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也能拥有少年的心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11月5日 21时00分

且说最近日本网络上有一场争论,起源是一位女性在集英社去大学举办说明会时,询问集英社人事:“女性可以成为 JUMP 漫画编辑吗?”人事回答:“虽然不是没有先例,但是不懂‘少年的心’,是当不了《周刊少年 JUMP》编辑的。”那位女性听了这个回答,便非常愤恨,认为集英社此言是歧视女性,无法原谅。

(推特账号已加锁)

该名女性将此事发布到网络上,引起了猛烈争议,有不少人站在她一边,批评集英社和 JUMP;同时也许多人并不觉得这一番话有什么问题。

少年漫画界确实存在性别歧视的问题,这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不少女性漫画家也都曾经指出过这一点。

漫画家みかわ絵子曾经给某位男性少年漫画家当助手,那位漫画家的性别歧视就非常严重,明明 3 名助手里有 2 名是女性,却还完全不当回事地说出“女人画的少年漫画不行”“荒川弘算是努力了的”之类的话。而这种感性的人画出来的分镜,当然也是垃圾得一塌糊涂,作品很快就被腰斩,他本人也销声匿迹了。

https://twitter.com/mikawaeco/status/1191187333720068096

但是,回到这一事件中来,“不懂‘少年的心’就当不了《周刊少年 JUMP》编辑”这句话,真的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吗?开发商业产品的职工需要体会用户群的感受,难道不是非常正常的要求吗?

女性漫画家高桥秀武在《周刊少年 JUMP》刊登漫画时,编辑也告诉她:“少年漫画要回想起少年的心来画。”高桥听了这话,就老老实实地想要“回想起少年的心”,虽然她压根没有少年时代可供回想。

而据当时的责编的说法,他把高桥的连载分镜拿到会议上,没有特别提及她的性别,总编就完全误以为这是男人画出来的东西了。可见,《周刊少年 JUMP》要求的这个“少年的心”,女人似乎也完全可以有。

而如今,高桥已经不在《周刊少年 JUMP》,画漫画的时候也不用顾及什么“少年的心”了。对她来说,当下的头等大事,是怎么把男人画得色情。

https://twitter.com/sucombut

男性漫画家水上悟志也说,就像世间有无数大叔心里都住着纯情少女一样,也有无数女性心里藏着小学五年级的男孩子。在社会要求她们“有女人样”造出的心中花田的一角,那个男孩子藏在纸箱里,手里握着根手感不错的棍棒,膝头当然还贴着创可贴。

https://twitter.com/nekogaeru/status/1191245721665540096

稍微扯远一点,就在不久前,有位女性学生问水上:“老师您也画年轻女性的心理描写。要怎么才能画出异性的心理呢?”水上回答:“同为人类,想的东西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水上认为,人物的思考,受到目的、环境、喜好和身体状态的影响。另外,性格的个体差异要比性别差异更大,会有那样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的女人。如果根据性格差异去描写思考,就会变得模糊。

包括画人外也是如此,水上把人外当成目的、身体状况、环境和伦理观都大不相同的人类来画:如果自己住在深山老林里,活了 300 年,以人类为主食,并且认为这很正常,那么自己会怎么行事?

https://twitter.com/nekogaeru/status/1191350859059195906

还有人产生疑问:人事能反映少年漫画编辑部的方针吗?漫画研究者泉信行表示,不同出版社的情况不一样。他印象深刻的,是前《周刊少年 Magazine》总编的话:“《Magazine》必须得理解不良少年的心,所以我就跟人事说想要当过不良少年的职员,可是很难招到。”(因为大出版社招聘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名校高学历的精英)

不过这也是 10 年前的事了,泉认为信息比较陈旧。说不定现在的《Magazine》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精英不良少年呢。

https://twitter.com/izumino/status/1191306417304551424

封面: 《火影忍者 疾风传》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周刊少年JUMP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