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刻于心的夏祭烟花

脚本家菅正太郎追忆特集(六)

Broadcast|izumi2017年10月8日 6时30分

及川 启 演出家。《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续》监督。

通过《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续》,及川启认识了菅正太郎,回想起当初菅对中途加入进来、各种不适应的自己所给予的种种提携与帮助,及川满心感激。菅甚至没能等到动画第二季的最终完成,此事让及川监督一直难以释怀。对于菅的过早离世,及川发出了天妒英才的慨叹,并感到无限惋惜。


大西信介 脚本家。作品有《DARKER THAN BLACK -黑之契约者-》系列、《女神异闻录 ~三位一体之魂~》(均为脚本担当)。

《黑之契约者》里,由菅正太郎执笔的第12话末尾,身为剧中客串角色的尼克毫无征兆地跟随妹妹乘上火箭飞向了遥远的天际……因为《DTB》是大西信介第一次与菅共事,彼时尚未熟悉对方的牌路,加之菅此前在第5、6话剧本中展示的是那种滴水不漏、严谨扎实的编剧功底,因而,刚读到先前那一幕时,大西犹如冷不防吃了一记当头闷棍。面对菅无拘无束、肆意挥洒的笔致,大西在咋舌赞叹之余,胸中还多少涌起些许嫉妒。然而这一回,让大西意想不到的是,菅正太郎竟然如同自己笔下描绘的场景一般,突然间成了不归人……

据说位于BONES工作室附近的烤鸡串店,是研讨会后监督们必定光顾的场所。时至今日,大西仍时常幻想,只要去到那里,便还能见到菅正太郎笑意盈盈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学着《DTB》里November11那句最经典的口头禅:“我——是开玩笑的!”。


龟井干太 演出家。《Dimension W ~维度战记~》监督。

在龟井干太的印象里,菅正太郎亲切随和,对人总是笑脸相迎……所以,只要有擅长调节气氛的菅在场,每次脚本会议都会开得很顺利。菅在认真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细细咀嚼,即兴想出点子更是令人拍案叫绝。虽然与菅的交集仅有短短半年时光,但龟井却深深为对方的人品所折服。

菅正太郎在动画编辑方面颇有建树,因而,他的离去,对于业界而言是莫大的损失。虽说相逢短暂,但龟井仍要感谢有菅相伴的日子,并对其不幸去世表示深切的悼念。


京田知己 演出家。《交响诗篇Eureka seveN》监督。

京田知己与菅正太郎结缘是因为《交响诗篇Eureka seveN》的剧本创作。京田记得,那时自己给对方出了一堆的难题,如今想来,那可是不折不扣的撒娇行径。在此之后,京田又邀请菅参加另一个大的企划,却不想再三受挫,到头来还和菅闹到分头扬镳。几年后,在某社的忘年会上,京田当面向菅赔罪,当听到菅说:“怪只怪当年彼此太年轻,自己也有错”时,京田算是得到了些精神上的解脱,然而,细想下,那依旧可以看做是对菅的撒娇任性。

直到得知菅正太郎逝去的噩耗,京田方才惊觉,原来,自己有太对想对菅说却没来得及说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境遇的变化,京田觉得,眼下的自己与菅,应该有更多各式各样的话题能够聊得来。有相互感兴趣的,也有想向对方倾诉的,有期待对方听后有所共鸣的,还有因对方的诉说而引起共鸣的……,但这一切终究无法实现。并且,这仍旧可以归结为一种单方面的任性。

其实,京田想说,自己终于想好了要委托给菅写的故事,可事到如今他宁愿将那个故事永远封存在自己的心底,因为,京田不愿让菅以外的人来写。估计此举又要被人说成任性,但这是他向菅尽心奉上的饯别之物。一路走好。


樱井圭记 脚本家,制片人。作品有《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精灵守护者》(均为脚本担当)。

樱井圭记和菅正太郎同属于《攻壳S.A.C》系列、《精灵守护者》两部作品脚本团队的成员,因而有着许多共同的回忆。其中,樱井印象最深的要数《精灵守护者》脚本研讨会那次。据他讲,那时会上要求各话的编剧当众朗读自己撰写的原稿,当负责最终话的菅读完所写的初稿后,一向以严苛著称的神山健治监督居然不加掩饰地当场盛赞菅的剧本,评语是:除了赞还是赞。

菅能够在长篇系列里被委以至关重要的最终话的写作任务,并且在初稿阶段便赢得监督的赞赏。一瞬间,樱井眼里,私底下那个爽朗幽默的菅大哥,忽然变身为职场中遥不可及的目标。当初盼望有朝一日能与菅再度共事的美好愿望,现今却成为了樱井心头永远的憾事。


佐藤大 脚本家。作品有《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系列真人电影《CASSHERN》、动画《交响诗篇Eureka seveN》(系列构成)、《东之伊甸》(脚本)、《战斗之魂 少年突破马神》(系列构成)、《超速变形螺旋杰特》(系列构成)。

当初,为了《攻壳S.A.C》项目而集结在一起的,包括神山监督在内的6人脚本团队中,只有佐藤大和菅正太郎是非隶属于I.G社的“外人”,又因两人相仿的年纪,两人一下就走得很近。据佐藤形容,当年的脚本团队是一个“能想会说” 的集体。在组织的多次合宿活动中,大伙总是同吃同睡,成天聊个没完。由于全员都是刚起步的新人,因而,话题也不局限于作品本身,而是天南海北、没完没了地各种聊(包括从前那点糗事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过了好几年,佐藤响应菅的召唤,加入过《CASSHERN》(真人电影)的编剧阵营。而《交响诗篇Eureka seveN》《战斗之魂 少年突破马神》《超速变形螺旋杰特》这几部片子则是佐藤邀请菅入伙。这些年来,两人一同度过了无数欢乐、艰辛的日日夜夜。无论在哪个制作现场,菅都让佐藤觉得可以依靠信赖且极富热情。好多次,佐藤都被菅温柔的关西弁所拯救,对他而言,菅的音容笑貌将长存心间永不磨灭。

另据佐藤透露,他和菅共同写作过一部原创动作片剧本。此刻,这部因诸多缘由未能得见天日的脚本,就躺在PC的文件夹内,仿佛在静候二人的再次搭档。


铃木利正 演出家。《轮回的拉格朗日》监督。

铃木利正与菅正太郎合作完成了《轮回的拉格朗日》。铃木眼中的此人具有矛盾的多面性。稳重、亲切,有点害羞,亦或可以称之为纤细敏感,坚忍而又时常处于烦恼挣扎之中。此外,拜菅的好人缘所赐,他所集结的脚本家阵容异常豪华。

在菅的运筹帷幄之下,成功地塑造出“Jersey部”热爱故土的京乃圆,以及兰、麦波3位充满魅力的少女形象。明明是机器人动画,却因一群可爱女孩主人公而呈现出富有温柔质感的世界。这是一部铃木终身难忘的作品,而菅正太郎是为此并肩作战过的同志。


桧垣亮 脚本家。作品有《精灵守护者》脚本、《有顶天家族》第二季系列构成及脚本。

桧垣亮记忆中,《精灵守护者》的脚本研讨会“怎一个长字了得”。当时,大家最爱讲的一句笑话便是“脚本会1点开,4点散,只不过,要先让时针走一圈”。在日以继夜的忙碌间歇,桧垣说自己会和一只认真、温厚且一脸大胡子的“维尼熊”并排往漆黑的夜空中播撒紫色的烟圈。有天,年少轻狂的桧垣说了一句中二至极的“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工作”的台词,就见面前的“维尼熊”一反常态地冲他怒喝道:“那样任性,根本无法担负起保护家人的职责,还是趁早把如此幼稚的想法拿去喂狗吧!”,这下把从未见过“熊”发威的桧垣给吓傻了。关键还在于,“熊儿”说得完全在理。这些个道理,一旦从身为人父口中说出是那样的理直气壮。“维尼熊”是脚本家,同时也是孩子的爸爸。只不过,桧垣事后听说,“维尼熊”其实被家人下了“禁烟令”,却还摆出满不在乎、顶风作案的潇洒模样。这点亦不失为“维尼熊”的魅力所在。不用说“维尼熊”就是菅正太郎咯。


藤咲淳一 演出家、脚本家。《BLOOD+》监督、《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脚本。

藤咲淳一初次执笔的动画脚本是《攻壳S.A.C》,并因此遇到了菅正太郎。在这个动辄通宵讨论剧本、隔三差五集体合宿的团队里,一群年轻的“新兵”为了在未知战场上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相互扶持、结伴战斗,结成了彼此认同对方实力的“兄弟连”。

不久,藤咲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监督,要在名为《BLOOD+》的新战场上整整奋战一年。他接受了MBS的竹田青滋的推荐,聘请菅担任本次剧本作业的攻坚王牌。而菅却谦虚地表示,“自己很庆幸能有机会领略全新的脚本构思方案”。藤咲称赞,该剧第27话,堪称菅展露其纯洁灵魂的杰作。藤咲觉得,能够请来菅正太郎助阵自己的监督处女作,实乃幸事。之后,藤咲作为脚本家工作期间,也因眼见菅的大显身手而受到激励。再后来,尽管身在同一行业的两人失去了工作上的交集,但却藤咲始终忘不了不期而遇时,菅那略带羞涩的笑颜,他想对菅说:“你是最棒的战友!感谢有你,菅正(スガショウ)”。


南雅彦 BONES社长。

南社长最早是在制作《交响诗篇Eureka seveN》时开始同菅正太郎打交道的。之后菅又参加了《黑之契约者》《钢之炼金术师 FULLMETAL ALCHEMIST》等多部骨头社代表作的制作。社长对菅正太郎其人的第一印象是朴实寡言。他认为,菅的身上体现出一名脚本家将所思所想全部倾注于文字的特质。

《交响诗篇Eureka seveN》诞生于世界剧烈变革的年代。菅以坦诚之心勇于直面现实,把全剧描绘成无论纵向主线,还是具体到每一话,都明晰点题的上乘佳作。他运用高超娴熟的编剧技巧,将小到家庭亲情、大到思想信念、民族大义等多重交织的戏剧冲突巧妙融入进每个角色。不过,相比这些,南社长更为中意的是剧中那一句句说到人心坎上的看似质朴无华的念白(第39话足球那回也出自系列构成的菅之手)。

南社长指出,菅的脚本将会流传后世。按他的设想,一方面要让骨头社制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为今后的观众们服务,与此同时,他预见菅的作品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以崭新的影像表现形式再度问世。为此,全社上下会不断在创作之路上继续探索前进。


森田繁 脚本家。《BLOOD+》《轮回的拉格朗日》《白银的意志 ARGEVOLLEN》的脚本担当。

菅正太郎招牌式的亲切微笑同样深深印刻在森田繁的心中。某次,因为某作品的宣传活动,使得森田有机会在出差地点一整天与菅共同行动,于是,两人便借机聊天。那时菅已预感到来日无多,为了家人,菅每天都在考虑自己的身后事中度日。言谈之间,森田越来越感到,菅那些听上去若无其事,实则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言语里那难以承受之重。如今,森田也只能将心头的万语千言暂且压下,等到日后与故人九泉下重逢,酌酒叙旧,不醉不休。愿逝者安息。


吉村爱 演出家。《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监督。

一想起菅正太郎,最先浮现在吉村爱脑海中的,便是他那亲和力十足的笑容,还有温暖人心的笑声。当然,也有一块儿工作时体验到的感动。另外还有,出外用餐时,菅讲过的或正经、或无聊,或动不动就从过去聊到将来的种种话题。那谈笑风生的菅正太郎吉村都还历历在目。

不管是对像吉村这样的晚辈、还是制作人,菅一律视作伙伴、同志,并真诚地与他们交谈,这让吉村既喜悦又感激。无论作为前辈还是工作伙伴,吉村都由衷地敬佩菅,如果可以,真想和那人再多聊些,如果可以,真想再和那人一起工作……


参考资料:
  • 《NewType》2017年9月号

封面: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