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娃全明星风云录(二十六)

为什么光之美少女是两个人

History|煌言个人专栏2018年10月31日 6时10分

【Q娃全明星风云录・黑版】本周是黑版,下周是白版。

第二十六回 为什么光之美少女是两个人


正担任《钓鱼迷日记》制片人的鹫尾天在2003年7月接到的新任务,下一个担当作品是星期日早晨8点半的新番组,来年2月第一个星期开始放送。这里是关西大阪府的制作局朝日放送电视台(ABC)×广告代理商旭通第企(ADK)×制片厂东映动画的固定联合专属档。

离Q娃开始前33年雏形诞生时,ABC在这块地盘就是以面向小女孩的片子起家的。23年前由ADK开始包揽时,也是以小女孩动画起家的。委托给东映动画后固定在星期日早晨8点半,也正好20周年了,当时仍是以小女孩动画起家的。小女孩动画的路线也不是一直有连贯性,不过到这时的情况时是连续这个路线已经10周年了,进入东堂泉名义完全原创动画的状态也5周年。

经历过这些历练和积淀后,这块领土可以形容成是城池固若金汤,内部运转机制也很安定。每回新番组的循环周期至少一年,放送开始前约半年进入准备工作企划状态,是默认事项。当时这里放送中的《明日的娜嘉》,是进入东堂泉名义完全原创动画的状态后第5年的作品,基本上是理所当然地默认延续着此前连发4年的小魔女DoReMi系列的制作班底。

ABC、ADK、东映动画三方面的制片人,往下制作担当者,还有系列导演、美术监督、作曲家、剪辑技师、色彩设计、录音技师、音效师等等,都原封不动前作的阵容。脚本阵4人,演出阵10人,作画监督阵6人,也都是小魔女DoReMi系列的人员。系列构成则起用70年代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和80年代第二期《魔法使莎莉》的脚本家金春智子,是关弘美夙愿的作品。演出也有一本招来《魔法使莎莉》第一期的演出助手和第二期的系列导演葛西治,同时也是约20年前ABC×ADK×东映动画最初联合作品的系列导演,把人家从退休状态硬是拽回来最后一本。

因为《明日的娜嘉》的企划本身是关弘美从大约20年前开始构想的企划了,路线也是70年代火过的少女大河动画路线。这种路线的系谱,对于ADK和东映动画有当年的超人气代表作《小甜甜》(可参照本连载第五回),对于ABC有《小甜甜》放送期间这个档出的《窈窕淑女》,《小女孩夏洛特》的后番组(可参照本连载第七回)。

但是这样的路线在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的后番组《小仙蒂》,也就是西尾大介担任演出助手兼制作进行(演助进行)的那个出道作,于1982年结束后就也宣告终结了。如今过了20多年再翻出来《明日的娜嘉》这样的企划,看上去第一反应确实容易有时过境迁,早已不占天时地利的感觉。不过各大佬资本家还算比较宽容的,你想做那就做吧。

当时关弘美参加ABC×ADK×东映动画这个档已经到第13个年头,自己扛旗任领头的制片人也10周年了,再加上小魔女DoReMi系列连续4年完全原创作品的好成绩。因此这之后让她带领的现场出任性的企划也可以放手,反正这个档一直都是中游的存在感,这便是面向小女孩的片子自古以来的正常状况。既没惨到风口浪尖,也没火到风口浪尖,所以自由度相对大。

根据历史经验教训,《明日的娜嘉》这类少女大河动画路线的片子,在营业上一般符合3条规律。第一是原作漫画会容易被动画带起来卖得好,不过这回已经是完全原创的动画了,所以出版业方面不用有什么指望。第二是收视率虽有希望,但是历来都低开且属于慢热倾向,一年内的时间里也不用有太大指望能火起来。第三是玩具肯定不好卖,比起魔法少女题材的水准低多了,《小甜甜》是史上唯一打破这条惯例的,但是当然不能以这种特例为基准来测定营业计划。

所以万代也同样一开始就没作多大指望。小魔女DoReMi系列最后一年,平均每季度出货额10亿日元。《明日的娜嘉》2003年2月开始放送,所以1月开始批发出货到市场各零售商。日本企业多以4月份为财年的开端,因此这时还属于2002财年的最后一季度,万代成功给《明日的娜嘉》的玩具商品出货9亿日元,正常发挥。于是以此为基准制定2003财年的生产和出货计划额,最后临近尾声时肯定要失速的,所以一年间30亿至35亿日元之间绰绰有余。

之后进入2003财年,春季和夏季出货额又是平均各9亿日元,输出功率极其稳定。事实上在春季结束后,已经就要决定下一年的初始方针了,也就是开头鹫尾天接到新任务的这个时间。《明日的娜嘉》的出货额绝对值当然是不如小魔女DoReMi系列,所以在当时也没有拍板要继续下去的有力理由。不过只要不出现像美少女战士系列那样实际出货额比计划参照值一瞬断崖式下跌60%的惨痛历史教训,就如偶像活动系列这样最近3年半每季度平均6亿日元的出货额也可以日子过得不错。

关弘美连续干了将近14年,其中给原创动画的环境还战了5年整,最后连年轻时的夙愿企划也实现了,这才终于到了制片人换代的时期。当时东映动画的内部结构,从最简单粗暴的大方向来说,直接与作品内容相关的当然是企划和制作两大部门。企划在企划营业部,在任部长是那个《圣斗士星矢》和《龙珠》系列的森下孝三(可参照本连载第十一回),当时还已经打入经营管理层是董事级别了。关弘美和鹫尾天这样的制片人,就属企划营业部里的企划制片人室。

东映动画的“室”这个部署,可以相当于日本其他一般企业中的“课”。企划制片人室里,各制片人的直属上司叫总制片人。当时在任的是清水慎治,就是那个从《金田一少年的事件簿》《海贼王》《金肉人二世》一路带着鹫尾练级上来的制片人。当时他的待遇其实也已经到企划营业部的代理部长了,后来第二年便正式升为部长,再后来他的继任者是关弘美。这时清水于是钦点让鹫尾上,接任关负责了十几年的那个档,星期天早晨8点半给小女孩看的动画片就交给你啦。


这鹫尾摆明了是彻底懵逼的,要来个问号连发五部曲。诶?我?没干过哇?可以吗?你确定?这时正在负责的《钓鱼迷日记》才是他第一次参加企划,往前《金肉人二世》才是第一次担任制片人,再往前《海贼王》才是第一次见识电视动画的现场。

像这么马不停蹄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上来,连在同一层楼多转悠几间房熟悉一下业务的空间都没给,就要人家立刻再登一层楼了。而且还是没原作完全原创的,而且还是要给小女孩看的动画片,对着这么一个年近40岁的中年大叔一本正经地说出来,翻译过来显然是要你命啊。鹫尾也只好硬着头皮破罐破摔了,分两路出兵。

东路军,总之要联络熟人要搜集情报打听信息,有多少是多少:小女孩到底喜欢什么。西路军,这才同时从自己已认知事物的角度出发,来想想新作有什么脑洞可以搞事。千万别一不小心脑补一下觉得,中心思想就是一个没接触过这领域的人来企划所以能不被教条束缚,能突发奇想于是搞出了个火了15年的长寿品牌。真要是这么一句话顺利,那就叫神话故事而不叫历史故事,这一点也不中庸过犹不及。

我们已经知道莫说给小女孩看的动画了,他小时候就连动画本身也只看过《魔神Z》。所以要发想脑洞肿么办呢,从实写作品开始找出发点,结果新企划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变身”。奥特曼和假面骑士的世代,他6岁到7岁那年变身风潮开始席卷日本全国。“变身”两个(对日本人来说)这么难写的汉字组成且虚构作品的用语,在日本变成妇孺皆知的日常用词,本来也是那次风潮才导致的。

第二个关键词是“动作片”,想到变身就会自然想到动作片,因为听上去很帅气吧。本来东映自古以来最得意的领域之一就是动作片,尤其在他这种不关注动画的人眼里。这样往下联想到鹫尾童年情有独钟的一个片,变身风潮中的另一个支柱代表作《人造人类KiKaider》,以下称《人造人类机械士》(可参照本连载第三回)。

就是歌词唱“弹吉他的次郎♪我们的小伙伴♪温柔善良而又坚韧强大的机器人啊♪”的那个,由《假面骑士》的阵容企划。当时的朝日电视台(日本教育电视台)在星期六晚上,7点半放送《假面骑士》→《假面骑士V3》,8点钟放送《人造人类机械士》→《机械士01》,8点半放送《恶魔人》→变身战斗女英雄动画的元祖《甜心战士》。

鹫尾从《人造人类机械士》到《机械士01》能够想到什么呢,第一点这是本来给小男孩看的变身超级英雄动作片中,出现女性的变身超级英雄的元祖。虽然不是大活人而是机器人,确切说是人造人。第二点,后来变成人造人兄弟二人常协同战斗了。第三点,鹫尾还喜欢机械士的敌人反派,黑色色调的破坏士,从小脑补能不能哪次机械士和破坏士也协同战斗呢。

所以第三个关键词是“相棒”,但是机械士和破坏士协同战斗毕竟只是童年遗憾而不是有形蓝本。继续回想,往后到中学时看的印象深的电视剧,有刑事剧《流言刑警 阿富和阿松》。这是主角二人组协同作战形式的刑事剧,这种形式他最初的印象来自于美帝的警匪动作片《肮脏的哈里》。80年代初美帝也有过这种二人搭档行事的警匪片《48小时》,但都仅仅是电影。日本的刑事剧采用这类形式当时还挺少见的,最初火起来的便是这个《流言刑警 阿富和阿松》。

这是东京放送电视台(TBS)的大名作刑事剧,TBS的樋口祐三担任制片人。樋口本来是演出家,在TBS是圆谷一的后辈,修行时是圆谷一的助监督出身。后来到了《奥特Q》担当TBS方面的编成,在《奥特曼》也最初是辅助制片人的职务,但最终还是以演出家的身份参加了。在《奥特曼前夜祭 奥特曼诞生》就与实相寺昭雄搭档演出,往后担任本篇监督还自己写过脚本,樋口监督回是金城哲夫的作家性最完全发挥的时候。到了70年代圆谷一逝世了,樋口也还是正式转行成了制片人。

70年代中期TBS新设刑事剧的黄金时间节目档,第二年樋口开始参加,然后在这里连续干6年,《流言刑警 阿富和阿松》就是他在任期中的最后一个作品。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当时,TBS每星期在同一天,晚上7点钟放送奥特曼8点钟放送这个电视剧。樋口同时期的代表作还有另一档的刑事剧《G MEN★75》,这边是与制作《假面骑士》的东映东京制作所合作,东映自古以来最得意的领域之二也是刑事剧。

《流言刑警 阿富和阿松》采用刑警二人组搭档的形式,是当时刑事剧中的革新,因为之前刑事剧都是以群像剧的团队组织行动的剧情为主。樋口担当的《流言刑警 阿富和阿松》和《G MEN★75》是TBS史上唯二收视率超过20%的刑事剧,火了之后进入80年代连刑事剧的本家东映也开始玩这种二人组搭档形式了。

到昭和末期,主演阿富和阿松两个人还去东映的电影《湘南飙车族》跑龙套演警察,故意用来玩梗的友情客串。湘南飙车族是5人不良少年,东映自古以来最得意的领域之三是黑道片。后来这又再次被鹫尾当成Q娃的发想源,啊这个就以后有机会才说了。东映意外地巧合有点以二人组为开端之后能长寿化的倾向,从二人的假面骑士到《相棒》,如果还要举一个那自然是Q娃了。


变身、动作片、相棒,这些的女子版!新企划轮廓的3个关键元素决定后,下一步该找人具体洽谈了。可问题是,小女孩真的会喜欢这些吗,如果喜欢会等到都新世纪了你再来做个女子版吗。

这点鹫尾还是信心满满的,港道理,肯定喜欢。道理在哪呢,我小时候男孩纸女孩纸都是混在一起,玩那种假面骑士打修卡怪人的游戏啊,模仿变身口号和姿势毫不含糊。超级战队系列有女战士也已经成定番快30年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所以小女孩绝对是也会喜欢变身打怪这种套路的。因为太小的那种学龄前孩子管他是男是女,思维根本都还差不多嘛。所以才有企划书中的那个名句,所谓小女孩也想闹腾,这不是表达宗旨而是用来说服,不是论点而是论证。

提醒注意一点,企划书的本质是什么。纯粹观众视角的粉丝,啊在这里俗语叫作大友,会有兴趣的内容一般只是企划书中记载的,作品的初始构想和设定。但企划书像这样讲明企划的内容是什么,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是讲明企划的价值,以求让企划通过并实现。也就是说企划书的本质,是呈现给上司以及合作方,比如电视台和广告代理商,的一种“推销书”,或者你理解为招股书。纯粹观众视角的粉丝,可以仅仅只对其中记载的企划内容感兴趣,但是阅览企划书有必要对上面这条本质心里有数。

最初提交的企划书,题名当然离《两个人是光之美少女》这种名称远了去了,美丽治愈这种合成造语也还没生出来,标题是《黑心》。吓人不,虽然原文是用洋话音译成片假名写出来的,对于日本人尤其是小孩子到不至于第一眼看上去这么可怕。不过即使过了15年到现在,初代Q娃是黑白二人的概念已经都熟悉了,这样的题名还是第一眼看上去够有冲击性,可引起各种恐怖不健康不吉利不敢给孩子看的脑补感想。

超级英雄的主角以黑色为色调,超级战队系列途中起开始拿这么一个队员混在里面都还好,当年《假面骑士BLACK》这操作是真给当时的家长刷新过一波世界观了。可这回还是给小女孩看的动画片,每每说起好似确实不得了,因为世间观念小女孩喜好率第一高的颜色的确是粉红色。不愧是没做过这类片的新挑战者,能够不受套路观念束缚而异想天开大胆操作。

不过有些部分其实正好相反了,这不是西路军大胆奇思异想的结果,而恰是东路军做市场调研最大的成果,情报是当时的小女孩中黑衣服的人气超级高。黑衣服人气高,那对应给小女孩看的片,就让主角穿黑色连衣裙好了,虽然后来其实不是连着的。又因为要素是相棒,所以既然有黑色那就对照地要白色,所以主角二人就确定为一黑一白色调了。

从宏观史学的角度,反正人类史上世间观念的可变性早已见怪不怪了,欲灭其国先去其史。这回只就近举个小例子,就像鲜艳的红色,至少日本人曾经是长年认为,这当然是小女孩最喜欢的颜色,是代表色。直到出了那么个东西,超级战队系列,红色的战士每回都塑造成主角中的第一主角的感觉。后来稳定下来每年连战,从此以后红色就成为历年小男孩之中最高人气的颜色了,曾经的观念就像从不存在一样。倒是Q娃这边其实后来没能落地,还是要向粉红色靠拢的,黑色真正成传说中的战士了,出个手游也只好硬归类在粉红色里。


鹫尾第一个就去找西尾大介就任系列导演,如果以后有机会那么首先最想共事的人就是西尾,这是5年前在《金田一少年的事件簿》第2部剧场版《杀戮的深蓝》的制作现场,新人鹫尾天就已经决定的事了。西尾这人当时即使在东映动画公司内部,都已经有吹成神的倾向,什么龙珠啊鬼太郎啊金田一啊,每个词叫出来都响当当的那听起来就不得了。提前说一下,这也导致了后来现场对西尾监督的依赖性特别严重,所以他连干两年就耗尽精力了特别折寿。

不过这西尾接到委托时,第一反应那也是照样的,要来个问号连发五部曲。诶?我?没干过哇?可以吗?你确定?那好,不过我现在担任《Air Master》的系列导演,到尾声正是最忙的时候。这是2003年4月开始的半年番,后来到10月份西尾才能全身心投入新作。然后鹫尾去找当时就正在共事的,《钓鱼迷日记》的系列构成川崎良。这片结束后你也没机会放假了,来跟我做个两个女孩子战斗保卫地球的动画片吧,啊对了是没原作的哦。川崎是怎么回应那也一目了然了,问号连发五部曲3.0版本。

至于主角的形象设计图肿么办呢,这要搞竞选,《小魔女DoReMi》当初也是这样。在星期天早晨8点半这个档已经连干了7个年头的作画监督稻上晃,想参加这个竞选,总之鹫尾提出的招募要点是小女孩看的动画片一黑一白两个变身主角,除此之外没什么具体特别要求。他就趁着8月份日本法定的盂兰盆节连休假期画出来了,黑色的叫玖仁,白色的叫穗乃香,图不放。

玖仁是不良少女的那种氛围,以运动能手的感觉来设计。短发在头斜上侧分两半,一边厚一边薄。穗乃香是乖乖女略迷糊大小姐的氛围,以小娃娃可爱偶像的感觉来设计。比玖仁矮半个头,头顶两侧各扎一根辫子的双马尾。穗乃香和玖仁站一起就像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感觉,玖仁让人联想在外面疯的野孩子大姐大,穗乃香让人联想小心思多的淑女小妹妹,上世纪小女孩动画片中的经典图式之一。

变身后胸前已有大装饰,两人都额头上有某种印记,外观看上去有美少女战士水兵月那样的感觉。而且两人都衣裳上下半身分开,露肚脐。黑色的战士发型和玖仁差不多,但是更长更飘逸了,穿着短裤而没有短裙。白色的战士穿着短裙,发型和穗乃香大不同。辫子在头顶端只扎一回,然后向左右两边飘下来丝带一般的两根辫子,在辫子尾端还各扎个结。

选上后西尾监督来了,在茶馆里面对面审核稻上的设计图,各种挑刺耗去了一整个下午。尤其对穗乃香的设计图,西尾那可是忒不爽了,提出3大不满点。第一条,穗乃香怎么矮了足足半个头,不应该是穗乃香更高些吗?大家闺秀气质啊,要那种文化人智囊的气场,不要小妹妹可爱娃娃的感觉。所以第二条,别扎辫子了,要黑长直的小姐姐,配合个子高的沉稳感。还有第三条,眉毛要浓密,用粗眉毛来表现她的意志强度。西尾这操作又是破天荒了,因为跟颜色的道理一样,默认套路一般是男的粗眉女的细眉。

穗乃香和玖仁站一起不该是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感觉,而应该是有头脑和很高兴,这么一来才大体满意了。西尾最细致指示的一点,别因为是女孩纸所以穿高跟鞋了,因为打起架来要踢和踏的。9月份玖仁改名叫渚沙,只是这个渚沙反过来开始扎辫子了,虽然也还是短发。稻上给她捣腾各种扎辫子的外形,辫子的多种形式和多种数量都试一试,有乖乖女小辫子有不良少女歪辫子。最后当然如你所见,还是直接简单粗暴跟最早一样没有辫子了,而且头顶也不要分两边的发际线了,变身前后都保持飘逸感的短发。穗乃香变身后那细丝带一样的两根飘着的也不要了,因为本来变身前是黑长直嘛,虽然实际成蓝长直了。

渚沙的口头禅叫阿里椰奶,这个太有名。如果没被这句刷爆存在感,你能发现渚沙还有另一句出现频率很高的尬台词叫なんちゃって,另外穗乃香会经常一副长孙皇后形象说着小渚冷静点。如果把这么两个人合体,就会产生可以这很西尾的感觉。监督的行为举止影响到角色的作风性格不是稀奇事,再看像长峯达也这个人,平时就是会像英莉花那样卖着蠢萌,同时又是像蕾那样满嘴です和ですか、ます和ますか的敬语狂魔。

至于阿里椰奶那句,是一不小心就搞火了。初期啥都还没确切着落的时候,总之主题歌快点搞出来障碍不大,歌就是这么个东西总之表达出大体那种印象就行,不要具体含义给人去做阅读理解的。于是歌词里有阿里椰奶这句,倒也没跟渚沙的台词扯上关系。不料万代特别中意这语感,开播前的玩具广告里铺天盖地地喊着阿里椰奶阿里椰奶。后来便也喊顺口了,动不动就要通过台词喊这么一下,不变成口头禅也难。

主题歌开头几句重复连喊噗哩Q啊噗哩Q啊,搭配作曲形成的那种洗脑旋律,有点像70年代的流行歌《海滨的辛巴达》的前奏旋律,海滨的日文汉字就写作渚。这歌当年实在太有名,制作现场的世代几乎都知道,试试当年的现场表演舞蹈配上主题歌:

不过其实是作词的青木久美子和作曲的小杉保夫在自己抄自己。1990年手塚治虫的《三眼神童》动画化,主题歌是由他俩搭档创作的,这首歌出现的那种旋律。见下面视频,这种事要是按美帝的法律那可以成真抄袭了:


西尾对于新作的宗旨定下了3条方针,第一条是关键在于还原日常。超级英雄的题材那就通常是拯救世界,至少也是主角保卫祖国保护城市守护居住的村镇和周边的人们。而这回投曲线球,世界观设定上出事了需要拯救的完全是异世界,但剧情平时都发生在主角身边的日常。

拯救世界啦传说中的战士啦,这些是别人说而角色自己没有近身的现实感。对于她们则是日常受到了干扰和侵袭,因而想要回到日常,动机的核心是从被卷入的状态恢复日常生活。所以剧中经常表现两人经过激烈打斗后,又若无其事回归日常继续着与小伙伴的生活,并且以此为努力目标。也所以片中什么东西每回被变成怪物扎肯那,打回原形后台词是对不起啊对不起,不叫打死或灭掉了怪人而叫一切恢复原样了。

第二条是自己动手解决,这样感觉很帅吧。眼前出现问题了所以需要应对,被卷进去了所以需要摆平,是讲谁的故事所以就表现谁的行动。而不是说因为是小孩就引进个大人来当援军,因为是女孩子就引进个男性战士来救助。

第三条是率直地表现心情,这其实也是鹫尾当初打定主意将来有朝一日找西尾来共事的核心原因。他的代表作《龙珠》《咯咯咯的鬼太郎》《金田一少年的事件簿》乍一看题材全都彻底不同,但是无所谓。塑造角色时能真实地表现人物心理和感情是硬道理,而不是单纯像个模板和光喊口号的感觉。

鹫尾最初就是看中的西尾这一点,同时具备粗犷的大老爷们有气势的一面,和细致的思维换位考虑得面面俱到的一面。然后作品也直接体现他这个人的思维作风,叫作帅气的细腻,阴阳平衡中庸调和。拖到第8话才出那么个名作,也不过是这一条的一点细小体现,以后再说吧。

这就像当年市川森一主张说假面骑士为自由而战那样,一般正义这个词作为口号很好用,但纳粹也照样说自己是正义的所以这是个危险词,不是禁语但是不要多用。同样地,为保卫什么而战这样的口号在战争中也很多用,所以让Q娃二人能少用就少用这句口号。只是专注于解决眼前的问题然后取回日常的实干主义,“绝对不容许/不原谅!”之类的台词也有意识地控制使用频率,尤其是“绝对”这个词。

还有,说尽力或尽量努力。这是不限于Q娃的,西尾这个人本身一直喜欢常用的词。加油这个词可以说,但不是在现在进行时说而是在之前说的,战斗正当时也就是加油正当时,再来句加油反而容易让人漏油。敌方的心情也要率直地表现,他们也是在很拼命努力的。有自己的观念和理想,并表达和坚信自己做的是该做的正确的,所以类似使阴招的那种展开也尽量少用。

对于演出的作风也是3条方针,第一条是打人不打脸。准确说是不直接描写得太有暴力感,只要有重量感。简单解释就像圆谷英二喜欢说的一句,不要出残酷的场景,孩子们在看着呐。所以不要专注于表现痛苦,表现力道就行了。比如怪人和Q娃被揍了他们也疼啊,但可以换别的方式比如台词来表达,说好强啊力量好大啊!或是通过间接性的演出,比如被打飞了砸到什么了,甚至还砸崩塌了。使用这类东宝本格特摄或奥特系列的常用演出,特摄世代的鸟山明在漫画中特喜欢用的并且也被西尾吸收的手法,那力道就足够表现出来了。

第二条是直接用拳脚,不耍兵器。这理由,第一是西尾说想要那种击打的实感和爽快感。第二是对应前面的,自己解决问题的确信感。第三是要运动会竞技的感觉,而不是相互厮杀,因为黑Q娃白Q娃的形象分别是体操运动员和芭蕾舞者的感觉。

这条老实说有障碍,因为牵扯到玩具,少了兵器意思也就是少了商品。而且就算不是兵器,给小女孩看的动画片因为以前魔法少女题材多,所以法杖起码也是项常见配备,连这个都没有了。不过好在那时候环境还宽松,就如上面说的反正这个档一直是中游的存在感,既没惨到风口浪尖也没火到风口浪尖。所以自由度相对大,往后Q娃居然火了,那就是真不行了。

第三条是主角的言行,要在极其细致的部分也长点心眼多注意。这是条困难的要点,有些错误是自己犯了可能还意识不到的。冷不丁什么地方都很有可能出现那种,大人不觉得有什么潜在问题的台词或动作,但对小孩子就能形成某些影响。时时刻刻都不能忘记正在制作的这个片是给小女孩看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看到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还都是启蒙,还没有判断力的。只知道是喜欢的动画喜欢的人物,所以里面的主角做什么也就无条件认为是好的,也会大概率跟着学做了,因此才更要特别注意特别小心这件事。

比如不站在心理上的制高点对恶役搞什么道德批判台词,这样就跟所谓的坏蛋欺负弱小一样了。让任何人群容易有不快感的言行全都排除,家长不要在孩子面前处处说别家孩子就做得好,学校里的老师是不能用来当恶役的,青春期的女孩子喜欢减肥臭美所以把自己给饿着这类事免谈。唯一可以得罪的人群大概也就大友了,性征和裙底就是不给你看。

《两个人是光之美少女》最核心的一条,就是在保守之中挑战,而不是纯粹地破天荒冒险就能成事。


杀必死附属短篇,企划成立时的初期各主要角色:

美墨渚沙:衣领最上端的扣子永远是敞开的。
雪城穗乃香:衣领永远是全扣好的。
美墨家人,母亲理惠:以渚沙和母亲长得像为前提设计的。
美墨家人,弟弟亮太:以长得像渚沙为前提设计的。
雪城家人,奶奶早苗:声优野泽雅子是西尾监督亲自去委托的。
雪城家人,爱犬忠太郎:西尾特别要求,千万别长着一副魔法少女动画里那种一看就会讲人话的动物的模样。
渚沙的友人,久保田志穗、高清水莉奈:稻上晃去参观长曲棍球比赛时看到的其中两人,就那么画下来了。
穗乃香的友人,百合子:年龄不大于穗乃香的角色之中,唯一会直呼她为穗乃香的人物。
藤村省吾:西尾设定的3个要点,眼神精悍、长得帅、性格阳光。
竹野内良美老师:声优是李小春。
梅普露和米普露:额头上的图形原案是代表雄雌的标记♂和♀。
棱镜石的守护人:声优是金田一。
光之园的女王:原型是东映超级英雄剧《机械刑事》中的女神巨型要塞,变身风潮中的1973年4月新番,《假面骑士》的班底制作,80年代东映金属英雄系列的原点。

啊,最后还有一点(伸手指),渚沙是川崎良的女儿的名字。

封面: 《两个人是光之美少女》

© 煌言 / Anitama

Q娃全明星风云录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