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不起来,就不要勉强了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8年10月30日 21时00分

动画作画、演出げそいくお在昨日迎来 31 岁生日,并于当晚宣布停用推特和げそいくお这个名义。虽然之前作为げそいくお接到的工作可能会继续在演职员表里出现这个名字,但他自己不会再使用该笔名活动。

https://twitter.com/gesoikuo/status/1056928681459765248

当晚,げそ还举办了自己最后一次 NicoNico 直播,并一如既往地发表辛辣言论。

げそ本名奥居久明,也使用过化名“ikuo”。他在本季度担任了 TV 动画《SSSS.GRIDMAN》第 3 集分镜,并受到观众好评。Anitama 也曾经对他进行过 采访


动画音响效果小山恭正说,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动画的音响效果全都是做出来的。你们知道吗?不管是可爱的女孩子的脚步声,还是帅气的打斗音效,都是大叔弄出来的声音。

虽然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但是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有网友评论说:像某白箱那样让女孩子来帮忙,果然只是梦幻吗?小山回答:倒也不是凭空虚构,现实中也有女性音效师,其中还有相当漂亮的人在。只是大家都因为结婚之类的原因引退了。

这就更令人悲伤了。

https://twitter.com/toracyai/status/1056922985599135744


漫画家高津マコト说,有一种说法称,漫画家容易早死,是因为描线的时候经常会屏住呼吸。他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https://twitter.com/sleepinwasher/status/1056415627412307968


轻小说作家内田弘树说,文字同人作家,经常会有这样的遭遇:

  1. 特别喜欢一位不是那么火的插画师,觉得这个人一定很适合自己的作品,委托他来画插画,得到对方许可,大喜。

  2. 那个人开始接到别的活,自己越来越难以委托他了。

  3. 那个人因为种种原因从业界消失了。

  4. 诶……

这一类故事非常丰富,常常让人感到无力。但是没有关系,你会习惯的!

https://twitter.com/uchidahiroki/status/1055862787216367618


1964 年出生的漫画家松田样子看到网络上围绕“萌系图”的争论,分享了自己在 2004 年发表的漫画《魔法使米米奇》,说:这是她自愿努力画萌图,却连“萌”的边都没擦到的漫画。她在作品里又是画“魔法少女”又是画“猫拟人少女”,本以为正中“萌”的正中心,却惨遭失败。萌可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https://twitter.com/matuda/status/1057147506147024896

1957 年出生的漫画家近藤ようこ也有类似的经历:编辑要她画萌漫画,她却理解不了这个概念,问编辑“就是萝莉控吗?”,惹得编辑非常不高兴。她虽然努力了,却完全画不好,很快就被腰斩了。这让她觉得很对不起编辑,也感叹“萌”确实是难。

https://twitter.com/suikyokitan/status/1057149337799602176

看到近藤老师这番回忆,推特上的业内人士和读者都感到非常费解——毕竟,近藤老师的画风是这样的:

为什么会有编辑会对这样一位漫画家要求“萌”?

虽然近藤老师为编辑辩解,说编辑对她要求的“萌”不是画风,而是内容;但是六十岁漫画家用这种风格创作出的漫画会是怎么个“萌”法,就更令人难以想象了……

近藤老师说,如果深入思索她为什么画不来“萌”,或许就能解释清楚“萌”的本质和定型。但是她并不打算做到那个地步。

另一位有类似遭遇的漫画家さいとう邦子和她的编辑,也曾以为萌图是想画就能画出来的。然而她努力画出了自己史上最大的萌图草稿,交了上去,却完全没有被采用。

https://twitter.com/saito925/status/1057153513132707841

不过和上面两位相比,我觉得给高桥留美子当过助手的さいとう老师已经很有希望了。

封面: 《后街少女》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