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去日本做动画的建议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六)

China Animator|lll2017年3月11日 6时30分

——能谈谈关于学动画是否需要进入大学的看法吗?因为如果读了大学,毕业之后年纪就算大的了,就职上有不利,因为公司更加趋于选择年轻人。

黄:之前在微博或者网络也有其他朋友问过我这个问题,在自己看来这也是一个没有绝对正解的问题,就我自身的情况,以及遇到的其他一些前后辈的情况简单聊一聊。

在考入广美之前我对文凭还是会有一个基本的指标,当时国内的大学大部分的动画专业都处于一个开创初期的阶段,广美的动画专业其实也是从新媒介艺术专业分出来的。实话实说,商业动画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师并不多,尽管这样我也遇到两位恩师,钟鼎老师毕业于传媒大学,留学过英国;卓莹老师毕业于广美,留学过美国,都属于动画专业。或多或少他们也对我的出国决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走出去才能以不同的视野看到更多,感受更多。广美真正开始打响名号的是09年的《水脑袋》以及《袋子小姐》,这也成为了当时大一的我们一直憧憬的目标。单纯从学生作业的叙事能力和表现能力来说,我觉得广美当时每一年的质量上限(2013年前后)无论是从概念创意,叙事能力还是技术能力,都不会逊色于全国级别,甚至比很多我看到过的日本院校的毕业作品的整体实力都要高出一个级别。我所在的12届属于整个专业的第十年,而我属于师从钟鼎老师的第四代学生,以此可以吹牛的是,我做到了承上启下的其中一代。

所以,上面对自己母校说了这么一番肺腑之言,并不能掩盖它作为国内院校自身带有的问题(教育理念、教育系统、行政、权力等等)。但终究其根本,在小学中学时代,我们更像是沿着既有路轨努力的小孩,而到了大学之后,路轨没有了,要走什么方向,全靠我们自己去决定。

我不能全盘肯定或否定高考的意义,因为真正有决心的人,高考结果的否定是扼杀不了他的未来的。但高考在某种意义上进行了有效的筛选,在进入广美之后这更像是一个平台,经过这一层筛选之后我在这里能遇到和自己水平相当或是比自己更加优秀的人,形成一个有效的沟通交流圈,以及相互良性竞争的氛围,大学这个平台不会主动教授你,而是看你能不能像海绵一样去发掘,汲取你想要的资源和知识,就这一点来说,大学能产生相对的优势。相比起文凭,我在大学遇到的良师益友对我现在都一直产生很深远的影响,并且也建立了宽广优质的人脉网。

文凭对我起到了什么作用呢?我在去日本的时候文凭作为通行证让我更顺畅的达到了跳过专门学校直接就职的可能性,因为对于如果入国管理局来说,没有本科文凭,意味着你需要在日本再花两到四年先获得专门学校或以上的文凭,对于去日本已不年轻的我来说,节省了不少时间。

在日本没有去上专门学校的原因有几个,一个是当时我已经在糖果盒实习,正在以半实战的方式去学习;二是专门学校并没有设置一定难度的门槛,这种情况下学生的综合能力差异化客观讲会拉大,这种情况下我自己的主观判断是在有机会和条件的情况下,更早一步进入业界能够学习的更多(对专门学校没有任何恶意,我认为日本的专门学校的确能给到比国内更有实战经验的教学和更新鲜的业界动态情报);三是我已有大学本科文凭,已满足直接转就职签证的条件。

反观我身边或者是业界的前后辈,由于条件所限没能来到日本,或者来了日本并没有读过大学动画专业,甚至大学没有读过动画专业的人,都通过努力和实力在动画业界获得了认可。

所以还是那句,弄清楚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想要追求什么,再去选,并且要坚持下去。我们作为手艺人,最终还是是要靠作品说话的。想要开花结果,就要经历风霜雨露。

——对想去日本学动画的后辈有什么建议吗?

黄:想聊的有几点,也仅仅是个人观点,不强加于他人,愿意看的可以看一看,不认同的忽略就好。

一是关于动画行业,也许它和艺术创作关联起来,所以很多时候会带上“梦想”的光环,包括我自己也视之为我五岁以来的梦想,一直坚持下来我觉得很幸运。但除去这个光环,它也仅仅是一份工作,和其它职业一样,大多数人都会面临责任、挑战、枯燥乏味、精神疲劳、瓶颈期等等。所以在决定进这一行之前如果能客观的认知它的普遍性,面对这些问题时落差感不会太大。

再有一个是没有远大梦想或者激情的人能进动画行业吗?我个人觉得,能。因为它终归只是一个职业。我遇到过不同类型的同行,有这一辈子只想安安稳稳过平凡日子,并不会让动画工作占用自己大部分时间,拥有画力并且输出质量也还不错的前辈。但需要满足的条件我认为是你得有对待工作的责任心,因为你做出来东西质量的好坏,会影响到其他部门的工作量,和车间生产的合作是一个道理。做不到这一点的人,大多数,也没法在一个行业里面待得长久,或者只能从事更加机械性的工作。

当然,创作类的工作和情感表达多半挂钩,对于这份工作的喜爱我认为其实也对输出质量有很大影响。只是理性地看待社会和一个行业,我们没法主观要求所有人都具备同等的觉悟和追求,如果用齿轮去比喻,精英和有才能的人往往就是主轴上的齿轮,是负责引领和带动这个大机器的运转,相对平凡的人比较像小齿轮,承担着大机器的基础运转。但真正支撑起行业的多是占据大多数的小齿轮,没有了小齿轮衔接和传导,大齿轮也只有空转。换个说法的话,精英和领导者更像方向盘,基层执行者更像轮子,缺了哪个,这辆车子都没法顺利运行。绕了一大圈只是想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都在社会或者一个团体里有自己的位置,梦想有无并非进出动画行业的通行证,不过认真对待工作则是全行业都该有的基本素质。

大多数人包括日本人在最初进入日本动画行业的时候也会吃不少苦头,包括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长过长等等的行业病态问题,这几年也见到很多人离开动画行业,那未必是没有梦想或者没有毅力的表现,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只能说这种事情没有绝对对错,最初几年的吃苦也许会成为后面几年的实力爆发打下基础,也有可能会让你熬坏了身体,因此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还是要对自己的心理和身体有足够的了解,有热情也要有理智,长命功夫长命做。

来日本之前先明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及家庭是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支持你的行动,如果连自己想学的是什么都搞不清的话,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

如果想要靠动画在短时间内出成果赚大钱的想法,动画行业很满足不了你的欲望,商业动画从本质上来说是个劳动密集型的工业,并且和其它绘画艺术一样,需要经过长时间不间断的练习才能让大脑和手有所记忆,对审美有所理解。因此我们大部分人遇到的情况都是长时间都觉得的自己画得跟屎一样,再上网翻翻比自己年轻的人的画,生无可恋的消极情绪比尿意来得还频繁。如果你属于那一大部分人,还是听我一句,保持边画边思考,保持练习,到了某一个点你再回头看,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也许你还画不出很惊艳的画面,但你会感受到自己努力的轨迹,走得也踏实,这个行业也没有那么苛刻,通常能持之以恒做到这一点的人,都能在行业里面站稳。

大学某位老师说过一句鸡汤:即使一个再没有才能的人,如果能在一个行业坚持十六年,也就能独当一面了。

不管这句话对不对,我信了,入行三年,也脱离了贫困线,看到了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客观来讲,我是有一定的实力,也不是那种会被秒杀的路人甲了,但国内或者世界范围内比我有才华并且比我更努力的前辈后辈都大有人在,我只是因为待在日本这个相对成熟的动画工业平台和参与《火影忍者》这个作品而受到更多的关注或者过高的评价而已。曾经我也经历过羡慕他人的才华,或因他人的强大而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以及被完爆的压力,不过跟了山下之后这种心态变得好了很多,本身,我们虽然能力有高低,但并不是要去比谁赢谁输,而更应该做的是齐心协力去让行业变得更好,作品质量更高,对得起我们,对得起观众。

至于有人羡慕地对我说“你已经画得很好了”之类的话,我能告诉你,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你画到了大概我这个程度,自然而然的,视野会比之前开阔,就会看到更多风景,想要继续往上努力的。

还是要强调我不属于天才型,而且其实我的本质也是个懒人,一有机会就会偷懒,自制力也很差,但有三点不能丢:责任感、对动画的热情以及耐心。之所以自曝缺点,还是想给看到这篇杂谈的朋友一点信心,我也经历过默默无人路人甲的心情,我的推特最初两年可是一个关注的都没有,还在那里像个神经病似的不断自己发涂鸦给自己看,尽管上色的话会跟屎一样难看,而且多数只是简单的线稿,但我很享受绘画的过程带给我身心的愉悦。我希望自己的创作,能让看到的人感觉到温度,无论是涂鸦还是动画。

《大圣归来》的美术导演老朱提到过一句话:“有一个导演梦,做一个平凡人”。

对于一个现在27,高不成低不就的自己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勉励,有时认知到自己平凡的一面,反而能更切实地制定目标,保持谦逊的态度,更脚踏实地地努力。作为手艺人,最实在的还是磨练手头功夫+合理的自我宣传+耐心。

顺带走到现在,要感谢父母家人朋友对我的理解和支持。生活有时会塞你一口苦瓜,也会给你一颗金莎。

这么啰嗦的话能看到这里,看来你是有耐心的。谢谢!!

非常感谢黄大大能接受采访,谈谈几年来的心得和经验,祝愿他工作顺利,达到希望的目标。

封面: 黄成希习作

© lll / Anitama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