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雾都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6年11月21日 21时00分

新海诚监督今日飞到北京,出席即将在中国上映的《你的名字。》的一系列宣传活动。一下飞机,中国发行公司给他送来了好像《风之谷》里娜乌西卡勇闯腐海时戴的防毒面具一样的口罩,令新海监督望而生畏。可惜(?)北京刚刚下过初雪,空气比较干净,口罩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娜乌西卡@腐海

我觉得怎么着也得这样的口罩才够格……

新海监督这还是第一次到北京,不知道会见到什么样的观众,令他心怀期待。另外在北京日程非常紧张,有没有喝酒的时间,也是新海监督关心的问题。

另外,飞机上的机内电视可以播放英语字幕的《你的名字》,也令新海监督感到惊喜。

抵达见面会场地的新海监督,还在推特上发了几张准备室的照片。有参加过Anitama主办的活动的读者,一定可以从照片上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吧——Anitama的酱牛腱老师作为见面会的主持人也出镜了。

https://twitter.com/shinkaimakoto


剧场版动画《orange 未来》在11月19日举办舞台见面会,活动上,主演声优花泽香菜被问到“如果能够给十年前的自己写一封信,你想告诉她什么“时回答:十年前,她还没有什么动画配音的经验的时候,曾经在一部动画作品里出演过主角。结果这部作品播出之后,一同演戏的男孩子对她说“这种棒读我都能配得来”,令她至今难以忘怀。然而虽然受到了打击,花泽仍然努力不断提高自己。所以她想要告诉十年前的自己:“你十年后可以配到这么优秀的作品。相信自己,没问题的。”

http://eiga.com/news/20161119/12/

十年前正是花泽香菜首次主演的动画《Zegapain》播出的日子。她在这部动画中的表演颇受非议,不仅本人难忘,动画监督下田正美也一直耿耿于怀。在Anitama曾经刊载的访谈里,下田监督也曾经为花泽的演技“伸冤”。

不过不管十年前的风评如何,如今的花泽的演技,应该已经不会被冠以“棒读”的骂名了吧。总归还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巨大机器人题材轻小说,长年来一直被轻小说爱好者们视作“鬼门”,除了《全金属狂潮》和《骑士&魔法》等极少数特例之外,很难获得成功。尽管如此,看着巨大机器人动画长大的小说家们,仍然前仆后继地挑战着这一难关。

为什么机器人轻小说会难以成功?写了30年机器人轻小说的《迷你裙宇宙海贼》作者笹本祐一认为,关键问题在于以小说这一载体,难以树立巨大机器人的形象。

在漫画和动画中,想要树立巨大机器人的形象很容易,不管是铁人还是魔神Z,只要原原本本画出来给观众看就行了。但是换做小说,要怎样展现初代高达和G高达还有G-Self的差异呢?设计的差异用画面可以表现得一目了然,但在文章里就必须事无巨细地做出具体描述才行。

实际上,不光是巨大机器人,作品中出现的大小道具,也都和人物一样,要树立起形象,才能跃然纸上。比如说《星球大战》里的千年隼号飞船,号称“银河系最快垃圾”,设定上也完全体现了这一点,不仅处处体现“隼”这个名号,而且即使船体受损,也能一边修复一边继续飞行,“垃圾”这个形象就非常到位。

而战舰大和(不是宇宙里飞的那个,而是历史上实际存在过的那个),拥有人类史上最大最强的主炮和排水量,但是未能发挥过自己的实力,就沉入海底。通过这一对比,大和号就具备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悲剧的超战舰的形象。

如果换做冒险小说的话,除了人物之外,枪械也要树立形象。《007》系列中出场的手枪,Gavin Lyall小说中登场的毛瑟枪,都是这样。如大藪春彦的小说里,对枪的描写细致程度和写人差不多了。

那么,我们回过头再看小说中的巨大机器人。这些巨大机器人都是虚构的,谁都没见过,所以作者必须描写得能让读者想象出机器人的形象才行。但如果每当机体出场就连篇累牍说明一番设计,阅读的流畅感就毁了。所以这里一定要给巨大机器人树立起形象。

然而,虚构的巨大机器人很难像真实存在的机体一样,用三言两语勾勒出形象。如果是动画,只要把机器人放到画面上,就不用多费唇舌;小说却没办法这样干。

要是书里只有主角一台巨大机器人,剩下的都是实际存在的机械,那只需要集中力量描写主角一个虚构机体就够了。但在不论敌我都有多台巨大机器人混战的作品世界里,就必须给所有的机体都树立起形象、并且活用这个形象设定才行。

在架空战争小说或者太空歌剧里,可以沿用现实里的战舰、巡洋舰、战斗机、轰炸机之类的区别,读者也能理解。然而要写巨大机器人,就必须得从零开始,构思好这些个机器人分别是为了什么目的、基于什么理念开发出来的,又都是什么人在用什么样的心态在操纵。

https://twitter.com/sasamotoU1

书评家、轻小说作家前岛贤也思考了这个话题,提出了在小说中描写机器人可以采取的方法:

其一是戏仿恶搞,特别是在超级机器人系的小说里更为有效。最大限度地活用作者和读者之间“约定俗成”的共同前提,展开“你就想象是自己在电视上看过的那个就行了”的思考方式。这类作品的代表是吉冈平的《铁甲巨兵SOME-LINE》。

严肃的作品就不好用戏仿,但也可以转换成“致敬”的形式,活用读者从其他媒体的作品中得到的记忆。比如说被破坏了头部和右臂仍然继续战斗的机器人啦,一手打进腹部掏出机关部位的机器人啦,雨林中的违法机器人赌博啦之类的。只要写到这种剧情,很多读者自动就燃起来了。这一类的代表是贺东招二《全金属狂潮》第8卷中的机器人竞技场,就是致敬《装甲骑兵》的。另外《机动战士高达UC》原作小说里也经常使用这一手法。

第二种方法,则是扬长避短,专攻只有小说才能描写的细节。比如说机器人是用什么动力源动起来的,是怎么操作的,基于什么设计思想制造出来的等等。在一般机器人动画里,这种说明受到篇幅限制,再加上难以通过画面表现,所以往往只能割爱。但这正是小说的得意之处。只要在考据上下功夫,就能写出只有小说才能实现的机器人作品。

这一类的例子还是《全金属狂潮》,外传集第一卷中花了一整个短篇来解释AS是怎么动起来的。另外还有藤崎慎吾的《深海大战》(然而这本不是轻小说)和山本弘的《数码骑士档案 战士们的肖像》(然而这部不是机器人),都是一卷书都在解说作品、机设和世界观的另类杰作。

神林长平的《战斗妖精雪风》也对导弹的发射过程进行过相近的描写。天酒之瓢的《骑士&魔法》主角就是机器人的设计者,细致入微地描写了机器人的制造方法。

不光是机体考据,对战略、国际情势、作品中的历史等状况的描写,也同样只有小说才能做到。比如说月村了卫《机龙警察》描写了恐怖主义和民族争端等现代性的话题,富野由悠季《机动战士高达F91》的小说版也深入描写了敌方罗纳家族的发展史。

第三种方法是反其道而行,不和动画在传统机器人战斗描写方面竞争。如上远野浩平“虚空牙”系列小说刻意把战斗写得复杂难懂,连张插图都不给配,用来体现作品中战斗已经超越人智。

人类不擅长想象复杂的机械的运作,却很擅长想象“有个什么超拽的东西,在做什么超猛的事”——也就是神明。泷川羊的《风之白猿神》正是把机器人描写成了如同神明一般抽象暧昧的存在。

人类擅长想象的还有一种,就是可爱的女孩子。所以把机器人写成可爱的女孩子就没问题了啦。像是弓弦イズル的《IS》,就是一例。东龙乃助《Eirun Last Code 自架空世界至战场》不仅把机器人写成女孩子,而且到了打戏部分索性不写,直接上漫画了,也是够鸡贼的。

最后一种方法,就是不写打戏,直接去写心情。这一招不仅仅局限于机器人,任何类型的作品都是这样。文字不擅长表现动作,但是反过来描写登场人物的心情却是拿手好戏。这方便的佼佼者非秋山瑞人莫属,但这一招也是双刃剑,寻常人等效仿起来只会切身体会到自己和秋山老师的才能差距丧失活下去的动力,所以不推荐大家轻易效仿。

除了上述四种方法之外,应该还有其他招数可用。虽然机器人小说确实难写,但正因为困难,才能体现作者的才能。

https://twitter.com/MAEZIMAS

封面: 《风之谷》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