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改革的先驱者

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短评(二)

Fun|酱牛腱2016年7月11日 6时30分

《大鱼海棠》第二批Anitama观影团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和昨天几位不同,这是一个持拥护态度的人,而且会分多篇从多个角度进行拥护。另外继续欢迎各位观众通过评论发表自己的观影感想,如有兴趣把自己的观影体验第一时间分享给各位读者的话,欢迎通过微博微信私信等方式联系我们加入观影团。

关于《大鱼海棠》的短评将分多次发布。 本篇不含剧透。


酱牛腱:推荐

本次先谈关于产业的部分,关于影片的宣传战略和制作本身下次再谈。

在本次对于《大鱼海棠》的批判中,不少言论表达的是该片自诩中国,却不够中国。不少指责文化和设定层面抄袭外国作品的无稽之谈自然是不攻自破。但存在一个事实是,《大鱼海棠》的中期原动画大量包往韩国。这便被不少对动画制作一知半解的同学揪住把柄口诛笔伐:“那么多工作包往外国,凭什么把中国挂在口上!”

所以我觉得应该把“外包”之于中国动画的意义好好理一下。

小编在上个月的上海电影节中观赏了一部德国动画电影《小骑士特伦克》。这部作品本身相对平庸,不值得大书特书。然而小编在片尾的演职员表发现非常有趣的一点,这部作品的原动画和背景,两大块最需要人手的中期环节人员名单全都是拼音伺候,密密麻麻的中国同胞。

实际上这也是欧洲手绘动画电影最近较为常见的情况。欧洲,尤其是西欧已经基本淘汰依靠人海战术的动画中期环节,原动画、背景等大都外包中国。往好了说我们可以解释为欧洲动画产业空洞化,就业机会被中国抢走。但是除了就业机会外,中期外包对于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究竟有没有长远上的好处?

八十年代末,有一批来自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师。他们是中国动画黄金时代的建设者,他们的创造力在世界动画之林中也不遑多让。他们分散到了以深圳周边为主的几十家商业动画公司中,开创了中国动画外包业的第一波高潮。在当时城市职工月工资不过一二百元的环境中,他们的月收入可以达到数万元,可谓鹤立鸡群。然而动画产业最为需求的创造力,却从他们的工作中消失了,他们做的绝大部分是来自于美国、日本的原动画,大部分是动画工作,所谓的中期环节,所谓的低技术成分劳动密集型产业。

西方国家的动画作品,尤其是欧美动画,最需要创造力的是企划、设定、美术风格等前期环节。前期环节一旦定下,中后期不过是按部就班走流程,不需要太强的创造能力。无论选择在本国完成,或是送到中国外包,成品的差别并不会很大。而日本动画则有相当一部分的创造力被放在中期环节,要求原画能够为作品质量添砖加瓦。然而熟悉日本动画行业的朋友都知道,这些高要求的原画镜头绝大部分情况下不会被送到中国,很多日本人认为中国人画不了(虽然实际上绝大部分人确实画不了)。对他们而言中国是在日程表火烧眉毛时可以跑量的选择,日本国内来不及做了,往中国一扔,收回来的原画哪怕画得再差,再让日本作画监督修就是了。所以很显然,中国动画外包业所执行的中期环节,很难接触到对创造力有要求,有利于提高自身水平的工作内容。

当然了,外包产业中基数足够,自然会涌现出一定数量的人才。Anitama也多次对其中的佼佼者们进行采访。即使是不认为大部分中国人有资格在作品中发挥创造力的日本人,也对这些佼佼者们刮目相看,往往指名发活儿给他们做。但是大多动画,尤其是商业动画终究是需要大规模人数的集体创作项目。大部分人的总体水平如果不能提到某个程度,光靠少数的优秀人才是无法提高作品整体质量的。尽管他们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现实是,外包动画至今三十年,整体的中国手绘动画是个怎样的状态?无论有意无意,外国动画产业不仅通过资本剥夺了国内动画行业参与前期制作发挥创造力的机会,而哪怕我们大量代工的中期环节,同样看不到整体水平提高的征兆。即便有一部分人脱颖而出,也难以带动整体。

所以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的那个说法:中国大量代工日美动画,只要有好的脚本分镜,中后期制作不成问题,这个认识是极其错误的。动画的各个环节环环相扣,不是先学走后学跑的关系。我们的原画师长期工作在对创造力低要求的环境下,也少有和国外的分镜演出直接交流的机会,很难提高自身。而如果分镜负责人知道之后的原画师水平欠佳,他分镜画得再炫,原画画不出来又有何用?所以国内分镜的水准往往遭到低水平原画的消磨,双方互扯后腿,陷入恶性循环。那么为了脱出这个循环,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入手?

一般而言,人数比较少的问题解决起来比较快。分镜属于前期,人数更少,需要的创造力更多。我们能不能给国内的分镜人才找到高水平原画,来实现他们的画面设计,来提高他们的成片质量,来增强他们的信心,提升他们的水平?

而这,也是《大鱼海棠》的选择。

为海外动画行业三十年的打工,被消磨不见的中国动画创造力,我们必须要拿回来。我们现在要让海外动画为我们打工,外包出去,利用海外优秀的技术资源,重振我们自己的创造力。

这不仅仅是字面上说的,以前我们给外国人打工,现在外国人给我们打工,好爽好爽。让外国人为我们打工不仅面子上爽,更是对中国动画有利的。我们有版权有IP,我们自己把握自己的市场利益(而外国人只拿打工费),而我们更能够提升我们自己的技术水平。而这也是我们动画爱好者,比起几亿票房来,更为乐见的状态。

而这一把低附加值产业外移,着重于高附加值高技术产业的战略思维,正是所谓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要看到这类政策性文字就觉得头疼,这并没有那么艰涩。用大家熟悉的文字来解释,我们不能听风就是雨,受外人摆布,我们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这样的话,中国动画行业将获得更多的利益。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指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 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正式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概念。

而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 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运用经济、法律、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

总理提出的四个坚持 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 中,中央的支持自不必说,市场倒逼也很好理解——无法完成产业质量与效率改革的产品必将在市场上失去竞争力。君不见那些低质手绘动画已很难在市场上生存?

相对需要解说的,首先是地方组织。比如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6月召开了《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指导目录(2016年版)》新闻发布会。该《目录》中,将具有劳动力密集、技术含量低的特点的动漫网游的美术制作环节归入了禁止类业态。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关宇表示,北京作为文化产业发展的中心,需要坚持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原则,这次禁止仅针对数字内服务中的动漫网游美术中期制作环节,对整个数字服务内容行业来讲,依然会给予支持。

对于发布会内容,之前业内人士笑称是“动漫民工滚出帝都”。但实事求是说,这份通知还真是对于字面意义上的动漫低级工种的逐客令。地方政府,尤其是大城市政府已经开始调整内部产业结构,逐步取消动漫低附加值中期产业的优惠政策,要求动漫企业进一步向能够发挥创造力的前期阶段转移。

而企业主体则是本文所提的重点,通过将设定、美术、分镜等前期流程由中国团队负责,而将原动画部分外包韩国的做法,《大鱼海棠》的制作团队成功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充分完成了李克强总理要求的坚持以企业为主体进行改革的要求。尽管分镜上尚有提高余地,但是创意十足的设定和美轮美奂的美术都毫无疑问地展现了中国动画人的创造力。

而即便是包往韩国的中期环节,据说不少原画提交上来质量不甚理想。最后还是依靠国内著名原画师和动画名校出身团队进行修正。对比日本动画公司让中国外包公司随便画后收回去让作监修的往事,让人不由唏嘘时代之更迭。

可喜的是,除了《大鱼海棠》团队在动画电影领域掀起改革春风之外。中国投资并负责前期工作的动画项目在海外如雨后春笋般增长,其中不乏国内导演担任分镜的作品,比如上周的《一人之下》第一集。

《一人之下》中文版第一集截图

我们相信看过本片第一集的读者已经注意到,画面演出和日本动画已经基本没有区别。相信通过和shaft演出组织大干部的龙轮直征的合作,通过日本优秀原画团队的洗礼,中国的动画导演的水平一定可以得到进一步的锤炼。当然,前提是他们真的存在实打实的合作。

《一人之下》日文版第一集截图 咦有什么不对?

但比起不知内情的其他项目来,我们还是相当确信,《大鱼海棠》包括分镜在内的前期环节是由国内核心团队完成的,而且完成质量相当之高。在今后的推荐文中,我继续会为各位介绍《大鱼海棠》正片画面与剧情上的优秀之处。

但在这之前,让我们先为《大鱼海棠》的制作模式鼓掌。一部合乎中国国家改革政策、提高中国动画技术水平、创造中国市场优秀商业成绩的先驱动画作品,你说他中不中国?

可以,这很中国。

封面: 《大鱼海棠》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大鱼海棠
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短评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