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从入门到精通,MAD制作者的养成

Alice映画-千枼草_阑小逝

People|魂弹11月14日 6时20分

Whitest Boy on the Beach

第一次和千枼见面是在一家烧烤店里,前段时间听说他将公司搬到了上海,互相你来我往聊了几次,总算约好了时间,店里放着略有些嘈杂的音乐,电视屏幕上放着“Victoria’s Secret”的年度大秀,我寻找了一下,看到了一个留着一头长发的孤独背影。

“是千枼吗?”我上前和他打了个招呼。

“哦哦,是我是我。”他赶忙放下手机,腼腆地和我握了个手。“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我有点紧张。”

“没事,感觉和网上有点反差,不过这也挺正常的,怎么样,上海还习惯吗?”

“挺好的,就是比较忙,来了这段时间都还没怎么出去逛过。”

“以后有机会可以多出来聚聚。”

“好的,那个,我能问你一个事情吗?”

“你说。”

“上海有什么按摩比较舒服的店吗?”

“啊?”

我惊讶于他的直白一时语塞。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山东济宁,作为以“儒教”发源地闻名于世的地方,孔子庙的香火每到高考时分总是特别旺盛,反正学生考好了自然说灵验,考不好也是心不诚,态度端不端正很重要,反正孔子大概是没错的。


脸上笑嘻嘻的孔子

小时候的千枼并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至于他为什么不受欢迎,可能只是因为过去和他住一个片区的孩子们里面年长的人不喜欢他,他兴高采烈地和他们打招呼,他们用拳头和千枼打招呼。

父亲很早就出了县城去北京打拼,留下母亲一人照顾千枼,父亲在北上之前给千枼唯一留下的东西是一台电脑,而回来的时候,赔光了500台电脑的钱。郁郁不得志的父亲将心中烦闷都撒在了千枼和母亲的头上。

“那个时候都是我护着母亲,因为我知道他并不是坏人,他只是因为赚不到钱给我们更好的生活生闷气而已,虽然被打是事实,但我并不恨他。”

在家中要面对借酒浇愁的父亲,而上了小学的千枼则受困于校园欺凌的阴影,当他用说故事的口吻重提过往,开玩笑般地说: “提一提旧事,能让角色显得更加立体。” 的时候,我依旧不便擅自揣测当时他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小学时光。

这种时候按照惯例,“动漫”总是要扮演一个拯救少年的关键角色。


千枼家中一角

Rain Or Shine

2004年,当时还是小学生的千枼闲暇时间在中央电视台的《动漫世界》节目里无意中看到了引进的03版《铁臂阿童木》。


央视引进的《铁臂阿童木》

作为在当年看来已经是极少数引进的日本动画,《铁臂阿童木》03版可以说是不少90后的童年,千枼和大多数人一样,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动画的魅力所吸引,在05年电视台结束了TV版的放映之后,想要重温一遍的千枼用着当年父亲留下的电脑在网上疯狂搜索着资源,但在当时网络字幕组也尚处于萌芽阶段,大多数人看片的渠道还来自于地摊上的盗版光盘,直到2012年,才有民间字幕组翻译了03版《阿童木》的DVD重制版。


电驴上关于《铁臂阿童木》的搜索记录

“结果当初怎么找都没找到原版,自己那段时间就瞎逛各种动漫网站,正好05年底很多人的‘入宅神作’《灼眼的夏娜》的动画开始放了,之后的经历,就和许多朋友没什么区别。”

流连忘返于二次元,对当时的千枼的意义不可不说巨大,沉浸在另一个世界,多少也逃避了许多与人接触的是非,这种心情虽然惨杂着不少“中二期”的特质,但却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他的想法,千枼初二的时候就已经考过了日语N1,自己在网上也建立了一个小汉化组算是来“测试”自己的学习成果,他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去日本留学真正的学习动画制作。


千枼早年成立的逝梦汉化组

“开始看动画之后,就跟着学校的美术老师在学画画,但母亲在初三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让我彻底意识到了现实摆在面前的残酷,从那之后,或者说其实直到今天也至始至终没有和家里人提过要出去留学的事情,现在看来,可能我画画没什么天赋,但是当初读书可能还有点心得,所以就安心上了高中,一直陪在家人身边。”

2011年,上了高中的千枼在学校做着认真学习的好学生,但心中依旧有着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做动画的想法,这种念头在脑中挥之不去。

“上了高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奔着高考去的,但心里总想着搞一些和动漫有关的事情,我先是在学校里正式搞了一个动漫社团,然后在济宁市里和小伙伴们一起办过展,那段时间就是一个充满迷之自信的中二时期,觉得自己就应该搞这个。”

那是高一下半学期的某一个平静的放学午后,回到家的千枼放下书包,坐在了正在喝酒的父亲面前,他没有犹豫就开口说道:

“爸,我不想读书了,我想搞动漫。”

这种感觉就和现在一个爱玩《王者荣耀》的熊孩子突然和家里说: “我要当职业选手” 一样,千枼面前这个正在喝酒的中年男人先是不以为然,但看见千枼认真的表情开始觉得不可思议,然后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升高到暴怒的状态,随即回手就是一个嘴巴。

“你XO再说一遍?”

Get Up

2011年,离二次元融资的爆发式增长还有一些时间,那一年是有妖气拿到盛大投资的第二年,《雏蜂》《拜见女皇陛下》等作品已经开始渐入佳境,国内优秀的漫画借助网络平台更多地出现在了读者面前。

同年,陈睿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商业化的Bilibili在当时一度遭到了不少老用户的抵制,但圈内一些敏锐的人多多少少感受到了行业的变化,但普通用户可能还是更关心今天中午吃什么。

千枼在2011年第一次接触到了之后彻底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东西——MAD,二次创作影像。


由于“金拱门”又被顶上B站首页的教主

区别于团队合作而来的商业动画,MAD作为一个独特的分类除了包涵有相对常见的视频剪辑内容,众多个人作者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完成一部简单“动画短片”的制作,其形式可以是一首原创歌曲的同人MV、是感人至深的手书、亦或者画风清奇的鬼畜类视频。这对于还在读高中的千枼可以说是充满了吸引力,2011年,在版权动画还没有正式拉开序幕的阶段,AB两站上早已经积累了众多不管是搬运nico还是国人自己制作的MAD作品,千枼很快就被MAD的狂潮所淹没,且无法自拔。

“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从家里人到老师到同学,几乎轮番游说,我自己也很迷茫,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一时冲动,但我没想到最先妥协的竟然是我爸。”

对于自己的儿子要选择这样一条路,千枼的父亲从一开始的激烈反对中最快地恢复理性,也许是自己早年创业经历的关系,看着儿子对于动漫的热爱,父亲第一次有了“要么让他试一试”的想法。

“最能够影响孩子的,终究是自己的父母启蒙,他虽然出去打拼没有成果,但倒过来说吃过亏得过教训,所以才会想法比较开明。”

有了父亲的默认,千枼把大量同龄人用来钻研考题的时间用在了MAD的制作上,虽然相比起某些传奇人士辍学之后风生水起的故事要显得平淡许多,但这也是千枼个人在当时所能做的最谨慎的选择。


千枼家里的“工作台”

Only God Knows

开始了MAD制作的千枼将早年自己创立的汉化团队改成MAD交流组(曾用名为逝梦),一边自己钻研MAD制作的技术,一边结交众多有着同样爱好和兴趣的小伙伴,那无疑是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2013年,千枼在B站投了自己的第一个MAD视频(av599700,感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那种初尝成功的喜悦,可能是任何UP主都无法回避的甘美。


千枼投的第一个视频:av599700

“看到播放上1万的时候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就算以后有更高的点击也再也不会有当时的感觉。”

伴随着MAD的成功,千枼在圈内开始渐渐有了名气,而也许是个人信心的过分膨胀,自认为已经在MAD技术和人脉积累上有所小成的千枼开始想要着手企划一部由多位作者联合制作的MAD作品《夏末狂欢季》,结果却是给他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夏末狂欢季:av1456027

“太自大了。”千枼对当时的自己的不成熟非常不满。“最早是看了噩梦的无限循环祭(平安夜的噩梦,B站的知名UP主),就想着自己也做一个合作企划,结果把一个纯BGM强行改成人声演唱,再加上一些不知所谓的特效,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简直狗屁不是,因为这事情,当初着实坑了不少朋友,许多人之后处于各种原因也很少再与我进行合作了,现在想来依旧是很对不起各位。”

这部从2013年开始制作的合集作品直到2014年的夏天才得以投稿,这当中虽然依旧有众多的观众对视频给予了肯定的评价,但千枼却对此并不满意,想着一雪前耻的他在2014年开始着手一个更大的企划,那就是2015年的初音未来8周年生日祭。

时隔2年再看2015年的初音未来8周年生日祭,也都可以说是制作相当成功的MAD,当时的千枼以总企划的身份统筹了整个视频的制作工作,这让他第一次收获到了统筹工作的真正意义和经验。


2015初音未来八周年诞生祭:AV2838159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钻研视频技术、学习视频制作技巧,而在生日祭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什么都做不到。而这种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气氛又是那么欲罢不能,如果我真的还想搞点什么出来的话,我明白我一定要借助大家的力量才行,虽然这话从嘴巴里说出来很中二。”

2015年,想通了一些“中二”道理的千枼成立了Alice映画, 一个以PV、MAD、动画制作为主的团队。以此为名,千枼开始接手各类视频相关制作项目,从漫画工作室的宣传PV到B站拜年祭、BML的视频内容,曾经的“为动画而活”开始渐渐变成了“以动画而活”。

Dreaming

2013年1月,被圈内mad爱好者亲切地叫做“馒头饭”的视频网站MADfan宣布关停视频功能;也是这一年,相比起前辈A站,B站连续进行了数次不同程度的融资,商业化进程顺风顺水,伴随着更年轻用户大量涌入,观众对于MAD内容的选择趋向更快的节奏和更浅显的表达,两者对比之下,MAD圈的变化也是可以预见了。


核心向视频弹幕站——MADfan(已关闭服务)

不论是说起来好像很高级的“劣币驱逐良币”还是后来流行的“DSSQ”(大势所趋),所表达的都是对于创作内容遭遇门槛降低和“标题党”横行时的复杂心情。直至今日,B站MAD区的投稿数量依旧不少,我们还是能够看到许多优秀的MAD创作者在孜孜不倦地创作新的内容,点击量如何各有千秋,多少也是一种情怀了。

但整个行业的发展同样也赐予了MAD制作者一条全新的道路,那就是制作商业作品。

MAD制作的合理收费可以说是由来已久。类似于使用VOCALOID软件的众多个人作曲者为了将自己的新歌配上MV,就如同出小说本的时候要找画师一样,寻找一个能够制作MV的伙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原创作者本身对于质量自然也有一定要求,以V家为首的作品中精品MV的数量可以说是相当多。


千枼为《食之东方》漫画制作的PV

而另一方面,大量ACG相关的公司在推广自身产品的时候很自然地将着眼点放在了视频传播上,类似于将漫画制作成可动化的PV和游戏开场的动画等等,此类需求开始日益增多。

而当他们想要寻找一个能够完成此类工作的人的时候,即拥有视频制作技术又懂的如今受众口味的MAD作者自然是这个细分市场最好的人选。

“我记得最早的时候是有漫画公司在四处找人做PV,对方在微博上联系了3、4个作者,一开始也都互相不知情,等到群里一说才发现,确实存在这样的一个需求。”

千枼负责制作了其中一个,也是以Alice映画的身份制作的第一个商业PV,结果对方很满意,还介绍了其他有同样需求的公司,自那以后,千枼就失去了正常的规律生活,最忙的时候连续40几个小时没有离开过椅子。

**“你这样是会得痔疮的。” **

“没事,我已经得了。”他颇有自知之明。

2016年,千枼在自己的老家山东正式注册了公司,经营来自各个方面的商业合作,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虽然过了1年就受人邀请来了上海。)

“当我和我爸说要开公司的时候,就和我当初和他说我要学做视频一样,他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不过这次他没有扇我耳光就是了,过去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做出一点成绩,现在来看,多少我还是做出了一些,现在我和他平时称兄道弟的,可能也是他对我的一种承认吧。”

it’s like that

2017年,也就在最近,受圈内好友的工作(背锅)的邀请,千枼将自己的Alice映画从山东搬到了上海,许多网上的小伙伴也都慕名而来,从全国各地来到上海,说是追随千枼他自己觉得消受不起,说大家更多地还都是想实现一些一个人完不成的事情。

我抽空拜访了他的工作场所,他指着一版MV的分镜草稿给我解释了一下目前的工作状态,当年为了去夏天岛投稿而努力钻研的漫画技术在这里发挥了作用,他自己也是有一些欣慰。

“现在主要工作就是企划视频,MAD啊、短片动画啊、游戏PV啊等等,我会先出一版文字分镜大家讨论,如果OK的话我会再画一版正式分镜,等这版分镜通过了,就开始发给大家做下一步具体的工作,这时候我就更加接近于导演的一个身份,主要负责监督和统筹了。”

“还好没有放弃。”千枼挠了挠头。

“还好没有放弃。”然后又说了一遍。

去拜访的时候我有意想问问大家对千枼的评价,CK(男)是千枼老家少数关系不错的朋友,原本在外企工作他听说发小要去上海创业,他没多想就辞去了工作和千枼一起来了上海,现在担任着公司“大总管”一样的职位,我问他感觉大家为什么都会愿意来,他操着一口标准的山东口音普通话和我说:

“有他一口肘子,先想着自家伙子。出什么问题他都会顶着,作为员工来说,可能都喜欢这样的老板吧。”CK很诚恳地回答,完了还要补充一句,“然后我是担心他一个人生活不能自理。”

关于自己常年超负荷工作的身体状况千枼不愿多提,严格来说,现在的工作环境并算不上好,在一个楼里面借了两处房子作为办公地点的千枼,都还没有收拾完从山东寄来的东西就已经开始了明年B站拜年祭的工作。

“可能这就是梦想的作用吧,虽然很多时候梦想在没实现之前都有些一文不值,但Alice的每一个成员会继续留在这里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然后我们在梦想的加持下一起前进。”

“我始终记得我当初的梦想,希望能有一天,做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动画。”

千枼的故事告一段落,而年轻的Alice映画才刚刚开始旅程,之后的发展如何也尚未可知,不过在此还是期待他们将来能带来更多优秀的视频作品。

至于一开始说的按摩店的事情,千枼至今都没有空去放松一下自己的老腰,如果各位以后也想从事视频制作,也请记得保重身体。


最后感谢 千枼草-阑小逝 这次接受我们的采访。更多ACG行业百态可以关注Anitama,在web、App、微博微信都可以找到我们。如果你也有想要述说的故事也可以随时联系。

封面: Alice映画

© 魂弹 / Anitama

文章标签MAD百态
Anitama百态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