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皮包裹下的情与欲

监督松见真一谈《BEASTARS》

Broadcast|izumi11月28日 6时30分

监督松见真一用“披着兽皮的真实人情剧”来形容自身阅读《BEASTARS》原作后最为深切的感受。本作借用动物角色来影射人们为求生存不得不压抑天然本性而衍生出的焦虑与扭曲的心态,却为读者带去了比直截了当以人写人更为强烈的心灵震撼。

主人公大灰狼雷格西,生活在一个食草与食肉动物混居,作为食肉兽必须时刻小心隐藏本能,方能维持和谐共存的社会。雷格西平日处世格外低调,长期循规蹈矩地遵守着表象秩序,竭力不让弱势群体对自己心生畏惧。而与兔子春的偶遇,却使他遭受到身与心的双重冲击……

在一系列机缘巧合之下,原本只求本分从事舞台幕后工作的雷格西被意外推上了前台。在与老虎比尔演对手戏时,眼见对方明目张胆在台上使用违禁兔血强壮剂的举动,雷格西胸中某种压抑已久的怒火被瞬间引燃……然而,这股无名之火究竟是出于对规则践踏者的不满,还是冲着……雷格西是否意识到,与柔弱兔子的不期而遇,会使自己发生意想不到的转变?

食肉的雷格西与食草的春一旦互生情愫,势必得跨过那道横亘在彼此阵营间难以逾越的鸿沟。然而要让狼在面对兔子时不动食欲根本没有可能。原作中让主人公以“母性”来化解矛盾的手法,而类似操作在少女漫画及浪漫小说颇为常见。因此单是对“漫改动”过程中谋篇布局的调整,以及针对男女观众对同一镜头的不同解读等问题的研究,就已经激发起松监督极大的创作热情与探求欲。

松见想以一种男女都能接受的视点来规划本剧的拍摄,但对此前拍惯了男孩物语的他而言,一个不注意便很容易往男性的方向跑偏。比方,站在男性立场,路易只需在春面前足够阳刚帅气,但女性还想在人物身上寻求可爱的一面,而在男性看来那些不够爷们的地方,恰恰满足了女性对于可爱的需求。

此外原作中大量的独白非常出彩,并且经常以由内至外、由外至内的视线来回切换描写同一角色,或是展示不同角色对于同一场景的不同观感。如何在转换“影像修辞”时尽可能保留“漫画修辞”原汁原味也是监督乐于挑战的部分。

据松见介绍,《BEASTARS》的项目企划,起始于动画开播两年前的 2017 年,作为初期阶段入队的成员之一,监督与其他主创共同克服了包括时间、预算在内的各种困难,才千呼万唤地盼来了动画正式播出的日子。

本作出自 20 多岁的女性漫画家手笔,无论从选题,节奏感的掌控,故事的展开方式,以及对于雄性角色的刻画,都洋溢着浓郁的少女漫画风情。于是着手动画改编时,松见将突显 20 岁年龄段女性作品的特色放到了首要考量。

不同于强调内在逻辑,明确敌我立场,战斗成长型的少年类作品,本作蕴含许多暧昧不清的牵扯,为此监督在剧本推敲与分镜制作等方面都格外用心。毕竟之前由其执导的绝大多数作品均是站在男性的观察视角,若是不做积极应对,便极易与巴留老师的思考路径产生偏差。

既然认定原作者的感性与表现力才是《BEASTARS》的魅力源泉,就应不偏不倚地贯彻执行,所以很多地方松见克制住想把片子拍爽的冲动,故意朝着反常的方向找沉浸感。

原作巴留老师几乎不看动画,因此对动画化本身没有提过特别具体的意见。但因为老师有着庞大的观影量,她会指示制作团队某处桥段应该往哪部真人影片的氛围上靠。配色借鉴了法国比利时漫画等偏欧洲的色系。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对“红”的运用可圈可点,作为一种暴露本性的象征色,无论是第 1 话开篇之时血红的月亮,殷红的地毯,还是雷格西通红的双眸,都有意在强调红色所代表的含义。并且,为加强对比反差,还特意用绿色、蓝色系的补色加以衬托。就连白色墙壁也处理成少许偏茶色的调子。

除此之外,巴留老师还坚持要求监督保留“食杀”等可能会造成初看者理解困难,却对作品世界观营造起到特殊作用的部分“专用造语”,对此松见将本片的演出尽量设计成便于观众理解词义的方式。

关于“拟人化”的动态表达,因为登场角色脖子以下部分和人一样,所以动作也就照着人类行为的基准设计,没啥难度。倒是原作中随处可见的各种人物独白,为了不至于引发理解上的歧义,对那部分完全站在第三者观察视角的镜头,会有意识地采取切换拍摄机位等做法。

表情方面,猫、兔一类的动物可以不怎么费力地效仿人类的表情动作,可是碰到像鸟类等长着突出喙的物种,究竟该怎样赋予角色喜怒哀乐,有时还真感受到了表情幅度的局限。

目光流转比较难搞定的要数春,因为只有黑色的眼珠部分没有眼白,因此在斜视憋眼的时候经常让人弄不明白角色到底看向何方。在向巴留老师征求对策时,老师说可以通过改变眉毛的位置来实现,但这对 3D 动画来说办不到。监督调侃,这种时候给观众留一点不确切的猜想空间或许是个逃避的好借口。另据监督透露,巴留老师让制作团队用不着把春塑造得太过可爱,说是春已经和徐娘半老的兔子没啥区别了。

另外,为拉大剧中角色独白与普通场景的音源差距,本剧特意将独白与正常台词分开录制。例如,第 2 话中雷格西与身体中食肉动物本能相对峙的那段,声优小林亲弘所表现出的判若两人般的演技,倘若不是分别录音,恐怕会让表演者在情绪切换时出现收放困难。

松见觉得,春与茱诺是全剧中最有魅力的角色。身为女主,春在异性面前总是一副楚楚可人的乖巧模样,配上稍稍拐弯抹角不够爽利的性子,同时又执拗地探寻着自身存在的意义……集众多矛盾特质于一体,使得春的形象鲜活而生动。

相较之下,茱诺更为坦白,直来直去的性情倒也惹人爱怜。两者皆是巴留老师不主动逢迎男性看客喜好,描绘出的极具现实感的女孩形象。包括那个全身心扑在男友身上的春的情敌瑞知,那种少女时期将恋爱当成生命全部的盲目与偏激,太具典型意义。假如换作一般的男性作家,怕是不太会上演如此“歇斯底里”的互撕。

如果说作品中的女性登场角色是在任性释放、本色出演,那么男性角色则处于被观察者的位置。在同为男性的监督看来,对于雷格西各种反应的琐碎描写,并非立足于纯男性立场的细致与真切,但却勾勒出了一个受女性普遍青睐的青涩男孩。

烦恼着 17、18 岁敏感时期男孩特有的烦恼,对于成人社会台面下藏污纳垢现象的近乎洁癖式的厌弃……雷格西无疑是本剧中最令绝大多数女性观众有所共鸣的角色。

每位由疯长体格与稚嫩心智混合而成的叛逆期少年,或多或少都曾有过试图挣脱大人管束的念头,甚至妄图超越家长,却往往在屡试屡败中被挫个灰头土脸。到头来也只得在长辈们的庇护下,听命“强权”憋屈度日。悬殊的实力落差,所引发的焦躁不甘,想必煎熬过无数颗向往独立自由的年轻心灵。

需要一提的是,作为群像剧的《BEASTARS》中许多配角同样值得关注,比方凯伊(獴),还有与瑞知形影不离的跟班猫小妹,在剧中为这些小配角设计戏份,也让现场制作人员们乐在其中。

《BEASTARS》的制作团队是一支耗费数年周期磨合打拼的持久作战部队,在此期间队员们基本维持住了高涨的制作劲头。本片属于全 CG 制作,而 CG 动画的现场,会把传统动画中那些本可拆分的环节,分配给某人独立完成,导致个人的作业负担十分繁重。

虽说制作时间相对充裕,但压在每人肩头的任务量依旧沉甸甸摆在那里,可以说是一项需凭借迎战马拉松的恒心与耐力,方能达成的艰巨使命。只要中途出现心理疲劳等状态下降的情况,则必定会影响动画成品的质量,因而监督始终对操作人员在主客观方面可能出现的懈怠保持高度警惕。

技术层面,除去近些年已被普及的“动作捕捉”技术以外,《BEASTARS》还采用了“表情捕捉”。而本作与大多数动画制作不同之处在于颠倒流程。并且此次的“前期录制”不单单体现在声音录制本身。在收录彩排现场,监督亲自指挥声优们在念台词的同时,配合相应的动作表演。直到动作戏份全都演绎得符合要求以后,才宣布正式开录。为了呈现最佳的表演效果,监督还允许演员忽略依据影像对口型配音基本原则,事后再让影像制作团队配合表演进行作画。

起先,在没有确切参照的前提下,声优们还显得有些放不太开。但不久后大家便在现场开展各种尝试,并积极建言献策,气氛热烈。当演员们一个个自己动起来后,监督便无需再为设计动作耗费精力,腾出手来去干调整麦克风摆放等提升录音效果的辅助工作。

声优人选方面,试音阶段主创团队成员间就各自畅所欲言,最终选定了完美调和“食肉本性”与少年笨拙特质的小林亲弘。春的配音则交给了能够在不经意间传达出话里有话感觉的千本木彩花。出演路易的小野友树,是自开播以来个性最为张扬外放的角色,但随着剧情的深入,路易也展现出卸去人前完美铠甲后的另一面,小野对于角色的精准把握同样值得称道。

当被问“若是进入到切里顿学园,会是哪种动物,又会如何行动”时,监督坦言自己实在不愿再去经历一次充满纠结的青葱岁月,若是非得在学校里头呆着的话,他不想做学生,宁可当保安,就是原作中那条名为陆睦的响尾蛇保安。感觉不动声色地在一旁悄悄守望切里顿学园独有的世界观,也算得上是乐事一件。

说到今后看点,主人公雷格西与春直至第 5 话才好不容易相互知晓了姓名,一度让人以为两者的交往会就此顺顺当当步入正轨,岂料事情发展远非那样简单。进入第 6 话,故事突然切换成雷格西与同伴们在校外游逛时的一组见闻。

而看似冠冕堂皇的成人世界,背地里说一套做一套的种种不堪,相信会令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们在直视这类公然耍诈的行径时,心头翻涌起阵阵难以言喻的不齿与不甘。而随着情节的推进,春在校园之外也将遭遇某事,事到临头的那一刻,雷格西采取了一反常态的行动……监督还请各位届时多多捧场支持。


参考资料:
  • 19年12月号《Animage》
  • 19年12月号《PASH!》

封面: 《BEASTARS》

© izumi / Anitama

文章标签BEASTARS
相关讨论BEASTARSBEASTARS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