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师恩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7年2月9日 21时00分

由产经体育等7家位于东京的文体媒体的电影记者选出的电影奖“蓝丝带奖”在昨日举办颁奖典礼,《新·哥斯拉》获得最佳电影奖。在颁奖典礼上,哥斯拉登台,为监督樋口真嗣颁奖。这也是非人类角色首次登上该奖项的颁奖台。不过登台的和电影里登场的并不是同一个哥斯拉,这也引来了不少特摄爱好者的吐槽。

《新·哥斯拉》中登场的哥斯拉由3DCG技术制作,极力还原皮套的橡胶感;然而颁奖台上的哥斯拉却是传统皮套。主持颁奖典礼的演员大泉洋因而戏称“这橡胶感够强的啊”,引得哥斯拉大怒。颁奖结束后,大泉又问哥斯拉“最后被人类干掉的感受如何?”,哥斯拉闻言愤而摇动巨体威吓大泉,令台下哄堂大笑。

http://mainichi.jp/articles/20170209/spn/00m/200/010000c

樋口监督领奖时称,本来今天应该由总监督庵野秀明来领奖,然而机智的庵野早就看穿了哥斯拉会登台,于是事先安排满了日程,樋口只好前来领奖了。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20170209/geo17020905020021-n1.html

大泉洋问樋口监督:片中有如此之多的演员登场,是否会很辛苦?樋口监督幽默地回答:“挑选领带的样式特别麻烦。到中间领带的样式就不够用了。这部电影的领带度特别高。”

另外,片渊须直监督也凭借《在这世界的角落》获得了最佳导演奖。

http://natalie.mu/eiga/news/219920


Anitama在春节期间连载了山本宽监督的访谈,其中提到了不少京都动画时代的往事,不知道各位读者看得过瘾吗?至少山本监督自己似乎是没说过瘾。昨天,他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回忆起了京都动画的演出家木上益治,他唯一以“师父”相称的人。

木上是“京阿尼品质”的始祖,绝不允许妥协,更经常无视脚本。这些话山本监督已经说了无数词,在Anitama访谈里也有提到。所以这一次,他换了个话题。

故事发生在京都动画决定制作《MUNTO》的续篇的时候。山本自己非常喜欢《MUNTO》,至今都认为是一部做得很好的作品。然而毕竟是完全独立制作的作品,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提起。特别是身边很多人说故事太难懂,所以京都动画决定外聘脚本家。山本继续担任演出辅佐,说白了就是个添乱的。

然而木上和外聘来的脚本家完全合不来。

木上在和人讨论的时候是个好好先生,然而等讨论完了回头再跟山本宽商量的时候,却垂头丧气地说“这样不行啊!”。

再加上那位脚本家呢,开会的时候好点子说得天花乱坠,等实际写成脚本的时候,那些灵光却连影子都看不到了,简直不知道这会都开到哪儿去了。

所以山本在和木上私下交流中,得知木上一直想把那位脚本家赶走,然而没勇气说出口。于是山本主动请缨,自己来唱这个白脸。

等到下次开会的时候,山本就拿出笔记本,详细地说明脚本家写的脚本和开会时提出的点子是如何大相径庭。当时山本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疯狗”时代,于是连脚本自身中的瑕疵和矛盾也都逐一挑出来,毫无遮拦地一口气全摆出来,当众打脸。

受到这种对待的脚本家自然大发雷霆,拍屁股走人。周围的大人物们估计也觉得是没法再和人家合作了。

于是脚本家被降板了。那么脚本要谁来写呢?这时候木上又来找山本了:

“山本君,你来和我一起写吧。”

???师父您说啥呢?您一个人写不行吗!

虽然山本再三推辞,但是毕竟以《MUNTO》前作那口碑,大家无论如何都不敢放心让木上一个人写脚本。

于是山本无可奈何,和木上对半分,他写后半的脚本。

为什么是后半呢?因为山本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写出来的脚本肯定是要被大改特改的。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要尽自己能力写一个好的东西出来。又有高潮,又有戏剧冲突,人物关系也一目了然。

然后这个脚本就被改得连原型都认不出来了。所以你们看Staff表里脚本一栏也没有山本的名字。

虽然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被人当枪使,但是山本宽得到了一次写脚本的实践经验,觉得这段回忆倒也不错。

而且山本也从中学到,虽然人们说“既然作画画出来还要被作画监督全修,那一开始就让作画监督自己画不就好了嘛”,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不管原来画得有多烂,只要有这么一个底子在,修起来就会快很多。从0到1自己做,就是这么难。

想到自己的脚本能成为那个底子,山本也觉得满足了。


山本还写了另一段回忆,发生在他离开京都动画的那一天。

当天,社长对他真的很好,让他把能带走的东西都自己带走,还给了他类似特别奖金的一笔红包。

然后山本整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桌子,想要尽量不碰见任何人,悄无声息地离开,只和自己入社以来最照顾他的U氏打了声招呼。

就在山本准备走的时候,在走廊里和木上不期而遇。

山本心下暗叫不好,被木上拉到了安全通道。他本以为自己要被师父大骂一番,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木上湿着眼眶,只说了一句话:

“京都动画这座庙,对你来说还是太小了。”

山本感叹,木上真的很了解培养他的方法,直到最后都还是那么帅气。

木上的最后这句话,山本解读为是在说:“你不能一直这么被圈在笼子里养着!去大海里在狂风怒浪拼搏着活下来吧!”

山本自嘲:托您洪福,我现在已经快在大海里淹死了……


山本说,不仅仅他自己蒙受了木上的恩惠,对日本动画史来说,木上益治这个名字也必须被牢牢铭记。所以他今后也想继续讲述木上的故事。

不过,他想,木上如果读到这篇博文,一定会生气吧(笑)。

http://lineblog.me/yamamotoyutaka/archives/13110840.html

《夏目友人帐》、《无头骑士异闻录》监督大森贵弘转发了山本宽的博文,说,虽然他至今检查过几百集动画的分镜,但还没有见过哪本分镜,能像木上的作品那么美,甚至令他不敢下手去改动。而且木上分镜里几乎看不到修改的痕迹,大森监督认为,那些分镜可能都是他基本上一气呵成画出来的。

https://twitter.com/t0mori/status/829589852395958272

封面: 《MUNTO 仰望天空的少女眼中的世界》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