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按摩也是作家的学习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9月27日 21时00分

轻小说作家虎走かける为新近开服的手机游戏《Cross×Logos》担任了编剧。她说,倘若只有 10 万人下载了游戏,其中 5 万人读了剧情,有 2 万人从中得到了乐趣,那对写手来说,已经足够值得高兴了。毕竟这个时代,一本书能卖出 10000 本,就非常可喜可贺了。

https://twitter.com/kobashirikakeru/status/1176822559112720384


轻小说作家はむばね回忆自己过去这波澜壮阔的 10 年:

23 岁,Square Enix Novels 消灭。
24 岁,德间 Dual 文库消灭。
25 岁,平安无事。
26 岁,什么书都没出。
27 岁,GANGAN Novels 消灭,在水面下推进轻小说事业的某社整家公司都倒闭了。
28 岁,平安无事。
29 岁,和德间、Pony Canyon 关系终止,合作的出版社数变成了 0。
30 岁,再次挑战投稿。
31 岁,连获 3 项小说奖。
32 岁,出版 5 本小说。
33 岁,新作准备中。

https://twitter.com/hamubane/status/1176798816088911873


成人漫画杂志《COMIC 梦幻转生》联系某位作家,那作家回答说,他和某出版社合作时,单行本没有卖出去,编辑说卖不好是作者的错,所以他不想再在商业杂志上发表漫画。

《COMIC 梦幻转生》在官推上怒斥:不负责任的编辑对整个行业都有害,赶快滚蛋。是你求人家让你登他的漫画,卖不出去是你编辑既没有眼力也没有修正的技术,是编辑的责任。

https://twitter.com/mujin_tinet/status/1177469114098409472


有想成为作家的人问轻小说作家三河ごーすと:“要怎样才能提升文笔和词汇量?”三河回答说,从结论说起,“对各种各样的事物感兴趣”可以带来词汇量的提升。实际上,根据语言学家的说法,就算同样是“读书”,也要读各种类型的书,效果才会更高。

因为,不同类型的书籍,“频繁出现的单词”会不一样。如果只学习一个类型的,输入的词汇就会有偏向性,无法获得丰富的词汇量。

另外,除了读书之外,对各种各样的东西感兴趣、采取各种各样的行动,也可以增加词汇量。

比如说,三河自己去做按摩,技师按到一个穴位让他疼得厉害,他眼里含着泪水,嘴上却还要问:“请问这是什么穴位?”这样一来,技师就会教给他“肩井穴”或者“腰阳关穴”之类他不熟悉的单词。也就是说,他的词汇量提升了。

人一说要学习文章,往往就会埋头读书、一个劲地写作。但是像这样对人生中各种各样的事物感兴趣、从而获得知识,看起来是绕远路,其实或许却是一条捷径。

https://twitter.com/mikawaghost/status/1176678034272731136


面向儿童的小说书系“集英社未来文库”公布了新人奖的三选结果,并对在三选中被淘汰的 10 部作品给出了简评。在对《Never-ending Raspberry 》这部作品的简评里,点评者提出:“虽然这只是我作为一名编辑的个人看法,但是‘儿童文库’和‘儿童书’看似相像,实则不同。”

https://miraibunko.jp/award/result_n9.html

而其他作品的评论,很多也都可以归结为“要注意读者群”。

儿童文学作家安田夏菜说,她当年也曾经受到过评委相同的批评。她到现在还记得评委老师对她说的那句话:“儿童文库的作者得是粗点心店的老奶奶(或者老爷爷)。”

儿童文学作家绿川圣司理解这句话,是在说,自己应当是“既不是父母也不是老师的大人”。而另一位儿童文学作家森川成美则认为,这句话中还有一层意思,儿童文库是“孩子们握着零花钱去买的东西”(不同于父母替孩子挑选购买的儿童书)。

森川的解读,引发了许多从业者的共鸣。儿童文学作家宮下恵茉便表示,她写文库书的时候非常注重这一点:孩子们是用自己仅有的零花钱来买她的书,她绝对不希望孩子们读了之后感到后悔了。

插画家フルカワマモる称赞说,不是写“大人想让孩子读的东西”,而是“孩子自己能产生同感的东西”,这种思考方式非常好。

https://twitter.com/mamocya/status/1176995020827590656

封面: 《贤惠幼妻仙狐小姐》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