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也是最初的偶像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6年9月23日 21时00分

曾经挖掘了小川一水、冲方丁、伊藤计划等众多日本知名科幻小说家的出版社早川书房,本年度举办的第四回早川科幻小说大赛获奖结果公开,草野原原的小说《最后也是最初的偶像》获得特别奖。

http://www.hayakawa-online.co.jp/new/2016-09-20-175142.html

为什么今天的新声会提到这部小说呢?这是因为,《最后也是最初的偶像》在被用来投稿科幻小说大赛之前,原本是一篇《LoveLive!》的同人小说。

作者最初用“节足原原”这个笔名,在《LoveLive!》科幻同人合志《校园偶像幻想 希望的去向》上发表了这篇小说的雏形,当时的题目,叫做《最后也是最初的矢泽妮可》。

http://schoolidolfictionally.tumblr.com/

虽然是虚拟偶像的二次创作,但从这个致敬奥拉夫·斯塔普雷顿《最后也是最初的人类》(Last and First Men)的标题就能看出来,这篇《最后也是最初的矢泽妮可》,具备着坚实的科幻内核。

各位LoveLiver可能会对这篇同人小说的内容感到不快。小说讲述的是矢泽妮可在车祸中不幸身亡,但西木野真姬运用自己作为医生的女儿掌握的技术,将她的大脑取出、肉体冷冻,并用肉店的垃圾重建了妮可的身体,使妮可得以复活。

妮可的校园生活和偶像生涯,由此出现了大幅的转折。围绕着这个如同当代科学怪人的新生妮可,妮可的妹妹心和真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然而小说的主题并没有停留在人体改造的是非这种陈词滥调,而是最终升华到了“偶像的存在意义”这一崇高层面——不要笑,根据小说的说法,偶像才是人类意识的发端,才是宇宙万象的起源。

大概是觉得这部令人瞠目结舌的作品只供小圈子观赏太过可惜,作者在以同人形式发表之后,又对其进行了大幅改写、扩充,并且剥离了作品人物设定和《LoveLive!》的关系,作为一部完全原创的作品,向早川科幻大赛投稿,并且最终获得了包括科幻小说家小川一水在内的各位评审员的垂青。

小川一水点评称,这篇《最后也是最初的偶像》虽然远不及获得同届优秀奖的两部作品,但在某种层面非常尖锐,让它落选实在过于可惜,所以才选择为其颁发特别奖。

https://twitter.com/ogawaissui/status/778408338103017472

常年致力于出版国内外优秀幻想、推理小说的早川书房,在日本的小说爱好者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动画二次创作能够获得早川书房的认可,令不少同人小说创作者都感到十分振奋。未来,或许会有更多同人小说家将自己的作品改头换面,向类型文学新人奖投稿,为类型文学带来新的气象。

不过,由于并没有获得大奖,《最后也是最初的偶像》能否正式出版、将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版,仍然是个悬念。


一位作画@attyaninochi 在推特上说自己看到某动画公司的招聘广告,里面赫然写着招聘对象是“能从自己家来上班的人,可以获得父母的经济支持的人。请做好第一年没有收入的心理准备”,令他作为同行倍感丢人。

https://twitter.com/attyaninochi/status/778980286147076097

这条推文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有愤怒网友要求@attyaninochi 晒出这家公司的名字,但@attyaninochi 表示别的动画专门的公司就算招聘广告不这么写,实际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所以不打算特别苛责这家公司。

作画、分镜柳沼和良也觉得,这家公司这么坦率地把实际情况说出来,已经很有良心了,而且至少干了活还是会给钱的。他可是知道有家公司让新人做剧场版动画的动画检查还不给钱的。他毫不避讳地说出了公司的名字:这家公司就是Studio4℃,作品是《遗迹守护者》。

当时柳沼在《遗迹守护者》当中担任原画。有一位新人知道动画业界黑暗,于是在入行之前靠做保安攒够了100万日元的存款。新人加入Studio4℃之后,被安排做动画检查,但事后社长却拒绝给他付工钱,还把责任全都推给已经辞职的制作进行,说是制作进行没有给他请求书,所以没有办法付钱。

因为这名新人工作非常认真,所以柳沼也很疼爱他。但是很久之后他再见到这名新人的时候,新人一边对他挥手一边跑过来,告诉他说“柳沼先生,我已经不干作画这行了”,然后又满脸微笑地一边挥手一边跑开了。

https://twitter.com/yaginuma_san/status/779039199345319937


山本宽在博客上发表了对《声之形》的观感。虽然评论旧巢京都动画的新作难免有些敏感,何况《声之形》的监督山田尚子还是和山本宽相识的后辈;但是山本自认离开京都已经十年,和京都已无瓜葛,所以可以作为外人来评价这部作品。

山本先批评《声之形》剧情清汤寡水,到后面他都不记得是在讲什么;又指责演出上人物的登场和退场处理太过粗糙,还有一些悬念没有做出解释。

但山本发这篇博文,却并不是在给后辈的作品挑刺。相反,以上这些瑕疵,只不过是在欲扬先抑罢了。紧接着,他笔锋一转,这样写道:

能够让人如此清楚地听到监督内心的呼喊的作品,近年已经十分稀少了。不对,整个动画史上压根就没有几部这样的作品。可能自旧EVA以来这是唯一的一部。

(中略)

作品本不能说谎,然而这些年来全都是信口雌黄的作品。胡编乱造一通编造出作品,为了糊口心力交瘁,你们监督的工作就是干这个的吗?更重要的是,你们这样拍出来的作品会好看吗?这种虚伪的表现能够打动观众吗?不觉得对观众很失礼吗?

《声之形》正是非常诚实的表现,以至于我简直要以为这是她(山田尚子)的原创作品了。拼命地想要发出不能成声的声音的硝子,正是她本人的声音。

这是因为我知道她的为人,所以才会这么想吗?别人说看完的作品的时候脑海会闪现宽叔的脸,我终于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了。

但是这样子又有什么不好?即使是在今天,作品也应该是映出监督的脸的“镜子”。

如今的她仍然诚实。这真是太好了。

http://lineblog.me/yamamotoyutaka/archives/10983938.html

封面: 《LoveLive!》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