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多处的生涯初期

藤井慎吾访谈(上)

Interview|lll4月15日 6时30分

藤井慎吾,1983年出生,比较早期使用数码作画的动画原画师,大学期间有做过实拍短片,参与的作品主要有《STAR DRIVER 闪亮的塔科特》、《光之美少女》系列,松田宗一郎的跟随者,除了作画软件外,也能使用3D软件和After Effects辅助作画。

本届Comiday成都同人祭邀请到藤井慎吾和中山龙两位原画来中国参加活动,Anitama借此机会对两位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非常感谢Comiday提供的采访机会。


——做动画入行的契机是什么?

藤井:中学的时候因为老爹看了很多电影,也很喜欢电影,不过当时也没想到会自己去拍电影。也挺喜欢画画的,不过也没想到去做动画,等到高中的时候就需要考虑升大学还是进专门学校。正巧当时看到一部科幻电影叫《人猿星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非常非常好看,虽然在当时《人猿星球》已经算老片了,也因此有了将来拍电影的想法。

调查之后,得知冈山的大学有一个影像专业,于是就选择了升学这个路线。刚好大学里电影监督的大林宣彦和动画监督的高桥良辅在做讲师,所以不止是电影相关,动画相关的课程也有,剧本的课程也有,其实还有音乐相关的课程,不过我完全没有音乐的才能(笑)。因为当时有做过特摄《假面骑士BLACK》监督的老师,所以在大学里还自己拍过特摄一样的短片。

——就是《战斗预科班》和《119X 武士猎人》吧?

藤井:是和一个叫井口(井口干康)的同学一起拍的,后去他去了日升,不过现在好像去做大学讲师了。一般大学里面都会有影像研究会一样的社团,因为当时我和井口都喜欢《星球大战》、《黑客帝国》这样的科幻作品,所以想拍科幻,但是做科幻的成本很高,所以提上去的企划都被社团驳回了,他们觉得做不出来,所以干脆就退出社团和井口凑钱买了一个十万日元左右摄像机,之后拍了的就是《战斗预科班》。

因为我们两个同时喜欢动画和电影,口味非常接近,又能画画,所以想能不能动画和电影结合的形式,角色由实拍做,就像Cosplay一样的感觉,背景镜头运动以及特效等等用作画来表现,因为布景什么的我们也做不出来,最后成片就是《119X 武士猎人》。

バトル予備校(YouTube)

119X サムライハンター(YouTube)

——《119X 武士猎人》的作画非常有金田风啊。

藤井:当时虽然对作画有了解,但是还不能画出各种各样的效果,所以基本是边学边画,金田系的作画也是学了一点,不是很合得来(笑),所以入行之后基本完全没有再画过了,当时画那种特效是因为比较容易画。之后有部《甜心战士》(2004年庵野秀明监督的真人电影)也是实拍结合动画的做法,称之为ハニメーション(日语中甜心战士和动画结合的词语),其实我们比它更早(笑)。

大学毕业之后,就得找工作,我当时有用Flash作画,用After Effects做摄影,在学校有了尝试之后觉得做动画也挺有趣的,作为以后发展也是可以的。而做实拍的话,需要的积累时期实在是太长了,有位进入东映做实拍的前辈,在大学里做过很多短片,算是非常有才能的人,在东映做了一两年之后有一次回学校就问他做得怎么样,他说那边什么都不让他干。当时听说要积累十年。

——的确有点长了。

藤井:当时一听要十年就怂了,不过那也是东映,毕竟大公司。而做动画的话,只要有能力,一两年就能做到原画,更容易做出自己想要的画面,而且挺喜欢画画的。加上在日本做非特摄的科幻电影的确非常困难,成本也是重要一方面,而动画的话科幻机器人的作品就很多,综合考虑之下就决定走做动画的路线了。

之后就去翻电话本,第一个就是AIC,因为A在最前面嘛(笑),就打了电话。因为京都动画也是梦想之一,所以之后还联系了京都动画,第一次测试都是通过的,然后就是第二次测试。记得当时是做完《全金属狂潮》,做《MUNTO》的时候,因为当时测试内容就是《MUNTO》,接受测试的大概有100人,基本都是女的,100人里也大概只有五六个男的,集体面试的时候也没怎么被问,当时就觉得大概没戏了。而AIC的话则是通过了,本来要是两边都录取的话,也是决定去东京的(AIC在东京),刚才也说过井口君是去了日升,这也是选择东京的原因之一,所以最早就是做AIC做中割动画。

——之后是怎么做到原画的呢?一开始只能做动画吧?

藤井:一开始只能做动画,当时和龟田君(龟田祥伦)一起做的,算是同期生,比我晚两个月进来的。

——栗田新一好像也是。

藤井:栗田是在AIC的另外一个工作室——AIC スピリッツ,而我和龟田在的是主工作室——AIC デジタル,都算是同期。其实我一开始就下了一个决心,一年之内做上原画,做不上的话就不做动画了,做了一年之后虽然没当上原画,不过也当上了动画检查,当时也问了前辈和制片人有没有原画测试之类的,他们说没有,当时AIC的确是没有的。而且当时有前辈的动检在,他们要是没当上原画,我们也没有当上原画的理由,有点不是看实力,按辈分顺序的感觉,也就是说要两年才能当上原画,对我来说可能有点太长了,而且动画检查的工作就是翻翻修修,个人觉得挺没意思,不过动画还是挺有趣的。当时刚好也有认识的人,来问我能不能接第二原画和原画的工作,算是赌一赌做了一些,虽然都有被作画监督修很多,不过因此开始接触J.C.STAFF的一些工作,算是第一次画原画。

——最早是什么作品呢?

藤井:最早是《后天的方向》,不过被修得很多,并没有片尾记名。第一次出现名字是《零之使魔 双月的骑士》第三话吧。

——认识松田宗一郎先生是什么时候呢?(藤井是著名的松田宗一郎追随者,作画风格方面受松田非常大的影响。)

藤井:第一次见面是在《零之使魔 双月的骑士》的庆功宴上,因为知道松田先生参与了本作,当时就问制作他在不在并介绍认识了。之前有清过松田先生的第二原画,当时就感受就是好厉害,完全不一样。

——你觉得松田先生厉害的地方在哪?

藤井:简单来说就是简洁(simple)同时写实,有真实感。

——镜头方面吗?

藤井:其实各个方面都是,如果见到他本人的话会知道,他一直觉得实拍是最好的。同时阴影轮廓归纳得极好,简洁。

——之后又是怎么样的工作历程呢?

藤井:之后是《灼眼的夏娜》做了一点,不过被演出修改了很多,不是很如意,之后则是《萝莉的时间》,当时是相当的问题作,尝试了一下第二原画之后Studio Barcelona(《萝莉的时间》的制作公司,Diomedéa的前身)的制作就问能不能画原画,要是没有入职公司的话要不要过来之类,现在叫Diomedéa了,完全是同一家公司。不过还是经常被修,因为动得太多,还被说过既然那么喜欢动怎么不去GAINAX(笑),经常和演出吵架,挺不安的。不过在《二十面相少女》第四集,作画监督的浜津武広和我关系不错,所以没怎么被修,动作也没改,第一次自己原本的画播出来了,也是那时候感受到画原画挺开心的,所以到现在还是很感激能放行我的浜津先生。

《二十面相少女》第四集藤井负责的部分,相当早期的工作。

——那么什么时候开始从纸上转到数码作画的呢?

藤井:包括在Diomedéa和之前,我都是纸上的,当时接触到 GONZO 的工作,在池畠博史(《秋叶原之旅》监督,同时也是本季《美妙☆频道》、《宇宙战舰提拉米斯》的监督)演出的《旋风管家》39话做了一点第二原画,著名的暴走回,因为某次庆功宴上恰巧认识的。后来他又要在《绝对可怜少女》中做一集暴走回,我就主动要原画了,也就是那时候认识福士制片人(福士裕一郎,《一拳超人》动画制片人,也是《一拳超人》作画水平的最大功臣)。后来还和池畠先生做了《奇幻魔法Melody》第三季的最后一集,也因此做了这个,在外面接活的事也被Diomedéa知道了,就被赶出来了,当时就和社长直接见面被问你要做自由原画还是继续留在Diomedéa,我直接就回答——那我走吧(笑),因为本来就在公司干得不舒服,积累了很多压力。

池畠博史著名的两集暴走回,当年不少原画现在都成了业界大手,两集都是Gonzo负责的外包回。

这之后在 GONZO 的福士制片人就问我去不去 GONZO ,于是我就去了 GONZO ,在 GONZO 认识了很多人,可以说现在认识的人基本都是在 GONZO 认识的,当时有位制作进行叫长坂庆太(池畠博史暴走回的制作进行),现在已经成原画师了。不过当时 GONZO 在搞破产嘛,之后就没活了,于是问一个认识的原画师小田裕康(《魔法少女奈叶》系列的主要原画)去哪里,他说要去Seven Arcs做剧场版,也就是《魔法少女奈叶 The MOVIE 1st》我就问能不能一起过去,所以小田先生就把我介绍了,对方同意了所以就进了Seven Arcs,这部剧场版动画的工期很长有一年多。

——这部剧场版好像你的部分和松田先生的在一起?

藤井:与其说这一起,不如说我的镜头夹在松田先生的镜头中间而已(笑)。因为工期很长,也就是在那时候感受到了纸上作画的极限。因为纸上作画不便于快速预览,所以效果总是不如意,当时听说了沓名(沓名健一,web系数码作画代表人物)在使用flash作画,而flash不就是我学生时候经常用的吗,反正工期长那就试一试吧,当时还有做的是《光晕传奇》,所以第一次用上数码作画的就是《魔法少女奈叶 The MOVIE 1st》和《光晕传奇》。

——在纸上的两年现在觉得有意义吗?

藤井:肯定不能说是虚度的,线条方面进步了很多。不过这也看个人了,有些人喜欢在纸上作业,而我是一开始就用数码,而且对预览和运镜方面比较讲究,最后只能选择数码罢了。

(未完待续)

封面: 藤井慎吾

© lll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藤井慎吾
藤井慎吾访谈
相关阅读
评论