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少女与龙的故事还能继续

冈田麿里再谈《Hisone 和 Masotan》的剧本创作

Broadcast|怠心客2018年7月26日 6时30分

原创动画《Hisone 和 Masotan》顺利完结,《NewType》杂志采访了本作的系列构成冈田麿里,回顾这部作品背后的点点滴滴。

冈田麿里说,虽然在最后她稍微感到有些苦恼,但整体上还是比较顺利地写完了《Hisone 和 Masotan》的脚本。回头看去,《Hisone 和 Masotan》写得非常开心,让她意犹未尽,还想继续写下去。

对冈田来说,能够这么早完成工作,可以说比较稀奇。以至于就在别的工作人员都还埋头苦干的时候,她和总监督樋口真嗣见面,还挨了训:“你怎么看起来一脸轻松,是觉得自己先完事了是吧?”

当然,《Hisone 和 Masotan》的创作过程中还是少不了辛劳。冈田接下了樋口总监督提出的命题,首先就要思考怎么把这个命题写成故事。

不过,樋口总监督出题的方法,给了她很大的思考空间。比如说,樋口总监督让她写“龙拟态成战斗机”,却完全没有说龙为什么要拟态、飞行员又是怎么搭乘上龙的。所以虽然题出得很大,她的自由度却也非常高。

樋口总监督给了她很大的发挥空间,而她交上来的答卷,只要有意思,就会被认可。如此宽广的胸怀,让冈田觉得非常有挑战的价值。

另外,在这部作品里,冈田修正轨道的能力也受到了很大的考验。樋口总监督总是突然想出一个点子,就甩给她来实现。比如说,冈田正在写终盘的大祭典的时候,樋口总监督忽然就问她:“让桧曾根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取大祭典成功,这种剧情怎么样?”

冈田自己当然会抗拒这个想法,她原本对最后一集的剧情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预想,想要把角色们一路走来构建起的信赖关系作为中心。于是,她没有在两人的想法中选一个来写,而是寻求自己想写的东西和樋口想做的东西的折中点。然而,若是简单地把二者加起来除以二,那反而会让两人都不能释怀,所以,她最终要寻找的,是和正中间又稍有不同的一个平衡点。

在冈田看来,《Hisone 和 Masotan》不仅仅对她自己是一场考验,对樋口总监督来说,同样是新的挑战。虽然樋口总监督之前也参与过动画,但是他并不熟悉现在的动画制作现场。所以,他提出的想法,经常会遭到周围人驳回:“这对动画来说这个太难了”,或者是“在连续剧里不能这么搞”。他虽然明白自己不得不让步,却又不肯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冈田也感受到了他的这种纠结,于是自己也在思考怎样才能实现樋口总监督的心愿。

为此绞尽脑汁的,不止冈田一个人。樋口总监督的要求,给画面造成的负担要比脚本大得多,监督小林宽和各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在努力达成他的期望。所有人都稍微打破了动画界约定俗成的规矩,在这部作品里挑战了许多东西。

作品中登场人物的形象塑造,同样是樋口总监督和冈田在商议中完成的,不过,5 位 D 驾驶员们的性格设定,却是冈田主导的。

起初,樋口总监督想要的是个性强烈的角色,还说想把主人公设定成说谎狂的女孩子。樋口总监督和冈田最初结缘,是一起推进另一个小说改编真人电影的企划,那部作品的剧情非常沉重。受此影响,樋口总监督再和冈田合作的时候,就想要弄一堆内心很阴暗的女孩子出来。

可是,两人构思《Hisone 和 Masotan》的企划的时候,正赶上冈田不太想写黑暗的故事的时期。她想要让作品明亮起来。然而,说谎狂这个设定非常强力,冈田认为,要取代它,就必须想一个同样强力的新设定出来。她思考的结果,就是过于说不了谎的女孩子。

完全不会说谎的女孩子,听起来好像是加分点,很有魅力。但冈田认为,这样的人实际上会非常有暴力性。人在社会中生活,为了不伤害别人,有时候不得不说谎。而这样的女孩,连这种谎言都否定了。冈田觉得,这种设定细想之下也挺黑暗的,樋口总监督应该也愿意接受吧。而且,主人公既然不会说谎,自然会给周围带来伤害,要写团队合作的话,这样更能产生剧情张力。

而关于其他 D 飞行员,冈田说,因为这一次樋口总监督想要的不是所谓“萌妹”,她一想到登场角色可以不是那种容易成为恋爱对象的女孩,脑海里一下子就涌出了好多点子。在别的片里,男性角色也可以不是容易成为恋爱对象的类型,但这么塑造女孩子,就很难得到通过了。

在《Hisone 和 Masotan》的女孩子里,要怎样塑造名绪,是冈田心里很大的一个主题。她就喜欢这种有败北感的角色不认输的故事。到了终盘,因为大祭典的设定很多,描写名绪的场面不可避免地要减少,要怎么写她不在场的戏份,就让冈田非常费心思。

如果今后还能再有机会参加《Hisone 和 Masotan》,冈田想要写什么样的脚本呢?她说,参加原创作品的时候,片方往往要求全力去写跌宕起伏的剧情。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写写平淡的日常故事。

冈田认为,自卫队的日常,和一般人的日常印象会大不相同。在参与这部作品的时候,她也得以去岐阜基地取材,感受到日常中流动的空气触感明显和外面不一样,这让她感到非常有趣。她认为,描写这种日常,对动画来说,反而会变成非日常。

另外,她不光想写女孩子们,也非常想要写写片中那些个性强烈的大叔们的日常,比如说曾曾田他们的入浴戏之类的。虽然写了可能也完全没人想看。


【参考资料】

  • 《NewType》2018年8月号

封面: 《Hisone 和 Masotan》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讨论HISONE和MASOTAN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