述是这部作品题眼,关于颜色的隐喻几乎贯穿始终。全片在前70分钟呈现出的都是苦闷灰暗的色调。现实中每个人的青春期似乎都多多少少产生过厌世的情绪,升学的压力,与家人的矛盾争执,即便现在看起来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旦找到情感的代入点,很容易感同身受。

后半段的节奏高扬起来之后,人物们的多面性格开始逐一展现出来,色调也趋于温暖。监督原惠一有意识的通过餐桌上的场景将情节起伏串联起来,此处也是与原作内容着重点不同的地方。作为全片的最高潮段落,一顿全家围坐的火锅场面大概也能说明:果然生活里的这些问题,答案都在餐桌上,没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难题。

家族坐一起的聚餐。

由于本身脱胎于儿童文艺作品,片子想要讲明的核心就很简单很治愈:“大家都是奇怪而普通的,有奇怪的疯狂的想法也是普通的”,“人不止一种颜色,有很多种颜色,这没有任何问题,美丽的颜色,肮脏的颜色”。满分作文的点题段落一样的背景音乐,日本国民级歌曲《信,写给15岁的自己》(手纸 ~拝启 十五の君へ~)响起来的时候,主题更是不言而喻了。

原惠一作为监督的风格,一贯是被认为带有日本大师级电影导演小津安二郎的气质。很难说原惠一会为观众讲出什么大道理,其作品中所包含的人情味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从他跳出《蜡笔小新》的框架,担任独立作品的监督后,无论从最初的《河童之夏》,还是《意外的幸运签》,包括在此之后的《百日红》,都具有强烈的日常气息,并以情感的倾诉作为作品的主轴。原惠一总在克制华丽的表现形式和动画中“最像动画的地方”,或者换句话说,比起被称为动画,这些故事更像是真实的人生,只不过在通过动画这种形式演绎出来罢了。

男主角小林真。

对于人物情感的细腻控制也是原惠一的一个鲜明特点,具体到这部《意外的幸运签》,最醒目的就是从后半段开始的主线——小林真与早乙女的情感线索。在两人寻找“玉電”电车遗迹之旅的段落,黑白照片(实际是手绘背景)与动画画面相交出现,叙述节奏也跟着两人脑内出现的电车,由先前的绵长低沉变得轻快起来。原本只能在脑补中才会出现的景象,在被用动画的方式表现出来之后,反而异常现实。

片中的场景,真实而又细腻。

按原作做成动画就能做出最好的效果——这是早在本片开始正式制作之前,就由原惠一定好的基调。尽管他也曾透露经不住诱惑有过“为什么不使用一下动画的长处”的不安,结果还是以朴实无华的形式作为最终呈现。

不过虽然全片的画风都以写实为主,还是不能不提唯一一个特别具有“动画感”的人物普拉普拉,原作中的大人形象被改编成了一个有世故口气的小孩子。西方小男孩的面孔,西装打扮和弯曲的卷发,相信既然做出了这样典型西洋男童的人设,那么普拉普拉肯定是天使一样的存在。如果说“我”附身的小林真是故事的明线,普拉普拉就扮演了领路人的角色,以及在最后成为观众泪点的一个引爆点。

特殊的存在普拉普拉

原惠一此前参与的作品都是儿童向动画居多,包括《哆啦A梦》剧场版,番外篇还有《蜡笔小新》剧场版等多部作品,长期参与儿童向动画,让他对儿童的心理更为了解。2007年他离开了就职20年的SHIN-EI动画,而《意外的幸运签》是其退社后的首部作品,但是依然还是与上一部作品、在SHIN-EI动画时期完成的《河童之夏》不无关系。早在《河童之夏》筹备之时,当时还未成为Sunrise社长的内田健二就把《意外的幸运签》原作交至原惠一手中,希望拍成电影。上述关于电车的段落之所以选择在“玉电”,也是由于原惠一在《河童之夏》公开之际,刚好看了一场纪念玉电开通100周年的展示会,以此为契机把线路选择在不算长的2000米的砧线。除此之外,在制作班底和声优等方面二者也有不少重合,从某种层面上可以说这两部作品是一种延续和继承的关系,由《河童之夏》的童真到《意外的幸运签》的少年心事,也是监督本身的成长历程。

本片的配音人员。

《意外的幸运签》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哆啦A梦:大雄的人鱼大海战》、海贼王剧场版《强者天下》、柯南剧场版《天空的遇难船》,同是第34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动画片的提名作品。虽然结果是惜败给来自吉卜力米林宏昌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但仍不失为一部不可错过的优秀作品。而如果你本身又对平淡日常和缓慢叙事格外偏爱的话,《意外的幸运签》一定是不会失望的选择。

封面: 意外的幸运签 カラフル

© 213 / Anitama

Anitama周末补片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