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不能用的)描写水平速效提高秘诀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8年6月28日 21时00分

巨大机器人题材轻小说不好写,这已经成了作家和读者之间的一个共识。在 一年半前的新声 里,就有两位作家讨论过轻小说写机器人难在哪里,又应该怎样克服这些难处。

可是前天,最成功的巨大机器人小说《全金属狂潮》作者贺东招二在家里喝多了酒,一不小心就发了一条推文:“人们总说轻小说写机器人题材很难,我看那是不动脑子的作家在找借口。”

幸好最近天台都挤满了球迷,要不然,该有多少在机器人轻小说的难关前折戟沉沙的作家,因为这一条推文去跳楼啊。

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贺东虽然自知失言,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个牛皮吹完了。

他说,在机器人的外表描写等方面,小说肯定赢不过影像,所以很多人就觉得小说有劣势。可是《全金属狂潮》虽然最近在卷尾加入了豪华的机甲插画,但在出版之初,对机器人的外表描写却非常暧昧。

比如说,小说最初对强袭机兵的描写,就只有“像是叼着书卷的忍者”“纤细洁白”“全世界最危险的美术品”之类的寥寥数语。

而对于 M9,小说也只写了它是“灰色”的,“手脚纤长”“头部像战斗机飞行员头盔”而已。

所以贺东总结出一个结论:“本醉鬼来教你们这些在写机器人轻小说的新人一个秘诀。其实机器人的造型设计根本不重要,你需要最先决定的,是机器人的颜色。”

红的?白的?蓝的?都没问题。重要的是,你要创造一个记号,就像“红色的 AS”这样,能用不到五个字描写出机器人来。

https://twitter.com/gatosyoji


不仅仅是机器人,娱乐小说中的描写,要比很多读者想象得更难。描写过少当然不行,过多了却会拖慢节奏,影响阅读体验。怎样拿捏描写的分寸,是很多作家一生都在探索的命题。

著名轻小说作家榊一郎就分享了他从前人处学来的经验。很久以前,某书系的总编曾经向他力荐:“榊老师,要锻炼文笔,你得写色情啊。毕竟人对股间可说不了慌,也没办法糊弄过关啊!”

榊自己也认为这话确实有道理,色情描写比起理论,依靠的更多是感性。在凭借理论获得基本的文笔之后,再用色情来锻炼文章的感性,是个好方法。

https://twitter.com/ichiro_sakaki/status/1011593866930245636

轻小说作家阿罗本景曾经写过成人游戏脚本。他也认为,色情描写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文笔。不黄的人,就算写了性器插入,也只不过是交尾报告书;黄的人,哪怕只写电车里邻座的女性打盹靠到自己肩头,也能黄得惊天动地。

https://twitter.com/aramotokei/status/1011596772362412034

那么,色情描写为什么这么难?成人漫画家五月雨せつな认为,我们先抛开一般的文笔和结构设计能力不提,成人作品,不管是文章还是漫画,都有一些基本上已经固定的要素;而在必须满足这些要素的前提下,作家还必须写出新意来。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讲,作家如果不具备实力,就很难写好色情。

https://twitter.com/takaflo/status/1011614200479662081

评论家、轻小说作家前岛贤说,娱乐小说都要求把描写控制到最低限度,可官能小说却和纯文学一样,描写越是精细,读者越是欢迎。这样的文学类型,非常稀少。

所以,前岛认为,如果你想要精心雕琢描写和文风,又不想去写高尚文化,想要在大众文化的世界里找工作,那就应该去写色情。他之所以最近经常讨论色情话题,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特别是那种打一连串爱心的作品、还有淫语类的短篇小说,简直就是在比拼谁能用更稀奇古怪的、奇思妙想的、前所未有的辞藻来描写性器之类的。前岛认为,自己写性爱场景时,和写战斗场景、情景描写时,用的是大脑的同一片区域。

而且,最棒的是,色情描写有非常明确的评价标准:就是读者能不能硬,能不能用起来。可以用明确的标准来判断描写够不够精细,是非常难得的经验。

https://twitter.com/MAEZIMAS


但是,即使磨炼了自己的描写水平,成为了知名作家,也不意味着可以事事顺心。

经济学家坂井丰贵出版过不少学术、科普著作,销量喜人,也拿过一些奖项,其中一本《合适》还出版了简体中文版,豆瓣评分相当不错。

可是已经是畅销作家的他,却有一个烦恼:自家孩子对他喜爱的音乐剧毫无兴趣,只热衷于玩游戏。有一天,坂井忍无可忍,对孩子放声大叫:“游戏就是垃圾!音乐剧才是最棒的!”

他的孩子听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抱怨:“我明明那么喜欢游戏!”“对任天堂太不尊重了!”

坂井感到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听到别人骂游戏会哭出来的?这样的人偏偏还就是他自己的孩子?

坂本将此事发上推特,引来一片口诛笔伐,让他不得不删掉了推文。

漫画原作者七月镜一看到网友截图,忍不住叹息:这人如果想要让孩子喜欢上戏剧,应该完全不和孩子说戏剧的话题才对。强加给孩子,只会让孩子轻易地产生反感,这就是孩子的本性。七月自己虽然喜欢父亲爱读的司马辽太郎,那也是他擅自从父亲的书架上拿来读才喜欢上的,父亲完全没有给他推荐过。

反倒是只有一次,七月的父母联合起来,干涉他的爱好:因为七月成天读漫画,所以他的父母把书柜里所有的漫画全都藏了起来。不必说,这一举动效果拔群。他们的儿子从此成为了极端的漫画宅,以至于选择了漫画原作者作为自己终生的职业。父母干涉孩子的爱好,就是这么可怕。

七月说,御宅族不是你让一个人去当他就能当上的,也不是一个人自己想当就能当上的。所以反过来,御宅族同样不是你让一个人不要当他就能不当的,也不是一个人自己想不当就能不当的。

https://twitter.com/JULY_MIRROR

轻小说作家伊藤ヒロ则说,如果不想让孩子玩游戏,明明只要对他们说“游戏超好玩的呀,爸爸也来一起玩吧”,就能最轻松地让他们厌倦了。

https://twitter.com/itou_hiro/status/1012031160413614080

封面: 《全金属狂潮!Invisible Victory》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轻小说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