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片是怎样炼成的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6月12日 21时00分

许多作家会在社交网络上拉黑出言不逊的人,便有被拉黑者讥讽这些人身为作家竟然拉黑顾客,是在自掘坟墓。

而成人漫画家千叶秀作反驳说:如果拉黑你一个人可以让作家心态平和地创作,或许不就可以带来 10 位新的顾客了嘛。

https://twitter.com/chibasyu/status/1136048029402689536


漫画家黑丸最近时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遇到一位许久不见的作家,问候对方说“初次见面”,对方便自嘲“毕竟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只是个新人……”,令黑丸深感抱歉。她在推特上为自己辩护说,这和对方是大人物还是新人无关,不管是谁的相貌和名字,她都记不住。

https://twitter.com/kuromaru_/status/1136110775854985216

黑丸的这番话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如漫画家结城正美、漫画原作者七月镜一、声优置鲇龙太郎等人都纷纷“出柜”,暴露自己的脸盲症状。

如漫画家山本贵嗣,哪怕是知名漫画家在聚会上问候他,他也会问对方“您是哪位来着”,而且还是两次向同一位名作家问出这样的问题。

https://twitter.com/atsuji_yamamoto/status/1136163662857564160

漫画家环望甚至得出一个结论:漫画家就是记不住人的脸和名字——比如说记不住别人的黑丸自己,去年在酒会上称赞环望的浴衣装扮的时候,环望却已经想不起来她是谁了。

https://twitter.com/tamakinozomu/status/1136165689155129344

漫画家明野みる比较聪明:她向别人打招呼的时候,已经不再用“初次见面”这种问候语,而是改用“你好,我是明野”之类,再观察对方的态度。

https://twitter.com/mirutic1/status/1136263972041121792


15 年前上映的《恶魔人》真人电影版由于各方面的质量粗劣饱受恶评,直到如今仍然时不时就会被网友拉出来鞭尸。

撰稿人广田惠介看到又有嘲讽《恶魔人》真人版的推文被疯转起来,只能觉得遗憾:在饱览群片的他看来,该作品的导演那须博之对什么恶魔、什么世界末日根本就不感兴趣,是被人逼着拍这片的。

《恶魔人》的实情如何,广田不清楚。但是真人版《恶魔人》的路线,被同为东映出品的《最终兵器彼女》真人版继承了下来。他曾经受《最终兵器彼女》导演须贺大观之托,为该作品修正剧本,所以听闻了那部作品制作状况有多恶劣。

成片并没有按照广田修正后的剧本拍,烂的地方还是那么烂。而广田听到须贺导演的说法,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成片里有我不记得拍过的场景。”

当然,成片并没有成为理想中作品,导演自那之后无法再信任他人,整整十年没有再拍电影,广田认为他是处在类似养病的状态。

如果制作体制拖泥带水,那电影在演出、剧本之前的阶段,就已经泡汤了。而电影评论家不会知道内情,更无法告诉观众。观众就会以为是“导演不好”“演员不好”。几乎不会有人批评制片人。媒体也很少会采访制片人。

不仅仅是制片人,相关企业也会强人所难。除非电影预算低到了一定地步,否则选角和剧组成员都不会如导演所愿。毕竟,《最终兵器彼女》真人版里可是有导演都不记得拍过的场景啊?《恶魔人》的制作状况有多恶劣,应该也能想象出来了吧。

押井守有言:“有个性的电影,只能从有个性的片场诞生。”而反过来说也是如此,片场就是一切。电影的好坏不在于什么“才能”,而是取决于“现场”的“实际工作”。

http://mega80s.txt-nifty.com/meganikki/2019/06/post-b83ffa.html

封面: 《深夜!天才傻鹏》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真人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