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展上的心理阴影 2nd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改2018年6月8日 21时00分

推特上有一个话题:#列举你在同人展上的心理阴影#。这已经是几年前就已经存在过的“老”话题,去年的新声 就曾经专门写过一期。但是有趣的话题总是有生命力,这些日子,这个话题又火了起来。不管是办展者、出展者还是一般参加者,都分享了自己在同人展上的悲惨经历。

“在同人展撞到认识的人”这一类糗事,去年已经写过不少,今年本打算全部省略掉。然而下面这几条,实在是不得不分享出来:

てんほ

我穿女装帮人卖本,结果父母来展位了。

gnagna

参加完冬 Comiket 回家,从 Big Sight 搭上公交车,却发现公交车司机是我伯父。于是不光我参加 Comiket 的事就这么曝光,每年他还要联系我两次:“要去 Comiket 吗?”

ぽんぷ亭女将ちゃん

倒也不算心理阴影。我二十多岁当漫画助手的时候,曾经在隔离馆(从前 Comiket 场地较小时,把一部分特别著名的社团摊位归到单独的场馆,和其他社团隔离开来,以避免拥挤)老师的摊位上帮忙卖本兼任杂物。在现在的丈夫的书架上看到当时的同人志(里面还登了我的漫画)的时候,真是惊呆了。

ている☆urania

前夫雇了侦探偷拍我去某 Only 展的照片,用来做离婚官司的资料。

月並

有人面对面对我说:“我等着您的作品上传到(盗版网站名)上。”

蘭戸せる

有人面对面告诉我他是在(盗版网站名)上看到我的作品,成了我的“粉丝”。压根碰都没碰我展出来的本子。

床屋体操

给别人送的礼品,又变成另一个人送给我的礼品,原封不动地回到了我手上。

しお

同人展的心理阴影?是说有人给我叫了披萨外卖送到会场的事吗?(犯人是母亲)

緑の山崎円花

主办 Only 展的时候,有人问:“作品里出现了蜜瓜面包,所以可以带蜜瓜面包过去吗?”我没多想,就在官方告示板上写了“欢迎”。结果,当天收到了一百三十多个蜜瓜面包,把工作人员的桌子堆得满满当当。

百田やすひと

我因为某些理由删粉拉黑的人,直接杀到我展位上来了。

但是和下面这位比,百田老师或许应该庆幸。

北野きーち

隔壁展位是我拉黑了的人。

元村人

广岛的平野耕太 Only 展,出展社团全军:我 1 人出战!(不过展会本身非常热闹,我的作品也卖完了)

把同人展办成个人手渡会已经很厉害了,还有把同人展办出葬礼的感觉的。

しんちゃん

主办方说:“今天会场楼下的备考补习班在举办模拟考,所以请大家保持安静。”于是不管是顾客还是作者都尽力不发出声音,开始了一场寂静的展会。

白龍

Comiket 的桌子上,如果堆了几百本小薄本,是会折成两段的。我亲眼证实了这一事实。写成文字就是“嗡、嗡嗡嗡嗡、啪嚓!”的感觉。虽然已经是挺久以前的事了,但一直烙印在我记忆里。

タン☆タン

打开从印刷厂直接送到会场的箱子的瞬间,发现封面不对。(印刷厂错把别家的本子送到了她的展位上)

萌子

第一次出展的时候,出的是哥特萝莉写真光碟,但是选错了类型,结果周围全都是出 R-18 写真集的大姐姐,那种来了不该来的地方的感觉,还有扎人的视线……
我对接过光碟的人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这张不黄。”最后卖了三十张出头w。

たぬあき

七海ん

隔壁摊位是(日后成为著名插画家的)尚月地。而且当时就已经画得这么好,却怎么看年纪都比我小。我问她年龄,她说:“我上初中。”我从此放弃了画画。

mamataru

之前可能也写过。我老家的小型展会上,隔壁是当地的有名社团,我又和对方撞了 CP,被好一番抱怨不说,她还趁我离开座位的工夫在我的展位上放了垃圾,说是看我的展位太空了。
我回去之后,把那个团的本子全都扔掉了,并且把这件事投稿给了杂志,赚了一张图书券。

不要以为展会结束后就不会有心理阴影了。到家之前,都是 Comiket。

山葵

我和人说展会结束后开聚会联系我,然后一直等,等到了对方“开庆功会中”的推文,恍然大悟。

RizzL

同人展结束了。我压抑不住高涨的兴致,全身发抖。就这么直接回家太没意思,想要做些什么,却也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去漫画咖啡厅。打开推特,看到大家都在开庆功会,感受到自己是有多么寂寞。

你以为被叫去参加了庆功会,就不会寂寞了吗?Naive。

松タロー

很久以前我推的 CP 的小型 Only 展,我自己的本子赶上了时间,又因为参加了合志所以被邀请出席展会结束后的聚会,对我这种交流障碍来说真是好事不断。
这时,来了一位外国人,用磕磕绊绊的日语对我说:“新刊我全部读完了,但是不合胃口,所以退货。”
我虽然不高兴,但决定在聚会上当做笑料说出来。
到了聚会,我刚开口,其他团的作者就讨论了起来:
“今天不是有国际友人来嘛,还请我给新刊签名了!”
“啊!也请我签名了!”
“还有我!”
“我也是!”
“咱们推的 CP 跨越了国界啊~~♥”
除了我之外,参加合志的作者几乎全都被那个外国人夸奖、求签名了。
这件事我在心里憋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虽然谁都没有错,但是我至今一想起来,都会觉得难受。

看了这么多心理阴影,我想说,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活得单纯一点,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事。比如说下面这位,相信一定会让很多读者感到羡慕。

文月ナナ

当时我设置在主页上的留言信箱里,收到一封邮件,写着“呪呪呪呪呪呪……(字数限制)”。可我把“呪”错认成了“祝”,还觉得“诶?!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人家这么祝贺我!好开心!”。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人家并没有在祝贺我。但是很有趣嘛。

封面: 《宅男宅女恋爱真难》

© 谢枫华改 / Anitama

文章标签同人展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