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系列

美版战队历史回顾(二十)

SFX|MA个人专栏2017年3月30日 6时15分

二十、失而复得的系列

塞班的娱乐帝国阔别电视圈多年后,又在2010年5月东山再起重返业界。成为亿万富翁的塞班在2001年的并购事件后虽然获利丰厚却也失去了自己一手打造的娱乐帝国,不甘平庸的他又组建了新公司塞班资本集团(Saban Capital Group),以替代曾经的塞班娱乐公司重新发展。直到2010年的九年时间里,塞班连续向自己的新品牌投入了超过5亿美元的资本,作为塞班新成立的品牌专门收购各种娱乐消费品牌,并以之投入电视、电影和零售业等渠道谋利。伊利德克尔(Elie Dekel)被塞班任命负责新公司主要业务,此前伊利已是一个具有丰富商业经验的经纪人,二十世纪福克斯卸任的他曾负责过《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和《恶搞之家》(Family Guy)等当红名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塞班资本公司初具规模,但让塞班念念不忘的仍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超凡战队,帮助自己白手起家闯入电视业的超凡战队因各种变故落入他人之手另塞班实在不是滋味,但是如何夺回自己创建的战队系列成了他新的难题。多年下来的特摄改编经验让塞班明白只有超凡战队才能在欧美市场站稳脚跟,若要使自己重回特摄电视巅峰那就非得超凡战队不可。

奥巴马与塞班会谈。

事实上,重拾战队系列的计划也并非塞班想象的那么困难。迪士尼自接手超凡战队以来的一系列运作都表明其对战队剧集并不委以重任,每年的战队剧集虽然在持续制作播出,但他们向来都是用各类周边利润来衡量战队的价值。比起开发作品剧情魅力迪士尼更想要的只是简单的盈利模式,于是在面临经济危机的档口迪士尼选择了停止新作开发转投重制,倚靠恐龙战队初代重制的低成本运作贩卖情怀,大量推出旧版复刻玩具来捞金盈利。尽管重制版只被播出了32集,但万代配合推出的周边产品却覆盖了几乎整个恐龙战队系列,即使如此他们也没能复制93年的销量神话,最终不温不火的销量让迪士尼彻底丧失了对战队系列的兴趣。此时此刻的迪士尼当然非常希望能有人来接盘这颗烫手山芋,而将其完璧归赵到塞班手中或许是最保险的方案了,恰巧塞班方面也表现出了这方面的意愿,于是迪士尼开出了不到一亿美元的低价完成了对战队经营权的转让。

致力回收战队版权的塞班资本集团的方针也很明确,既然成功收下超凡战队系列这即是重新开启剧集系列的信号,而在电视、玩具业摸爬滚打十七年的塞班已经积累下了近50亿美元的财富。塞班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便陈述了自己的新计划,超凡战队经营权的回收对塞班集团而言至关重要,更希望战队能在电影,电视甚至主题乐园全面开花,包括战队巡演和更多周边玩具产品的开发来为系列创造新的盈利。对于迪士尼接手战队后阶段的一系列运作塞班也给予了强烈抨击,无论是战队播出档期的一再变动让步,还是在2010年彻底放弃新战队剧集的拍摄计划都让塞班感到气愤。迪士尼版权下的最后一作疾速引擎只制作了32集,最后两集被安排在09年12月26日一并播出,而此前的系列播放周期也飘忽不定。

伊利德克尔。

迪士尼的长期运营也让塞班惊异超凡战队系列不朽的人气,即使在如此糟糕的营运下勉强维持的战队剧集依然获得了广大粉丝的支持,这让塞班对战队系列重新崛起有了更大自信,一旦它被拉回合适的轨道予以扶持就能爆更强的生命力,甚至他认为可以重塑初代恐龙战队般的辉煌成绩。塞班还认为迪士尼过分重视家长群体对系列的负面评价而贬低了战队价值,但实际上这种舆论压力也正是当年压垮塞班和默多克联盟让战队品牌流失的主要原因,如何维持战队武打元素和舆论暴力倾向批评的平衡是他需要考量难题。收回战队版权后塞班表示在这方面他可以比迪士尼做得更好,迪士尼畏首畏尾又勉强维持的策略既不能获得媒体认同又使其丧失了战队粉丝群的拥戴,塞班想要的是两种势力的平衡与双收。

面对塞班的各种批评迪士尼也没做过多的回应,相反他们希望尽可能顺利地完成和塞班集团间关于战队版权的交接,对其来说能越快交付这颗烫手山芋才能越早从媒体、家长以及粉丝的争议漩涡中脱离。媒体方面也毫不留情的报道了迪士尼战队版权的转让,纽约时报用“迪士尼出售家长不喜的剧集”来标题超凡战队版权转让事件报道。迪士尼在不经意间收获的战队版权受到了非常不被重视的对待,相比之下后来收购漫威公司所花出的代价和相应的产业计划就大为不同,此一时彼一时的差异也让战队迷唏嘘。迪士尼如今正在大力打造漫威的超级英雄世界,相比战队的半主权经营模式漫威则让迪士尼找回了最擅长的全权经营模式,也因此他们对复仇者系列电影投入了数十倍于战队的资本,漫威的成功也让舆论淡忘了迪士尼在战队系列遭遇的失利。

西玛扎哈米。

告别迪士尼重回塞班集团的超级战队整装待发,然而没有了迪士尼强大电视媒体支持的超凡战队急需寻找新的电视台合作,塞班意外地选择了与全美最大儿童台尼克国际儿童频道(Nickelodeon)合作。尼克儿童频道正是战队旧东家迪士尼频道的最大竞争对手,借由与塞班的合作拿下超凡战队播放权对尼克频道来说是不小的收获,一直以来两大电视台就互相制衡分庭抗礼,随着战队系列的入驻尼克频道也把目光投向了潜在的特摄观众市场。迪士尼在转移战队版权归还塞班之初曾给予建议,希望他能把超凡战队转由线数字电视的形式播出,而迪士尼推荐的频道则是玛格丽特勒施负责的The Hub电台,在其看来毕竟勒施也是帮助塞班和恐龙战队开拓的旧相识。不料塞班并不领情还光速打脸跑去和对家合作,若早一步知道塞班会选择和尼克频道合作,想必迪士尼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售战队系列了。

制作人布莱恩与伊利在尼克电视展区。

迪士尼的失策反倒促成了塞班和战队重新崛起的良机,塞班恰逢一个合适的时机与尼克频道达成合作——尼克频道的新当家西玛扎哈米(Cyma Zarghami)正大力推进电视台的全面改革。自2004年上任以来,扎哈米致力于电视台的旧节目体系的改革,她希望找到一个全新品牌来支撑整合频道资源并发掘更大的周边销售市场,为此她放弃了公司自己持有频道节目版权的旧模式,大量改为合作播放的新模式。超凡战队的合作便是这个新模式下的代表案例,尼克儿童频道方面享有战队系列的播放权和收益,而战队系列的直接版权经营者则仍是塞班集团。显然扎哈米和尼克频道的经营模式更适合战队系列,她不像迪士尼那样因战队的日本版权而患得患失,比起自主版权扎哈米更关注的是产品本身的市场潜力和它所带动的影响力。扎哈米面对媒体陈述道:“一部作品能坚持十多年并维持自身观众群实属不易,任谁也不可能轻易创造出这样的神话,所以我们很乐意帮助超凡战队系列继续延续下去。”战队适时出现的合作意向正中扎哈米下怀,首先战队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系列品牌并在青少年群体里有广泛影响力,其次对尼克频道来说自身旗下原来并没有像战队这样受青少年追捧的特摄真人剧集,与其白手起家不如借战队的影响力更上一层楼,双赢的结果是扎哈米和塞班都希望看到的。

恐龙战队在尼克电视台展区。

“随着时代的变迁儿童观众的审美也在转变,唯一不变的是孩子们始终需求的都是轻松娱乐又刺激的节目,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需要渠道挥发内心的躁动,战队系列对青少年的吸引力正源于此。”扎哈米对战队系列性质的陈述并没有表现出对暴力元素的担忧,相反她认为适当的武打剧情是抓住青少年热情的魅力所在,针对媒体对战队剧集里大量武打镜头的暴力元素批评扎哈米做出了自己的中肯评价。这让塞班很快和新的合作伙伴达成共识,双方都认可了战队剧集在青少年成长里贡献出的积极意义,取代了此前迪士尼对战队剧集里格斗戏份的一贯打压方针。对塞班和战队来说就像是遇到了事业上的第二个伯乐,如果第一位帮助战队诞生的功臣是勒施,那么第二位帮助战队重生的贵人就非扎哈米莫属了。塞班甚至没花太多功夫来说服扎哈米就完成了与尼克频道的合作,面对媒体采访他对后者的评价也不俗,扎哈米被描述为作风果敢又赋予创新精神的专业经营者。

战队红衣战士巡游。

塞班领导着新的超凡战队团队重新起航,从恐龙战队时代直到疾速引擎的超长历史给尼克频道的新剧集提供了强大的基础。迥异环境带给战队重生与改革,德克尔主导的新剧组势必和旧战队风格有所差异,各方面因素的局限使得2011年新生侍战队改编篇幅缩水,预定仅有20集的侍战队一度让粉丝大跌眼镜。喜忧参半的战队重启计划是否能成功,下期再叙美版侍战队的故事。

封面: 超凡战队20周年纪念

© MA / Anitama

美版战队历史回顾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