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生产性的头疼方式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月1日 21时00分

Studio khara 在昨日举办了新年会暨《新·福音战士剧场版:║》开工宴,众多演职人员到场。

虽然开工宴是在昨天举办,但这并不意味最终章才开始做。khara 官方推特账号 2 号机解释说,“开工宴(打ち入り)”是业界用语,等于“決起集会”“Starting Party”。视作品不同,可能会办,也可能不办。举办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制作已经进展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会举办,也有的会在前期的阶段就举办。

至于新 EVA,是因为之前根本没有闲工夫顾及开工宴,所以只好和 khara 新年会一起举办了。

说得更直接一点,开工宴就是一个大家互相说“接下来会很忙了咱们加油吧请多指教了”“不不我才是该请您多多指教”的聚会。

https://twitter.com/khara_inc2/status/1091070461868310528


有人将战斗机空中加油的视频上传到色情网站上,成为热门话题,令网友们对性癖的多样性产生了新的认识。

色情漫画研究家稀见理都说,大家可能不信,美少女漫画这个类别刚刚问世的时候,认定猥亵、不健全图书的机构觉得这样的画风根本没人“用”得起来,所以完全无视了这一类漫画。

https://twitter.com/kimirito/status/1090872044860858368

漫画评论家永山薰也作证说,萝莉控漫画杂志即将诞生的时候,还有编辑说“这种动画一样画风的色情漫画卖不出去的”,对企划不屑一顾。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美少女漫画的寒武纪大爆发。

https://twitter.com/Kaworu911/status/1090904112495915008


轻小说作家 Rootport 燃起了探究精神:

  • “只溶解衣服的史莱姆”,具体是溶解了什么?
  • 是纤维素吗?
  • 所以它们吃掉的是棉和麻的主成分咯。
  • 但这样的话,不吃衣服、正常吃草,效率不是更好吗?
  • 如果能吸收羊毛的话,可能是溶解了角蛋白……
  • 但是这样一来头发也和衣服一起被吸收了,被吞下去的美少女怕是要秃头了……

如果假定“只溶解衣服的史莱姆”吃掉的是羊毛的主要成分角蛋白,那么人类的体毛也会被吃掉,所以 Rootport 觉得可以写一本《异世界脱毛沙龙~转生成史莱姆的我处理起了多余体毛~》出来,不知道投给美少女文库能不能出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知道了“只溶解衣服的史莱姆”的原理,自然就能破解了。

  • “怎么会这样?!这个女忍者……就算沾到我的消化液衣服也不会溶化!”
  • “呵,蠢货!我早知你的消化液可以溶解纤维素和角蛋白。”
  • “你、你什么意思……”
  • “我的忍者装是丝绢质的!”
  • “!!”
  • “丝绸的主要成分是丝蛋白!怎么会被区区你的消化液溶解!受死吧!!”

https://twitter.com/rootport/status/1090789411044749312

但我觉得这样的展开写出来,读者会撕书的……


有人通过“质问箱”向讲谈社轻小说文库编辑シゲタ提问:是该写自己擅长的东西,还是写自己虽然不擅长却正流行更容易被读者接受的东西?哪一个才是成功的捷径?

シゲタ回答说,他认为是后者。不如说,扩大“能写”的题材的范围,增加自己的存货才是关键。所以不管你擅长不擅长,最好还是有意识地去写各种各样的作品。

https://twitter.com/shigetayuu/status/1090851205100662785

轻小说作家榊一郎称赞说,这话虽然直白,但如果现实里要把小说当成工作,他也认为是后者。这位编辑不去说好讲又中听的漂亮理想来糊弄新人,让他产生了好感。

https://twitter.com/ichiro_sakaki/status/1090880896553500673

漫画家田中ユタカ也赞成这一意见。他说,一个人擅长创作什么,自己无从知道,也决定不了。就算作家自以为擅长这个,如果读者觉得没有魅力,也不能称作擅长了。

田中还指出,很多时候,一个人说他“不擅长”,其实只是“没写过”罢了。

作家的工作,不是自己怎么想,而是随时都有读者这个“对象”在。你擅长不擅长,最终还得是读者说了算。所以不实际画一画、让读者读一读,是不会知道的。

https://twitter.com/tanakayutak/status/1090888369477804032

轻小说作家鹰见一幸说,如果是,所谓“擅长的领域”,其实是自己觉得“不用查资料也能写”的领域;而“不擅长的领域”则是“不太懂所以写不来”的领域,那么比起自以为懂得一口气写出来的东西,认真调查增进了解之后再去写不擅长的领域,反而更容易写出好作品。

https://twitter.com/takamikazuyuki/status/1090885764034916353

轻小说作家望公太则表示,与其因为不知道“想写的东西”和“能卖的东西”之间该选哪一个头疼,不如怎样把二者合而为一,为“怎样才能让想写的东西卖出去”而头疼。这样要更有生产性,思考起来也会更开心。

https://twitter.com/nozomikota/status/1090883306084696064

封面: 山田丰德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