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作家,就可以收获来自异性的说教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20年1月8日 21时00分

撰稿人四海镜在一个出版从业者的酒会上说起,管理《哆啦A梦》《宝可梦》《名侦探柯南》的授权、在日本出版美漫的小学馆集英社 Production,同时还运营着日本全部的 4 家官民协力刑务所(促进囚犯回归社会中心)。而酒会上的众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令四海镜吃了一惊。他表示,和大学女生联谊的时候,就可以和她们聊这个。

https://twitter.com/shikaikilyou/status/1214480518533672960


社会运动研究家富永京子说,她忘记是什么时候了,某杂志面向新人漫画家的投稿版块里,有人提问“要怎样才能成为职业作家?”,久保ミツロウ回答:“尽早从父母家搬出来。”这个回答可能和读者期待的不太一样,但富永认为,久保这话说得很好。

https://twitter.com/nomikaishiyouze/status/1214155644699336704


演出家京田知己重温初代《机动战士高达》第一集,说,很多人自嘲机器人动画是“机器人职业摔跤”;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或许是“机器人武打戏”的感觉。

主人公受到压力,陷入不得不拔剑的状况,虽然通过拔剑逃脱压力,却迫于剑附带的诅咒不得不踏上旅途……这是非常经典的故事开头桥段,不限于武打戏。而要把这种剧情塞进职业摔跤的框架里,京田就觉得会不太对了。

而武打戏写到最后,就不可避免会成为剑豪之间的对战,最终引发剑豪实力的“通货膨胀”。要打消这一问题,只能搬出忍术或者魔法之类。

如果想要避免忍术和魔法,唯一的方法,就是谈论“思想”或者“○○道”。这些大道理虽然不是没有引人入胜的地方,但有时难免会拉低作品的大众娱乐度。京田感叹,机器人动画到底还是难拍。

https://twitter.com/kyodatomoki/status/1213270130706116608


小说家柊サナカ抱怨,女性从事创作,就会在社交网络的私信里收到莫名其妙的说教。来者居高临下,站在文豪的视角,教训她“三岛由纪夫在你这么大年龄的时候已经写出○○了”,还问她作品的初版部数。柊装傻回答:“最近印得少了,大概就 55000 部吧。”

初版 55000 部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凡是懂行的人,听了一定会吐槽“你别胡扯了”。然而对方却仍然高高在上地命令她“要多努力”。柊一看便知,这人对文学界根本一无所知,是个纯粹的外行。她想,以后再收到这种私信,敷衍过去就行了。

https://twitter.com/hiiragisanaka/status/1213695561263542272

小说家日向夏也说,她大概只收到过一封来自男性的粉丝信,内容就是罗列了一长串“你最好这么这么写”。

https://twitter.com/NaMelanza/status/1213676241204563968

小说家冈崎琢磨觉得很神奇:男性对女性作家、艺术家说教是常有耳闻的事;反过来男性作家有时也会被女性提这样那样的意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冈崎表示,男性作家可能受到异性找茬的频率不像女性作家那么高,但也会经历几次。他想要学习柊可以戏弄对方的从容心态。

https://twitter.com/okazakitakuma/status/1213649351836233729

封面: 《BEM》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