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封的80年代后半名作

安彦良和谈《金星战记》从“封印”到“解封”的缘由

Broadcast|LIAR8月3日 6时30分

在《王立宇宙军 欧尼亚米斯之翼》《AKIRA》《机动警察Patlabor THE MOVIE》等留名青史的剧场版动画盛开的上世纪 80 年代后半,有着另一部与这些作品有着比肩的质量,却被“封印”了 30 年的作品,那便是由安彦良和担当漫画原作、监督、角色原案的《金星战记》。“解封”后的《金星战记》Blu-ray 已于 7 月 26 日发售,作为纪念,此前安彦接受了 Natalie Comic 的采访聊聊他当时对这部作品的回忆,以及“封印”的理由。


在《金星战记》之前,安彦负责的是另一部由自己担当原作漫画改编的《亚里安》,讲述了普罗米修斯之子亚里安为寻找生父而踏上了崎岖之路,为了解救战争中饱受摧残的人类,开始了对神族的最后决战。然而《亚里安》动画化后,安彦对其完成影像感到不够满意,缺乏冲击,为此安彦也深感无力。作为一部英雄奇幻作品,无法与《机动战士高达》《风之谷的娜乌西卡》齐名,要想要做出一部气派的科幻作品,就得从战争剧着手。就是这“不纯”的动机,安彦开始构思起《金星战记》。

《亚里安》

《金星战记》的设定来源于当时在日本流行的“太空歌剧”,安彦过去也以监督、脚本、角色设计、作画监督的身份参与到同为太空歌剧的《Crusher Joe》动画制作中,太空歌剧最具有代表性的《星球大战》于 1977 年在日本上映,高千穗遥的原作小说也在同一年发行,撞了个正着,因为《星球大战》的火爆引发了太空歌剧的热潮,1979 年《机动战士高达》开播,不过在安彦看来,初代比较极端,明明是部科幻作品,但舞台却非常狭小被局限在地球圏。之后才导入了宇宙殖民卫星这个与地球舞台相近但却又更为硬核的科幻设定。

《机动战士高达》在追求真实性的一面,取得了成功,这也就偏离了最初要走痛快无比的冒险活剧太空歌剧的路线。那么《金星战记》该怎么处理呢?外星环境地球化不行,选择从环境上相近的月球也不妥,火星也行不通。不如就选择离地球最近的金星。

当《金星战记》动画化的课题浮出水面时,安彦也请教了本作的顾问、科幻小说作家川又千秋对其进行探讨,川又也觉得可行。于是乎,安彦将他儿子的地球仪涂成了金星仪带了工作室,并在上面做了各种严密且可行的检证当初。安彦笑称,虽然当时很多想法都不错,但实际上还是破绽百出。

《金星战记》原作漫画的连载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动画化也已经决定了,然而当时连载《金星战记》的《月刊Comic NORA》编辑长看到了一封读者来信,信上写着“金星的自转反了”。安彦在得知这事的那一瞬间也惊了。空间跳跃这种设定已经产生了悖论,宇宙殖民卫星在现实中也很难实现,虽说常有这种“荒谬”的设定,但自转反了可以说是决定性的错误。安彦觉得有点惭愧,但他决定将这一设定当作不存在。以致于安彦至今认为开头的场景毫无灵魂。

《金星战记》原作漫画单行本第 1 卷封面


舞台设定之外的剧情部分,安彦主要着手于当时处在闭塞的年代中被称为“反抗的世代”的年轻人,安彦表示,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多少与他们有些重合之处。而《金星战记》首映的 80 年代后半,就是安彦眼里的闭塞的年代。

除了安彦以外,执笔了《ARIEL》《暴力宇宙海贼》等科幻小说的作家笹本祐一也参与到《金星战记》的脚本创作中。这是安彦的一个尝试,安彦希望能有一位不是脚本家的人物能参与到脚本的创作中,在拜读了笹本的小说后便去请他加入到本作的制作阵营。在制作《金星战记》的时候,安彦将近40岁,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因此制作阵营整体也偏年轻,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找到更加年轻的感觉,就像剧中的主人公们一样。在看的时候也能从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做完《金星战记》之后,安彦宣布“离开”动画界,其实早在《金星战记》之前,安彦就有想要告别动画业界,然而当时的他还很茫然,也没有一定要让《金星战记》成为自己“最后一部动画”的打算。而且从《金星战记》的票房成绩来看,其实还有一次机会。当时如果用上这最后的机会,安彦表示一定不会对票房存有任何杂念,完全放开去做,在不给他人添麻烦的程度上去做自己喜欢的,然后告别动画业界人。然而,事与愿违,并没有安彦所想的那么顺利。安彦没听说当年具体的票房数字,当然也没去问。且不论作品的好坏,至少大家努力了,结果还是不如意,那也没问的必要。

安彦是个虚荣心强的人,因此选择了自己“主动离开”,而不是被业界“赶走”,当时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离开了动画业界。否则这么下去会举步维艰,迟一步就会变成“不被这个业界所需要”,为此安彦也决定不再碰《金星战记》,干脆将它“封印”起来。


过去的作品,一直是和 SUNRISE 合作,《金星战记》则由安彦设立的作画工作室九月社担当制作。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安彦才是《金星战记》的最高权力者。

九月社的工作室在东京的田无,因为是凭着安彦财力设立的工作室,所以规模不大。再加上当时还是赛璐珞的时代,器材和资料也多,回首过去,安彦也难以想象当年竟然能在那么狭小的地方做出这么一部作品。地方虽小,但五脏俱全,工作室内的环境也不错。又是独立制作的作品,其他人也没指手画脚的余地。拿到预算之后,就完全交由自己管理。然而对于这少得可怜的预算,安彦也安不下心。好在有着对于预算管理很强的制片人朋友愿意帮他掌管,还能帮他搞定“廉价”的美国取景。总而言之,在制作管理费上可以说无任何支出。

与 SUNRISE 合作的时候,在安彦面前有着一道无形的“公司之壁”。虽说在开始制作《金星战记》的时候,还从 SUNRISE 那借来了不少人脉,但跨过了那道坎儿就没有了“公司之壁”。特别是有了神村幸子这么个交际广的作画监督在,帮了安彦不少忙,从这从那拉来了不少人。

初监督作剧场版《Crusher Joe》那会儿,除了脚本和角色设计外,作画监督的工作也由安彦亲自负责。虽说安彦当时确实不放心把作画监督的工作交给其他人负责,但比起这个更关键的是没有其他人能够胜任。神村过去在安彦担当监督的 OVA《风与木之诗 SANCTUS -圣之神名-》出任了作画监督,神村的工作给安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而将她列入到《金星战记》的制作行列。另外,在《金星战记》时,安彦一早就确立了要设立机械作画监督一职,也观摩了不少影像,最终物色到的就是佐野浩敏,《金星战记》也是安彦和佐野的首次碰面,并说服了他。作画监督神村幸子,机械作画监督佐野浩敏,能有这样的牌面安彦也感到很欣慰,这下终于可以开始下手了。

除了神村和佐野之外,其余制作阵容也都是现在仍活跃在第一线的大手,在当时有不少还是初出茅庐。积极起用新人,这也和当时处在 80 年代后半这处在世代更替的时期。年轻一代有着对动画的热忱,包括安彦自己在内的老一辈反而对工作逐渐失去动力,倒不如放手一搏,借此机会,进行一次大换血,引入大量的新锐人才。而且安彦期初制作《金星战记》的目的,就是为了与当时 GAINAX 制作的《王立宇宙军 欧尼亚米斯之翼》、大友克洋监督的《AKIRA》、押井守监督的《机动警察Patlabor THE MOVIE》等作品进行抗衡,所以才特别意识到不能一味地靠业界老手,接下来是年轻人的时代。

对于这批后起之秀,安彦也感到了压力,今后的自己将如何与他们进行对抗,往大了说,这就是“死或生”的问题。这也让安彦扣下了“封印”《金星战记》的扳机,在他心中《金星战记》是自己输给年轻时代的“纪念碑”,但却不能让这“纪念碑”留在这世上,因此选择了“同归于尽”,自己从此离开动画业界,《金星战记》的影像也就此“封印”起来。


“封印”期间,安彦也想将和《金星战记》有关的记忆都尽可能地“抹去”,然而《金星战记》的工作本身对他来说并没有不愉快的回忆,反而有不少“干得漂亮”的感觉。但那毕竟是当时在动画业界最后的工作,所以希望能够忘了在业界的过去。所谓的“封印”,从简单的意义上来说就是不希望出影像制品。上映后没多长的时间,当时连载《金星战记》漫画的学研编辑部的人就找到了安彦,希望能够出录像带。安彦当时没和任何人商量,就擅自决定了要“剥夺”人们目睹这部作品的机会。

平成初叶上映的《金星战记》过了 30 年,到了令和伊始,在这时间点“解封”的原因主要是因经由 SUNRISE 的望月克己的请求在 2017 年举办的《Crusher Joe》4K 极上爆音上映。《Crusher Joe》毕竟也是过去了多年的作品,安彦没怎么想去回顾,故事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通过这次活动,回顾了之后,让安彦倍感新鲜,意外地有趣。顺着这个势头,望月也希望举办一次与 SUNRISE 扯不上关系的《金星战记》上映会。考虑一番后,安彦凭着模糊的印象也觉得《金星战记》似乎没那么无聊,心中也逐渐放下了戒备,决定办一场上映会。

《Crusher Joe》

时隔多年再看《金星战记》这部作品,安彦也觉得比记忆中的印象要好很多。尽管有着重大的设定失误,当时的想像力也过于贫乏,点子马马虎虎,有着各种强烈的失败感。但从整体的质量上来看,并不坏,倒不如说还不错。80 年代后半对动画业界来说是个极具戏剧性的时期,优秀的作品、话题大作、问题作层出不穷。放到现在,要说能够在动画历史上留名的作品,绝对少不了那个时期的作品群,虽然安彦希望《金星战记》也能被列入那个行列。毕竟从制作水准上,以小林七郎为首的背景美术阵容、以神村幸子和佐野浩敏的原画阵容等等,都足够达到巅峰的标准。安彦笑称,要说哪有问题的话,那就是自己的原作不够吸引人以及身为监督的演出实力不足了。

因为一己之见而“封印”了这部作品,对当时一起共事的工作伙伴们,安彦心里有着万分的抱歉。到底是哪不好,是哪不满意,这些疑问在这群工作伙伴中也有过猜疑,对于他们当年的工作,安彦表示感谢,也对促成“解封”的望月表示感谢,如今 Blu-ray 的发售也同样是望月的功劳。“在这数码主导的时代,与过去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只是‘封印’这个手段已经不能掩盖过去的作品,而且在日本仍能够买到《金星战记》的海外版,倒不如彻底‘解封’。”听了这番话后,安彦也有些后悔当年一意孤行做下的决定。

对于第一次接触这部作品的观众,安彦希望在现在这大家能够感受到那个赛璐珞动画还生龙活虎的 80 年代后半。对当时的动画来说,虽然有着很多限制的手段,很难去表现,但在那个年代的动画表现者们,仍在各种制约下努力着。在《机动战士高达 THE ORIGIN》作为总监督的时候,安彦尝试了各种现在的数码表现,从中受教了不少。但在他的中心还对过去那些失去的技术有着不舍。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们在看着《金星战记》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热量。


【参考资料】

封面: 《金星战记》

© LIAR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