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的奋争与无奈

不该忘却的纪念-《周刊少年Champion》简史(六)

History|王新禧个人专栏2016年10月3日 6时15分

七、新世纪的奋争与无奈

进入21世纪后,有三大冲击波摇撼着日本漫画曾经无比坚实的根基。一是少子化现象愈演愈烈,随着经济发展和家长对教育的重视,以往那种野孩子满地爬的粗生粗养方式已被彻底摒弃,早年只要把孩子养活就成,现在则要优生优育,耗费的心力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贫富差距拉大之下的生存重压和责任感,又使许多父母有心无力。这和当前中国虽放开二胎政策,但不少父母依然不敢生、不愿生,怕养不好孩子一个道理。人口基数少了,相应地漫画读者也减少了。

第二个冲击是游戏对孩子们的强势争夺,不但PC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来势凶猛,2000年3月一代TV游戏神机PS2发售,十年间销售超过一亿五千万台,也最大程度霸占了孩子们的休闲时间。互动性和娱乐性更直接、代入感更强烈的游戏大作,把孩子们的时间和金钱“抢走”了,相对看漫画和买漫画杂志的孩子就越来越少了。虽说漫画可以改编成游戏,两者理论上能形成互动,可真正成功的漫改游戏很少,白金级热卖的游戏几乎都是原创的作品,对漫画销售刺激有限。

第三是阅读电子化浪潮的冲击,特别是智能移动设备的全民普及,让全世界所有实体报刊的日子都不好过,马太效应在此形势下,越发凸显其残酷性。强者恒强的《Jump》依靠海量优势作品获得的授权金收入,并不在乎杂志亏本。而弱者愈弱的《Champion》,外拓乏力,只能艰难依存于杂志本体和有限的周边销售,日子不好过是势所必然的了。

《Champion》的出版数据。截自日文Wiki。

于是乎我们再来看《Champion》的销量,即使用“惨淡”也难以形容了。公元2000年,《Champion》发行数量是60万册,三年后就只剩35万册了。随后每况愈下,2006年32万册、2008年30万册、2010年27万册、2013年25万册,等到了最近的2015年,只有区区21万册了。所谓泥多佛大,反之则庙小无大佛,和90年代一样,当笔者把《Champion》进入新世纪后的“连载作品一览表”仔细浏览N遍后,我承认可以写的漫画实在是“多乎哉?不多矣”,依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连载一两年就腰斩的作品多如孑孓。当然,亮点依然有一些,待笔者为您逐一奉上。

美食漫画历来在日漫中独树一帜,深受广大吃货的追捧,连载于《Champion》2001第19期至2004第34期的《彩虹拉面》(虹色ラーメン),由美食与体育双栖漫画家马场民雄创作。马场民雄早年以足球漫画出道,因为故事普通,反响平平,此后又给白泉社画过一部篇幅较短的拉面题材漫画,依旧人气不足。直到《彩虹拉面》问世,他才得以跻身二线漫画家行列。该作的主角是三位性格爱好全不相同的少年,一个是恶名远播的火爆浪子赤城雄一郎、一个是以第一名成绩入学的高材生长谷川博、一个是毫无特长的平凡少年榊太阳,他们此前素不相识,却在东云高中的一次打架中结下友情。赤城邀请两位新朋友去一家偏僻的小拉面店吃面,厨艺了得却从未吃过拉面的榊太阳,被精致的拉面艺术和可口的味道深深震撼,一番狼吞虎咽后,流泪满面,竟从拉面中看到了彩虹的绚丽。从此,他与志同道合的赤城、长谷川博以及女同学原田光、冈夏树组成“东云拉面社”,展开一系列与拉面有关的故事。

《彩虹拉面》单行本第1卷封面。

日本作为拉面大国,经过不断研究改良,拉面的式样和吃法已是花巧百出、乾坤万有,“国民主食”的声誉可是用无数食客的真金白银和真切体会堆砌出来的,几乎每个日本人都有自己的拉面心得。所以作为最大众化的平民美食,拉面漫画实际上最难画,不但画面要力求逼真,口感和评述都要客观贴切,因为读者吃得未必比作者少,不好忽悠。马场民雄为画好这部作品,聘请了新横滨拉面博物馆作为协力,自身也拜访了诸多拉面店,品尝了数不尽的汤底和别具地方风味的流派,将日本独特的拉面文化浸润入小小画格中,带给对拉面见多识广的日本读者另一种层次丰富的观感。

他故意把主角设定成起初对拉面一无所知的普通高中生,正当对拉面兴致勃发之际,初会的小拉面店却因生意冷清要关门了,为了能继续吃到拉面,主角唯有接手小拉面店,并拜老店主与田勉为师,从最基本的捞面学起,继而汤头、调味、配菜,拉面料理的全程巨细靡遗地展现在读者眼前。随后,马场民雄又通过榊太阳爱上拉面后的种种际遇——寻找优质面条,和各地食材完美配搭;冲击“拉面甲子园”,奋力争胜;与拉面界恶势力赌斗,拯救即将被吞并的老店;失足落海,巧遇面海王;直至最后从拉面中煮出了彩虹,赢得“面王杯”大赛的冠军,功德圆满。——把拉面的无限可能性尽情伸展,融拉面知识与食客情感于一碗飘香的面中,色香知行俱全。尽管主角的成长方式依然是学习、遇到高手挑战、比赛、化解危机的少年漫惯常套路,但趣味盎然的故事和精细到令人垂涎的拉面画面,让人感觉不到丝毫乏味。一碗粘连着浓汤的筋斗面条,配上熏制叉烧肉、腌嫩笋、溏心蛋、海苔和红姜,再撒上一把香葱,简直要飞升至仙界。

《彩虹拉面》漫画内页。

《彩虹拉面》获得的成功,鼓舞了马场民雄再接再厉,续作《拉面摊》(麺屋台ロード ナルトヤ!)于《Champion》2004第48期至2006年第10期连载。故事从一个被主人丢弃许久的拉面摊开始,小学生小林斗也为了买部手机,打算打工赚点外快。流浪汉牧村成美在森林里找到废旧的拉面摊,想趁着祭典时摆摊赚上一笔,可是他煮的拉面难吃极了,令第一个顾客斗也吐槽不已。于是斗也用妈妈教的方法露了一手,好吃得令成美目瞪口呆。成美顺势提出与斗也合作,两人一拍即合,便正式以拉面摊为经营基础,展开拉面修业之旅。而那个拉面摊,后来被证实正是《彩虹拉面》中榊太阳的老师与田勉的面摊……

《拉面摊》单行本第1卷封面。

路边的小吃摊一向充满日本风俗特色,十分贴近普通读者的心理和日常生活,马场民雄在用这个接地气的设定努力塑造打动人心的角色的同时,还请来了有“拉面王”之称的日本拉面协会副会长武内伸协力(顺便说一句,武内伸因为拉面吃过多,导致油脂过度摄取,肝脏机能崩溃,48岁时死于心血管疾病。所以凡事都要适度),因此本作在对拉面的描绘和拉面知识的铺陈上更加精细,情节上更注重拉面与人类情感的羁绊。就像早熟的斗也,只有在煮拉面时才会露出孩童的纯真笑容一样,马场民雄也终于绘制拉面的过程中,找到了自我真正的创作价值所在。

《拉面摊》漫画内页里的拉面描写。

2005年10月,《Champion》第九任主编泽考史甫一上任,立即断然实施改革,企图挽救腰斩频仍、销量止不住下滑的危局。他把彼时连载的大部分漫画在2006年全面更换,又请来脱离《Jump》,但不甘寂寞的大神车田正美亲自操刀《圣斗士星矢Next Dimension冥王神话》(简称ND),作为《圣斗士星矢》的续编,从《Champion》2006年第36、37合并号起不定期连载。同年8月,以“为了使冥王神话的世界更加深邃,在同一个作品的世界里用不同的视点来描绘”为理念,手代木史织编绘的《圣斗士星矢THE LOST CANVAS冥王神话》(简称LC)也在《Champion》进行连载。时值电脑上色流行,《ND》以全彩制作的方式来表现圣衣的光辉璀璨(杂志为了成本起见,只把连载头几页印成黑白,单行本则全部彩色印刷),一上来倒也声势颇壮,加上老圣迷的力捧,很是吸睛了一把。故事紧接正篇的情节线,星矢在冥界决战中被冥王哈迪斯之剑刺入心脏,重伤垂危。无法将剑拔出的纱织,为拯救星矢性命,决心返回前圣战时代,提前破坏哈迪斯之剑。与她同行的是极乐净土之战中唯一返回的仙女座瞬,而之前雅典娜与诸神的战争已引起了奥林匹斯众神的不满。在前圣战时代,空前严峻的挑战在等待他们……

《圣斗士星矢Next Dimension冥王神话》的彩页。

《ND》连载开始仅半个月后,出版商策划的圣斗士衍生子品牌《LC》紧跟着问世。虽然同样冠以《冥王神话》之名,但两者不但剧情相差万里,甚至连角色的长相、名字也全不相同,唯有圣衣这个概念还算符合正篇的设定。这样巨大的差异,让老读者们变得“精分”了,“到底谁才是正统的《冥王神话》啊?”不停的争议迄今未断过。在《LC》里,女神变成了萨莎,天马星座直接叫天马,黄金圣斗士也几乎全员换血,故事的舞台则搬到了1743年的欧洲。有着日本血统的孤儿天马和喜爱绘画的亚伦是一对挚友。某日亚伦受到大圣堂的神父(睡神修普诺斯)的指引,与神秘女性潘多拉会面。另一方面,受到童虎的引荐,天马前往希腊圣域接受圣斗士训练。在圣域他遇到了儿时青梅竹马的萨莎,原来萨莎竟是女神雅典娜的转世。两年后,天马成为天马座青铜圣斗士。而亚伦体内的冥王哈迪斯之魂也觉醒了,并向圣域发起了全面进攻。宿命的激战,在曾经的好友间展开……

《圣斗士星矢 THE LOST CANVAS 冥王神话》单行本第1卷封面。

是的,这样的故事,果然与原来的本体差距颇大,而且手代木史织那种尖嘴缩腮的人物造型,也和车田的美形画风不能相提并论,让很多老粉都接受不能。所以圣斗士粉丝阵营的分裂与争吵就不可避免了。事实上,日本车田正美对自身作品的版权,基本没有多大话语权和控制力,因为从连载开始那一刻起,版权就归属杂志社了。将《圣斗士》作为一个大品牌,召集多名作者共同打造分支,利用共有的“圣斗士品牌”分享人气,达到多出、多卖,尽量增加商业利润的版权出售行为,漫画家是无力干涉的。所以《圣斗士》的衍生作才令人眼花缭乱,早在2002年12月,就有冈田芽武作画的《圣斗士星矢EPISODE.G》在月刊《Champion RED》连载;2013年7月,又有外传作品《圣斗少女翔》开始连载;2014年4月,《圣斗士星矢Episode G.A》启航。这五部漫画和TV动画《圣斗士星矢Ω》一起,构成了“后圣斗士时代”。

《圣斗士星矢 THE LOST CANVAS 冥王神话》里的黄金圣斗士。

《ND》和《LC》在《Champion》同个档期里连载,不但没有形成合力,反而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ND》多次出现长期空档,往往车田正美的官博早已放出已画完的新章截图,但杂志就是迟迟不予刊登,甚至一拖数月。坊间对此奇怪现象,纷纷推测是杂志方故意压下《ND》,让读者把关注度集中在《LC》上,只有到《LC》低潮或要出OVA时,才让《ND》登场造势,帮忙增加话题。可怜车田正美当年也是集英社旗下一员虎将,而今混到给万年老四打工,竟然还要受此腌臜气。至于《圣斗士》也因为过度商业操作造成读者认知混乱,平台高度又远不及以前的《Jump》,名气与影响力已殊难比肩80年代的高峰。

炒冷饭吃残羹厮混岁月,终究不能改变大势。泽考史筹谋运作,在上任后又推出了一些重磅作品,下期咱们再来看看它们都是谁!

封面: 《圣斗士星矢 THE LOST CANVAS 冥王神话》

© 王新禧 / Anitama

《周刊少年Champion》简史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