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要有“毫无根据的自信”

浅田弘幸的漫画家之道(上)

Broadcast|LIAR2019年6月28日 6时30分

专注 2D、3D 创作者的工作介绍网站 MUGENUP 分站 1UP 开设了一档名为《创作者的生存 艺术家的战略教科书》专栏,作为专栏开设纪念第一回,请来了人气蒸蒸日上的少年漫画家——浅田弘幸。

讲述了为篮球奉献青春的少年们的《I’ll~梦幻篮球~》、爱哭鬼的邮递员少年为了拯救世界而成长的壮大奇幻故事《信蜂》。浅田笔下的漫画,乍一看之下有着冷酷的一面,但在故事逐步展开后,总能让人打心底感受到人们的热切与温柔的感情。这些暖心温情的故事是如何诞生的,1968 年生于横滨的浅田弘幸究竟过着怎样的少年时代又是如何踏上漫画家这条道路的呢?

I’ll/CKBC《Lilac of that day》vol.2


在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的一些事,父母将浅田弘幸寄养在收容所里。在那有个负责照料他们的阿姨,一共十来个人,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都有。在那的生活给了浅田很大的影响,如今的性格也是在那形成的。虽然在收容所总有些不便,但总的来说并没有让他感到难受的地方,甚至现在还有点怀念当年的生活。

要说到当时让他感到最难受的事,就是那会儿他患有小儿喘息。因为还小,并不能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半夜里突然呼吸困难,甚至想过“会不会就这样离开人世了呢?也许这么离开了反而是一种解脱吧。”当时每晚都会思考这样的生死观,如今也留在他的记忆里。小儿喘息和收容所的生活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即使如此也要坚强地活下去”,当时的这些想法多多少少也都反应在了漫画角色的言行中。

在收容所里,看电视的时间是被限制的,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方式,收容所禁止看杂志,只能看单行本,于是浅田就向朋友借来漫画的单行本。最初让他感受到冲击的是江口寿史老师的作品。从《前进吧!!海盗》就非常喜欢,《停止!!云雀》更是决定了他人生的作品,因为与江口老师作品的相遇,才让浅田立誓成为漫画家。因此江口老师、手塚治虫老师这些巨匠过去的名作,对他来说就跟同时看着连载一样。还有藤子不二雄老师、石之森章太郎老师、松本零士老师、永井豪老师、千叶彻弥老师的作品…也向身边的女生借了些少女漫画来看,这对他来说都是经验的积累。

原本小孩子跟父母、家人在一起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事,况且父母健在。收容所的集体生活再怎么有趣,也会有让人感到孤苦伶仃的时候。现在也和过去收容所的朋友有着来往,不过当时却很少跟人说话。松本大洋的《Sunny》就发生在一座叫做“星之子学园”的收容所中,讲述了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到十几岁的青春期少年,星之子收留着一批被父母遗忘的孩子们。浅田看着很难受,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孩子,所以这本书他没能看下去。因为他无法忘却在收容所里的生活,更清楚地记得每个孩子当时的悲伤和掩盖着悲伤每天坚强奋斗着的样子。在那的经历和心情一直藏在他的心底。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让他找到这辈子唯一的梦想——漫画。

那时候,浅田每天都会画着自己所想的角色,去临摹喜欢的漫画,还经常拿着大张的纸对半折然后画着分格漫画。浅田想要成为漫画家是在幼儿园的时候,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画被老师表扬了,不过当时其实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想成为漫画家。确定了这个梦想则是在小学的时候,因为浅田认识到了漫画家是个和职业棒球选手、宇航员一样同样值得尊敬的职业。

《I’ll~梦幻篮球~》单行本第 1 卷


上了中学后,浅田开始读漫画以外的书籍,开始“找词”,想要创造出“自己的形象”。就像中意的画和影像一样,浅田认为“值得信赖的语言”会创造出自己。于是试着去读一些小说和诗集,听音乐的时候也会去注意歌词,所以更偏向听日文的歌曲,就算听英文歌也会去找对应的日语翻译。

中原中也、宫泽贤治的文字沁人心脾。当时的他虽然不能完全理解诗中的深邃含义,但读到的那一瞬间自己看到的风景、体会到的感情,就和听音乐的时候一样。武者小路实笃的小说才让他学到了什么叫做“正确”。武者小路笔下的“正确”也对浅田弘幸的人生观、少年漫画有着深刻的影响。而筒井康隆的小说就像中毒一样,不看后续就浑身难受。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浅田已经把筒井的小说都看完了,拼了老命找替代品,然而没能找到,现在也是。这就是筒井小说给他带来的刺激。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中原中也诗集》


浅田生活圈的附近有一家他常去的廉价电影院,通常只有 3 部影片在放映。那时正巧在放《转校生》,当时浅田 15 岁左右,这便成了他与大林宣彦的“邂逅”。那会儿儿还没租赁录像带,所以要看到过去的作品并不容易,同时也让他对大林接下来的《穿越时空的少女》产生了期待。大林的电影里有着青春的苦恼,与他小时候所感受到的内疚、天真、乡愁如出一辙。还有,自己的“信念”。正是这些复杂的感情,让他坚持了下来。

2015 年 8月,岛田一志撰写的书籍《漫画家、说电影。——9位鬼才畅谈创作的秘密》请到浅田弘幸位该书绘制封面,作为书籍的发售纪念,特别邀请了浅田和他崇拜已久的大林监督进行了特别对谈。当时在大林监督的面前,浅田一直忐忑不安,深怕说错什么话,那之后浅田也和大林监督有着往来。

去年,浅田一家还被大林监督邀请到电影的拍摄现场,浅田一早来到了现场就看到大林监督早已等候多时,在晚上回去的时候,现场已经清场了,大林监督夫妇两人也还在那。大林已经 80 出头了,要站起来也很吃力,在身体欠佳的状态下,还一直坐在显示器旁,时不时还在台本上修修改改。浅田被大林的这股创作精神所震惊到,看着他的身影,浅田泣不成声。从他身上,浅田再次感受到这就是真正的创作者。

《漫画家、说电影。——9位鬼才畅谈创作的秘密》著:岛田一志、封面:浅田弘幸


浅田真正意义上第一部完成的漫画是在 17~18 岁的时候,当时的他打着没什么钱的零工,每个月还得为摩托还 2 万 5 千日元的贷款。后来,他决定干脆把打工给辞了,认真画漫画,想着以后就靠漫画的奖金来生活。就是抱着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浅田正式开始踏上了成为职业漫画家的荆棘之路。

“我一定要正式作为漫画家出道!”浅田拿着完成稿到周刊少年漫画杂志编辑部去投稿,然而当时编辑看了却给出了让他感到不怎么满意的反应。“你这网点纸贴太多”“这里的线画出框了”……浅田当时想听到的不是这些,他希望这位编辑能够告诉他角色的塑造如何、故事写的这样,不是这些琐屑的事,是更加主干的漫画的内容。

之后编辑给他回了一句“下次再带来吧”。浅田心想,这部好不容易才画完,希望这个故事能给更多的人看到,而且还有摩托的贷款要急着,于是浅田最终就近原则拿着这部作品和另一部搞笑短篇漫画去投了《月刊少年JUMP》的新人奖。这部作品就是浅田弘幸的出道作,1986 年《月刊少年JUMP》漫画大奖准入选作品、之后在《月刊少年JUMP Original》9 月增刊号上刊载的《问幽界…》。当时《月刊少年JUMP》的主任非常中意《问幽界…》这部作品,马上就联系到了浅田。

《问幽界…》

编辑对漫画家来说是“第一位读者”,所以选择编辑对漫画家十分重要。然而直接给编辑部投稿的时候不能选择编辑,只有给新人奖投稿的时候,才能给多位编辑过目,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有“优势”或者说“被留下来的概率要高些”。最终的判断当然还是作者自己,但给编辑看漫画分镜的时候,尤其要注意他的第一反应。装作没有在看他,但要连他血管的动作都不放过,仔细观察。对新人漫画家而言,编辑是合作伙伴,是战友,更是“不得不攀越的一道山峰”。

浅田刚出道的那会儿,鲜有漫画编辑是因为想做漫画而进的集英社。色眯眯的去《Playboy》,喜欢文学的去《昴》。那些被分配到漫画杂志的编辑经常在背地里羡慕别人,抱怨自己被派来做漫画。然而,投稿的漫画家就是要被这类编辑说有趣,才能在漫画界活下去。虽说如此,但这群编辑也并非是半吊子的人,他们是真性情的人。真的无聊透顶的漫画他们会着你的面撕了,有趣的话会拉着漫画家去火爆的咖啡店促膝长谈,甚至还有编辑能被感动到当场落泪。

浅田感叹到现在反而不像当年那样,很少能有漫画家和编辑打成一片。浅田表示,特别对新人来说,如果没有编辑,那么漫画创作往好听了说是“没人赏识的艺术品”,说难听了就是个“自我陶醉的世界”。

当自己的漫画第一次被刊载在杂志上的时候,浅田那叫一个兴奋,且不说当年,就是现在能在杂志上看到自己的漫画都兴奋不已。前一阵子《JUMP SQ.》上还刊登了他的夹页海报,拿到杂志的瞬间,浅田就有“干得漂亮”的感觉,这种感觉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变。虽然现在业界逐渐有了不需要出版社和杂志的倾向了,但对于浅田表示,对他这个年代的人来说永远有着“对漫画杂志的向往”。

《信蜂》×《多罗罗》联动夹页海报,于《JUMP SQ.》2019 年 5 月号上刊载

现在浅田会利用社交平台和读者交流,看到大家扩散的速度时,也为之震惊,即使媒体变了,也还是有不少从过去一直支持着他的读者,当这些老读者能通过社交平台和他一起分享回忆,他便知足了。


通过《问幽界…》出道后,浅田先是在小谷宪一老师的身边当助手,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的“职业漫画家的工作现场”。在小谷老师身边待了两年半左右,浅田总感觉对自己没多少影响,而干到后边时也会对角色进行下笔,不知不觉中就能感觉到自己进步之快。

“老师的教诲”就是“给我忍着,画”。那时的辛苦如今他想都不敢想,忙的时候两天都别想睡觉,直到完成原稿,才只能小睡一个小时,然后继续两天不睡觉,如此循环了两年半的时间,真这么持续下去身体绝对吃不消。

身为助手的那段时间,浅田也会考虑自己想要的表现。一边帮忙老师,一边也在 2~3 本的杂志投短篇,毕竟不能一直做着助手的工作,总有一天要独立,所以必须集中精神放在自己的作品上,这样的心情一年比一年强烈。


最初的连载作品《极速坏天使》就是浅田还在身为助手的时期画的,当时浅田把连载用的漫画分镜提交给担当编辑,然而从某个时期开始画什么都过不了。这时担当编辑对他说到,“我这有个企划,你想试试吗?”这就是《极速坏天使》的原型。

《极速坏天使》单行本第 1 卷封面

最初的企划是和玩具企划的联动作品,但严格来说算是比较严肃的内容。那家玩具公司想让自己的玩具车出现在一部类似《怪车大赛》的漫画里。然而最初浅田认为这与自己相性不和,不大想接。这时他就抱着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的心态敷衍地写了个设定,自暴自弃地画了个分镜,没想到担当编辑和编辑部居然觉得可行。“但这完全是搞笑漫画,企划书上写的可是要走严肃路线啊。”浅田目瞪口呆。接着编辑部对他说,“就按你的想法来。”结果就排除了原定和玩具联动的企划,开始了浅田的首部连载。

因为是首部连载,可累坏了当时还没经验的浅田。最初浅田拜托担当编辑请助手的时候,编辑一句“就你个新人漫画家也想要雇助手,还早了 10 年!”结果就连带背景、贴网点、涂黑全都由浅田一人包揽。《极速坏天使》以“腰斩”告终,但这对浅田来说一点也不意外。倒不如说他当初以为 3 回就会被砍了,结果持续了 1 年半,甚至单行本的销量还卖得不错。作为最初的连载,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够知足了。


在《极速坏天使》之后,浅田一改作风,接下来的《眠兔》《莲华》都有着很强的个人风格,更是确立了自己的画风。浅田说到,毕竟《极速坏天使》原本就不是自己想画的漫画,甚至有些反抗,接下来则要回归自己想画的严肃漫画。当时的编辑长表示自己不能理解《眠兔》这部作品,但正因为如此才值得一试。担当编辑能够理解他想要表达的主题,也是很有力的一位助攻。

可惜的是,杂志上的票选很低。浅田回想起来,当时的看板可是《神通少年》,投票低也不足为奇。不过单行本卖得还行。现在月刊杂志的连载即使再没人看,单行本卖得出去就还能苟活下去,不过当时的《月刊少年JUMP》总归是投票至上主义,所以投票低了也自然就会被停载。

浅田虽然不觉得排位很低就代表漫画不行,但当时毕竟还是年轻气盛,有着毫无根据的自信,绝对能画出有趣的漫画。浅田表示,如果漫画家没有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那绝对无法坚持下去。要相信自己画得好的漫画,总有一天会被读者认同。

《浅田弘幸作品集2 眠兔》


【参考资料】

封面: 《信蜂》

© LIAR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