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动画到做动画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一)

China Animator|lll2017年2月4日 6时30分

黄成希,广州美术学院毕业,2012年毕业后赴日进入日本动画行业。现在是《火影忍者》动画系列的主力原画之一,并参与了作画监督的工作。先后参与原画的作品有《棺姬嘉依卡》、《黑子的篮球》、《妖怪手表》等等。最近的工作是剧场版《刀剑神域》的原画。

Anitama专门制作了他的作画锦集,可以借此直观了解他参与的作品以及负责的片段。

借本次的采访,来谈谈近5年以来的经历,对工作的心得和想法。今天第一篇主要谈谈怎么对动画产生兴趣并初步学习的。


——当年是怎么想到做动画的呢?有受到哪些动画作品的影响?

黄:五岁幼儿园的时候,我和表弟两个人全托,一般只有周末能回家,但表弟恰巧每周三晚上都要去少年宫上画画班,于是我也顺理成章能被一起被姑姑一家接回去。那个时候,一般都是表弟在课室上课,我在走廊趴着窗台看他们画画,这是我对画画的第一认知。

真正触发我立定目标想要做动画的是当时香港tvb每周六晚十点半两集连播的《龙珠Z》,每当看到“家长指引”的logo动画到主题曲一开始悟饭悟天杜拉格斯坐着神龙出现,我就会莫名的兴奋和手舞足蹈,那种感觉至今依然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便跟父母说,我长大也想画这个,屁颠屁颠的也跟着表弟进画画班了,从那时开始到高考为止一直在少年宫学画画。

应该和大部分同龄人一样,从《龙珠》开始,《中华一番》、《数码暴龙》、《百变小樱》、变形机器人勇者动画系列、奥特曼系列、特摄战队系列、高达系列等等,tvb五点档动画几乎贯穿我的整个童年,每天一下课就是:“奔跑吧兄弟回家看动画了!”。那时关于友情和热血的主题也对我的价值观和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国产《葫芦兄弟》、《舒克和贝塔》以及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第一部)、迪斯尼的《木偶奇遇记》、《人猿泰山》这四部作品至今也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到了初三时,因为星空卫视台的引进放送,我第一次看到了《火影忍者》的国语版动画,从此开始了十二年的追逐旅途,贯穿中考、高考、大学的时光,没有间停过。

进入大学之后,我受到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

一是欧美动画电影与短篇作品,说实话我记不住大部分的美国导演的名字,但大学时代受到导师以及同专业圈子的影响,开始以一个动画专业的眼光去看欧美作品,欧美的作品给我的启发应该是想象力和创意的无限可能性。优质的画面与表演以及技术革新可以说已经成为欧美动画电影出厂的最低标准,而比拼的更多是能够撑起这些音响画面的故事框架与创意。由于我本人对武术有偏爱,所以目前梦工厂的《功夫熊猫》的第一部和第二部是我的最爱没有之一。

另一方面日本动画电影,对我影响最大的应该是今敏的作品,首当其中的是《东京教父》和《千年女优》,高质量的画面与表演毋庸置疑是加分,但是关于角色描写的角度和场面调度都让我看完之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巴不得再起来感受一遍,只能用绝妙来形容。另一位是细田守,给我留下很深影响的一是《数码暴龙》第一部剧场版,和其他TV系列模式化的剧场版情节不一样,细田守在一个有限的框架里穿插的笑点以及小情节,不仅有机的把故事主线串联起来,也起到了因果关系的作用推动故事发展。《狼孩子的雨和雪》在没有什么大动作场面的情况下,关于姐弟俩成长与转变的描写,以及母亲的坚强和伟大,也会让人看完之后对生活充满了动力。

综上所述欧美的幽默笑点与日式对人情的细致描写是我个人一直努力向往的方向。

——怎么开始学动画的呢?大学?自己有练吗?后来怎么去的日本?

黄:我人生第一次画“动画”应该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家里有一盘九三年黎明演唱会的录像带,我也不知道重复看了了多少遍,最后把带子看坏了。黎明在一开场的时候是藏在一个铁球里缓缓下降最后铁球打开现身演唱,奶奶家里还流行用一张张撕下来的日历,我我把这一幕的过程按一张张地在日历纸上画了出来,当然画得很烂。但我比较幸运的是,在五岁到小学四年级之前,对于绘画是纯粹的喜欢与着迷,不受章法的限制,像自己模仿连环画画故事,临摹动画角色,自己拿着玩具坐在那里玩一整天给它编故事(看了《玩具总动员》之后)。这些童年回忆其实对我能走到现在,以及想要发展的方向起了奠基石的作用。在那之后到高考为止,一直接受传统美术的学习。

黄成希在06年的临摹练习。

正式开始学习动画是进入大学(广州美术学院)之后,说实话当时国内动画专业老师真正实战经验丰富的并不多,而学生作品也主要在创意开发和短片作业。比较幸运有两个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其中一位让在大一课程中当了一整年路人的我意识到自己有画分镜讲故事的潜能,并给了我信心,第二位是帮助我们组建学生团队,提供工作室并一直给予指导。广美在三维上真正打响名号,能与北方动画院校相比的也是因为这位传媒毕业的老师。

我并不属于天才类型,但大学倒是过得十分充实,可以说没有怎么浪费时间。大一的学生会开始接触剪辑方面的知识,大二则是蜻蜓点水式的涉猎动画原理,真正学到东西的还是在第二位恩师的指导下,开始学习动画表演基础,在他的撮合下组建学生团队,利用课余时间在工作室进行短片创作。虽然不是严谨的工业流程,但利用大三一年,我们完成了团队磨合、基础流程的知识储备,以及完成了第一个合作短片。这个短片一是为我们团队大四的毕业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二是让我产生了很强烈想要出去外面的世界学习的欲望,大概就像一种,你越开始深入这个领域,就越发现自己懂得越少的感觉。

当时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犹豫了许久,因为两方面的体系以及理念多少会有不同,而且我大学所接受的影响比较深的还是欧美动画的类型,不过经历了几个小时的心路历程之后我还是决定去日本,一是因为火影和细田守(当时今敏已去世,否则肯定也是我选择日本的重要原因之一),二是,离家近一点,父母少点牵挂。但不巧的是,当我慎重其事地和父母表达完我的意愿的第二天,东日本311大地震,当时一切核泄漏的事件等等未明,父母虽然从小就一直很支持我想做的事,但对于这件事还是很谨慎,只能退一步先利用大三的暑假学习日语基础考过了语言资格试再说。

在这之后的大四,和团队一起全身心投入毕业创作,我也算是第一次以“导演”的立场拼尽全力的和团队一起制作了一个算是拿得出手的作品,总时间是284天,其中故事创意用了105天,我们在故事上比同期多花了一倍的时间,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为我们在大三就完成了团队磨合的阶段,对自身团队制作能力和速度有多少斤两心里有数,因此我的意识里,专业流程在一个工业里面占据多大的地位有实打实的感受。

黄成希导演的毕业作品。完成度非常高,丝毫不输与成熟的商业作品。

说是虚荣心也好怎么样的形式都好,首映式上,一千多人的欢呼和掌声至今也忘不了,是很爽,爽到浑身颤抖手舞足蹈,一是团队作品的成果得到了认可,二是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继续努力下去的决心。

在这期间,父母对日本环境的担心也有所下降,加上外婆也对我的选择给予了支持,给父母打了一支强心针。因此大学毕业后日本留学的计划也得以顺利进行。

毕业之后,我马上坐着飞机去了日本。

下期谈谈到日本之后进入行业后的经历。

封面: 黄成希习作

© lll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原画师
国人动画原画师黄成希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