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治社

A-1 Pictures社长柏田真一郎谈平成动画

Broadcast|izumi5月9日 6时30分

2000 年前后,在向动画业界投递求职简历之前,临近大学毕业的柏田真一郎,其实已经拿到了其他行业公司的内定。然而,早已抱定“就算是死,也一定要参与能在人世间留下‘自身生存印记’的工作”信念的柏田,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进入 J.C.STAFF。

柏田真一郎 毕业后先是进入 J.C.STAFF,随后于 2010 年转投 Aniplex,并于 2018 年就任 A-1 Pictures 的执行董事兼社长。由其主要参与策划的动画作品有《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埃罗芒阿老师》以及《高校舰队》剧场版等。

世纪之交的日本动画业界,正处于由模拟时代迈入数字时代的转型期。入行之初,柏田正巧赶上了模拟时代的末班车,据他回忆,那年头,即便是“线摄”这样的作业,单单准备与制作相关的素材,也远比现在要繁琐吃力许多。工作人员先要将打印出来的角色身体的各个部分分别剪下后,再一点点贴到赛璐璐片上去。等“线摄”全部拍完以后,之前那些千辛万苦贴好的素材,便又成了一堆无用的产业废弃物,还得设法处理掉。此外,“上色”工序,当年是外包给海外公司的,发件之后,通常得等上好几天才能看到成品。

相比之下,如今,不管怎样,“动画”“上色”,两道工序加起来,基本都能保证在 12 小时内交工。只不过,以上工序节省下的时间成本,基本用到了“分镜”“作画”环节,到头来,也没能给“背景美术”“摄影”腾出足够的制作周期。

在上述操作流程得以确立后,柏田在 J.C.STAFF 平静地工作了约 10 个年头。2009 年,当他以制作人身份,完成了自己在 J.C.STAFF 的最后一部作品。在《科学超电磁炮》第一季后,转而投入 Aniplex 门下。在时隔 9 年后的 2018 年,柏田正式接手 A-1 Pictures 社长一职。

在业界摸爬滚打将近 20 载,终于坐上最高决策者位子的柏田社长,现如今,却见到行业内频频发生的“质量不稳定”“赶不上交货期”等一连串棘手问题。因而,他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打造一支不会因为日常小问题,就轻易陷入混乱的,强大的现场团队。

尽管这一目标立即实现确有困难,但柏田社长期望,未来 5 年内,能让 A-1 拥有,即便不借助母公司 Aniplex 力量,也能独当一面的从容与强大。

而这份“强大”的背后,离不开“人”的依托。若想交出好的作品,便要以好的人员配备为前提。尤其是遇到富有创作热情的团队,更是求之不得。并且,在听取社内各部门关于“仅靠金钱收买,A-1 无法真正培育人才”的呼声后,柏田决心,要将公司构建成适宜人才成长的平台。为此,上任伊始,他与全体社员进行了一轮面谈。

通过面谈,柏田社长发现,年轻一代中,聪明、懂事的孩子占据绝大多数。原本他考虑到,在日本从事动画这份辛苦差事的年轻人,由于种种原因、有些甚至混到无家可归。想着,他们中或许会有人会因为付出与收获的不平衡,当面对社长发些牢骚,但事实上,柏田却没听到几句泄气话,因此,谈话的结果反倒是社长本人受到了鼓舞,心态变得更为积极乐观了。

另一方面,柏田也发觉,如今的年轻社员,缺少他们当年那份,凡事都爱自告奋勇、争先恐后的劲头,且年轻一代多半不愿对外主动表露自身的真实想法。

不过,最后当柏田诚恳地询问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时,看出社长真心想听,大多数人还是较为干脆地诉说了自身的真实想法。可类似挤一挤才出“牙膏”的情况碰得多了,柏田社长不由地在心中暗暗吐槽,“有想法,拜托各位开门见山就讲啊!”。与此同时,也让他再次认识到,维护员工工作积极性的重要意义。

虽然,采取何种具体措施来维护员工的工作积极性,眼下还不便透露,但公司的确做着方方面面的考量。硬要举例的话,动画制作公司最易遭遇的“瓶颈”,便是“晋升通道不顺畅”的问题。例如,即便某人已经从“制作进行”升到了“制作主任”,但只要制作人方面人手还够用,就老也提不了职。为了解决此种尴尬,A-1 Pictures 决定,以后要对员工的努力付出,给予各种形式相应的回报,并建立与之相配的一整套职级考评体系。

另一方面,因 BD 销量的持续低迷,迫使圆盘发行商走上变革之路,导致制作社与发行商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站在动画制作公司的立场,当前市场总体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因此,制作费用在水涨船高节节上扬,本来,这一现象是制作社方面乐见的。但是,柏田社长也指出,制作公司不应当怀着“出品完毕便万事大吉”的心态做片子,而应该将“切实收回制作成本”当作真正的目标。

上文中柏田社长虽然提到过要尽可能“不借助母公司 Aniplex 力量独立存活”,可实际上,一旦出资企业、工作人员有所减少,整个制作现场立即就会陷入瘫痪。因而,必须探索一条能令双方共存共荣的道路。

在柏田看来,虽说 Aniplex 是 A-1 Pictures 的母公司,但自己在任期间的目标,就是要做到,即使有朝一日 Aniplex 不能维持目前的良好业绩,也仍旧要确保 A-1 Pictures 各项运转正常,能够继续生产动画。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影像制作安定有序地推进,为此,A-1 也应该与其他的圆盘发行厂家进一步打开天窗说亮话。基于上述原因,柏田认为,像自己这样,既了解投资方心理,又熟悉制作现场情况的“中间人”,更容易找寻到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折中方案。

谈到业界老生常谈的劳动体制改革,柏田觉得,变革本身势在必行。为减轻制作现场的负担,诸如原画回收之类的任务,都已委托给快递公司。再有,改变从业人员心态同样是当务之急。鉴于动画行业的工作性质,交货时期大家时常忙到四脚朝天,但正因为如此,更不能疏忽利用闲暇空隙充分做好休息调整。

TV 动画的轮班运作,会呈现忙一阵、闲一阵的波峰波谷。此时,就要营造让“闲人”无所顾忌早些回家的氛围。因为在日本,通常只要上司还没下班,即便手头没活,员工也不好意思率先早走。所以,柏田社长严禁各级上司对属下说,“你这就要撤?”,哪怕是用开玩笑的口吻,因为,一听到这样的话,员工就都不敢回家了。

对于外界给予 A-1 Pictures 作品 “紧跟时代脉搏,切中当下观众痛点”的评价,柏田只作保守性乐观,因为社长觉得,A-1 或 Aniplex 还不大可能推出太过出格的“前卫企划”。像近期的《佐贺偶像是传奇》(MAPPA、avex pictures),以及《SSSS.GRIDMAN》(TRIGGER、Pony Canyon)那样的作品,至少现在的 A-1、Aniplex 不会冒险敢为天下先。

尽管柏田也明白,那是一种畏惧被三振出局、而不敢大幅挥棒的击球手心态,但也自嘲,长期以来一直放弃本垒打,只求内野安打万岁的自己,没资格在对此评头论足。因而,今后要朝着“打破既有画风”的方向而努力。

此外,在“轻松搞定漫画、动画既视感”类真人剧大行其道的今天,如何构思能够突显“动画独有魅力”的企划案,成为了动画行业主创人员必须面对的严峻课题。

当然,A-1 也不是毫无大胆动作,上一季《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第 3 话 ED 中,藤原千花同学那段流畅的舞蹈,就曾引发过坊间热议。身为制作方,由此得到了观众对作品的积极反馈,网络上的议论沸沸扬扬,视频播放数超过了 500 万次。这些,都要归功于现场制作人山田贤志郎的成功操作,以至于“被抢了风头”的柏田社长都心有不甘。

之所以感到不甘心,是因为迄今为止,这些本该是策划制作人、现场制作人操心的事情,在如今“人员捉襟见肘的现场,如何有效发挥制作团队能量极值”,全凭现场制作人的个人能力与手腕。而山田一手炮制出具有此等轰动效应的热门事件实属不易,值得夸赞。包括动画播出后,在官推及时公布线摄等一系列动作,也均出自预先的布阵。线摄的视频,就像在对好奇的观众们说,“一定有人以为是 CG 做的吧,然而,并不是”。

柏田社长十分赞许山田 P 的做法,且心中恨不得能在自家制作现场多量产几位有灵性的制作人来。毕竟,一样是发酵热点,与作品关联不大的离题炒作,对于作品宣传而言,就属于无用功了。从这层意义上讲,一箭双雕的精确制导式宣发操作,实在令柏田满心欢喜,羡慕、不敢嫉妒恨。

谈及中国网络视频节目审核变严,可能对日本动画业界造成的影响,柏田表示,中国市场的变数,还是令业界相当震惊,甚至感到了一丝绝望。当然,社长心中也料想过,中国视频网站大举购买日本动画播放权的泡沫期迟早会迎来终结,只能说,这样的时刻已经走到了眼前吧。

但是,社长仍旧从绝望中看到,近 10 年时间,通过全球大大小小的展会,让许许多多国家的粉丝领略到,日本动画,经过平成 30 年的发展演化,不再是仅仅针对儿童受众的娱乐服务,而已经成长为某种泛奢侈品型的高端消费品种,而为世界普遍认可。

倘若,现今这批观众长大成人,为人父母后,理应会将自身对于动画作品的热爱,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这样的话,未来也绝非毫无光明可言。因此,有理由相信,绝望中孕育着希望,只为这一线生机,A-1 也理由充满干劲地继续前行。


参考资料:
  • 19年4月号《NewType》

封面: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