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漫画塾》北京讲座感想(二)

中心线与漫画中的时间控制(中)

Comic|酱牛腱2015年12月30日 8时30分

上一期的最后,我们提到了龙珠中使用的一个技巧:“一格中的两段时间”这一表现方式。这在漫画的时间控制手法中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日本现代漫画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用下面的例子来看看“时间段”表现的进化。

在较为早期的漫画中,比如手塚治虫,我们知道他是把电影的表现手法引入漫画并予以发扬光大的先驱。在他的漫画《新宝岛》中,有如下的两页。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利用电影表现手法的漫画。这一组分镜中的每一格都可以想象成电影/动画中的一格,并且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组分镜利用想象还原为电影/动画之中的一个镜头。这是用多格表现一个时间段的表现手法。

这种手法从当代读者眼中看来或许有点冗长,但是对当时尚未习惯故事漫画的读者而言是有必要性的,其重点在于角色的“同一性”。当时尚属新颖形式的故事漫画,相比传统的四格漫画等,其故事性来自于角色登场数量的增加,不像老四格,角色总量很少,就那么几位在那演。而导入电影手法的效果之一则是镜头运用更为灵活,比如上图左侧的中远景的使用。角色多,镜头离得远,会有什么问题?那时还不习惯认人的读者(加之角色设计也还未成熟,这也是手塚之后使用明星系统——同样的脸演不同的戏的原因),如果你翻过来忽然就直接远景开车,读者们都不认识了,你谁啊?是新人还是之前的老角色?所以这种利用镜头的逐渐变化来反复告知这组镜头中的角色就是这个角色而不是别人的做法,就是对于角色的“同一性”的强调。之后随着读者漫画阅读能力的提升,角色设定能力的逐步成熟,读者能认得出这人是谁了。于是这类手法的必要性逐渐降低,类似于上图一般只需要右边最后一格和左边最后一格加上指路牌,就足以让读者理解。

随着读者理解能力的加强,多格表达时间段的手法自然就有了进化的空间。如上面一段最后举的例子,进化方向是使用少数格乃至一格来表现一个时间段。这个手法就没有专门举例的必要了,基本上普通的漫画都是此类做法。一格是一段时间,一格是一个镜头。格与格之间使用广义上的蒙太奇手法,来实现漫画独有的时间段衔接表现形式。

而这类手法的进一步进化,就是上期最后我们提及的,一格中表现多段时间的表现手法。我们为什么说这是进化?时间表现的最小单位从多格到一格到半格,最小单位越小,组合起来的做法就越为灵活。越灵活的组合意味着越自由的构图和越可控的信息密度。如果说画材(包括CG)在内的进化是漫画技术上的进化的话,那么时间控制技巧的进化就是漫画手法上的进化。

理解到时间控制的意义后,我们终于可以回归到上期文章开头所提到的围绕中心线的表现手法了。单格构图中对于中心线的偏离,就是一种典型的单格内时间分段的做法。我们来看下面图例中两格的对比,设计的场景是主角转头向右看右边的美少女。由于并没有找到太合适的漫画图可以直接使用,只好委屈大家看看小编的灵魂画作。

鉴于小编的画力,我觉得大部分同学无法看出这两格有啥表现力上的区别,所以不得不用文字来进行追加说明。上图很明显,正好在画格的纵向中心线上,下图则偏离了中心线,退到了画格右侧。

这里的表现内容区别在哪呢?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上期中分析视线诱导时的方法。上图美少女居于中心线,周边则是背景,整格没有台词。阅读此格时,读者首先看到的自然是美少女的侧脸,在视线焦点停留于美少女的表情时,余光已经把两侧所不重要的背景顺便给看完了。这一格人脸位于中心线上,属于最为常见的构图形式。其阅读时间直接决定于看美少女脸的时间,这也符合了前面提到的最为常见的时间段表达手法:一格表一段。

但是下图偏离中心线的构图,表达的内容就不一样了。读者阅读此格同样先看到美少女侧脸,但是在焦点停留时,余光并没有办法把左边“不自然”的大块留白给看完。注意这个用词“不自然”,相对上图的经典中心线构图情况下的两侧“自然”留白。不自然的留白代表刻意的留白,刻意的留白在这里起到了一个奇妙的作用。余光无法把留白看完,导致读者看完美少女侧脸后,会视线左移,看一下这块留白区域。直到确认这块区域并不存在什么要看的东西,这一格才算阅读完毕。

从效果上来说,上图表现了“主角看了下右边的美少女”。而下图则表现了“主角看了下右边的美少女,之后看了下美少女的前方空间”。下图就是利用构图上对于中心线的偏离,进行一格内的视线诱导,从而实现在一格中表现两个时间段的效果。

考虑到视线的焦点和移动时间,进一步解释这两图的不同之处的话,上图表现了主角聚精会神观察美少女。这是因为代入主角的读者的视线焦点在美少女脸上,而只用余光观察周围。而下图则表现了主角观察美少女的途中,视线却被美少女所注视的前方空间所吸引,然而发现美少女前方并没有什么东西,从而领会到美少女原来是在发怔,看来她有心事,她一定是喜欢我。

当然,对于美少女的注视前方的心事的具体内容,肯定有人会认为小编是过度解读。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解释人人都有所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情,漫画主角对于美少女的心事同样没有准确答案,他同样会做出自己的解释,这和此时读者的解释在时机上重合,导致读者的心理和主角的心理处于了同一状态,这正是所谓的“代入感”。“代入感”和“解释的空间”正是上期文末卖过关子的,“抒情”表现所需的重要要素。在下期中我们会对此进行详述。

最后,实事求是说小编的灵魂画作说服力有限,大家不妨看漫画时寻找一下此类偏离中心线的构图,比如安达充老师,他对于这个手法炉火纯青。通过实例来体会一下此类构图起到如何的表现效果,然后对比一下,如果人物在画格中的位置有所移动的话又会产生怎样不同的效果。对比时需要注意的几点要素包括漫画的阅读方向,人物的朝向,以及“不自然”的空间存在于人物的哪个方向上。这一点同样会在下期中谈及。

(未完待续)

封面: 北京《世界漫画塾》海报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
《世界漫画塾》北京讲座感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