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种可能

Netflix与日本动画业

Broadcast|izumi2018年6月2日 6时15分

对于多数动画粉而言,“Netflix”这个名字应该并不陌生。以该平台一款最亲民的650日元包月基本套餐为例(不含税),签约用户在协约期内可以随意观赏站内的一切影视剧资源,属于典型的定额氪金型影音配信服务。“Netflix”的节目列表,不仅涵盖数量庞大的日本国内及海外电影、电视剧,就连动画也种类繁多。既有适宜全家大小收看的《精灵宝可梦》《航海王》,也能找到《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这样最新的深夜档动画。为动画爱好者们开辟出可供尽情享乐的又一新天地。

放眼日本动画配信市场,不乏“dアニメストア”“万代频道”“Hulu”等同类品牌,为何“Netflix”还能博得如此之高的瞩目?

首先不得不提“Netflix”的规模。“Netflix”号称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流媒体配信平台,在网飞上发布节目,便意味着坐拥其在全球190余国的1亿1700万名观众!

就像“Netflix”的制作人沖浦泰斗(沖浦在网飞的正式头衔为“コンテンツアクイジションアニメディレクター”,指动画内容开发兼资源推介方面的专职负责人)指出的那样,由于需要服务数以亿计的巨大受众群,网飞必须将取悦各国观众列为自身商品开发的首要前提。作品形式可谓多种多样,但科幻、动作、魔幻仍然占压倒性多数。

长期以来,日本动画在海外的人气始终居高不下,但这事实上只是表面风光,2005年前后起,正版的日本动画不仅遭受国外电视媒体的重重封杀,还因盗版泛滥成灾而受到重创、元气大伤。在此危急关头,力挽狂澜扭转局面,令日本动画重新焕发活力的正是网络配信。

而在配信市场当中,占据压倒性市场份额的“Netflix”为满足各国观众的需要,更是积极推行“多语言化”策略,该举措也成为其进一步吸纳海外用户的最为有效的利器。

除此之外,帮助用户发现作品的功能是“Netflix”的另一项法宝。网飞上的作品绝非机械式的胡排瞎摆,相应程序的测算,能够将最符合个人口味的作品有序地罗列出来。例如,根据用户的收视记录,为喜爱某一作品门类的族群设置象征该类型作品的专用头像,以迎合各类用户的不同爱好。沖浦将自家平台的这种“猜你喜欢”定义为“网飞特有的非一边倒式的积极推片功能”。

再有就是,在网飞这里,能让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到昔日的人气旧作。对于选择网络收视的低龄观众而言,老片与新作享有同等待遇,拥有同等魅力,且无论何时何地,登录“Netflix”观看该剧的瞬间,永远都是(电视台的)放映首日。如此一来,不仅给新作品打开了局面,还为旧作提供了挖掘空间。这一做法能够向年轻观众普及更多以往的佳作动画,有些类似电视台的重播,要知道不少日本著名动画都是靠着重播火起来的。未来,一部分老片资源也将被转移至动画配信。

当然,受关注度最高的还要数“Netflix”的原创动画,而网飞对于动画项目的支持也始于企划阶段。2018年1月5日是具有标志性的历史时刻。那日,由汤浅政明监督执导,Science SARU承接动画制作的《DEVILMAN crybaby》正式在网飞全网配信。此前“Netflix”也曾开播了数部原创卖点的动画,但该剧却开启了“不在电视台播出、专供网络配信”的先河,换而言之,这是一部只能在网飞平台才能欣赏到的“独播”作品。

之所以不在电视台播出,也是因为有难以在电视台播出的缘由,为最大限度释放永井豪原作的能量,汤浅监督与其率领的制作团队在本作中引入大量大尺度的暴力及性描写,若是按照地上波的放送标准,肯定无法维持现在这个样子。

沖浦就曾声称,“Netflix”就是要为“有违电视台播出底线”、但在创作层面确有必要的操作提供“网开一面”的支持。而且,网飞方面也极其注重这类配信“优势”的培植。

在这场试水性的博弈中,《DEVILMAN crybaby》一鸣惊人,广受好评。同时,该片在“Netflix”内部的统计中,也属于非常被看好的动画作品之一,除了日本,在海外各国的点击率也创下佳绩。据称,由于该作业绩可观,客观上对之后跟进的多部动画形成高压,反倒让沖浦捏了一把冷汗。

同年3月,“Netflix”又展开新一轮的动作,先后推出Production I.G制作的《B: The Beginning》,以及BONES出品的《A.I.C.O. Incarnation》。《B:》主打不输给海外影视剧的惊险悬疑构架,而《A.I.C.O.》则是一部遵循“boy meets girl”王道的近未来SF剧。紧接着4月,还上架了Fanworks的喜剧小品《冲吧烈子》。且以上几部均不在电视台播出,一举打破电视台独步天下的业界格局。

另外,这些原创作品对制作预算也实施全新挑战,“Netflix”并未对外公布为购买各部动画配信权所支付的具体金额,但相传,其中某些协约,单单收购价格就已覆盖了动画制作费用的大半。此外,“Netflix”还大胆弃用原先主流的制作委员会方式,直接与动画制作公司签约。由于网飞只是购买作品的配信权,使得制作公司得以保留其它各项权益,也就是说,与“Netflix”的合作有利于制作公司开展与自身权益相关的商业活动,因此,制作公司的经营必定会迎来大幅变革。

一方面,观众能够更为便捷地欣赏到高品质的动画,另一方面,制作者可以将自身创作推销给身居世界各地的潜在动画粉丝,同时还能确保制作公司的利益,方便开展商业经营,听上去简直就像“Netflix”缔造的美好梦境。

然而,任何事物都脱离不开两面性。就有声音指出,“Netflix”平台本身的体量,媒体影响力是否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上述作品的原有实力。如果有朝一日网飞忽然从动画市场撤资,不再购买日本动画,而到那时,高品质的作品唯有依托网飞的运作方能成立,无异于就在那一刻宣布了高品质日本动画的终结。

为努力打消日方的此种疑虑,沖浦恳切表示,“Netflix”会以长远、可持续发展为重。可是,不站上打席,本垒打便无从谈起,所以,今后网飞仍将持续致力于成人向动画的开发制作及推广事业,积极主动地不断站上打席。

2018年1月“Netflix”与Production I.G和BONES两社所缔结的“全面业务合作”便可视作实际履行其诺言的具体步骤。从对外公布的信息可以了解,这是一项跨越数年周期,生产多部动画的中长期投资合作项目。鉴于此前I.G和BONES在针对高年龄受众目标市场所创下的不俗战绩,此次由“Netflix”方面主动抛出橄榄枝,并以“长期立项、多部产出”为目标,构建互惠双赢的合作体制。

估计还会有人抱有“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担忧,毕竟,通过电视媒体的传播,作品被大众认知,赢得人气,进而带动周边、音乐,及线下活动等一系列关联商品、服务的售卖。在目前收视人群尚且有限的日本国内大环境下,付费配信在作品传播扩散度上远远不及普通电视节目,好坏与否,还得视“Netflix”日后用户增长状况而定。

因而,在3月24、25日召开的“AnimeJapan 2018”上,网飞首次采取舞台展演、摊位展示等主动出击的态势宣传旗下动画作品,并借机想向市场传达“Netflix”平台上动画所具备的广泛包罗性。

当然,无论是眼下还是将来,日本动画界并不会完全演变为配信平台一手遮天的格局,一部分作品仍旧会跟从前一样,以制作委员会或以与玩具公司协同制作的方式推出。“Netflix”并非想充当颠覆或取代日本动画产业的终结者,只不过是想成为整个行业的有机组成部分,提供一种全新的做片思路,以便达成拓展现有作品表现幅度的目的,从而为日本的动画行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此外,随着“Netflix”购买配信的高额资本的注入,迫使日本国内动画制作预算水涨船高,客观上的确为业界带来某些正向影响,相信与之关联的商业模式还将跟随时代的变迁逐步变换下去。“Netflix”能否越做越大,仍是一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网飞今后还将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


参考资料:

18年5月 VOL.48期《Febri》

封面: 《DEVILMAN crybaby》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